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你的位置:首页 > 宗教学

王炜先生去世附简历及其随笔一篇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2-18 点击: 2244 次 我要收藏

熊先生那几年的学生不少,可我前后的师兄弟大都出国了,我一直在先生身边,觉得受益更多。先生一直让我自己去做,可几乎我的每一篇译的或写的东西,先生都看了,改了,有的译文还逐字逐句改。有一次,我写了一篇《海德格尔与马克思主义》,因为当时的氛围,文章用的排比句多,有些“气”不可不发。先生看了,叫我去,劈头就说,文章怎么那么像大字报。我有些辩解,可先生一句话,“这是学术”,把我唤醒。自此,文章不敢再有情绪和杂念,无论什么原因。先生时时和我在一起,有时也问是不是想出去,可机缘不巧,很晚才有机会。回来后,先生就患了不治之症,动了两次手术。可每次手术刚完,先生只要有些力气,就又会给学生上课。我担心先生身体,总要劝阻,先生就自己通知学生到他家去上课,挡也挡不住。师母说,先生愿意和学生在一起,让他去吧。第二次手术前,马列学院的谢龙先生又要请先生去为上百人的大课作讲座,我真有些担心,先生却不让我管,去了一讲就是三个小时。那是先生的最后一课。后来先生身体每况愈下。最后有一天,先生特意叫我去,当面让师母把他们多年来出国省吃俭用攒下的美金、马克、港币统统交给我,说,拿去,年轻人作学问不容易,不多,你们用得着,有聊胜于无嘛。那就是现在《熊伟青年学术基金》的底金。先生最后说,我一直没有作博导,你也没读博士。我顿时眼睛有点湿,学生不才,先生到这时还在惦记。

洪谦、熊伟二位恩师离开我们后,我都曾分别撰文纪念,这样忆在一起,还是第一次。也算是对他们创立的外哲所四十大寿的祝贺。只是学生还有个心愿未了,有机会一定设法再筹点儿钱建一个《洪谦学术基金》,让先生香火能更好地续下去。

2004年4月18日星期日凌晨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16602.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浙ICP备16005704号-2
网站加载1.074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