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你的位置:首页 > 宗教学

世界黑夜的贫困与我们时代的虚无主义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2-18 点击: 3254 次 我要收藏

  何谓世界黑夜?海德格尔在《林中路》一书中,通过对荷尔德林的阐释得出:自从赫拉克勒斯、荻奥尼索斯和耶稣基督这个“三位一体”弃世离去,世界时代的夜晚便趋向于“黑夜”了。这意味着上帝的缺席,不再有上帝明显而确实地把人和物聚集在它周围,并且把世界历史和人在其中的栖留嵌合为一体,而神性之光辉也已经在世界历史中黯然熄灭了。透过海德格尔的表述,我们感到了人类堕入的这一黑夜,其实比前苏格拉底和柏拉图时代的人类之黑夜更其黑暗。因为,此前的人类仿佛懵懂未开的婴儿,尚未感知到上帝和神性的存在,理性还未觉醒,沉浸在童贞的欢乐中浑然不觉。但现在不同了。上帝来了又去了,就象父亲抛下了自己的儿子,复明的盲人又重陷失明,在黑夜中行走的人丢失了手中的马灯。那种失落和悲伤、困惑与茫然,无疑是铭心刻骨的。但事情的严重性似乎还在于:“世界的黑夜时代是贫困的时代”,由于它已经变得如此贫困,以至于“不再能察觉到上帝之缺席本身了”。但何谓贫困?除了前述的“上帝之缺席”外,海德格尔还特别指出:贫困者对自己的处境不仅一无所知,还在渴求把自身掩盖起来,海氏进一步分析道:“时代之所以贫困来由于它缺乏痛苦、死亡和爱情之本质的无蔽。这种贫困本身之贫困是由于痛苦、死亡和爱情所共属的那个本质领域自行隐匿了。”

  于是,虚无主义在此找到了它的立身之地。海德格尔在另一篇论文中将尼采的那句“上帝死了”视为这个“一切客人中最可怕的客人”到来的标志。海氏认为,“虚无”在此意味着“一个超感性的、约束性的世界的不在场”。而在当代,“虚无主义”这个名称,往往只被人们当作流行的标语来使用,表现出极大的模糊性和任意性,仿佛一个人皈依了某种宗教或信仰,它就不在虚无主义之列;反之,一个思索虚无及其本质的人就是什么都不信的“虚无主义者”了。其实,在尼采那儿,虚无主义并非只有在基督教和上帝被否定,或者在许多人传布的一种鄙俗的无神论之处才起着支配作用。对此,海德格尔指出,“上帝死了”这句话恰恰与“不信仰上帝”的人们毫无共同之处,而表明那些“完全无信仰的人们”根本还没有理解作为他们本己的“命运的虚无主义”。在这儿,海氏将虚无同人自身的命运联系起来了。因为在他看来,无信仰绝不是虚无主义的本质和基础,只是虚无主义的一个结果,“上帝”这个名称是表示超感性的理想世界的 ,后者包含着尘世生活中高于这种生活本身的目标,并且从“高处”规定了尘世生活。而当尼采宣告这一理想世界的破产,亦即“上帝缺席”之后,随着最高价值的自行废黜,留下了一个空白,这使得一种永恒的幸福的彼岸目标转变为多数人的尘世幸福成为可能。

  然而,所谓最高价值的自行废黜,并不意味虚无主义只是一种“堕落的现象”,尽管对世界来说,“就只剩下世界本身了”,但在以往的最高价值失效之后,接踵而来的问题是:如何为这个变得无价值的世界进行一种新的意义生成与价值重估?

  至此,虚无主义的本质被尖锐地突显出来了。我发现,在尼采那儿,真正的虚无主义被称为“不完全的虚无主义”,其本身就成了“最充沛的生命的理想”,它决不自欺欺人,仅仅只看到“阴暗的东西”,为一切找到失败的根据,还要求知道“普遍苦难意义上的一切是如何发生的”,它看到了危险,但不想做任何掩盖和粉饰,它既看穿了那种对以往失却的东西的“回归”的一味期望的“不妙之处”,同时也深入分析现象,要求人们去觉悟那些如何保证对历史状况的控制的条件和力量。

  从这个意义上考察我们时代种种甚嚣尘上的文化现象,便不难发现,对虚无主义存在着多么严重的的误解或者误读。在一些人那里,虚无主义甚至被当作道德上的贬义词或谴责语来使用(比如对鲁迅的某些诘难);而另一方面,人们又将当代生活中泛滥的流行趋势,如物质发达和大众文化勃兴之后的“后现代”状况,简单地指认为虚无主义的世俗化表征(如对王朔小说的某些评估)。但这个以狂欢和消费为主导话语的欲望现场,同我们前面述及的虚无主义有何干系呢?它甚至连尼采所说的“弱者的虚无主义”都称不上。因为,它把自己囚禁在价值空白地带,既不回溯以往,也不瞻望未来,甚至也不眷顾自身,像陀螺那样原地打转、自得其乐,似乎宁愿永久停留在黑夜,压根儿不盼望黎明的莅临一样,并且以为其狂欢的那块小小“空地”就是世界的全息图像。这是一种海德格尔说的“世界黑夜”的典型特征,并且因为其“自欺欺人”地粉饰“此在”的真相,“把自身掩盖起来”,而陷入了极端的“贫困”(这与其物质上的日益发达恰恰相反)。于是,“痛苦的秘密被掩盖起来了”,像夜幕一样浓重、无边无际。所以海德格尔才说:“世界黑夜的贫困时代久矣。既已久长必会达到夜半。而夜到夜半也即最大的时代贫困。”并且,“世界黑夜愈是趋近夜半,贫困就愈是隐匿其本质,于是占据了更绝对的统治。”这可谓是海氏在半个多世纪以前就对我们置身其中的这个时代,做出的绝妙预言和注解。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16612.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浙ICP备16005704号-2
网站加载1.038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