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你的位置:首页 > 宗教学

初探“生活世界”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2-18 点击: 1509 次 我要收藏

  我们所说的生活世界就是现实生活世界,这个世界的人就现实生活着的人。这个世界不需要做任何的技术处理,让这个世界保持原本性,是“对待”生活世界的基本态度。人生活方式就是人的身体和外物交往活动。相对生活世界而言的是认识(科学)世界。这而者的差异是什么?

  在认识论意义下,主体对客体的看,已经是众所周知的。生活世界里的人(主体)也在“看”,但不是持续的“看”,“看”是间断性的。因为“看”仅仅是生活活动(方式)的一个项目,“看”在生活主体那里首先是以“不关注”的方式进行,并在这“不关注”状态下,人(生活主体)和物呈现出物我不分的本真的生活状态。生活世界里的人,对待生活中的物体所持这种“不关注的看”的,就是一种生活的态度,,这种不关(非“观”)注,并不是说我没有“看”,仅仅是说我不是以一种“持续的,努力地去看”方式对待现象(图式),或者说我的目光是不停留在对象上。因此,我们把生活世界里普遍存在的人与物的这种本真的关系,作为我们谈(非研究)生活世界的切入点。

  生活意义下的“不关注看”,但终究是“看”,看总是看见点什么,比如眼前的牙膏,牙刷,桌子,桌子下面的鞋(这是个整体)等,我都不去关注,它们都是我的上手之物,这些表象(图式)都以功用性(用具)成为彼此互相挤压、拉伸、彼此钩连,进而构成了一个连绵不绝的整体(进而构成眼前世界),这个整体(生活世界)的个项比如牙膏或者牙刷,已经不是作为独立个项,而是作为了整体(世界)的构成成分(个项),因此我才不“关注”这其中个项,因为个项(比如牙刷)作为整体(世界)的构成的成份,或者说作为整体的部分存在着,它是整体“凹陷”(当我不关注它们的时候)的一份子,此时,我与整体(世界)相对,我“关注”的是整体,当然没有关注这个整体的“凹陷”的部分。此时,作为个项的牙刷是消融在整体之中的,只有在牙刷以变化(牙刷的毛已经卷)的图式出现,我才会关注牙刷。牙刷就以其先前不是的图式(过去)显现出当下的表象,从先前的整体世界中“凸出”,我关注它,而先前由牙刷和牙膏桌子和鞋构成的哪个整体就没被我关注了,不能说这个整体消失了,只能说整体的部分(牙刷)“凸出”时候,即它从整体中显现出来,而作为牙刷以外的其它整体构成成分(牙膏和桌子,鞋等)因为不被我关注就“凹陷”,因而不被我关注。就是说,构成这整体(世界)的个项如果发生变化,即这其中的个项图式有改变,那么我就会关注地“看”这个项。因此,从整体(牙膏,牙刷,桌子,鞋。。。)和其部分的关系而言,部分通过自己的“凸出”或者“凹进”显现出整体的变化来。而且就整体而言作为存在,有凸(通过部分实现),必然有凹(类萨特《存在与虚无》中的“虚无”,这里没有用害怕引起混乱,毕竟二者是有区别的)这二者是彼此激荡,互为因果。可以说因为这部分凸,使得另一部分凹,反过来亦然。其结果“凸”就让整体的部分得以“显现”,我能直接关注到显现的凸出,相反,“凹”的部分就“隐退”,令我无法去关注。因而,隐退的这部分,不被我所关注,但它作为存在,是“凹”着的存在,它挤压,拉扯着“凸”的显现。因此作为整体的存在,它必然是在以整体方式让自己“凸”和“凹”着,并且是持续地以二者彼此纠缠的这这种方式存在着,世界(存在)只要作为整体对待,它就作为流变着的(时间)“凹凸”着。就此而言,整体总是以其部分“凸”现的方式,才被我关注着它的表象,那个“凹”进的部分是不被我关注的,也不能被我所关注到。因而整体的存在是不能够被直接全部给予“看者”。现象仅仅表明存在(整体存在)“在”。在这个意义上,康德的物自体是有意义的。但是,康德指明的存在的现象(凸出)是可以在“看”中直接给予,是认识论意义下知识的地盘,而对“凹”的部分而言,始终在“看”之外,没有办法去“看”,是理性不可逾越的鸿勾。生活中的人就对“凹”的部分,不关注,也没有办法去“看”。