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你的位置:首页 > 宗教学

沙湄:格吕瓦德:十字架上的荣耀之美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04-27 点击: 5882 次 我要收藏

一、画家马蒂斯

马蒂斯.格吕瓦德(Mathis Grunewald,1475/80-1528)被研究者公认为“艺术史上最神秘的人物之一”。逝世后近150年,他首次含混地出现在正式出版物《德国建筑、雕塑和绘画艺术学派》(Teutshe Academie der edlen Bau-, Bild-, und Mahlerey-Kunste)中,作者桑德拉特(Joachim von Sandrart,1606-1688)遗憾地记载道:“这个杰出人物的作品被埋没到如此境地,没有一个人能提供关于这位大师活动的任何书面或口传信息。”桑德拉特只好将他命名为“Grunewald”。迟至1938年,他的真实姓氏才被苏尔世(Karl Walter Zulch)发掘出来——格吕瓦德被同时代人称作“画家马蒂斯”(Mathis der Maler),他自称 Mathis Gothart 或Mathis Nithart,仅有的作品签名显示为M里套一个G,另有两次加入了N,全名估计应该是Mathis Gothar(d)t N(e)ithar(d)t。 
  与格吕瓦德同时的丢勒(1471-1528)不仅在自己的得意之作中傲然签上全名,还以本国美术改革领袖的姿态详细记录下自己的创作意图和计划、研究进展、旅行见闻和感想,反复将本人形象画进重要作品,并著书立说来教导他那一代的人,另有数量颇丰的书信传世。格吕瓦德却是相当沉默的。除了一纸遗嘱,他没有留下只言词组,更没有自画像,甚至还有匿名创作的倾向。格吕瓦德也从不创作当时盛行的木刻和镌版画来传播自己的名声。其结果是,“当丢勒像个活生生的人站在我们面前,我们对他的习惯、信仰、偏好与奇癖几乎了如指掌的时候,格吕瓦德却神秘一如莎士比亚。”推测他的姓名尚且这么困难,鉴定他的作品也颇令专家头痛。几个世纪以来,格吕瓦德的作品往往被归在丢勒、施恩告尔(Martin Schongauer)、巴尔东(Hans Baldung-Grien)等人名下,而他从未创作过的作品则被无数小册子和博物馆目录归在他的名下。直到19世纪,格吕瓦德最优秀的作品“伊森海姆祭坛画”(Isenheim Alterpiece)还被误认为是出自丢勒的手笔(通过下文对他与丢勒的分析比较,可以看到这种误会是多么荒唐)。造成这种窘境的主要原因是画家生平数据的极度匮乏,在16世纪德国文艺复兴时期的记录、评论和文献里,都找不到格吕瓦德的痕迹。现在我们关于他的所有知识,都是近年学者们艰苦研究的结果。但是,所有文献中提到过的画作均已逸失,而仅存的画作又绝少见于现存文献。
  根据现有的充满假设和猜测的研究成果,可以将格吕瓦德的生平大致勾勒如下:
  1475-1480年间,格吕瓦德生于美因河(Main)畔的古城维尔茨堡(Wurzburg),比丢勒、荷尔拜因和克拉纳赫都年轻。他像丢勒一样做过金匠,还是一名水力工程师。早年主要活动在离家乡不远的泽林根城(Seligenstadt)和阿莎芬堡(Aschaffenburg)附近,有自己的作坊,并为教区主教服务。大约从1508-1511年左右开始,他受雇于美因茨(Mainz)大主教乌瑞尔(Uriel von Gemmingen,1508-1514在位),成为大主教的宫廷画家和艺术顾问,同时也接受其它主顾的定单,如法兰克福(Frankfurt)的多明我会(Dominican)、海勒(Heller)祭坛画、伊森海姆祭坛画以及阿莎芬堡的“降雪之童女”(Virgin of the Snow)祭坛画。伊森海姆祭坛画和“降雪之童女”祭坛画的任务差不多同时下达,但格吕瓦德将后者推迟到前者完成之后数年(1517年)才动工——他在伊森海姆祭坛画中投入了很大精力,暂时无暇顾及其它。
