用户名:
    密码:

你的位置:首页 > 宗教学

当代英美哲学概论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2-18 点击: 3581 次 我要收藏

第四编 中国学者论英美哲学
1.从历史角度考察现代英国哲学

任何一个国家的哲学在其形成和发展过程中,必然一方面要受本国哲学传统的影响,另一方面又受其他国家哲学的影响。就现代英国哲学而言,情况也是如此。本书中其他文章已分别对现代英国哲学的各个方面作了详尽的考察,本文侧重于从历史角度考察英国哲学是怎样在欧洲文化的摇篮中形成,怎样与欧洲大陆哲学相互影响,怎样与美国哲学相互影响,以及现代英国哲学从本国哲学传统中主要接受哪些影响。
1.1.
考察英国哲学的形成可从考察英国的形成开始。英国是欧洲西部的一个岛国,由不列颠岛(包括英格兰、苏格兰、威尔士三个部分)、爱尔兰岛东北部及其附近一些岛屿组成。公元前3000年,伊比利亚人从欧洲大陆移居不列颠岛南端,他们当时处于原始社会后期。公元前700~100年间,凯尔特人又从欧洲大陆西部移居此岛东南部,他们处于原始社会解体阶段。公元43年,奴隶制的罗马帝国侵占此岛,把它划为它的一个行省。二世纪中叶,英国东南部进入奴隶社会,其他地区仍处于原始社会解体阶段。公元407年,随着罗马帝国的衰落,罗马军队撤出此岛,欧洲大陆北部的盎格鲁-撒克逊和朱特人等日尔曼民族乘虚而入,与原有的不列颠人融合,形成后来的英格兰民族。7世纪初, 入侵者建立了七个王国。827年,威撒克斯王国统一七国, 建立统一的英格兰王国(当时还不包括威尔士和苏格兰),开始进入封建依附农制时代。8~11世纪,丹麦人多次入侵英国, 在英国东北部建立丹麦区,还一度统治英国达25年之久。10世纪初,位于法国北部的诺曼底公国入侵英国,开始了诺曼底王朝(1066~1154)对英国的统治。在金雀花王朝(1154~1399)统治时期,爱德华一世先后征服威尔士和苏格兰,完成英伦三岛的统一。12~13世纪,英国流行好几种语言:教士们用拉丁语,贵族和诺曼人讲法语,土著居民讲盎格鲁-撒克逊语。后来,在盎格鲁-撒克逊语的基础上,吸收其他语言而形成现代的英语。
英国哲学正是在这样的历史环境中诞生的,它接受了整个欧洲文化传统的影响,是欧洲文化的产儿。这主要是因为:首先,英国居民,无论是伊比利亚人、凯尔特人、朱特人或盎格鲁-撒克逊人,都是由欧洲大陆移居英国的;其次,在中世纪以前一千多年间,不列颠岛先后受到来自欧洲大陆的罗马军队、丹麦军队、诺曼底军队的入侵和统治,他们把欧洲文化源源不断地带进这个岛国;再次,更为重要的是,当时欧洲各民族都受罗马基督教文化的控制,英国文化也不例外。从罗马军队占领不列颠岛之时起,基督教一直在这个岛屿的宗教、教育、文化等精神领域内处于主宰地位,在中世纪尤为突出。城镇和乡村的全部教育都受教会控制,12世纪创建的牛津大学和13世纪创建的剑桥大学,也完全处于教会的控制之下。英国早期的一些著名哲学家,如伊里杰纳(J.S.Eriugena,约800~877年、安瑟伦(Anselm of Canterbury ,1033~1109)、罗杰.培根(R.Bacon,1214~1294) 司各脱 ( J.D.Scotus,1266~1308)、奥卡姆(W.of Ocdham,1280~1394)等等,都是在基督教文化中培养出来的神学家或经院哲学家。
在中世纪,在罗马教庭和基督教的强烈影响下,整个欧洲文化形成一个紧密相连的统一体,包括英国哲学在内的整个英国文化是一个统一体。严格说来,当时英国还没有形成自己的独树一帜的哲学。以上列举的这些哲学家或神学家,其著作或思想并不具有任何截然不同于欧洲大陆哲学而为英国哲学所独有的特色,他们甚至并非一直生活在英国本土。例如,伊里杰纳虽然出生于爱尔兰,但他长期在法国讲学,并在那里闻名于世。安瑟伦并非出生于英国,仅在1093年~1107年间在英国担任坎特伯雷教区的大主教。司各脱和奥卡姆上半生在英国求学和讲学,下半生则移居德、法等国。因此,只能在有限的意义上把他们列为英国哲学家。