这种不关注放在生活世界里来看,又有特别的意义。它表明任何存在都在“凹和凸”的持续纠缠中。表象之所以可能,就因为存在有“凹”和“凸”,二者之间有“界”,在界内就是表象的部分,存在有其稳固性,就因为“凹”,“凹”以部分的存在方式支撑“凸”,挤压着“凸”,表象才成为了表象,并有了稳固性,“看(关注)”就成为一种可能。我们说的客观性实际上就是说整体的存在在以整体的“凹凸”的方式维持着“凹凸”二者之间的界限,这整体的“凹凸”因为彼此纠缠挤压撕扯的连续性,造成了“凹凸”二者之间的界限的移动,不易被察觉(比如:人会老,身体回衰老),并给人以存在表象的稳固性。因此,任何存在都是永动不居的(赫拉克利特),并且从整体上以“凹凸”的方式流变着(这一点实际上是中国道家内容)。因此,存在是不存在的。我们无法对存在说“是”,因为当我欲说“是”的时候,存在已经过去了。因而存在是不可能认识的,它“凹凸”着,它本身就是时间。唯一让我们和它切近就是与其合拍,让作为自己的存在和自在的存在合拍。这种合拍就表现在生活世界里多数时间里,我与物浑然一体,物我不分的生活状态里。我们最切近地纠缠存在的方式就是彼此推拉,挤压,并在这种挤压中,逐步地变得合拍。具体说,就是它“凹”,我“凸”;它“凸”我凹”,并且彼此有拉伸,推压,我的“凹”牵引着它的“凸”,它的“凹”牵引着我的“凸”,只有在这时候,我与存在最近。因为存在自身是变易,达到“存在”,就要自己也成为时间,自己也置于在时间之流变中,并且我与存在合拍时候,我就在存在之中了,这时候,我与存在就没有内外之分,以此推之,我与世界(生活世界)也可物我不分,我即世界,世界即我,不过是彼此的时间流变的的合拍。

  让我们看看,当那只牙刷(即海德格尔上手之物工具性发挥受阻)被我关注到底还意味着什么。当我关注牙刷,先前把牙刷纳入其中的整体(世界),以及这个整体的其它个项(牙膏,桌子,鞋等)就不被我关注而“凹陷”。这时,我们实际上,就把牙刷做为整体(自在存在)。那么我所见的牙刷(表象)就是牙刷的“凸现”的部分,其背后的“凹现”部分是不能被见的。这个牙刷(表象)部分发生改变,意味着牙刷作为“凹和凸(时间流变)”之间的“界”在推移。就牙刷做为自在的存在而言,已经不是我所“关注”前的牙刷,它是当下状态的,而不是曾经的。也就是说,压刷自己从过去(凹凸状况)来到现在的当下状况,而牙刷作为自在整体存在的凹凸(那条界整体上是缓慢移动的)是持续的,那么它的整体(牙刷)的存在也就是在时间中的。但是我们要问的是,牙刷以什么方式唤起我对它关注,我从不关注到关注的转换点是什么。就是牙刷做为世界的部分如何成为我所关注的凸现。

  生活世界里,就牙刷的存在不被我关注而言,我与由牙刷和牙膏,桌子等彼此勾连构成的这个世界是物我不分的,浑然一体的(特点是我对诸类生活事物不关注)。也就是说,世界是存在的,它(我与世界物我不分的整体)必然是“凹凸”着,我是自在的,我以身体做表象,表明身体连缀着自在的我的存在“凹陷”部分,作为自在的存在于时间之流变中,我(存在)也必然是“凹凸”着的,我与世界唯一亲近,唯一切近的就只有我们都是以时间作为存在,或者说我与世界(整体)的存在唯一共同点,是时间,是那永动不息的流变,这是我与现实的世界物我不分,同一的基础。这种同一,不是认识论意义下的本质和现象的同一,而只能是变化方式上的同一,就是合拍(中国人常说的人与自然的合谐,就是此意)。在我与世界合拍时候,自在存在(我与物)之间的彼此交合和融合,只能是彼此唯一变化形式凹凸的合拍,除此之外,力图把握永动休息的变化的努力,是徒劳的。那么我现在关注牙刷意谓着什么?我与世界同一,世界的个项(比如牙刷)作为整体(世界)的构成,它自己也是相对独立的“凹凸”的存在,它成为整体(世界)的部分,是因为与整体合拍,它作为相对独立的整体是和其它整体(世界)构成成分(如牙膏,桌子,鞋)互相挤压,拉扯中,因而彼此“凹凸”有序,从而使得整体(世界)呈现出相应的合拍的“凹凸”。当牙刷自己“凹凸”和整体的“凹凸”不合拍时候,也就是说,牙刷自己的“凹”,四周(挤压着牙刷的其它构成)不是“凸”,而是“凹”,这时候,牙刷就和其四周的存在,渐渐有了裂缝,于是它单独地“凸出来”,这时候,整体(世界)其它构成就“凹”。