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你的位置:首页 > 宗教学

语法问题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2-18 点击: 880 次 我要收藏

  对于“语法”一词可以有许多种理解,人们通常将语法设想为一定的规则系统,此种规则系统发挥着规范语言使用的作用。有的语法学家尝试给出一个规则系统,如果任何合乎该规则系统的某个语言单位(在其结构方面)都会受到以这种语言为母语的听众的认同,反之,则会受到拒斥,那么这些语法学家就会认为自己发现了这种语言的语法,并且,语法学家还可以提出更高的要求,例如,他们可以规定,只有给出这样一个规则系统才算是给出了某种语言的完备语法,即按照此规则系统人们能够逐步构造出任何在结构方面受到以这种语言为母语的听众认同的语言,而不是构造出受到他们拒斥的语言。总之,语法学家对于某种语言的发现通常是以给出一定的规则系统为标志的。问题是,这里所谈到的对于语法的“发现”是一种怎样的发现,它是否能被理解为那种对于“某个”现成物,譬如,对于铁矿石的发现?
  对于语法的发现总是需要对一定的秩序性进行观察,这种秩序性就是人们的语言活动所表 现出的秩序性。人类语言活动的秩序是自然的产物还是人为的产物?关于这个问题,只需澄清“人为”的产物的意义就不难解答了。“人为的产物”有两种意思,一是,人们刻意设计的产物;二是,由人们的行动所实现的产物。从后一种意义上说,语言的秩序性是人为的产物。当然,这里所说的“语言”是指一般人所讲的各种母语,如果语言活动的秩序不是人们刻意设计的产物,那么它是如何自生自发的呢?
  从外在因素方面看,我们会发现一些特殊形式的语法材料,这些语法材料虽然以一定的声音、图形、手势等作为表现形式,但他们并不属于语言,并且他们是先于语言的。例如,某人指着某物发出一种声音—“兔子”,他只是要做出一种“示范”。这个人喊出“兔子”的行为并不是在使用语词而是在创造语词,他所发出的那个具体的声音并不能传达关于被指出的那些事物的讯息,而只能使人们把一种声音同一类事物联系起来。那么我们是否应当把示范活动本身视作一种“形体语言”呢?示范活动本身确实表达了作示范者的意图,但将它说成是一种语言很可能会导致混乱。我们不如说,人类乃至动物完全可以不依靠语言而在一定范围内实现交流,而语言则需要人类特有的能力才能形成。先于语言的交流对于语言的形成有着必不可少的作用,在此种交流中发挥作用的声音、手势、表情乃至图形等因素的结合可以被归结为原初的语法材料。这是从语言秩序的生成角度理解的外在的语法材料。而这些语法材料之所以能使语法产生,离不开人们先天的语言能力的作用。
  在语言秩序形成以前,就存在着先于语言的交流,在这种交流中对语言生成起直接作用的示范性活动可以被视作原初的语法材料。而这些语法材料得以对生成语言发挥作用的基础是人们的先天语言能力。那么,是不是可以说存在着一个先于一切语言的语法,而语法学家的工作就在于对它的发现和描述呢?我认为,这样理解的好处也许是,它可以向我们提供一个简单的图式。但是,这个图式其实并不清楚。如果我们将语法实体化,那么它就将变成一个难以把握的东西。语法在何处,它是由什么充当质料的?这些问题都令人困惑。
  通常所说的“一个语句合乎语法”是指“一个语句在结构方面合乎语法”。一个语句无论其真假,都可以在结构方面合乎语法。其实,凡能够被恰当的称为“语句”的符号串在此种意义上都是合乎语法的,一个在结构方面不合语法的“语句”严格的说,根本算不上“语句”。而如果我们所说的“语法”是指限定一切语言使用活动的规范,那么任何运用语言方面的错误,都可以被看成是违反语法的表现。如果对“语法”作最广义的理解,那么掌握、理解了一种语言也并不意味着处处都能遵循语法。其他错误的认识也可能导致运用语言方面的错误。
  我们可以将对于某次(某种)语言使用活动的赞同和反对视为最典型的语法现象。如果这种赞同和反对是普遍一致的并且是以充分认识为基础的,那么我们就有理由以此为根据判定语言使用是不是合乎语法。所谓普遍一致也可以表述为占绝对优势的大多数人所达成的一致;“充分认识”则较难界定,我们暂且这样解释,如果我们不会再因进一步观察而改变对某对象(事项)的看法,那么我们就对该对象(事项)实现了充分认识。但该解释不能令人满意之处在于,我只有了解一切未来的情况,才能判定一个人此时对某一对象(事项)是否达到了“充分认识”。不过,在一个人智力正常的对某一对象(事项)有过方方面面的接触之后,我们就有理由判定其对该对象(事项)已经有了“充分认识”。
  这种普遍一致的赞同或者反对一开始是以原初的语法材料和先天的语言能力为前提的,但后来就有可能基于语言的传授而实现了。而且,以一定方式运用语言本身也表达着对于如此这般运用语言的支持,换句话说,“如此使用”就意味着“赞同如此使用”。因此,整个运用语言的现象同时就是语法现象。
  语法学家所给出的以语言形式表现的规则系统可用以替代(补充替代)朴素的语法材料以及母语中的语言资料在传授语言的过程中发挥作用。而且,也许可以根据这样的规则系统所表现的程序建立起构造合式语句的机制。如果这样做成功了,那么就可以说语法学家“发现了”相应的语言的语法。但是,他所发现的并不是一个现成物或者实体。实际上,语法学家并不是纯粹的经验科学家,他们也参与了语言的立法。这是因为,他们的发现对于他们所发现的构成影响。人们对语言的使用方式左右着字典、语法书的编写,同时,字典、语法书的发行也会反过来影响人们对语言的使用方式。可见,生成语言的内外因素、对语言的使用以及对于语言使用的评判、应对和总结等等都应被视作语法现象。而这些语法现象就是关于“语法”的全部。
  一个人学习语言并不需要认识全部的语法现象,并且在一个人运用语言时,也无须总是参考其他人对语言的使用情况.如果每个人都只有参考其他人对语言的使用才能正确的运用语言,那么任何人就都无法实现对语言的正确运用了。但是,一个人使用语言的正确性确实是以他人使用语言的情况为根据而得以成立的。所以,我们将语言的习得设想为一定的言语机制的实现。特定共同体中的人们所形成的言语机制是相似的。在言语机制自然发挥作用的情况下,人们无须相互参照就可以实现相当的一致。而这种一致性也就是语言使用的秩序性。不过,一个人的言语机制并不是总能恰当的发挥的作用,也就是说,习得一种语言并不保证运用语言的一贯正确。值得注意的是,如果一个人一贯“错误”,那么其实就不能认为其习得了语言,进而也就很难说,他犯了语言运用方面的错误,因为实质上他未能“运用语言”。如何评判言语机制是不是恰当的发挥了作用?仅从一个人的言语机制本身无法有依据的得出结论。只有参照其他人言语机制发挥作用的情况才能确定。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人们对语言的使用是具有盲目性的,他们并不清楚他们的言语活动会呈现怎样的秩序,并且,必然会有一部分人只有在运用语言以后才有可能明确知道其如此这般的运用语言是否正确。不过,在多数情况下,这种“盲目”的确能够稳妥的把人们引向正确,因此,他是无需被避免的,也是不可能被避免的。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本文链接地址: 语法问题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1656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浙ICP备16005704号-2
网站加载1.071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