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你的位置:首页 > 宗教学

评冯象《创世记传说与译注》 ——译经.释经.尊经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2-18 点击: 2330 次 我要收藏

  国内近来又有“读经”的呼声,不免令人想到周予同作于1926年的一篇文章“僵尸的出祟”。当时江苏教育厅明令各省立学校禁止男女同校,校内禁用白话,并且特设读经一项,要求“择要选授,藉资诵习”。这项命令引起周予同强烈不满,他将读经一事指斥为“僵尸穿戴着古衣冠,冒充着神灵,到民间去作祟”。他随即写下这篇讨伐的檄文,罗列了经学史上的几种主要观点,意在强调一些看似简单的问题——“经”是什么、哪些书可算作经书——实际上已然聚讼纷争了上千年。文章的最后,周予同郑重宣布自己的意见:“经是可以研究的,但是绝对不可迷恋的;经是可以让国内最少数的学者去研究,好像医学者检查粪便,化学者化验尿素一样;但是绝对不可以让国内大多数的民众,更其是青年的学生去崇拜,好像教徒对于莫名其妙的《圣经》一样”(《周予同经学史论著选集》增订本,上海人民出版社,1996年第二版,603页)。

  周予同是“五四运动”的急先锋,当年爱国学生闯入曹汝霖府邸,火烧赵家楼,那把火就是他和另外一人点起的。这篇“僵尸的出祟”是周先生27岁时的“少作”,言辞不免激切。儒家经书当然不是洪水猛兽,也不是什么大毒草。事实上,周先生自己后来就长期致力于经学史研究,五十年代末在复旦大学开设经学史课程,自然也不是把《十三经》单纯当做粪便和尿素去检查和化验的。

  周予同先生在批判当时的读经运动时,不忘顺便连带上基督教的圣经。中国有经书,西方也有自家的经书。西方的经典著作不少,但真正能称得上“经”的只有一部书,那就是圣经。这一点向无太大的争议。就连荷马史诗也当不得“经”的称号,只是为了强调两部史诗对于古希腊文化的深刻影响,人们有时也说荷马的诗歌如同古希腊人的圣经。要深入了解西方的文化,圣经自然是头等重要的书。说得直白一点,圣经是“支配我们这个世界的强势文明的源头经典之一”(冯象,《政法笔记》,江苏人民出版社,2004年,页276)。我们现今讨论哪些书可算是自家的经书,可否同时也能将读经的范围稍微拓展一些,将西方的经书也包括进去呢?

  译经

  听人说冯象准备重译《创世记》,一直翘首企盼。一买到这本《创世记传说与译注》(江苏人民出版社,2004年10月),就迫不及待地先翻阅译文,结果发现与自己的想象有一些出入。原本以为冯象写的是一个详注本,因为圣经考据学一直是西方历史考据的样板,专门名家的学者不计其数。如果能将十九世纪以来旧约学者的既有成果分条析缕,汇聚于一书,对国内严肃的西学研究将是一件功德无量的工作。但是冯象显然不是要写一部中文的《创世记集注》,他的译文中只在行间有简明扼要的解释,包括关键词语的训诂和犹太古代民俗、地理和制度方面的解说,全部译文加简注不过一百一十余页。而放在译文前面的是二十篇“故事新编”,篇幅占全书三分之二。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1659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浙ICP备16005704号-2
网站加载1.562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