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你的位置:首页 > 宗教学

和布洛赫一起读童话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2-18 点击: 1618 次 我要收藏

布洛赫的乌托邦哲学与童话的关系,是一个值得深入探讨的课题。马克思、恩格斯对德国浪漫派收集民间诗歌、故事的功劳曾多次作过肯定。应该说,不管是后来和施莱格尔兄弟闹翻的歌德,还是海涅、马克思、恩格斯,他们都一致肯定中世纪民间诗歌和故事的价值。恩格斯在《德国的民间故事书》中不仅盛赞民间故事所具有的“非凡的诗的魅力”,而且对之进行了非常精彩的分析。布洛赫对童话的分析与恩格斯不乏相通之处。读者如有兴趣,不妨进一步研究这个问题。以下章节仅仅是介绍性的,它们来自《希望的法则》第27节,同时加入了我的一些理解。可以说,它们是我和布洛赫一起读这些童话的结果。

(一)获救的侏儒
小穆克是一个三四尺高的小矮人,大头细身子,父亲死后无人抚养,走出家门寻找幸福:
“他逛了一整天,很高兴,因为他是出门来寻找幸福的。假若他看见地上有一块碎瓷器在阳光中闪耀,他一定要捡起来藏在身边,相信他会变成最美丽的金刚钻;假若他看见远远的教堂圆顶像火一样光辉灿烂,假若他看见一片海水像明镜般灼灼发光,他就会兴高采烈地奔跑过去,因为他以为来到了仙境。可是,唉!他一走近幻象就消逝了,疲劳和饥肠辘辘怎么老早就把他唤醒,他仍然是在尘世间啊!他这样流浪了两天,又饥饿,又烦恼,也不想找到幸福了。田野里的果实是他唯一的食物,硬邦邦的土地是他过夜的床铺。”
可怜的小穆克在一个老太太家做仆人,意外得到会飞的大拖鞋和指点金银财宝的小拐杖,于是便毛遂自荐,到皇宫做了小飞奴。他很受国王宠幸,自以为找到了幸福,可是没过多久,就被人诬陷入狱,国王知道真相后不仅没有恢复他的待遇,反而没收了他的宝物,把他驱逐出境。在森林中他找到一种神奇的无花果,第一次吃的时候可以让人长出驴耳朵和长鼻子,第二次吃的时候可以恢复原样。小穆克用无花果报复了国王,拖着驴耳朵的国王还没来得及喊叫,小穆克就穿着拖鞋飞走了。“从此以后,小穆克就住在我们这儿,日子过得很优裕,但不与人往来,因为他瞧不起世人。生活的体验已经使他聪明起来了。”
小穆克的形象让人想起德国民谣中的驼背小矮人,
“我走进我的小屋,
想上我的小床铺,
一个驼背小矮人站在那儿,
开始大声笑。”
“我跪在我的小凳旁,
想做片刻祷告,
一个驼背小矮人站在那儿,
见了我把话讲:
亲爱的孩子啊,我求你,
也为驼背小矮人祈祷吧。”
按本雅明的说法,驼背小矮人代表被遗忘的受难者 ,“小矮人过着变了形的生活;弥赛亚来到时,小矮人就会消逝,一位伟大的拉比曾说过,弥赛亚不想用暴力改变世界,只想将它稍稍扳正” 。也就是说,小矮人所受的苦难是不受救赎之光照耀的。驼背小矮人的命运和本雅明以及无数被虐杀的犹太人的命运恰好形成某种对照(当然,还包括无产者)。在历史中,铸就的苦难是无法更改的,后代的解放并不能消除先人所遭受的厄运。本雅明在《历史哲学论纲》(该论纲写于1940年,同年9月26日,本雅明因不堪忍受纳粹的追逼和生活的窘迫,自杀于西班牙边境)中曾以凝重的笔调描述这一阴郁的预感:“历史天使可以描绘成这个样子。他回头看着过去,在我们看来是一连串事件的地方,他看到的只是一整场灾难。这场灾难不断把新的废墟堆到旧的废墟上,然后把这一切抛在他的脚下。天使本想留下来,唤醒死者,把碎片弥合起来。但一阵大风从天堂吹来;大风猛烈地吹到他的翅膀上,他再也无法把它们合拢回来。大风势不可挡,推送他飞向背朝着的未来,而他所面对着的那堵断壁残垣则拔地而起,挺立参天。这大风是我们称之为进步的力量。” 在布洛赫的视野中,历史的终点要么是全有,要么是全无,因此人要学会希望。而本雅明却指出了另外一种可能性:当弥赛亚最终来临时,死者并未复活。废墟下的尸骨统统被遗忘了。“前进”的历史不断忘却受压迫者的苦难以及恶人所犯下的罪孽,这种遗忘使人不寒而栗。因此,本雅明强调要唤醒历史的记忆。他甚至认为,无产阶级的革命动力不是来自未来而是来自过去:“社会民主主义以为,适合工人阶级担当的角色是未来后代的赎救者,然而这样却割断了其有强大力量的肌腱。灌输这样的东西使得工人阶级把它的仇恨和牺牲精神全都忘记了,因为滋养二者的是被奴役的先人的形象,而不是获得解放的后代子孙的形象。”
这里存在着一个乌托邦悖论。今人为美好未来而奋斗,可是却注定看不到实现的那一天。布洛赫显然曾意识到这个历史领域里的佯谬,他在《希望的原理》中曾怀着沉痛的心情追思那些看不到曙光来临就已捐躯的先烈。也许,历史本来就是对既往的追述,其“过去时”的特性就意味着无从更改。这正是历史叙述和童话之间的区别。卢卡奇曾说,历史的总体不是悲剧性的,可是局部的奋斗往往以悲剧结尾。与历史领域里的悲剧不同,童话中的人物总是可以得到最终的幸福,可以“从此快快活活,一直到老”。
在追寻幸福的过程中,除了依靠“好运气”和魔法,机智和勇敢也是弱小的好人战胜强大的恶人的良方。布洛赫和本雅明都看到了童话中暗藏的劳动人民的“狡黠”,正是依靠这种狡黠,弱者可以战胜强者,人可以和命运对抗。在希腊神话中,命运是铸定的,甚至连众神也无能更改,本雅明却从集希腊神话之大成的荷马史诗中看到了克服命运的希望:“奥德赛就站在神话与童话分野的门槛上。理性和狡诈将诡计插入了神话;神话的威力不再是不可约束的。”因此,童话是“关于战胜神话威力的传说。” 童话除了镜子式地反映人的最高愿望外,还教给人实现这种愿望的方法。因此,童话绝对不像它在中文语境中所显示的那样,仅仅是给小孩子看的 。
小穆克比驼背小矮人幸运的地方在于,他不仅找到了飞靴,而且还用诡计给不可一世的国王安上了驴耳朵。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16445.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浙ICP备16005704号-2
网站加载0.893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