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你的位置:首页 > 宗教学

哲学的创意 赵汀阳先生访谈录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2-17 点击: 4841 次 我要收藏

  我们的采访是从墙上的一幅画开始的。那幅画的题目是:探险(或者旅行?)。

  师:在艺术上,艺术创作的障碍就是,一个人如果老想表现所谓的"个性"的话,他就会做怪相。可是自我是很贫乏的,事物才有各种意想不到的新意。其实这一点从塞尚那时候就开始批判了。塞尚那时候就嘲笑所谓表现主义画家。他们就是让事物做怪相,让事物都来替他们表现他们的"自我",结果就完全失去了那种真正的世界的美。我觉得这是有道理的。你只有不关注你自我的那一点点小天地时,你才能真正把一棵树看成一一棵树,把一座山看成一座山,而不只是你自己。我觉得这确实是和中国文人画的境界特别相反的。你看,中国的文人画,不管是一座山,还是一座桥,什么全都是担这个可怜的、渺小的自我的表现。画出来的东西全是一个样的。世界因此变得非常狭隘。尽管也有一种美。但这种美是非常狭隘的,它没有前途。它老是这样一种东西在里头,而没有一种无限扩展的,无限多样的可能性在里头。我觉得科学恰好不是这样。因为科学这门东西没法用自我代替。所以科学天生地缺乏那种自我局限性。为什么科学搞得那么发达?我觉得这个问题的答案不是那么简单。有时候我们觉得两方人天生就爱好科学,东方人天主就不爱好科学。西方人有可能是有那种知识爱好,但是(更可能的是)一搞(科学)那东西,科学就把你卷进去了。起因可能是微小的,但是它一旦开始就一下子把你卷进去了,越卷越深,科学就越来越庞大。早些时候好多人不是都在思考为什么中西文化有那么大的差别吗?想来想去,有时候为了强调差别就会说得太夸张。比如,说中国没有逻辑。这个说法不对。中国人说话并非没有逻辑。说话没有逻辑就没法交流了。并且事实上古代那些思想,他们的话是很有逻辑的。他们也是有推理的,只是步骤之间的跳跃性稍微的强了一点。还有科学,中国有那么好的技术,就象李约瑟多所发现的,在技术上,中国很长时间都是领先的,只是缺乏理论性。我觉得有些事情可能就是一个很简单微小的开头,就是说,我们一开始没有那么刻意地想一个知识追求,而西方人碰巧他们琢磨了一下。其实这一下开始的区别是微小的,但是,得到的报偿是不一样的。他们一下子就被卷入去了。知识那种客观性逼着你一步一步的走。结果他们越走越来劲。艺术也是这样,科学也是这样。其实思想也是一样.包括哲学在内,人文/社会科学其实也是一样。中国在这一点上,其实同样也是文人传统。就是讲究自己的立场。不管是过去的学者还是现在的很多学者,他们在想很多问题的时候已经先有了自己的一个立场.一个价值观。我觉得最简单的结构是先有了一个价值观。比如善、恶方面的价值观。再有一个是情感倾,就是他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然后他以这两项东西来定义他要研究什么和研究出来的东西应该得到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其实这个结果都已经是事先按照他的自我、爱好定了调了。就有点象现在的杂志,都已经"定位"了。他们的研究也都事先走定位了。一切都是预定的。虽然说具体的的细节确实是他们做学问做出来的,但是结论基本上都已经定调了。然后再用这个(事先定好的东西)去套。所以我觉得这个状况就跟说艺术被限制在一个渺小的自我里一样。这句话实际上是塞尚的话。他说不要老关注你那个渺小的自我,然后拿事物去做怪相。我觉得这是同一个道理。

  生:但是,赵老师,您不觉得现在解释学给出的一个基本的概念就是先在或者先见的概念,就是说,无论你想如何摆脱一个规范或者其他什么束缚,其实我们在做回题或者选择问题的时候,先在或者说立场其实它无形之中已经存在了。那么,所谓无立场的批判,在事实上能否达到?似乎很多人都对这个有所怀疑。