到17世纪,从培根和霍布斯开始,英国才形成自己独立的哲学传统。培根结束了哲学为神学服务的经院哲学时代,开创了以经验和实验为研究手段、以感性自然为研究对象、以促进科学的创立和发展为目标的新时代。培根开辟了唯物主义经验论的方向,成为英国唯物主义哲学和整个现代实验科学的始祖。霍布斯继承和发展了培根的研究路线,把当时数学和力学的最新成果引入哲学,建立一个完整的机械唯物主义哲学体系。他排除了培根哲学中的有神论偏见,创立了近代欧洲的第一个无神论体系,同时也是英国功利主义伦理观的奠基人之一。通过培根与霍布斯的建树,英国哲学不仅有了自己的体系,而且在当时的欧洲哲学中也处于重要地位。
在培根与霍布斯之后,与欧洲其他国家的哲学一样,英国哲学也处于法国笛卡尔哲学的影响之下,它在欧洲哲学中的地位有所下降。不过,到稍后的洛克那里,英国哲学又放出新的光彩。洛克对培根与霍布斯的唯物主义经验论作了重要发展,他在宗教观上是自然神论的主要倡导者,在政治上是当时英国资产阶级民主派的主要政治思想家。他在英国哲学发展中所起的作用在一定意义上超过培根与霍布斯,特别是对欧洲大陆哲学以及北美哲学发生了重大影响。在法国,他的唯物主义世界观和认识论,通过伏尔泰的传播,成为法国18世纪唯物主义哲学的主要理论泉源,孔狄亚克和爱尔维修从他的学说中吸取了许多重要思想。他的宗教学说有力地推动了法国和德国以及北美的自然神论运动的发展。他的政治学说被孟德斯鸠和卢梭加以继承和发展,在近代欧洲政治生活中发生了重要影响。在17世纪下半叶至18世纪上半叶这一百年间,洛克的哲学思想不仅在英国哲学中,而且在欧洲哲学中,都处于十分重要的地位。
相反,在这段时期里,欧洲大陆哲学对英国哲学没有发生重大影响。斯宾诺莎的无神论思想遭到巴克莱、休谟等人的猛烈抨击,莱布尼茨的单子论等哲学思想也未引起英国哲学界的重视,但他的逻辑思想开了现代数理逻辑的先河,对现代英国哲学发生了一定影响。
18~19世纪,在英国哲学中发生过重大影响的, 除洛克外还应提到巴克莱的神秘唯心主义,休谟的怀疑主义,里德等人的苏格兰实在论,边沁、密尔等人的功利主义,达尔文、斯宾塞等人的进化论哲学等等,它们不仅对英国哲学而且对欧洲大陆哲学,不仅对近代西方哲学而且对现代西方哲学,都发生过程度不同的影响。
19世纪,英国哲学处于德国古典哲学的强烈影响之下,形成英国的先验论哲学和新黑格尔主义哲学。 科尔里奇 ( S. T.Coleridge)、卡莱尔(T.Carlyle)等人接受康德的先验论观点,创立英国的先验论哲学,其后又把这种思想传播到美国,形成美国的先验论哲学思潮。与康德哲学相比,黑格尔哲学对英国哲学的影响尤为强烈,这主要表现在新黑格尔主义哲学在英国的兴起和传播,主宰19世纪英国哲学论坛达数十年之久,直到20世纪20年代才被新实在论所取代。英国新黑格尔主义者人数众多,主要代表人物有格林(T.H.Green)、布拉德雷(F.H.Bradley)、鲍桑葵(B.Bosanquet)、麦克塔加特(J.Mctaggart)等。
到20世纪,德国古典哲学对英国哲学的影响大大削弱。由于继承英国经验主义传统的分析哲学在英国长期处于主导地位,以致德、法等国的现象学、存在主义、解释学以及后现代主义等哲学思潮都未能在英国广为流传。不过,现代英国哲学仍在另一些方面接受德、奥等国的某些哲学思想和数理逻辑思想的影响。例如:罗素在数理逻辑方面受到德国数理逻辑学家弗雷格的许多启发;艾耶尔等哲学家直接接受维也纳学派的影响,形成英国的逻辑实证主义学派;来自奥地利的维特根斯坦成为分析哲学、特别是日常语言学派的主要创始人之一;同样来自奥地利的波普尔成为英国批判理性主义的创始人,来自匈牙利的拉卡托斯(I.Lakatos)成为英国历史社会学派的重要代表;此外还有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从德、奥等国流亡英国的哲学家,如魏斯曼(F.Weismann)、纽纳特(O.Neurath)等, 他们对现代英国哲学的发展也起了一定推动作用。与此同时,现代英国哲学的某些观点也对现代欧洲大陆哲学有所影响,例如,法国哲学家利科(P.Ricouer) 就把奥斯汀(J.Austin)的言语行为理论的某些观点,融合到他的解释学理论之中。
从以上简述可以看出,英国哲学不仅是欧洲文化传统的产物,而且在其后数百年的发展过程中,也与欧洲大陆哲学家有着紧密联系,彼此影响,相互促进。因此,在现代英国哲学中包含有欧洲大陆哲学的许多重要思想,这是不能忽视的。
1.2.
