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宗教学

对布洛赫的阅读,走向总结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2-18 点击: 1518 次 我要收藏

 1976年5月7日星期五

  在存在之纯粹事实的黑暗中,主体为一个"将来到的世界",为一个更美好的世界而工作着。在即时未来中,乌托邦只是部分得到成功;它永远是一种挫折,而对这一挫折的忧郁则是人与他的历史变化相协调的方式。忧郁不是从忧虑中衍生出来的,就象在海德格尔学说中那样。正相反,对死亡的忧虑倒是一种忧郁的形式。对死的恐惧,就是对留下一件未完成作品的恐惧。

  对真实未来的烦,并不仅仅是烦躁不安,并不仅仅是消遣,布洛赫通过回顾那些特殊时刻来显示它,在那些时刻中,主体的黑暗(存在本身[Dass-sein])被一束来自乌托邦未来之光所穿透。在那里,照布洛赫的说法,"一个位子留给了在人身上乌托邦的荣耀的意识",他把这种"渗入"叫做震惊(etonnement)。文化本身应该被揭示为希望(在布洛赫那里,是没有"文化革命"的!)。

  震惊并不取决于能使人震惊者的本质,而取决于某一种时刻。能够刺激起震惊的东西并不仅仅在一些具有高度涵义的关系中,它也在一片叶子被风吹动的方式中,在一种旋律的优美之中,在一个姑娘的面容中,在孩子的微笑中,在个词儿中。惊奇插入进来,它既是问题,又是回答,它是一个家园的希望,一个此在的希望,在这一此在(dasein),此(Da)完全实现了的,而不是简单的存在本身。

  为了回顾这一震惊时刻,布洛赫参照了克努特?汉姆生("纷纷落雨的"震惊),就象他引用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和《战争与和平》那样。在《战争与和平》中,有这样一段时刻,安德烈亲王在奥兹特里茨的战场上受了伤,他凝望着高高的天空,天空既不是蓝色的,也不灰色的,而仅仅是高高的。而托尔斯泰坚持强调这天空的高度,他写道:"安德烈亲王死死地盯着拿破仑,想到了崇高的虚荣,生命的虚荣,没有人能理解生命的意义,他还想到了死亡那更大的虚荣,没有一个生者能够深入并揭示它的意义。"这里,死亡失去了它的意义,跟与存在的和谐相比,跟安德烈亲王所感受到的与存在的这一和谐相比,它是无谓的。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16450.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1.009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