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你的位置:首页 > 宗教学

论遵循规范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2-18 点击: 1073 次 我要收藏

一个人能否私自地遵循规范?这一问题在维特根斯坦的《哲学研究》中得到了深入的探讨。此后,在哲学家之间对该问题仍然存在争议。这一问题的重要性不仅在于它直接涉及到对于规范本性的把握,而且还在于对它的分析可能会完全改变人们对“私人经验“的看法。我甚至认为维特根斯坦研究这一问题的基本思路还可以运用于另外一些重大折学问题。所以,对于这一思路本身的研究同样具有深远的意义。
在展开分析之前,我们先要澄清的是,“一个人不可能私自地遵循规范“并不是说,一个人在远离人群之后,就不能再遵循其所属的共同体的规范了。鲁宾逊在荒岛上仍然可以遵循人类社会的某些规范,比如在记日记时遵循语法这点是毋庸质疑的。但是让我们假设荒岛上还有一个从来未接触过文明世界的土著人,他一直在悄悄的观察鲁宾逊,他把鲁宾逊所做过的事都记录下来,并且从中看出了某些规律性,现在他问自己:“这个人是在遵循着某种规范吗?”他应当怎样解答这个问题呢?他发现鲁宾逊经常拿着一本书看,然后就从事某种奇特的活动。我们假定,这是一本关于如何进行某类宗教祈祝祷活动的繁琐的规范手册。土著人随后认识到,鲁近逊在看那本书后所采取的行动是有规律性的,他趁鲁宾逊不在的时候,偷偷翻看了这本规范手册,此时他提出一个假设:这是一本规范手册(当然,他没有与我们相同的规范手册概念,而只是有了相接近的概念)。然后他又问:“这个人是否遵循了这上面所写的规范呢?如果这个土著人永远不考虑鲁近逊所属的那个共同体,那么他有可能得到答案吗?显然是不可能的。可是,这里仍然存在着正确或错误的答案,因为毕竞有一个土著人没有想到的共同体。现在,让我们彻底消除这个“共同体”。假设宇宙中仅有过一个看似有智慧的生命(尽量不要把它想象为人类),它发出了一些声音,并从此开始了一种有规律的活动,当某次活动破坏了这种规律性时,它就停下来,并重复那些声音,而后恢复了活动的规律性。那么它是否遵守了一种规范呢?如果回答说,它的活动遵循了规范,那么根据何在呢?仅仅因为它的行为呈现出一定的规律性并且它似乎时常参照同样的声音就能说他遵循了规范吗?鲁近逊总在看那本规范手册,并有规律的进行着活动,他就一定遵循了那些规范吗?在我看来,仅凭这个生命体的各种活动不足以论证它遵循了或未遵守一定的规范。
简单的说:“一个人不可能私自遵循规范”意味着仅仅根.据.一个人的活动不可能证明他是否遵循了规范。,
困惑大概起源于这样一种认识,即“遵循”是一种特定的意向性,当某人具有此特种意向时,他就是在遵循某种规范。这里的失误在于,把“遵循”当成了仅仅标示一种意愿的词汇。实际上是将“试图遵循”与“遵循”相混淆了。试图遵循并不一定得到遵循。
我认为,克里普克在《维特根斯坦论私人语言和规则》一文中已为“一个人不可能私自地遵循规范”这一论题提供了一个比较清晰的论证思路。他把维特根斯坦对此问题的思考同休漠对“因果问题”的思考进行了对比,这无疑是极富启示性的,在此,我只想对这一论证思路作出一个较为简洁的描述。我将不去讨论。诸如“维特根斯坦是不是怀疑认者?”这样的问题,因为这可能会使本来一目了然的事情变得错综复杂。
在我看来,之所以能对维特根斯坦与休漠的思想作比较,是因为我们可以在“某行为X合乎某规则Y”与“某中事件X导致某事件Y”这两类命题之间作对比。人们一般会认为,一个特定事件a是否导致了另一特定事件b,只涉及事件a和b以及仅由它们就可呈现的某种特定关系。按照这种想法,“导致”所标示的关系即使在宇宙间仅存在事件a与事件b的情况下,仍能得以呈现,这显然是错误的。“导致”所表示的关系并非那种可以由两个个别事件加以确定的关系。只有当特定事件a和b被认为是分别包含在两个事件类型A和B之下时,它们之间是否存在“导致----被对致”的关系才能被确定。“某行为a合乎某规范b”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一个特定行为a是否合乎一个特定规范b,并非只涉及行为a和规范b以及仅由它们就可呈现的某种关系。“合乎”与“导致”都不应被理解为标示着一种存在于两事态间的神秘的“必然”联系的词汇。当我们说行为a合乎或不合乎规范b时,我们必须要参照行为a所属的一个行为类型。