英国哲学不仅与欧洲大陆哲学家有密切联系,而且与美国哲学有着更加紧密的联系。这是因为英国和美国在历史、语言、文化等诸多方面,具有明显的共同之处。从历史上看,美国原来是英国的殖民地,美国居民大部分由英国迁入;从语言上看,美国人和英国人讲的是同一种语言,美语仅在某些细节上与英语有些差异;从文化上看,这两国人民基本上继承同一个文化传统,在哲学方面也是如此。因此,英国哲学与美国哲学之间的关系,在紧密程度上远远超过欧洲其他国家的哲学与美国哲学之间的关系。
早在16~17世纪, 英国的清教文化就对北美的宗教生活和文化生活发生强烈影响。当时从英国迁居北美的移民,绝大部分是在英国遭到英国国教和王室迫害的清教徒,他们把清教的教义和生活方式带到北美,同时与留居英国的清教徒保持密切联系,英国的清教徒对移居北美的清教徒也尽力予以支持。在殖民地时期,清教是北美居民生活中的主要精神支柱,它主宰北美这块殖民地的全部宗教信仰和文化生活达百余年之久,美国早期的哲学家约翰逊(S.Johnson)、爱德华兹(J.Edwards)等人都是在清教文化的摇篮中成长起来的。
17世纪至18世纪上半叶,洛克在北美这块殖民地上享有很高声誉,他的著作在这里广为流传。1719~1825年间, 他的《人类理解论》一书一直作为耶鲁大学的主要哲学教材,1743~1841年间,此书又成为哈佛大学的主要哲学教材。在美国独立战争前后那个被称为"理性与革命的时代"里,洛克的经验主义哲学和自由主义政治理论,对美国唯物主义哲学的形成和自由主义政治思想的发展,都起了十分明显的作用。
与洛克相似,牛顿也是当时在北美具有重大影响的科学家和哲学家。科尔登是牛顿力学的忠实信徒,还是他的唯物主义哲学的捍卫者和阐发者。富兰克林通过实验把牛顿力学的概念扩大应用于说明电现象。18世纪下半叶,牛顿的唯物主义哲学在普里斯特列(J.Priestley)、库伯(T.Cooper)、拉什(B.Rush )等北美科学家和哲学家中间,得到显著的表现。在牛顿思想的影响下,他们十分推崇科学、理性与教育的作用,把它们看做人类赖以取得进步的重要手段。
自然神论这种宗教哲学18世纪在美国的兴起和传播,除直接受到英国自然神论者布朗特(Blount)、克拉克(J.F.Clarke)、科林斯(A.Collins)的影响外, 也与洛克和牛顿的自然神论思想在北美的传播有关。杰弗逊(T.Jefferson)、佩因(T.Paine)、艾伦(E.Allen)、帕尔默(E.Palmer )这样一些美国自然神论者,都直接或间接地接受英国自然神论的影响。
19世纪上半叶,苏格兰实在论在美国哲学中起着主导作用,促成美国的常识实在论学派的兴起。18世纪末,里德、斯图尔特( D. Stewart) 等苏格兰实在论者的著作, 被威瑟斯庞 ( J.Witherspoon)、史密斯(S.Smith)等人传播到美国, 其后又被鲍恩(F.Bowen)、波特(N.Porter)、麦科什(J.McCosh )等人加以发展。他们认为苏格兰实在论优越于巴克莱的唯心主义,很可能成为一种符合于美国国情的哲学。这种常识实在论在美国哲学界长期处于重要地位,直到南北战争前夕才衰落。
