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你的位置:首页 > 宗教学

意义世界的埋葬 评隐晦哲学家德里达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2-17 点击: 1691 次 我要收藏

开门见山地说,德里达的理论上的秘密始于他那本不很受人注意的早年著作:《胡塞尔几何学起源引论》。胡塞尔的《几何学起源》手稿写于1936年,死后由比麦尔(W.Biemel)作为附录编入《欧洲科学之危机与先验现象学》。这篇文章的篇幅不大,但德里达却为它写了足够一本书的“引论”,其原因在于这篇文章开启了德里达的对整个欧洲哲学传统的一种态度,一种革新的态度。这种态度转变的关键性问题,是“活的现时”(living present)问题。应该承认,德里达为《几何学起源》作引论,是很有眼光的,因为这篇文章虽短,但很重要,它相当集中地表现了胡塞尔晚年的一些基本想法。

根据伽达默尔的说法,胡塞尔《欧洲科学之危机与先验现象学》中的文字是有很强的针对性的,因为那时海德格尔的《存在与时间》已发表多年,而且有了相当的影响。这师徒二位的理论倾向很不相同,为了抵制海德格尔的倾向,胡塞尔一方面要坚持住他早年所创立的现象学的基本原则,同时也要“引进”他以前未曾充分注意而为海德格尔大加发挥了的一些问题。这些问题中最主要的是历史性问题、时间性问题。

《几何学起源》是运用现象学原则来解决“历史”、“时间”、“起源”问题的一个范例。“几何学”本来是“共时性”的、推理性的科学,它如何又具有历史性、历时性呢?胡塞尔在解决这个问题时正好与海德格尔的态度相反:海德格尔认为“历史性”、“有时限性”是几何学的“共时性”、“无限性”的基础;但胡塞尔认为,正因为几何学的这种普遍性、共同性、理想性,才使历史性成为可能。

胡塞尔说,问“几何学如何起源”,并不是问第一个几何学家心里如何想的,而是问几何学如何成为一门科学,如何由纯属人心内在之想法成为人们之间可以交流的一门科学,即如何由“intrasubjective”成为“intersubjective”。在胡塞尔心目中,“客观性”、“理想性”|“科学性”保证了“主体间”的可交往性;而只有“主体间性”才又保证了“过去了”的东西不成为“无”(nothing),因而“历史”才成为“有”,才“有”“历史”。

不错,几何学里抽象的、共时性的原理,无论如何重复其意义不变;但所谓“共时性”只是指“可以普遍运用”(once and for all),所以几何学并非空的传统,而是可以随时恢复它的生命力。一切演绎性的推理科学都有一个“兑现”(cashedin)的问题;一切历史之沉积(sediments)都会被重新唤醒(reactivate)其活的意义。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16377.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浙ICP备16005704号-2
网站加载1.155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