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你的位置:首页 > 宗教学

“无题”的礼物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2-17 点击: 1236 次 我要收藏

夏可君的文字组编之一:

“无题”的礼物
——德希达(Derrida)论馈赠的可能性和不可能性

但愿,这一次,所给予的是礼物。
但愿,这一次,在这里,我,所给出的是礼物。
但愿,这一次,思想之所及是礼物,思想所给出的也是礼物。
当一个人重复上面的句子,如同连祷,不停在内心祈祷:但愿,但愿,这一次,在这一时刻,我能给出一些什么,比如一些文字,在舌头上燃烧滚烫的文字;而且,但愿,所给出的思想,还是礼物,但愿不要出“差-错”——不要有错误和误差,确实这次要给出的是礼物,不是“毒药”:英语的礼物(the gift)正是德语的毒药 (Das Gift)——如同德希达所解构的柏拉图的“药”(pharmacy)时所显示的相关差异。
但-但愿-愿,说“但-愿”已经是转折了,已经是结巴着,“呢喃呢呢喃喃又呢呢喃喃的”——策兰在荷尔德林的诗歌前张皇与失措着,也许,每个人在伟大的礼物面前都会这样?我们如何谈到德希达的思想时不出“差错”?如何在思考他所给予的思想的伟大礼物时,也给出“伟大”的思想?我们只能说:“但,但愿”——这只是语词的碎片?在对她莫名的重复中,似乎舌头一再被点燃。这个被莫名的思想——什么样的无名的思想?是佛教还是基督教的,或其它信仰的?或许是还没有被命名的信仰?
“但愿”这个被思想所召唤而出的语词——也许不是语词,而是语词燃烧之后的余烬:这一次,在这里,语词所言及的是《无题》:不是“问题”——还没有什么被“题现”与“提到”面前,或者,还没有足够的语词来表达那个还不是问题的问题。《无题》——你们知道那是唐代后期诗人们喜欢用的诗歌标题。
但,当一首诗的题目题为无题之时,标题本身已经在否定自身了,在矛盾与曲折之间为咏叹定下了忧伤与怅然,茫然与空茫的基调。你们一定歌咏过李商隐的那首最为传颂的《无题》诗:“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无题》作为标题是否正是语词在歌咏后留下的余烬?要不然,为什么,诗人在无奈之际,在没有语词可以使用的情形下,只得使用这样的标题?一个不是词的词,一个一无所指,空空茫然的词?
“但愿”这个词,与作为“无题”的标题一样,也不是词,而是“无奈”之后的叹息?或许,“或许”,所有的语词也只是叹息——使徒保罗说过那是圣灵,神圣鬼魂的叹息!“但愿”这个词是我们对德希达与布朗肖以及尼采的“或许”(peut-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本文链接地址: “无题”的礼物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16357.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浙ICP备16005704号-2
网站加载1.022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