19世纪下半叶,达尔文、斯宾塞、赫胥黎等人倡导的进化论和进化论哲学,对美国哲学思想给与有力的冲击,促成美国进化论哲学思潮的形成。格雷(A.Gray)是达尔文的进化论的捍卫者和传播者;费斯克(J.Fiske)在斯宾塞的进化论哲学的启发下,提出他的宇宙进化论,试图借助于进化论来说明人类的一切才能的起源;艾伯特(T.Abbot)力图发掘达尔文进化论的内涵,并把它们应用于哲学;赖特(C.Wright)把达尔文对生物进化论的解释应用于说明人的自我意识和语言的形成。此外,实用主义者皮尔士、詹姆士和杜威等人,也在不同程度上接受达尔文的进化论的影响。
到20世纪,英国哲学与美国哲学之间的关系变得比以往任何一个时代更加密切,此时已不再是美国哲学单方面地接受英国哲学的影响,而变成这两者相互促进,相互影响。这两者之间的紧密联系明显地表现在,往往同一个哲学流派同时出现在这两个国家的舞台上,并具有众多的代表人物。例如,实用主义在美国以皮尔士、詹姆士、杜威等人为代表,在英国则以席勒(F. C.S.Schiller)等人为代表;新实在论在英国以摩尔、罗素等人为代表,在美国则以培根(R.B.Perry)、蒙塔古(W.P.Montague )等人为代表。至于分析哲学,它在这两个国家中同时长期处于主导地位,各有众多的代表人物,他们的基本立场完全一致,很难从国别方面把他们的观点划分开来。
现代英国哲学和现代美国哲学之间之所以形成如此紧密的联系,主要得力于这两个国家的哲学家基本上继承相同的文化传统和哲学传统,同时也得力于这两个国家的哲学家之间广泛开展的学术交流。这种学术交流采取许多种方式:一是一些著名的哲学家被邀请到对方的大学中讲学,例如,罗素和摩尔在20年代和40年代先后到美国讲学,把逻辑原子论和常识实在论等观点传播到美国;蒯因、齐硕姆(R.Chislolm)、普特南(H.Putnam)、克里普克(S.Kripke)等人60~70年代先后到英国讲学,把分析哲学后期的观点传播到英国。二是这两国的许多青年学者到对方大学中进修,再把所学得的哲学思想带回到祖国加以发展,例如,塞拉斯(W.Sellars) 30年代到牛津学习,受教于普里查德(R.Prichard)、普赖斯(H.H. Price)等人门下,接受苏格兰实在论的影响,返美后创立了他的科学实在论。塞尔(J.Searle)在50年代到牛津学习,受教于奥斯汀(J.Austin)、斯特劳森(P.F.Strauson)等人门下,接受日常语言学派的影响,返美后创立了他的言语行为理论。三是双方哲学家之间进行频繁的学术讨论,有力地促进了双方哲学的沟通和发展。例如,英国哲学家波普尔和美国哲学家库恩在科学哲学领域的思想交锋,导致批判理性主义的衰落和历史社会学派的兴起;英国哲学家达米特(M.Dummett)与美国哲学家戴维森(D.Davidson)在语言哲学领域内的争论,有力地促进意义理论和真理理论的发展。四是有些哲学家在其活动后期,或者从英国移居美国,或者从美国移居英国,这也有助于两国的学术交流。例如,怀特海在剑桥大学度过了他的前半生,而在哈佛大学度过他的后半生,在数理逻辑和形而上学方面分别对英国哲学和美国哲学作过贡献。此外,这两个国家的哲学著作都是用英文出版,这也大大有助于双方哲学思想的交流。由于以上种种因素,目前英国哲学与美国哲学在一定意义上几乎连成一体,很难把它们截然划分开来。本书各篇论文偏重评述英国哲学,但也不可避免地要涉及美国哲学,这也是这一点的一个佐证。
1.3.
