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宗教学

爱的律法:《教会法研究》结语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2-18 点击: 1484 次 我要收藏

教会法是爱的律法,爱统和正义和仁慈。如何界定爱?在教会学和末世论的层面上,基督教之爱当然是以基督为中心的。在教会的组织和管理的层面上,教皇所象征和代表的权威似乎总是让人思考:爱的使命在教会究竟应该如何履行?

天主教人类学与天主教对法律的理解是密不可分的。天主教神学传统历来认为,神恩内化于人性,因而神法不仅构成人法(世俗法与教会法)的背景,而且是其有机的组成部分。在讨论教会法与基督之爱二者关系的时候,我们很难游离在上述语境之外。

研究教会史和基督教思想史的美国学者帕利坎曾经说,在过去的两千年里“最完整地体现出了耶稣基督的生活方式和教导”的历史人物是阿西西的法兰西斯(1181-1226年)。他还置疑说,是法兰西斯还是英诺森三世这样强有力的教皇真正是“基督的代理者”呢? 。中世纪的异端运动往往把矛头指向教会的权势和财富,有时甚至拒绝服从国家权威。但是教会和国家从12和13世纪为加强社会控制所镇压的不仅有异端,还包括犹太人和被统称为“麻风病人”的各种传染病患者。13世纪以后犹太人在西欧的地位日益恶化,逐渐被驱逐出各国。而对麻风病人怎么办呢?丑化和隔离!“身上有长大麻风灾病的,他的衣服要撕裂,也要蓬头散发,蒙着上唇,喊叫说:‘不洁净了!不洁净了!’灾病在他身上的日子,他便是不洁净!他既是不洁净,就要独居营外” 。虽然中世纪早期的蛮族立法已经严厉地要求将麻风病人赶出村镇,甚至允许男人将患病的未婚妻丢弃荒野,麻风病人同时也被虔信的教徒看成是“基督的贫民”,受到救济和爱护。有系统地隔离麻风病人要到12世纪中叶以后。他们如果不能进入麻风病院,就只能沿街乞讨,手里摇铃或打击铁片,要人们远远地躲开,留下一些残羹剩饭。12世纪以后,由于教会和国家将各种罪恶与麻风病联系在一起,并以立法的形式歧视患病者,人们对麻风病的传染更为恐惧,对病人由比较同情转为厌恶甚至憎恨。麻风病被认为是不良的性行为引起的,被用来形容异端罪,异端分子常常被指责以不道德的性行为传播疾病,犹太人也被比拟为麻风病人。由教会当局和国家出面进行的隔离十分残酷无情,麻风病人不能在窄小的街巷行走,以免他们碰上对面过来的行人;他们不仅被剥夺财产,甚至还被无端送上火刑柱,只是因为国王贪图麻风病院的财产 。

教会和世俗权威借助法律手段对麻风病人的迫害遭到了法兰西斯的抗议。他说:“当我在罪恶之中,我看见麻风病人就厌恶,后来主带领我走到他们中间,我对他们流露出怜悯。当我离开他们的时候,过去厌恶的情感变成甜蜜的了,洋溢于我的身体和我的灵魂” 。法兰西斯并不计划改革教会固有的制度,他尊重教会拥有的财产、权威和法律,服从教皇的指令,通过他自己和他率领的修士们的谦卑和所过的彻底贫困的生活,他希望告诉人们,以基督为榜样的生活应该是什么样子。他对麻风病人、偷盗和谋杀的罪犯亲近和关怀,以此为救治和改造他们的唯一办法。对一位久病不愈、亵渎上帝的麻风病患者,他用自己的手清洗其流脓结痂的身体;对三名杀人越货的盗匪,他谴责了拒绝收留他们的修院院长,派这位院长追赶他们回来,供给他们衣食,感动得他们弃恶从善,加入修会 。然而教会作为全体教徒的组织是否也可以如此地处理罪与罚的问题呢?教皇作为教会的最高领袖和最高法官是否也可以如此来对待自己的牧民职责呢?法兰西斯自己也曾恳求英诺森三世批准他订立的修会章程,令自己创立的修会时刻在教皇和教廷的指导下运作。他个人努力追求完美的基督之爱,但是他从来没有期望和要求尘世的教会以他自己的言行为中心。他这样谈论自己和教会当局的关系:“我愿意畏惧、热爱和尊重他们和其他人,视他们为我的主人;我不想思考他们的罪孽,我在他们身上看到是上帝之子和我的主人” 。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16494.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1.073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