我与世界是整体,是互相勾连和挤压,拉扯着的,牙刷的“凸”,就必然挤压着我的“凹”,世界其它构成因为牙刷的“凸”而“凹”,相应地我自己的构成也就有了“凹”。于是,我与世界有了裂缝。我与物相分。但这种相分是局部的。那只牙刷的“凸”,就是这种我与世界的裂缝的中心。在这个中心处,我关注点,从先前生活的世界(整体),转移到当下凸出的牙刷,我与牙刷应该是从一种合拍的“凹”和“凸”推挤拉扯中步步分离的。这种分离,是从彼此之间的亲临的逼压,凹凸中逐步实现。因而我和牙刷的这种关系分裂也是一个过程,在这个过程里我居于分裂的中心,我自己受到来自牙刷的“凸凹”逼压和拉扯,我和世界的整体方向上被要求分离(先前物我不分),因而我总是和我最相近的存在(牙刷的存在)不合拍,并不断地超越了“牙刷”的“凸”带给我的挤压,或者说我是以更强力度的“凹”回应,从而,我的“凹”和原本整体世界的在牙刷这里以“凸”的方式,使我与世界(整体)上有了裂缝,原本是物我不分的存在的整体,以内在分裂的方式出现了自在“我”和世界(牙刷,牙膏,桌子,鞋等构成的,不被我关注先前的那个世界)裂缝。此时刻,不能说,是我与世界有了认识论意义下看和被看的对立,我还不能“看”,是因为我与世界仅仅有道微弱的裂缝而已经。我与世界关系还是有一种彼此的拉扯和逼压,因而我与世界的关系仅仅是分裂的开始。即便如此,我已经有种自己不在(没用“是”)先前整体世界(物我不分的整体)里的感觉,这是我对自己已经不在其中的觉悟之情,这种觉悟首先就从牙刷那里开始的。作为自在的我(不是认识论意义下的“自我”),已经在这种内在的分裂中觉悟自己的“在”,这种对自己在的觉悟,站在自己立场上而言,又是自在的整体(已经内在微弱分裂)对自己的“凹凸”变化中,以自己“凸”的部分的挤压“凹”,自在的我就因而有一种被抛入,或者被压入的感觉,我被压入,挤压或者被拉伸着来到这里,成为我自己(“亲在”)而先前那个世界的构成,以最切近的方式挤压,拉扯着我的存在之部分,并让我从曾经所是的整体(物我不分的整体,我即世界,世界即我)中“凸出”,(不能认为我是来自我自己的过去,我仅仅受着我自己的过去纠缠,真正让我成为我自己的,是整体,对我的逼压拉伸和挤压,或者说整体才是我所想,所欲达到的,整体就是先我而在的,是我想要成为其所是,即我欲同整体合拍,整体是我的将来。),因为我与世界(牙刷,牙膏等构成的)有了裂缝,我就有了悬空感觉,我以最切近的方式感受到作为自在(我)的以整体方式对我的挤压,存在(整体)就是以亲在的方式觉悟自己的存在,在那里?,就在裂缝处。于是,整体自在(我)始终凹凸变化着,曾经与外物一体,彼此合拍,因而连自己的“在”也无法觉悟,如今,它从裂缝出,觉悟到自己的存在,以整体的方式关注和领悟自己是和曾经的整体已经不合拍,即曾经的整体的时间和我的时间相分,于是,我以整体亲临的方式(亲在),来到这里,停留在我与外物的裂缝处(我与外物曾经是一)。亲在和我(自在的整体)也是一种内在的分裂,是一种彼此逼压,拉扯中,整体力图对自己存在的有所保留,力图把自己做为某种存在的倾向,这个阶段,亲在和我就是内在裂痕关系。我与亲在是不能用“是”来判断的,并切这是一种连续的过程,亲在和整体的存在仍旧是一种纠缠关系,或者说,整体存在还是以“凹凸”的方式存在着,这种凹凸,更加剧烈,亲在和整体存在彼此拉扯中,亲在总是处在整体的挤压,最后被抛入到我与外物的裂纹处,于是,这种裂纹加大,我终于可以看见这个从先前的世界的“凸现”,亲在就被自在整体抛入到这里,和外物的“凸显”相对。于是,我从对牙刷的不关注,转为了关注。关注是一种,亲在被整体逼入到这里,亲在是被自在存在抛入,或者说,是整体存在以自身时间的“凹凸”中到此,亲临,因而“亲在”关注牙刷,是以被整体存在否定的方式抛向这里的,我关注这只牙刷,关注就意味着,“看”和被“看”有一种对立。