上两节分别考察英国哲学与欧洲大陆哲学、美国哲学的联系,说明现代英国哲学接受了欧洲大陆哲学和美国哲学的哪些影响。这一节转向考察现代英国哲学从本国哲学传统中接受了哪些影响。
在现代英国哲学从本国哲学传统继承下来的各种遗产中,由培根、霍布斯、洛克等人倡导的经验主义传统占据首要地位。在17世纪,随着资本主义经济的兴起和发展,出现了对发展科学技术的迫切需要,为科学知识寻找新的基础成为不同于经院哲学的新哲学的主要使命。以培根、霍布斯、洛克为代表的新一代哲学家,抛弃经院哲学的旧传统,强调经验在认识中的重要作用,认为经验是人的一切知识或观念的惟一泉源,否认任何天赋的、生而具有的先天知识,认为一切知识、特别是关于存在物的知识,都是后天获得的。他们肯定感觉经验是外部事物作用于人的感官而引起的,肯定真理的客观性,认为实验是知识的真理性的标准。这种基本上是唯物主义的经验论哲学有力地推动了当时实验科学的形成和发展,为英国哲学中的经验主义传统奠定了巩固基础。
18世纪末至19世纪初,这个经验主义传统被里德等人倡导的苏格兰实在论或常识实在论继承下来。他们主张哲学必须建立在常识之上,人们正是依据于常识把某些基本原则作为公准接受下来,而无需对这些基本原则的真理性作论证。他们猛烈抨击巴克莱的主观唯心主义和休谟的怀疑主义,力图使洛克的经验主义得到复兴。他们强调常识在认识中的作用,认为怀疑主义正是由于轻视常识的作用而产生的。
20世纪初,英国经验主义传统又在罗素、摩尔等人倡导的新实在论中获得新的生命。罗素和摩尔两人在19世纪末曾一度信奉新黑格尔主义,后来他们抛弃这种哲学,站到英国经验主义传统的立场上。他们强调人们正是借助于感性知觉而直接认识外部事物及其关系,非心灵的事实的存在不依赖于人们的心灵对它们的感知,一个命题之所以为真取决于它与某客观事实相符合。他们反对巴克莱关于"存在就是被感知"的观点,认为知识对象不依赖于知识主体。
罗素在向黑格尔主义反戈一击时,提出他的"外在关系说"以反对新黑格尔主义者的"内在关系说"以及他们由此得出的一元论。在罗素看来,关系具有一种不以它的关系项为转移的实在性,关系并没有进入关系项的定义之中。他进一步由外在关系说得出他的多元论,认为实在由多元事实组成,其中任何一个事实的存在都不依赖于其他事实的存在。物质事物和物理实体都是一些由感觉经验中给与的实体所组成的结构,一切终极的实体都与感觉经验具有一种基本的结构相似性。他把世界看做由零散的感性事实组成的一种逻辑的、数学的结构,认为可以通过逻辑分析揭示出最简单的事实(原子事实),并把这些事实固定在基本命题(原子命题)之中。罗素把当时所持的这种观点称为"新实在论"或"逻辑原子论",他说:"我要提倡的逻辑与那些或多或少追随黑格尔的人的一元论逻辑恰恰相反,我的逻辑是原子式的,我认为有许多独立的事物,我并不把世界的一望而知的杂多性看做仅仅是对一个单一和不可分的实在的各个方面所作的一种不真实的划分。"罗素:"逻辑原子论",载于R.C.马什编辑的《逻辑与知识》, 第323页。
在摩尔的哲学中,"常识"这个概念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成为他用以解决某些哲学问题的根据。他在批驳某些混乱的或错误的哲学命题时,往往把它们与他认为准确无误的常识相对照,并以常识为依据对它们进行判断或批驳,因此他的哲学观点被称为"常识实在论"。对于常识这个概念,摩尔在其著作中往往从两种不同而又相互联系的意义上加以使用。有时,他用它指人们一致地或者几乎一致地赞同的信念;有时,他又把常识或者理解为人们自然而然地倾向于持有的信念,或者理解为这些信念由此产生的某种倾向。他认为这两种形式的常识都具有它们的可靠性,不过,常识就其为哲学结论提供基础而言则主要是作为一种自然倾向。他把对常识的这种信任称为 "常识的世界观",并且自称他属于赞同这种世界观的哲学家之列。参见摩尔:"为常识辩护",载于他的《哲学论文集》,1959 年,英文版第44页。
