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你的位置:首页 > 宗教学

生命美学:“一大事姻缘出现于世” 《生命美学论稿》后记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2-18 点击: 1937 次 我要收藏

我曾梦见自己是一个畸零人,
醒时犹自呜咽,
因这相形的浓厚的欢乐,
我更觉出了四周的亲爱。
生命美学正是与这些人同在。生命美学只与悲悯、仁慈、爱心密切相关。对于那些灵魂高贵、精神健全的人来说,对于那些即使承受痛苦、担当患难也始终洋溢着人的尊严、喜悦的人来说,对于那些由衷地爱人类、爱生活的人来说,生命美学应该是与生俱来的。
就我而言,也是如此。走近生命美学,最初与其说是出于理论的学习,远不如说是出于生命的感悟。80年代初,我天天阅读的都是西方黑格尔、康德的知识论美学和中国朱光潜、李泽厚的实践论美学的著作,但是正是内在的生命感悟,使我很快就离开了他们。尤其是这几年所遇到的许多奇奇怪怪的卑鄙、龌龊,反而更使我时时与悲悯、仁慈、爱心同在,因此也反而使我更领悟到生命美学的奥秘。那个首先倾听上帝而不是谈论上帝的卡尔.巴特描述自己写作《罗马书注释》一书时的心路历程时说:“当我回顾自己走过的历程时,我觉得自己就像一个沿着教堂钟楼黑暗的楼道往上爬的人,他力图稳住身子,伸手摸索楼梯的扶手,可是抓住的却不是扶手而是钟绳。令他非常害怕的是,随后他便不得不听着那巨大的钟声在他的头上震响,而且不只在他一个人的头上震响。”(巴特:《罗马书注释》)这,也是我将近20年中所走过的心路历程!
因此,只有悲悯、仁慈、爱心,才是生命美学的温床,也只有悲悯、仁慈、爱心,才能使平庸的美学论坛重获尊严。舍斯托夫在他的堪称临终绝唱的《纪念伟大的哲学家爱德曼.胡塞尔》一文中说:“通向生活的原则、源泉和根本的途径是通过人们向创世主呼吁时的眼泪,而不是通过那询问‘现存’事物的理性。”确实如此!
展望新的世纪,生命美学还有大量的工作要做。中国美学传统的再阐释、西方美学传统的再认识、西方现代美学的再接受、当代审美实践的再考察以及美学基本理论本身的再建构……宏观的、微观的、比较的、理论的、个案的……等等、等等。本书所着眼的就是其中的一个重要方面,即美学基本理论本身的再建构,其中的着眼点则是:美学的智慧。因为,在长期的美学论战之中,我发现:尽管美学的种种看法可以截然不同,甚至无法通约,但是其中所体现的美学智慧却应该是共同的。那么,与其把精力消耗在种种美学看法的论战之中,不如进而探讨在生命美学的背后所体现而出的深刻智慧(所以明人冯梦龙才会在所编《智囊》一书序言中说:“变能穷智,智复不穷于变。”)。应该怎样研究美学?美学的起点应该是什么?美学的人学背景应该是什么?以及美学的内在取向与提问方式又是什么?或许,这应该是推动美学进步的一种可资借取的方式?于是,就有了读者所看到的这本书。不过,我要声明,这本书像我所有的书一样,首先还是写给我自己的,“为什么一定是生命美学?”这就是我在本书中逼迫我自己来回答的一个根本问题。显然,只要所遵循的美学智慧是正确的,那么,走向生命美学也就是“一定”的。同时,出版本书,还有一个小小的但却十分重要的奢望:为了给作为西方的“大事因缘”的理性主义思潮护航,西方曾经有亚里士多德的《工具论》以及培根的《新工具论》的相继问世。这无疑是必须的。然而爱因斯坦却惊叹:中国没有这一“工具”,为什么竟然也能够深刻地思想?这“惊叹”给我们(至少是给我)以深刻启迪。离开了西方所提供的这一“工具”,生命美学将如何深刻地思想?在本书中,我也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思考,为新世纪生命美学的对于“新工具”的呼唤发出最初的呐喊。
必须说明的是,本来我并没有打算写这样一本书。近年来,围绕着“为天地补‘神性’”这一中心,我日夜与中国的《山海经》、《庄子》、古诗十九首、魏晋玄学、《世说新语》、陶渊明、李煜、禅宗典籍、苏轼、李清照、李贽、公安三袁、曹雪芹、王国维、鲁迅以及西方的《圣经》、奥古斯丁、雨果、荷尔德林、陀思妥耶夫斯基、托尔斯泰、卡夫卡、艾略特、克尔凯郭尔、帕斯卡尔、索洛维约夫、舍斯托夫、别尔嘉耶夫、弗洛伊德、胡塞尔、海德格尔、舍勒、马丁.布伯、乌纳穆诺、马塞尔、蒂利希……对话,希望从上述美学历史谱系、精神资源的“一线血脉”中寻找一条重新理解美学与美学历史并叩问美学新千年的现代思路,然后准备继《生命美学》、《诗与思的对话》之后再写一部有关生命美学的专著——《生命的悲悯》。我并且对这本书寄予着厚望。但是去年三月从美国回来后,我转入南大新闻传播学系工作,美学研究暂时成为业余,此书自然也就无法按时完成。恰在这时,我的母校郑州大学希望出一套美学方面的丛书,于是,我从已经完成的文稿中挑选了一部分,加上已经发表的一些文章,编成了这本小书(《生命的悲悯》将俟来年另行出版)。这些文稿为:作为代序的《生命的悲悯:奥斯维辛之后不写诗是野蛮的》,以及《还原预设:一个美学的误区》、《从庄玄到禅宗:中国美学的智慧》、《中国美学的思维取向》、《为美学补“神性”:从王国维接着讲》、《人学背景:“人是‘什么’”与“人是‘X’”》、《再论人学背景:“我的觉醒”与“美学的觉醒”》、《三论人学背景:从自由到选择》、《超越主客关系:关于美学的当代取向》、《超越知识框架:关于美学的提问方式》,共十篇。其中,《生命的悲悯:奥斯维辛之后不写诗是野蛮的》、《为美学补“神性”:从王国维接着讲》可以作为本书乃至生命美学的导读,有兴趣的读者,不妨先从这两篇阅读。本书收入的已经发表的文章中,《美学何处去》、《生命活动:美学的现代视界》(《百科知识》1990年第8期,并作为1991年由河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生命美学》一书的导论)是我最早的两篇提倡生命美学的美学论文,今天看来,仍旧完全站得住脚,因此一并收入。不过,《美学何处去》一文毕竟十分幼稚,因此只作为附录。《美学的困惑》一文发表于《学术月刊》1994年第12期,在发表时被编辑改为《实践美学的本体论之误》,现在仍旧把标题改了回来。至于其它的文章,则大多一仍其旧,只是为了与全书的内容相互协调,在文字上做了一些相应的改动。
希望我的妻子和女儿能够喜欢这本书。1998年,在《美学的边缘》一书的后记中我就说过:或者“愧对良心”,或者“愧对妻女”,除此之外,实在别无选择。而现在,为了我的“愧对”, 除了仍旧要说“实在别无选择”之外,我还要对她们说一声:谢谢!
当然,我还会继续不懈努力。为自己,为妻女,也为生命美学。

2002,2,28日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16459.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浙ICP备16005704号-2
网站加载1.572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