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你的位置:首页 > 宗教学

读弗洛姆――人类的梦想家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2-18 点击: 2224 次 我要收藏

我曾在菩萨前许下诺言,让幸福洒满你身边!
――孙异《小三和弦》

一.不是前言的前言
我是80年代的灵魂,却在90年代读大学,不知这是我的幸运还是不幸?
80年代是我喜爱的一个时代。在图书馆里,我总能发现很多80年代翻译过来的好书,如汉译名著系列,猫头鹰文丛,加缪,基尔克果,波普尔等等。80年代是思想启蒙的年代!向那些出版社、主编和译者致谢!
弗洛姆1980年去世,80年代就有他的多种译作问世。在这点上,中国确实跟上了世界潮流。在厦大图书馆,找到弗洛姆写的四五本书,都是80年代出版了。90年代以来,就没找到有新书了。今天在晓风书店,看到有一本弗洛姆的新书。
80年代的出版界是激动人心的,但意识形态还在挥舞着他的大棒。这一点,可以从很多书的“编者序”里看出来。在这些“编者序”的后面,编者都要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提出一些“但是”,或者所谓作者的“局限性”。这些“但是”偶而也会“言必有中”,比如《政治学》“编者序”中的“但是”批评亚里士多德的民主不彻底和阶级性。然而,在一般情况下,这些“但是”必须反过来读。它说是不好的地方,往往却是好的地方。比如在弗洛姆的《人心――人的善恶天性》一书,译者批评道[3]:“他不区分阶级和不同的社会历史条件,把斯大林和希特勒相提并论……”。这话到了今天,大家都要笑了。斯大林疯狂清党、制造卡廷森林惨案等等。他在“四大恶人”的排名上,或许还要在希特勒之上。希特勒毕竟还没有如此大规模地残杀自己人。再如在《弗洛姆著作精选――人性?社会?拯救》一书的“编者序”中,编者写道:“他的救治办法是以人的心理、精神为基础的,是通过所谓的‘灵魂的治疗’,使人获得爱、自由和理性的能力,以达到精神的健康和幸福;因此,他把精神分析和禅宗佛教看作改造、拯救社会的最有效武器,在这一点上他根本不是一个为改造社会奋战的斗士,倒象是一个布道的传教士”。而中国的实情是,“斗士”太多了,“传教士”太少了。弗洛姆对马克思人道主义的忠实继承和创造性发展,在这里竟成了罪状。这让我想起一个故事:老师傅死了,留下两个徒弟。大徒弟得到了真传,小徒弟只是得到一点皮毛。然而小徒弟抢到了掌门人玉环,于是小徒弟理直气壮地拿起大棒,痛打大师兄:“你理解错了!我代表师傅惩罚你!”
读这些“但是”确实是有趣的,然而在这种趣味之下,还潜藏着某种让我深恶痛绝的“伪信仰”和“知识霸权”。曾经,在这种“知识霸权”之下,有多少知识分子低下了他们高贵的头颅?那些拒不低头的知识分子又遭受了怎样的迫害?一哭!值得庆幸的是,弗洛姆没有生在中国。
也许在未来,这些“编者序”中的“但是”会成为一个学术研究领域。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16477.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浙ICP备16005704号-2
网站加载1.177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