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你的位置:首页 > 宗教学

保罗.利科访谈录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2-18 点击: 3915 次 我要收藏

〔法〕《建设》杂志记者 张伯霖 译
--------------------------------------------------------------------------------


引言: 自P.利科的《时间与叙述》和《自我与他人》相继问世以后,这位当代哲学大师的生平就显现出来了。1995年他的著作《批判与信念》出版之后,他的思想便更为广泛地扩展到了公众之中。最近,记述他的传记出版了:这就是由弗朗索瓦.弗斯撰
写的书:《保罗.利科:生命的意义》。
《建设》杂志记者在沙特奈-马拉布里白墙公寓里,对利科进行采访,他们谈了十几个论题,下面就是此次访谈的主要内容。

1.童年与成长时期 
记: 保罗.利科,死亡很早就出现在您的生活中了。当您只有几个月大时,您就失去了母亲,而您的父亲也在1914年的战争中惨遭杀害,那时您仅有两岁。您如何评价您很早就沦为由国家扶养的战争孤儿这件事?
利: 这是相当奇怪的,因为随着我长大和衰老,这就成了问题,当我年青的时候,我难以对付我听到的、多少有些夸大的感叹:啊!可怜的孤儿!这使我受到刺激!说到底,我想不起失去双亲的痛苦。因为我与养育我的祖父母和婶婶关系十分融洽,尤其因为我本人很早就过着紧张的生活。
记: 您指的是什么生活?
利: 一种阅读生活。我很早就深入到文学之中,后来,上学令我感到愉快。我并没感到缺少什么。但再往后,当我到了并且超过我父亲的年龄时,我有这样一种印象:我同那个在照片上显得比我年轻的父亲有一种完全不可思议的关系。最近我读了《伽谬的第一人》后,我又发现了这一点。关于他父亲,他提到他“年轻的父亲”。我觉得,我的确体验过类似的感受。我不知道,是否人越老,越会承认血缘关系的重要性。在自我的起点和终点之间,人的作用并不像自由电子那样,而是愈加像代代传承中的一个环节。
记: 当我们看您的传记时,我们只能考虑是否您的生活一开始就被置于一种欠疚感的影响下。您经常提及这方面:关于战前您的和平主义,关于后来发现死亡营,而这甚至正值1968年发生南特事件之际,当时,您不得不与大学生展开辩论。但是,这种欠疚感首先是因您的妹妹产生的?
利: 是的,是因我妹妹。我感到这种欠疚感占据了所有位置,也占据了我妹妹应占有的位置。这种情感大部分是我个人虚幻的感觉,但这些是我经历过的幻觉。我仿佛觉得可能我比我妹妹得到的关照更多。我在学校成绩很好,而我妹妹的学习进展则比较缓慢,成绩一般。此外,我的妻子,她是我妹妹最好的女友,她启发了我关注这种不平等,这种不公平。这种不公平大概是我的教师们、我的祖父母和我婶婶的不公平,但是这种不公平仍然由我分担、被我接受。
记: “欠疚”这个词往往出自您的口。
利: “欠疚”是个模棱两可的词,它不仅要表达有过错的意思,还可以被理解为赊帐的意思,德文Schuld(欠疚感与义务感)更能表达该词的意思。
记: 当人们聆听您的讲话或阅读您的著作时,人们有这样的印象:所有人都对他人、对生活欠债 。
利: 对,我还要补充说这是无力偿还的债。
记: 为什么是无力偿还的?
利: 因为人们得到的多于没有偿还的 。继梅洛-庞蒂之后, 我对塞扎尔事件思考良久,我总对我提出这个问题:为什么没完没了地画神圣的胜利山,好 象他永远不会穷尽对这座圣山的描绘一样,这就是这个词审美的、道德的所有意义,似乎风光之美就需要绘画一样,正确地说,(艺术作品的)逼真永远不会达到。因此,我的回答也是不适当的 。
记: 您认为艺术家、画家、作家正在偿还一笔债?但是他们偿还什么债呢?
利: 首先,我被伟大的艺术家们的劳动责任感深深打动了。他们持之以恒地、一丝不苟地钻研业务。为什么?是什么在迫使他们这样做,我会说他们有“要做的事”。这好像是一个有缺陷的循环:做需要做的事。这里有一个道德方面的深刻要求。我本人对把自己关在巴伐利亚城堡里的贝多芬、瓦格纳的生活十分敏感,他们像牛马一样地工作着。
记: 我始终弄不懂,他们寻觅什么来还债?
利: 确切地说,我对此也不知道。因为人们所偿还的是自己欠的债。正是由于人们要做事,人才是负有债务的。
记: 您也是这样来解释您的哲学家的生活吗?
利: 不。我不是为了偿清债务,而是为了解决矛盾。为了不致于变成精神分裂症患者。因为我一直处在两种影响之间,我要在哲
学批判论证与我的宗教信仰之间架一座桥,因为我既是新教徒,又是哲学家。
记: 您很少谈及您的母亲。
利: 因为我对她一无所知,并且因为养育我的祖父母对我母亲也知之甚少。我猜想他们不接受我父亲的婚姻,或某些类似的事。算了,今天我们还是不要谈这个方面吧,因为我没有我母亲可靠的照片。
记: 您不知道您母亲是怎样的一个人?
利: 不。我知道她来自日内瓦的一个人口多的萨瓦人家庭,家庭姓氏是法弗尔(我认为,这个家庭的成员之一,我的外曾祖父曾经历过圣哥特哈德艰难的时代)。我曾找到过几页家信加以核实,但没有更多的人为我提供消息,没有任何人能对我说“我认识你的母亲”。当我妻子同她母亲说话时,或当我的孩子对他们的母亲说话时,我听到“妈妈”这个词,但我从未说过这个词。
记: 甚至当您与您们的孩子说话时您也没谈及他们的母亲吗?
利: 不,我说“你们的母亲”或西莫纳。我避开“妈妈”这个词。这是应该令其空着的位置,就说这些吧。
记: 没有创伤吗?您对此没有感到痛苦吗?
利: 不,确实没有。
记: 您真正的父母(如果我理解正确的话)就是书了?
利: 说得妙。似乎在学校里,我逐步碰到了一些父亲的形象。
记: 对于您来说,学校是父亲的形象和孩子们的形象彼此调和的地方。
利: 确实这样。我很尊敬我的许多教授。我从不怀疑我自己也是教授。我的想法就是:怎样留在学校?好吧!就在那里教书。在学校里我感到幸福,我喜欢那里的环境。我的家是那样的封闭,而我是孤独的。对我来说,学校是个露天场所。当我听到孩子们说他们被关在了学校里时,我总感到惊愕,而我在学校里则感到如鱼得水。
记: 难道您不是过早地开始阅读了吗?而课堂上的科目是否令人厌烦?
利: 是的,但是我也有别的消遣。
记: 您是个任性的人吗?
利: 主要是好动,别人对我的评论是“一个聪明而好动的学生”。
记: 鉴于您所发生的变化,人们有点儿难以想象。
利: 啊!但是我经常开玩笑,我是文字游戏和开玩笑的强烈爱好者。在我的家庭里我与我的孙子们玩时,我总当丑角,而不是老教授的角色。(两人都笑了)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本文链接地址: 保罗.利科访谈录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16658.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浙ICP备16005704号-2
网站加载1.260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