 1516年,格吕瓦德受雇于乌瑞尔的继任者、两年后选为红衣主教的阿尔伯特(Albrecht von Brandenburg,1514-1545年在位)。贵为朝臣的格吕瓦德身着华服、丝绒、裘皮和金银珠宝,享受稳定的俸禄,并跟随主人出游。在1520年为皇帝加冕而做的亚琛(Aachen)之行中,他遇到了丢勒。丢勒在日记中写道:他向“Mathes”展示了价值两个弗罗林(当时很昂贵的价格)的个人作品——这是两位大师会面的唯一记录,也是格吕瓦德与同时代艺术家接触的唯一记录。当时格吕瓦德所在的美因茨大主教辖区正是精神动荡的中心地带,路德(Martin Luther)不满于罗马教皇和阿尔伯特的买官鬻爵和赎罪券买卖,以诸篇信纲发难,掀起了宗教改革的狂飙。格吕瓦德并未加入这些骚乱。1520年左右,他为美因茨大主教座堂的小礼拜堂画了三个祭坛(后逸失)以及哈勒(Halle)学院教堂圣莫利斯(St.Maurice)祭坛的一幅大型镶板画。格吕瓦德现存的最后作品是陶伯邵夫海姆(Tauberbischofsheim)祭坛画和一幅“哀悼基督”(1525)。
  1524-25年,农民战争爆发并失败。1526年,阿尔伯特返回阿莎芬堡重新执掌大权,进行严厉清算,凡有路德分子嫌疑的人均被解除宫廷职务,格吕瓦德可能由于同情农民战争而在那时失去了职位。在将养子送到一名木雕师门下学艺之后,他离家迁往法兰克福和哈勒,寄居在不同朋友家里,似乎从事过肥皂制造、承揽过市政水力工程。1528年8月,格吕瓦德去世。
  格吕瓦德死后,作品大受欢迎,特别是他的伊森海姆祭坛画,成为许多君王级收藏家垂涎和竞相购买的宝物。但格吕瓦德本人很快被遗忘,并与其它画家混淆起来,最终成为一个传奇人物。
  研究者指出,格吕瓦德其人其作的晦涩难解并非纯粹的偶然。他的个人资料遗失或许是出于意外,但是,现存文献所能呈现的个人经历和社会背景根本无法解释他的艺术:“一个宫廷画家,拿着固定的薪俸,过着体面的生活”,却“赋予‘基督受难’的传统表达以空前绝后的力度。”是的,正是这样一位教会御用画家,在风格和趣味上“公然违抗传统的、庄重得体的教规”,用令人瞠目结舌的表现手法“逼近了教会体制系统的容忍力和可能性的极限”。在伊森海姆祭坛画的“基督受难”中,“传统的处理方式遭到蔑视,令人震
惊的幻象乃是格吕瓦德的自我断言,既天才又朴实,既是野蛮人又是神学家,在宗教画家中独一无二。”与同时代的其它大师相比,格吕瓦德的作品在数量上要少得多,主题也单调得多——全部是宗教的,这使他似乎应该比别的画家更容易处理,但实际情况恰恰相反:确定他的宗教想象的来源比别人要困难得多;同时,从对他的线条、色彩等技法的分析中也找不到明确的师承线索。一位评论家甚至这样感慨:“他对你施以永远的魔咒。而你若探寻他的起源,将是一场徒劳,因为没有一个在他之前或同时代的画家与他相似。”“他无师自成,除了将他归为绘画史上的特例艺术家之外,我们别无选择。他是天才的蛮族,以独创的语言和怪僻的腔调喊出色彩绚烂的祷告。”应该说,生平数据的贫瘠和残缺只是令格吕瓦德的神秘莫测的部分原因,这种晦涩难解更多来自他在神学观念和艺术表现两方面对自身背景的超越。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我的哲学网: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1265.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浙ICP备16005704号-2
网站加载0.943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