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你的位置:首页 > 宗教学

什么是现象学?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2-18 点击: 2341 次 我要收藏

如果认为,通过科学可以扬弃这种自然的、但又是如此难于克服的遥远,而使之成为对象,那么你就犯了一种更严重的,灾难性的错误。因为这是根本办不到的。有些科学根据它们的理念根本回避直接的本质直观——它们满足于——也只允许满足于——定义和从定义中进行推导演绎。另外一些科学则按它们的理念尽管同直接的本质直观在一起,但是迄今为止,它们的现实发展没有完成这一任务。后一种情况的最杰出但又是最可怕的例子是心理学。我这里讲的不是那种企图在事实上的现实的意识进程中寻找规律的科学。我这里所讲的心理学涉及的完全是另外一码事。我指的是平时被称之为描述心理学的学科。这个学科把清理意识、确定意识体验的类型当做自己的任务。这里涉及的不是对存在的确定:个别具体的体验,它在世界中出现,在某个客观时间点上发生,它与空间区域性的物体的联系,所有这一切,在这个领域中都是无意义的。这里关心的不是存在,而是本质,关心的是意识的可能有的种类。不管它是否出现以及在何处、何时出现。当然有些人认为:体验的本质性如果不在世界中实现自己的话,我们便不可能知道什么是体验的本质性。但是这种表达方式是不正确的。我们的确知道,有一些体验类型,它们也许永远不会在世界中以我们所把握的这种纯粹性的形式变为现实。即使上述说法是完全正确的,我们也只能指明,我们人被局限于自己的体验的类型所能及的范围之内,我们被局限于我们自己天生可体验的范围之内。但是,世界本身对在意识中的现实化之可能具有依赖性,这一点当然并没有因此而被确定下来。

如果我们注意一下当前存在的心理学,我们就会发现,它并没有做到,对自己的最高的、制约着这门学科的本质,对心理事件本身的本质有清楚的概念。它对此心中无数。这并不是说,通过我们的规定和定义才构成了心理事件同非心理事件的对立。而是相反,我们的规定必须以最终给出的、眼前发现的本质差别为走向。一方面,所有能进入我们体验流中的内容,即那些真正属于自我的内容,如情感、意愿、感知等,所有这一切,另一方面是超越于意识流之外的,与上述内容陌然相对的东西,如房屋、概念,或者数字等等,这两类内容之间能相互分别,都依赖于上述本质。让我们将具体一点。在一个具体环境中,我看到世界中某个有颜色的物质对象,那么这个对象与特性,以及它存在方式(Modalit?t)是某种物理性的东西;而我对这个对象的感知,我对它的关注和观察,看到它时感受到的愉悦,我的惊叹,总之,我表现出来的自我的活动、状态或自我的功能。所有这一切都是心理性的东西。而今天心理学却认为:它处理的是颜色、声音、味道等等,好像我们在这些东西那里只是同意识的体验打交道,好像它们并不是像那棵大树那样与我们陌然对立似的。人们向我们保证:颜色、声音,并不是现实的,也就是说,它们是主观的,心理的。但是这些说法都是些模糊不清,十分难解的看法。我们也把颜色、声音的非现实性放在一边不去管它。让我们假定,它们是不现实的,难道这样就使这些东西变成了心理的东西了?难道人们真的那么容易看错本质和存在的区别吗?那么容易把对存在的拒绝看作是本质的改变,即本质性特性的改变吗?具体地讲:当我觉得,我感知到一座五层的巨大的楼房,然后发现这只不过是我的一种幻觉,这样一座巨大的楼房本身就变成了一种体验?如果真是如此,那么关于声音、颜色、气味等等的一切研究都不可以作为心理学研究的内容了。人们必须对专门研究感性知觉材料的研究者说,他们根本就没有接触到真正的心理性的东西,尽管他们自称为心理学家。当然,看到颜色的看,听到声音的听,它们都是自我的一种功能,它们属于心理学研究的范围,但人们怎么可以把具有自身本质、遵循自身规律性的听觉活动性混同于听到的声音呢?人们知道存在类似现象:对于巨大的声响人们并不听得清楚。这里强度属于声音,而清楚还是不清楚则属于听觉活动的功能存在方式的不同样态。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心理学都以这种方式看错了心理领域的事件。但是认识到把握纯粹的本质这个任务的心理学家的确为数不多。人们想向自然科学学习,想把体验还原为尽量少的成分。但是这种看法对心理学任务的本身就是毫无意义的。当物理学家把颜色和声音还原为特定类型的震动波,那么他关注的是现实的存在,他想对这种存在的现实性提出解释。让我们把这种还原的深刻意义现放在一边,因为这种方法不能应用于发现本质,除非有人想把我们到处可以看到的红色的本质还原为与之完全不通的震动波的本质。描述心理学恰恰与事实无关,它并不是要对存在加以解释,将它还原为其他的存在。如果它忘记了这一点,那么它便会去从事那类还原的尝试。但这种还原工作只能使意识空洞化,是对意识的歪曲。而且人们还把情感、意愿、思想等作为意识的基础性本质算在其中,或者假定表象、判断、情感或者其他不够充分的部分作为本质。一旦人们遇到某种由无穷多的部分构成的体验,因而不能用这种分类法完全涵盖它时,他们便通过解释,将其说成它们所不是的东西。我们有某种叫做宽恕的东西。这是一种深入我们内部的奇怪的行为。它十分特殊,它绝不是表象。因此人们便试图将其解释成一种判断。按照这种看法,这种判断所涉及的不公正不那么严重,甚至根本算不得不公正。可是恰恰这样一个判断使得一个有意义的宽恕成为不可能。或者人们说,宽恕是一种情绪的中止,是愤怒的中止。这种说法让人觉得,宽恕好象本身不是独立的,积极的行为,而仅仅是一种遗忘,一种消失。描述现象学不应该去解释,不应该去把它还原成别的东西。它应该去远离我们体验的内容,努力去进入最后的直观给定性,在自己内部对这些内容进行规定,使其与其他现象区别开,与它们划清界限。当然,这不是最终的目标。最终的目标是本质性规律,这些规律有某种特殊的性质和价值。这使得它同一切经验的关联和一切经验规律性不同。纯粹的本质直观是一种达到这种规律,对其加以合适的把握和洞见的手段。关于这种本质直观我打算在这个报告的第二部分再谈。

