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宗教学

李维建:到底是谁之“过”?——法属西非伊斯兰教发展原因探析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04-27 点击: 904 次 我要收藏

法属西非时期,伊斯兰教迅速扩张,这并非法国殖民政府的本意。法国人倾向于将穆斯林人口急剧增长的局面视作一种“过错”所导致的结果。但到底是谁的过错?大家却莫衷一是。有人认为是殖民政府政策失误所致,有人认为是伊斯兰教本性使然,还是有其它更复杂的原因?

一、法属西非

20世纪初,法国已经控制了西部非洲的大部分地区。在给予圣路易斯的非洲人以法国公民身份之后,法国逐渐发现非洲人根本不适合做法国公民。非洲人拒绝同化,在法属西非各殖民地组成松散联邦以后,法国人就中止了这一进程。全面同化非洲的策略就此寿终正寝。法国开始引入一种集权化的殖民管理体制,一种直接统治的政治制度——法属西非的殖民制度。

在非洲,法属西非(法语:Afrique occidentale fran?aise,简称AOF)是与法属赤道非洲相并列的概念,指的是法国在西非的一大片殖民地,面积达469万平方公里。包括了现在的毛里塔尼亚、塞内加尔、尼日尔、法属苏丹(今马里)、法属几内亚(今几内亚)、科特迪瓦、上沃尔特(今布基纳法索)和达荷美(今贝宁)。法属西非正式成立于1895年。当时的成员包括了塞内加尔、法属苏丹、法属几内亚和科特迪瓦,后来随着新成员的加入而不断扩大。1958年解体。

在行政管理上,法属西非的总督自1895年起驻圣路易斯,1902年迁往达卡尔。总督直接向巴黎政府负责。法属西非的各殖民地,比如塞内加尔、达荷美等,各有一位副总督,管辖本地区。副总督直接对总督负责。总督与巴黎政府的“殖民地部”共同负责确定副总督人选,报经法国议会核准,即可上任。自1946年开始,殖民政府在达卡尔成立“法属西非大委员会”,作为总督的咨询机构。每个下属殖民地各选两位代表作为大委员会的成员,通常也就是该殖民地的副总督和一位非洲人。除了塞内加尔早期的四个公社[1],整个法属西非的非洲居民没有与法国居民等同的选举权等权利。塞内加尔的四个公社,因为受法国统治的历史较长,自1848年已成为法国殖民地,法国居民很多,当地非洲居民得以享受法国国民的同等权利。在法属西非各地殖民地的管理上,最主要的是设置名为“治理圈”(Cercle)的行政机构。治理圈由一位法国人任长官,下辖若干更小的行政区,这样的小行政区只管辖若干村庄,由法国人任命非洲酋长管理。治理圈的长官直接对各单独殖民地的副总督负责,小行政区的非洲酋长对治理圈的法国长官负责。

从实践上而言,法国对西非的治理有间接统治的成份,有联合政府色彩,不过总体上仍属于直接统治,法国人为最高行政长官,具有绝对权力。地方酋长不过是法国人殖民统治的工具,没有任何实权。这也是法国人最终希望将这片土地从文化上、政治上完全融入法国之中而选择的制度。在这种体制中,法国人很少利用非洲本土的实权阶层,而主要依靠自己的新体制维护统治。法国难以偿付全面同化非洲人的巨大代价,只能想办法直接控制非洲居民。英国人的做法恰好相反:他们不像法国那样创立新统治制度,而是最大可能地利用非洲当地权力体系实现殖民统治。相对于英国的统治方式,法国人显得比较暴力,经常运用强迫劳动和监禁等手段维持统治,掘取利益。法国也不似英国那样,利用部分殖民地收益回哺非洲人,培养当地的中产阶级,法国人将收益全部据为己有。

