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你的位置:首页 > 宗教学

春天的心志 __对“论语.侍坐章” 的一个现象学阐发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2-18 点击: 1781 次 我要收藏

(2005年3月2日下午,同济大学北楼217,为本科生讲授)

我今天是一路小跑来给你们上课的。因为在初春的寒风中,我隐约感觉到了春天的时令的消息,我于是快乐地小跑起来。时节果然已经不再寒冷,以至于我很快就感觉到身上的微汗。潮热的汗气从冬衣的厚领里面蒸腾出来,我闻着非常高兴。那是我自己身体里面的春天的感发的气息。我能够在春风里面小跑,这真的很了不起咧!你们也可以这样做的!如果不是因为要上课的话,我们或许就可以一起跑出去溜一圈罢?

也许是我的心太急,也许是我过早地感受了时令的消息,在这个初春还不太看得见踪影的下午,我决定跟你们一起读一段写在暮春时节的经典文本:

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子曰:“以吾一日长乎尔,毋吾以也。居则曰:不吾知也。如或知尔,则何以哉?”子路率尔对曰:“千乘之国,摄乎大国之间,加之以师旅,因之以饥馑,由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有勇,且知方也。”夫子哂之:“求,尔何如?”对曰:“方六七十,如五六十,求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足民。如其礼乐,以俟君子。”“赤,尔何如?”对曰:“非曰能之,愿学焉。宗庙之事,如会同,端章甫,愿为小相焉。”“点,尔何如?”鼓瑟希,铿尔,舍瑟而作,对曰:“异乎三子者之撰。”子曰:“何伤乎?亦各言其志也。”曰:“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夫子喟然叹曰:“吾与点也。”三子者出,曾皙后,曾皙曰:“夫三子者之言何如?”子曰:“亦各言其志也已矣。”曰:“夫子何哂由也?”曰:“为国以礼。其言不让,是故哂之。”“唯求则非邦也与?”“安见方六七十如五六十而非邦也者?”“唯赤则非邦也与?”“宗庙会同,非诸侯而何?赤也为之小,孰能为之大!”

春天是一个兴发感动的时节。在春天感发心志适得其时宜。春天是这样一个季节:在这个季节,万物增长——增益自身,长出自身,意欲多于自身。春天是一个有着强烈趋向性的时节,在这个时节,时间逸出时间,从而成为源初的时间性本身,因为时间正是那逸出自身的东西,或者乃是一切逸出和生长的增益性本身。相比之下,比如说,秋天就不是这样急迫地为自己寻求增益物的。秋天自满自足,秋天留恋自身,秋天并不趋向冬天。秋去冬来乃是极不情愿的,被迫的,因而总是让人伤怀的。而春天却总是急迫地趋向自身之外,其速度之快以至于消失了自己的踪迹,成为需要被细心找寻的东西。在中国诗歌里面比比皆是的所谓“寻春”道说的便是这样一种经验。如果春天是那样一种可以找寻得到的东西,那么“寻春”的经验和诗句便不会有了。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16587.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浙ICP备16005704号-2
网站加载1.107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