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你的位置:首页 > 宗教学

十字架是大地的希望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2-18 点击: 2164 次 我要收藏

  在二十世纪诸多杰出的神学论著中,莫尔特曼的《希望神学》(一九六四)具有特殊的吸引力,这当然是因为作者并非作为世纪的局外人抽象地谈论希望,而是从自己的时代经历出发,与时代一起反省希望及其与之相关的理想、未来和解放。莫尔特曼申言:基督教就是希望,就是对当前进行革命和改造,就是从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的基督的复活中得到真实的理想,并追求基督所应许的普遍未来。这一体认并非莫尔特曼生而有之,亦非从书本中搬来。
  正如文革十年造就了整整一代青年学者的精神品格一样,二次世界大战的灾难也造就过整整一代德国杰出的学者。莫尔特曼即是这代学者中在神学领域的代表之一。盟军轰炸汉堡时,莫尔特曼刚中学毕业,战争的创伤从小就印在莫尔特曼的心中。德军投降的前一年,莫尔特曼已年满十八岁,应征上了前线,随后又成了盟军的俘虏。
  在比利时的盟军战俘营里,莫尔特曼过了三年囚俘生活。正是在这里,莫尔特曼才开始心灵的转向,从基督教信仰中获得新生命的希望。据莫尔特曼回忆,基督教信仰赐畀的希望,使他不仅在精神上而且在生理上战胜了绝望、怀疑和自弃。从十字架上投下的希望之光使他看到了一个真实的未来。从战俘营释出后,莫尔特曼立志攻读神学。
  基督教的信仰和学说不是供人清谈或书斋玄思的对象,它与人的生命和生活处境紧密相关。在莫尔特曼看来,与基督教信仰相关联的生活处境并非仅是个人性的,也是社会性的。
  因此,个人生命获得了新生,并不等于信仰已经完成。莫尔特曼的神学旨趣的动因与他同时代受害一代的生活境况有直接关系。所以,我们不难理解,激发莫尔特曼神学思考的首先而且一直主要是这样一个具体问题:当奥斯维茨集中营的惨情发生时,上帝在哪里?奥斯维茨之后,我们如何还能谈论上帝?莫尔特曼感到,如果我们必得谈论希望、未来以至上帝,就必须无愧于在灾难中死去的朋友、亲人和无数相识或不相识的男男女女。

                  三

  在战后充满失意、悲痛和无望的日子里,萦怀莫尔特曼心际的一直是希望与未来的问题。“由于我不是被圣经和教义问答手册唤醒的,我至今感到,我必须在神学中发现对我来说是全新的一切。”由时代的感受出发,莫尔特曼的神学研究的目光一开始就投向末世论。在他看来,末世论不仅是基督教关于希望的学说,而且是基督教信仰的基调。基督教神学必须从末世论的未来希望出发来思考,因此,末世论理应是基督教神学的起点,而不是其终点。
  正如莫尔特曼在哥庭根大学学习神学时的老师克塞曼所言:《启示录》虽为新约圣经的末篇,却是基督教神学之母。
  一九六○年,莫尔特曼到瑞士度假,无意中读到新马克思主义哲学家布洛赫的《希望原理》。这部长达一千六百多页的三卷本巨著顿时使莫尔特曼入迷,以致无暇观赏瑞士的美丽山峦。布洛赫的《希望原理》不仅给莫尔特曼极大的刺激,使他不得不考虑这样的问题:基督教神学为何要放弃希望这一原始的课题?当今神学中,希望这一原始基督教精神究竟应处于什么位置?而且,布洛赫哲学的无神论立场也迫使莫尔特曼马上着手重理基督教的希望原理。
  布洛赫对莫尔特曼的影响不宜过分强调。布洛赫把近代无神论作为希望原理的基础来看待。布洛赫认定:没有无神论,弥赛亚的救世希望就没有地盘,因而,无神论是一副解毒剂。尽管他主张,有希望,就有宗教,并充分肯定圣经精神,但布洛赫的中心命题是“没有超验的超越”,不要上帝的人的自我完成。由于布洛赫把社会乌托邦重新置于社会法权的规划中,将社会主义视为具体的乌托邦的实践,布洛赫就在马克思的将乌托邦变成历史规划的道路上并未多迈一步。
  问题的关键并不在于将乌托邦如何历史规划化,因为,未来的实现必须从历史的现在做起。实质性的地方在于:未来由什么来引导,希望由什么来支持以及希望的对象究竟是什么。在我看来,布洛赫抽掉希望的本源,将希望本身形而上学化,进而又历史规划化,只会使奥威尔的乌托邦再次成为历史现实。莫尔特曼一再强调,希望之源乃是使被钉死的基督复活的上帝,希望指向死者的复活、永恒的生命、爱和正义的实现,只有追随那从受难中、从遭上帝离弃的死亡与坟墓中复活的基督,才能见到真正的希望。这绝非理论上的争辩问题。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16499.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浙ICP备16005704号-2
网站加载1.144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