另一角度,我们说是牙刷作为自在的存在,也是在时间中的,它“凹凸”着的,它自己的“凹凸”使得自己和自己所属的整体的“凹凸”不合拍,从而让自己的“凸显”,让自己所在的整体,除自己以外的其它构成,成为先前整体的“凹陷”,于是,牙刷自己的“凹凸”打乱了整体的时间进程,于是我与先前的世界的合拍状况,也被打破,这种打破,使得我与外物开始有了裂缝,各自以“凹凸”的变化方式向自己的时间回归。牙刷从先前的图式到现在的图式,表明它已经处在自己的时间中,和曾经的那个整体的时间不同拍。而它自己的“凹凸”又搅动了它先前所属的哪个世界,并以“凹凸”的方式在彼此的拉伸中,传递给自在的我,作为自在的我也以亲在的方式来到这里,并在这里“看”这只牙刷(需要说明的是,我们对某物关注,看似简单,这实际上是因为我们的身体,是作为和外物能构成有机整体的能者,因而是时刻被外物拉伸和挤压着的,并随时随地都作为潜在的发出者),“看”和“被看”就这样形成了对立。因而,“看”就有另一层意,就是“我”到此“相会”。“这是牙刷”,不能作为认识论意义下的本质判断,而是生活意义下的生活判断。“这”,即我(亲在)到此之意,我以亲在的方式来到这里(最终停留在凸出在身体背后,挤压着身体,)。“牙刷”即它从整体中出来,成为所是,它以自己所是的方式,就是它完全不再作为它曾经的所属的世界构成成分,从那个世界的“凹凸(时间中)”中出来,以自己的“凹凸”方式,以自己的凹凸最不合拍于整体的方式从整体(世界)的存在中绽立出来,它曾经所是(物我不分的世界),已经是它的过去,它以当下的“凹凸”方式维持自己,就整体的世界而言,它是从整体世界中出来,或者说是世界(整体)通过自己的牙刷以外的构成(牙膏,桌子,鞋)成分的“凹”挤压牙刷,这种挤压让牙刷从世界绽出,这种绽出,以牙刷和其世界不合拍的方式绽出的,因而,牙刷也是以其世界的亲在,也是“到此”,只是从另外的一条路来。我(“亲在”)与牙刷没有主客之分。但不同是我首先作为人有传言这种“相会”的优先性,“这是牙刷”真实的含义:“我和牙刷相会”,“是”不是本质的判断中的谓词。而应该做“会”之意义。这种相会,不是空间,而是时间上的“相会”。我(亲在)是来到这里,是被整体的存在抛到这里,我(亲在)不是自在的存在的整体,仅仅是我“凹凸”流变的一个时间的点,因而“亲在”就是存在(整体)凹凸自己一个凹或者凸(它自己也作为另一种整体的部分凹凸着),是对应存在的时间点上的“凹”或者“凸”,当亲在觉悟到自己“在”时候,她就已经向着整体在后退,被整体存在抛出,成为自己所是,却不是整体当下所是(它已经和存在不合拍)。亲在和存在(整体)是内在的逼压,因而“亲在”始终都是处于整体的逼压,被迫来到这里,去向那里,成为自己,但却已经远离整体(时间上倾向不合拍的方向),作为存在(整体)的亲临,力图对整体存在“看”时候,只是看见自己所不是(对面的表象),亲在力图对自己的存在本身说点什么,或者说它想要把自己做为某种存在时候,它发现自己所能说“是”的,只有与自己对立着的表象。因而表象被我关注是因而我们各自的存在时间上的不合拍。这种不合拍,只有让我在我之外去找,而不能在我之内找,因为在我之内的存在是从整体上与我临近的合拍关系,还是彼此拉伸,牵引,从我有我与自己内在的存在(亲在)临近于物我不分的关系。“这是牙刷”或者“这不是牙刷”都表明我与牙刷的时间上的远离,最不合拍。因而,能被见的,不是我自己,能被我说的,也最不是我自己,存在者和存在最终是时间上远离,要追问存在本身,就是追问时间,的确是如海德格尔说的,需要追问在者如何“存在”起来的。而那些“在者”不是本源的,本源存在是“在者”为何在起来的那个原因,或者就是存在活动,让表象成为表象的那个存在,最根本的就是永动不息“自我凹凸”着的时间。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本文链接地址: 初探“生活世界”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1661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浙ICP备16005704号-2
网站加载1.047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