在当代的英国哲学家中间,有许多人都坚持经验主义立场。例如,艾耶尔明确声明:"我们所采取的哲学观点,我以为完全可以叫做经验主义的一种形式。因为,经验主义者的特点是远避形而上学,他们的理由是每一个事实命题必须论及感觉经验。"艾耶尔:《语言、真理与逻辑》,中译本第77页。又说:"……在主张哲学研究活动本质上是分析的这一点上,我们采取的是英国经验主义中总是含蓄着的立场。"艾耶尔:《语言、真理与逻辑》,中译本第58页。诚然,艾耶尔对于能否把一切关于物质事物的命题都还原为关于感觉材料的命题这一点持怀疑态度,但他认为应当把我们对于物质事物的存在的信念看做对一种理论的创造,这种理论的功能在于解释我们的感觉经验过程。对于经验主义者与理性主义者之间的长期争论,他声明自己支持经验主义者一方,认为一个命题只有在经验上可证实时才具有事实内容,理性主义者的错误在于他们认为可能存在着一种与客观事实相关联的先天知识。
无论是经验主义者或常识实在论者,都主张采用科学的研究方法,强调简明性和实用性的原则。他们认为,与思辨的、超验的或者纯粹演绎的方法相对立,科学方面是以直接的观察或经验为依据,进行实验和做出系统的归纳。皮尔士曾经指出,英国知识界老早就表现出一种直截了当而不转弯抹角地处理事务的风格,这种风格在哲学中表现为一种对简明理论的偏爱,只要有可能用简明的方式说明问题,就不要采用比较复杂的方式。因此,英国哲学家大多主张把一切模糊不清、难于理解的概念从哲学术语中排除掉。我赞同皮尔士对英国哲学风格的这种描述,并认为这种风格早在中世纪哲学家奥卡姆的下述名言中得到表现:"如无必要,勿增实体";"能以较少者去完成的事,若以较多者去做,便是徒劳。"这也就是所谓"奥卡姆剃刀原则"或"奥卡姆经济原则。"
这种风格还明显地表现在20世纪分析哲学家对知识的精确性和简明性的追求中。罗素指责新黑格尔主义者,说他们片面追求知识的统一性和系统性而牺牲知识的简明性和精确性,并提出他的逻辑构造论与他们相对抗。他把上述"奥卡姆剃刀"当作他的逻辑构造论的一条基本原则,认为应当尽可能废除那些不必要的实体,因为一个人假设的实体愈多,他相信那些并不存在的事物的可能性就愈大,因而知识的精确程度就愈低。他说:"奥卡姆的剃刀原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有启发性的原则。怀特海和我通过经验发现可以把这个原则应用于数理逻辑,后来我们又把它应用于其他各种不同的领域。"罗素:"逻辑原子论",载于《逻辑与知识》,第326页。
分析哲学家普遍认为,分析方法是一种最适当的哲学方法,哲学家的首要任务就在于进行逻辑分析或语言分析。所谓逻辑分析,概括说来,就是以现代数理逻辑为手段,着重从形式方面分析日常语言和科学语言的命题,以求得出准确的逻辑结论。罗素认为,自毕达哥拉斯时代以来,在哲学中一直存在着两派人对立的局面。一派人的思想主要是在数学的启发下产生的,如柏拉图、斯宾诺莎和康德等人,另一派人受经验科学的影响较深,如德谟克利特、亚里士多德以及洛克以后的经验主义者。分析哲学则把经验主义和人类知识中的演绎部分结合起来。与过去的经验主义相比,分析哲学的优越之处在于它与数学相结合,并且发展了一种有力的逻辑技术,从而能够对某些问题做出明确的回答。他认为逻辑分析给哲学提供了一种可靠的研究方法,正如数学给物理学提供了一种可靠的方法一样。
以上着重考察英国经验主义哲学传统对现代英国哲学、特别是分析哲学的影响。不言而喻,给与分析哲学以影响的不仅是经验主义,休谟的怀疑主义对现代英国的认识论研究,边泌、密尔等人的功利主义对现代英国的伦理学研究,霍布斯.洛克等人的政治学说对现代英国的政治理论研究,都发生了相当大的影响。不属于分析哲学的其他哲学流派还从英国其他哲学传统中接受影响。这里因篇幅有限,就不一一评述了。
2.对当代科学方法论的批判考察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本文链接地址: 当代英美哲学概论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16697.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浙ICP备16005704号-2
网站加载3.724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