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你的位置:首页 > 宗教学

也谈海德格尔“Ereignis” 的中文翻译和理解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2-17 点击: 2928 次 我要收藏

上面五段译文,有三段分别选自海德格尔自己认为重点讨论和使用Ereignis的三部作品。一段选自《哲学论集--从Ereignis说起》。这部著作,虽未在生前出版,但被众多海德格尔研究权威公认为是海德格尔继《存在与时间》之后的最重要著作,而且它还以Ereignis为副题。最后一段选自“时间与存在”,这大概是海德格尔生前出版物中最后公开讨论,也是最有系统地讨论Ereignis的作品。应当说,这五篇作品囊括了海德格尔谈论Ereignis的最重要的作品和段落,具有相当的代表性。从中译文中,我们应当不难看出,这些围绕译名“自在起来”以及由其勾联关系起来的系列词簇组成的上下文,虽然还难免共有一般哲学翻译,尤其是海德格尔哲学翻译所特有的晦涩抽象,但平心而论,只要用心去念,尚应属可读可解。

除去“自在起来”或“自在发生”,我还考虑过用 “自有起来”或“自有”、“自然生发”、“道生”等译名的可能性。 应当承认,如果我们在上述几段译文中,用“自有起来”代替“自在起来”,大概不会在文义上或上下文的谐和上有太大的差别。所以可以说,“自有起来”几乎分有“自在起来”的所有长处。 不仅如此,“自有起来”的简称“自有”似乎比“自在”在中文语境里更能摒除西方形上学的痕迹,也更象是一个中文语汇,因为“有”字在两千多年的中国哲学传统中有其深厚的根基。可是在我看来,这最后一个优点也许恰恰同时也构成了用它来翻译Ereignis的主要缺点。我们知道,在中国思想的传统中,“有”作为一个哲学概念的出现总是和“无”相对应而言的,而且,“有论”在中国儒、释、道三家主流形上学传统中,和“无论”相比,均居次位或附属地位。而后期海德格尔的Ereignis一词,如果放在中国思想的“有”“无”关系的语境中来思考,则应更多地是靠近在“有”、“无”两端相激互荡的“无”的一端而非“有”的一端。现代汉语引进一个新词“存在”作为翻译西方自柏拉图、亚里斯多德以来主流哲学形上学核心词 “ousia”(希腊文),“being”(英文)或者“Sein”(德文),对于跳出中国自古以来译介外来思想的“格义”传统,应当说是有积极意义的。况且,“在”在古汉语中常常就是作为“有”,即作为“无”的对立面来使用的,例如魏晋南北朝时期著名哲学家范缜在《神灭论》中的名言:“是以形存则神存,…… 岂容形亡而神在”,只是“存在”没有作为一个词组而联用,“在”也尚未成为一个核心的哲学概念罢了。考虑到“存在”一词在现代汉语哲学词语,尤其是在中国大陆近50年来使用的哲学词语中的核心地位,以及这一词语在当今日常汉语使用中的普及程度,我以为用“自在起来”比用“自有起来”翻译海德格尔的Ereignis应更易为现代中国读者,尤其是大陆读者所接受。根据同样的理由,我也更主张用“存在”而非“存有”来翻译海德格尔的“Sein”一词。
至于“自然生发”,“道生”等词,虽然文义,境界均不差,但似乎放入具体上下文中就很难做到既较好地表达文义,又不至于自身遭到过份肢解碎离,又能应付德文中“联字符”的把戏,还可以照顾到由Ereignis衍生出来的一系列词簇间的关联。
当然,用“自在起来”或“自在发生”来译 “Ereignis”也难免自身的缺点。我想主要的缺陷大概有二:第一,“自在”一词在中文语境中易使人产生较强的与黑格尔哲学中的“自在”“自为”概念或者康德哲学中的“自在之物”概念的联想。“起”字也容易使人联想到佛学中的“缘起”、“性起”的观念。第二,“自在起来”也好,“自在发生”也罢,在汉语中严格说来都不是一个词,而是一个“词组”。用一个词组来翻译一个词难免累赘。
对于第一个缺陷,我的想法是,“自在”的译法固然使之容易混淆于对德国古典唯心论中“自在”概念的理解。但是,我们也应当知道,海德格尔的关于存在的思想,关于Ereignis的思想并不是和德国唯心论关于存在的传统毫无关联的。相反,它们的关联相当密切。例如,在“物”的演讲中,当海德格尔谈完在“四方域”中的四方如何既纯一又合一的“物化聚集”或“物物化”,亦即Ereignis,随后他就讨论从罗马人,到中世纪,再到近代哲学的哲学思考中“物”或者“实在”这一概念的演变。海德格尔最后谈到的就是康德的“自在之物”。所以,我以为关键不在于用不用“自在”这一语词,而在于如何解释和理解这一语词。
至于“起”字容易误解为佛教的“缘起”、“性起”,我不否认存在这样的危险。例如,据说在日文中,“Ereignis”就被译为“性起”。出于这同一个原因我当然也是不同意在中文中照搬日文的译法。但是,“起”字在中文里,更多地是在平常生活的意义中使用。它大概只有在和诸如“缘”、“性”、“信”等等特定的字联用之际才会有强烈的佛教意味。例如,当我们的狂热的四川球迷创造性地发明和大声喊出“雄起”这一极富时代特色的中文新词时,我们马上联想到的是“生命力”,是“顽强不倒” “阳刚”,是 “持续进攻”,是“足球”,而不是什么佛学的“性起”、“性空”或者“起信”之类。
对于第二个可能缺陷,我也许不能够但也不太想去否认它。我所能说的恐怕只是,但凡这世上的东西,不可能十全十美,至于翻译,大概更是如此了。 任何尝试做过严肃翻译的学人都会深知其中的炼字索句之艰。用一中文词组来译后期海德格尔的核心思想语词Ereignis固然是有点难为中文了,但这大概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好在我们祖上也还给我们传下过一个“吾不知其名 ……,强为之名曰 ……”的法宝,因此,用一个词组对译西文的一个词,在中文里大概也不是完全没有先例可循。自然,我万不敢奢望译名“自在起来”有妙译“可口可乐”(Coca-Cola) 或者“形而上学”(Metaphysik) 那般既信又达又雅的“神来之笔”,但只求尚有几分信达,又不至过份诘屈聱牙就已经是心满意足了。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16388.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浙ICP备16005704号-2
网站加载0.987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