在法属西非的部分地区,穆斯林人口占一定比例。如何统治穆斯林居民,如何看待伊斯兰教,如何管理伊斯兰教事务,成为法国殖民官员必须思考的问题。历史已经证明,不论是在殖民征服时期,还是在殖民统治期间,西非的穆斯林远比当地其他宗教徒给殖民者制造更多的“麻烦”。穆斯林的反抗是成规模成建制的,也是西非最为激烈的。“他们往往以更大的热情和坚忍不拔的毅力来抗击欧洲人,这种精神在非穆斯林中往往是没有的。”[2]法国西非殖民当局对伊斯兰教与穆斯林问题倾注了极大的精力,其间历经曲折,官方与学界都希望能找出一个圆满的解决办法。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待解之谜就是如何遏制伊斯兰教的迅速扩张,但找到遏制办法之前,必须找到伊斯兰教迅速扩张的原因,也就是发现“法属西非穆斯林增长之谜”的答案。

二、法属西非时期伊斯兰教迅速发展

19世纪伊斯兰教“吉哈德”时代,西非居民皈依伊斯兰教,有人真心信仰,更有人被强迫信仰。“吉哈德”运动与随之而来的殖民征服战争,严重破坏社会稳定,整个殖民地满目疮痍,白骨遍野,“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成为当时常见的景观。“吉哈德”运动期间,人们选择伊斯兰信仰,多数人首先是为了自保,其次才谈得上信仰。殖民征服完成后,西非社会才真正安定下来,人们信仰的本来面貌也展现出来。“西非居民常年生活在不安定的状态中,被战争和捕奴运动所困扰。西方人控制西非后,给他们带来和平,伊斯兰教的宣教活动有所减少,甚至许多出于恐惧而信仰伊斯兰教的人公开放弃了信仰。”[3]当时有人在法国殖民地看到大量这种现象。“1907年,释奴令发布后,我发现在近5000名获释的奴隶中,……大部分都忘记了他们的伊斯兰宗教仪式。[4]他们回家后,在勿需入教仪式的情况下而宣布为万物有灵论者,因为他们原来就是万物有灵论者。”[5]殖民统治初期,万物有灵论者的回归,一度使非穆斯林地区伊斯兰教的传播出现了停滞现象。既然殖民占领初期穆斯林人口在减少,法属西非时期伊斯兰教又怎么会突然迅速扩张呢?这似乎难以解释法属西非时期穆斯林人口突然增长的现象。

作为以天主教信仰为主的法国人,他们主观上并不希望伊斯兰教在法属西非发展,最理想的情况当然是法属西非居民都信仰天主教或基督教。法国人早期在北非和西亚的殖民经历也告诉他们,穆斯林以伊斯兰教为旗帜的反抗组织性和战斗力都很强大,曾让法军吃尽苦头。一位经历过阿尔及利亚殖民战争的法国官员评论说:“以我的经验来看,(阿尔及利亚)当地人总是阴谋对抗我们,任何建立在本土因素基础上的组织都是不可靠的”。[6]法国官方将伊斯兰教苏非教团看作危险的“秘密社团”,具有颠覆性和反社会性。苏非教团是蒙昧主义组织,是迷信团体。法国共和主义者将苏非宗教社团视为中世纪式的、政教分离的绊脚石。因此,自法国人大规模侵入西非内陆开始,他们就对伊斯兰教保持足够的警惕,曾经千方百计阻止伊斯兰教在西非的扩张,鼓励天主教和基督教的宣教活动。

可是,事与愿违,伊斯兰教发展的速度与规模都远远超出法国人的预料。不但在殖民统治初期伊斯兰教在稳步发展,即使是在殖民统治最强盛的法属西非后期,穆斯林人口也在以惊人的速度增加。根据非洲伊斯兰教研究专家斯宾塞.崔明翰的调查,20世纪上半期,法国殖民统治下的整个西苏丹地区,穆斯林人口都在持续增加,许多曼丁哥人皈依伊斯兰教,即使以反对伊斯兰教著称的班巴拉人,也有约20%的人口成为穆斯林。据法国殖民政府估计,20世纪初法属苏丹地区的总人口中大约只有20%的人口为穆斯林,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1195.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1.011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