进一步的问题是:这样一个被参照的行为类型是否能够仅由一个人的系列行为所构成?在对"因果问题"的研究中并没有与此相对应的问题。因此,在"因果问题"与遵循规则问题”之间的类比是不完全的。“遵循规范问题”有其相对独特之处。我不能同意克里普克将休漠式的结论称为“私人因果性的不可能性”因为在休漠的视界中并未出现有关“私人性”的问题,“判断某个特定行为是否合乎规范,不能仅以实施该行为的那个人的行为系列作为参照”这是一种特别的哲学洞见,它涉及了对某种“私人……不可能性“的认识。从“某特定行为是否合乎某特定规范”到“某人是否遵守某特定规范”的过渡就可以体现出“私人性”分析的特殊性了。
为什么不能仅根据一个人的行为来断定他是否遵循了一定的规范?对这一问题的恰当回答是:说一个人遵循或不遵循某项规范,隐含了对这个人与一个共同体的某种关系的论断。各种规范(包括语法),只能以一种可实现的一致反应确定其意义。离开对“一致性与“共同体”的分析,去讨论“何为规范?”是得不出正确结论的.
另一个困难在于,我们应怎样理解共同体行为的一致性呢?在关于语法的讨论中,我们曾提到有可能对于同样温度的水,有人说它是冷的,有人说它是热的,并且他们都是正确的,假设人们在体温相近时学会了对词汇“冷”与“热”的使用。后来相当多的人体温变的远远高于其他人。此时,共同体中,运用词汇“冷”与“热”的行为在表面上肯定无法达成一致,但是人们的这类言语实践仍然会有合乎或不合乎规范可言。可见,共同体行为上的一致性不应被理解为一种表面上的一致性。虽然有人说水是冷的,有人说水是热的,但他们实际上仍然保持着一种协调一致的关系,我认为共同体在行为上的一致性应被理解为在同等认知条件下的行为一致性。在语言使用问题上,如果在认知条件相同前提下,一个人对语言的使用与学习同样语法的占绝对优势的大多数人在形式上相一致,那么我们就可以说,这个人在使用语言时,其相关的语用机制恰当的发挥了作用。
很明显,人们在运用语言时,并不总是关心别人或多数人是如何运用语言的。如果所有人都要根据多数人的行为来决定自己如何行动,那么所有人就都无法采取行动了。因此,总会有一部份人只能在运用语言之后才可能知道如此运用语言是否正确。从这种意义上说,人们对语言的运用是盲目的。但是,让语用机制自然的发挥作用往往不会导致错误。事实上,这种“盲目”能够稳妥的把人们引向正确,它是无须被避免的,而且它也是不可能被避免的。
还需要指出的是,只可能为一人所知的对象不可能作为一项规范存在。如果某对象是规范,那么就有可能存在合乎或不合乎此项规范可言。若某对象只可能为一人所知,则不可能以共同体为参照确定合乎或不合乎它的行为。因此,不可能存在一种“私人的规范”。如果不可能存在私人规范那么也就不可能存在私人语言。若感觉名词是语言的一部份,那么它们必定不是指称某种仅可能为一人所知的东西的词汇。
以上论证涉及到了感觉名词性质的分析,它的结论与一些人的“常识”是相违背的。但它确实把我们引向一条正确的道路。不过,我觉得这一论证还不够彻底,因为它似乎肯定了“有可能存在一种仅可能为一人所知的东西”。在后面的讨论中,我们将逐步澄清对于感觉语言的认识,我相信这在本体论与认识论方面都是相当重要的。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本文链接地址: 论遵循规范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16560.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浙ICP备16005704号-2
网站加载0.934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