其他学科里也需要本质直观。不仅那些经常偶然任意的变为现实的事件的本质性,而且从自然本性上是个别的、一次性事物的本质,也要求一种解释和分析。我们看到艺术家如何在努力,不仅使不知名的人走入前台,而且使已知的人更加接近我们,使我们形成更合乎他们的天然本性的直观。这里涉及的另外一类方法,另外一类目的。但在这里我们也看到,那种巨大的困难、偏离和构造的巨大危险。我们看到,人们如何常常谈到发展,但又把“到底发展了什么东西”这个问题给忽略了。我们看到,人们是如何认真地追求对事物环境的把握,以便不用再对事物的本质去进行分析。人们是如何相信,弄清了事物的起源或影响,就以为是回答了关于事物的本质问题。十分典型的表现就是把歌德和席勒,克勒尔和迈尔堆砌在一起,想通过它们所不是的东西来规定一个事物,其实这是一种完全徒劳的努力。

直接地把握本质之所以如此困难、如此不习惯,甚至对于一些人来说,似乎是不可能的,就是因为,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有一种根深蒂固的看法:它更多地是去把握对象,处理对象,而不是去冷静地观察对象,深入到对象的自身的存在中去。另外还有一个原因:有些科学分支——同我们这里所讲的学科相反——原则上放弃直接的本质直观,所以在它们献身的所有领域中都养成了一种反对直接本质直观的倾向。我这里首先要提及的就是数学。数学家常常不认识它们所谈的东西,且常常以此为荣:因为按其本质,这些内容本来就是不可认识的。我这里引用戴维.希尔伯特关于数的一段话:“我们思考一个东西的系统,我们称这些东西为数,用a、b、c……来标示它们。……我们是在某种相反相承的关系中考虑这些数字的。我们是依下述的各种公理对这些关系进行描述的。”等等。“我们思考一个东西的系统,我们称这些东西为数,我们用命题来描述这一系统,这些东西都应属于这些命题。”——这里根本没有谈到这类事物的“是什么”和本质,甚至“东西(Ding)”这一说法所包含的内容都嫌太多了。我们不能从哲学的意义上来理解这个词的含义,因为在哲学的意义上,东西1表示着某种确定的范畴形式,这个概念相当于最一般的、绝对的空无一物的概念“某种东西(Etwas)”。这个“某种东西”首先是一种表达,或者最好说是一种记录。比如,a+b=b+a,以及由此导出的其他命题,一定顺理成章地建起一个由逻辑链条组成的系统,而丝毫不触及对象的本质。这里同对象的距离已经不能再远了。它从原则上就放弃了对对象的结构的洞见,放弃了基本规律最后的明晰性。这里所涉及的洞见只是一种纯逻辑的洞见。这里的明晰性是说:当A是B,而且所有的B是C,于是A必然就是C,对这一逻辑关系而言,它的是明晰的,而不把A、B、C背后的本质作为研究的对象加以考察。作为这推论基础的公理的本质,并不在自己的系统内受到检查,而是作为现成的东西加以使用。唯一为数学提供担保的手段,即证明,在这里派不上用场。对这种立场来说,与之相反的设定完全是可能的。人们当然可以尝试建立另外一种与之对立,但是自身无矛盾的命题系统,而且不仅如此。数学家不仅在本学科内部不加检验地启用基础性的公理,而且他们在使用它们时,甚至对这些公理最终物质内容也无须理解。到底神秘的a+b=b+a这个命题的意义是什么?数学家可以拒绝回答这一问题。他只满足于符号交换的可能性。如果我们坚持超出这个范围,要求更多的信息,那么我们便不再满足于上述答案。命题所关联的肯定不是这些符号在纸上的排列顺序,它关联的也不会是主体的心理行为在时间中的秩序。它关心的也不是进行a加b或b加a时的主体的任意性,因为我们所有的命题根本没有涉及主体的行为,以及它在时间中的过程。这里涉及的是:即可以a加到b,也可以b加到a的这种任意性。这个“加到”既非时间的,也非空间的“到”,所以 “加到”到底什么是意思,就成了一个问题。尽管数学家觉得这个问题无关宏旨,但是,因为哲学家不想停留于符号,而是必须追求符号所标示的东西的本质,所以他们必须认真处理这个问题。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本文链接地址: 什么是现象学?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16511.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浙ICP备16005704号-2
网站加载0.904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