  师:对。其实在这个问题上的误解很多。包括我在内,人们我做任何事情都是很有立场的,并且,都是有自己的情感的。这个事;情和我前边说的那个我们能有一种无立场的;思考是不一样的。无立场的思考其实我觉得是技术性的。(往:这样一来,这种技术性的思考和刚才所批评的只用学术研究来填充细节有什么不同呢?还是这两者根本就不是对同一种任务的两种完成方法,而是两种任务?)就等于说是一个技术态度吧。就是说,我现在想一个事情,比如说一个政治问题。这个例子是很明显的,一个人不可能在政治问题上没有立场,你总有立场,我也有。但关键是我有我的立场,别人还有别人的立场。对于一个政治问题,比如说政体问题,肯定是有好几种立场。这个时候,我说的无立场的名思考是说我不可能以其中的某一种立场,比如说是我喜欢的立场,来证明其他的立场是错的。这种证明是不合法的。因为两种立场本身就是对立的。这等于是我先有结论,后找证明。就等于说.我(在论证前,就)已经认定他是错的。这是第一点。接下来就是歪曲。这或是说,把别人的立场按照我的立场去理解。其实它本身是什么样的并不重要,完全是按照我的格式给重新释译了。经过重新释译.那它当然全是错的。因为我这套语言里头已经担先把对立的立场设定成是错的了。这时候听上去振振有词,其实花样都在前提上。所以我所说的无立场就是说我们不可随用一种立场、一种价值观来去征明另一种价值观、另一种立场的错误。而不是说我们心里一个立场都没有。假如说我采取A立场,我不打算用我的A立场来证明B立场的错误。也不用我的立场去把他"理解"成什么样。这时候我要不使用我的立场。(注:重点是好者加的。主要是想突出下面这种分别。其实从证明的角度来看,这里可以分出两种用来进行证明的东西,第一种是我的立场本身,因为立场本身当然有一个语言表达式。还有一种是从我的立场出发获得的事实,这时我的立场并不是这些知识的逻辑前提,好象我们可以通过这个前提用逻辑推理来获得事实。而是对获得事实起指导、启发、限定作用的东西:所谓"视野"。只有用第一种来进行证明时才是不合法的。因为是循环论证。而用第二种东西进行证明本身是合法的。只是要还从我的立场出发所获得的那些事实是否有"盲点"。或者说,盲点到底有多致命。所以合法的证明不能用立场来证明.但是证明的时候会受到立场的影响。)这时候我要像科学研究那样,我不能说,去"想象"世界本来是怎么样的。为什么哲学对科学帮不上忙,就是在这儿。你想象它有什么什么样的本质,那没有用。我们要去直接的受它控制。在受它控制的情况下我们才可能比较确实地知道它是怎么样的。至于当我们作出选择的时候,就是说当有好几种立场的时候,我们肯定要作出选择。这时候问题现实比较复杂。这时候我就强调你是站在一个什么……位置上来看。假如说现在有一个政治经济问题,问题必须是有限定的。比如,我们是要一种什么样的制度。像这个问题我就觉得还是太抽象,根本没法回答。不存在这样的简单问题。这就是传统哲学留下来的恶习。传统哲学以为一切问题都是可以抽象化的。可是抽象化这问题就不存在了。问题必须具体化,我要问的是:你是作为什么人来回答,你打算解决那些困难;等等。你是作为一个社会边缘批判者,还是作为一个政府决策人。只要身份不一样,得出的结果肯定是不一样的。假如我作为一个社会边缘的批判者,我当然关注那些还没做好的部分,我就会老说应该怎么应该怎么。这是这个身份下的做法。但是假如说,我现在不再是社会边缘人了,而是变成我们这里完全是在做理论假设一个总理了。现在国家归你管了,我担保现在决不会见那种社会边缘人的批判来管理这个社会,否则马上就乱了。身份不一样。所必须做的事情和采取的步骤就会不一样。就是说你在哪个身份上,做什么样的事情,其实是有不同的真理的。如果我们可以用"真理"这个词的话。或者.弱一点,说有不同道理吧。我觉得咱们传统的学问或者学术的做法就忽视了这种区别。好象说到们对这个社会可以用一种道理一种观点来批判,而且这个道理是掌握在知识分子手中的,就是按照知识分子的立场来理解。我觉得这是很危险的。这样出来的东西是没有用的。其实,如果马上让他出去当总理他就会知道没有用了。象上边说的这一些都包括在我所说的无立场的思考之久中。一种事情有一种事情的道理。;立场也需要被看成是一个事实:各种事实中的一个事实。在各种事实中才能理解它的道理。

  生:您说的这种无立场的思考和现象所说的"回到事情本身",以及海德格尔的那种从存在论的角度出发的想法是否有相近之处。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16358.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浙ICP备16005704号-2
网站加载0.920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