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宗教学

德吉卓玛:藏传佛教出家女性的历史、现状与未来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04-27 点击: 670 次 我要收藏

藏传佛教出家女性是藏传佛教僧团四部众的重要组成部分,她们分别隶属于宁玛派、噶当派、萨迦派、息解派、觉域派、噶举派、觉囊派和格鲁派等宗派。目前,藏传佛教出家女性已遍布西藏、青海、四川、甘肃、云南等整个藏族地区及内蒙等信仰藏传佛教的地区,甚至在其他一些国家也有不少藏传佛教出家女性。但是本文探讨的对象或研究的范围主要界定在藏族地区,拟运用田野调查的方法,从以下几个方面对藏族地区的尼僧作客观探讨。

一、尼僧的产生与发展

首先有必要对藏族尼僧的诸多称谓作简要介绍,尼僧即出家女性,在藏语中有许多称谓,诸如“增玛”(btsun-ma),意即“尊者女”;“格玛”(dge-ma),意即“善女”;或又称作“觉姆”(jo-mo),原意为“佛母”、“后妃”、“贵妇”,后沿用为出家女性之称谓;或称作“玛觉”(ma-jo),此乃“阿妈觉姆”之简称,其中“阿玛”一词意为“母亲”;或称作“阿尼”或“阿尼觉姆”(A-ne-jo-mo)。“阿尼”,意即“姨母、姑母”等等,这些称谓是对出家女性的一种尊称,它体现了藏民族对出家女性的敬重。

藏传佛教出家女性产生于西元8世纪。虽然佛教早在西元7世纪就正式传入吐蕃藏地,但是一直没有产生藏族出家僧尼。松赞干布时期,佛教从印度、尼泊尔、汉地几路传入吐蕃,而且松赞干布对佛教采取积极扶持的态度并建立了大昭寺、小昭寺等不少佛殿。然而,当时的佛殿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寺庙,只不过是一些用来供奉佛像、佛经的佛堂庙殿而已,里面没有常住僧人。造成这一局面的主要因素,在于苯教在吐蕃社会中具有广泛的宗教势力,并在吐蕃王朝中充当国教,而佛教始终处于受压抑的地位,故在吐蕃一直没有具备产生出家僧尼的客观条件。

西元8世纪中期,吐蕃赞普赤松德赞登基王位,他在吐蕃推行了一系列果断有效的兴佛措施,如亲率妃眷、子女、文武百官等上层贵族盟誓兴佛,先后两次颁布兴佛诏书,号召吐蕃上下,男女老少学习佛教经典,信奉佛教。又从尼泊尔、邬仗那迎请寂护和莲花生大师,创建了著名的桑耶寺,并初次试度吐蕃藏地第一批僧伽“七觉士”,而且还从印度、汉地等延请无垢友、噶玛拉希拉、阿难达、西拉姆扎、摩诃衍那等翻译了大量的佛教显密经典,在吐蕃广泛传播佛教。同时,鼓励吐蕃贵族妇女及大臣子孙等剃度出家,弘扬佛法。为此,赤松德赞的王妃卡钦萨措杰(比丘尼益西措杰)随莲花生大师剃度出家,之后,以王妃觉姆赞赤嘉姆尊(比丘尼卓萨绛曲杰)为首的30名贵族妇女在摩诃衍那禅师前削发为尼,从此吐蕃藏地开始有了出家尼僧,特别是以比丘尼卓萨绛曲杰为首,在桑耶寺建立了藏传佛教史上最早的比丘尼僧团。[1]

根据有关史料,最初步入佛门出家为尼的女性大多数是吐蕃王室的贵族妇女。比如,以赤松德赞的王妃益西措杰、卓萨绛曲杰等为中心的一批上层贵族女性出家者,便在吐蕃藏地构筑了吐蕃社会的一个特殊阶层。她们在社会上与出家男性享有同等的地位,并作为吐蕃佛教的传播载体,在吐蕃社会中发挥着一定的作用。

吐蕃时期僧尼在生活上享有优厚的待遇,赤松德赞将出家僧人置于很高的位置,僧尼的所有生活费用均由王库供给,还特别奖励修习佛法的女弟子。他对出家僧人所采取的“三户养僧制”等一系列优待措施,使吐蕃僧尼人数因此而与日俱增,出家僧尼在吐蕃藏地得到迅速发展。

当时在桑耶、青浦、曲卧日、叶巴、觉摩囊及卡热等修行地出现了女众道场,并产生了卓萨都森、玛尔贡萨、觉姆贡姆、勒萨西饶仲玛、史勒卓玛等著名尼僧或尼僧成就者。据考证,当时仅皈依女密宗大师益西措杰的僧众就达3000多人,其中尼僧有1000多人,成为吐蕃尼僧的主流。

由此可见,西元8世纪,作为吐蕃藏地产生剃度僧人、建立僧伽组织之初始,就出现了大批的吐蕃藏地女性出家者,特别是王室贵族妇女出家为尼,步入佛门,积极参与佛事活动,使当时受到吐蕃藏地土著宗教——苯教势力极力排斥的佛教,得到了有力的支持,从而推动了佛教在吐蕃藏地的传播和发展。

西元9世纪,赤祖德赞即热巴巾执政时期,吐蕃王朝对佛教的扶持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使吐蕃佛教进入鼎盛时期。藏文史料记载,赤祖德赞为了进一步弘扬佛法,派遣吐蕃青年前往印度学习翻译,扩大译经场所,敕令核定旧译佛经,统一佛经名词术语,编纂佛经目录,即《丹噶目录》、《钦浦目录》和《旁塘目录》[2],为藏文大藏经的形成奠定了基础。还在吐蕃全境大兴佛寺,先后建立闻、思、修之修行院,讲、辩、着之讲经院,慧、净、贤之律仪院等30座寺院,千座佛殿,十万座佛塔[3]。特别是修建了吐蕃历史上有名的乌香多宫殿,至此号称在吐蕃藏地建造的佛教寺院多达1008座。同时,赞普对出家僧人的礼敬达到了极限,以表示对佛教的尊崇,“头顶二部僧”,并法定每7户人家供养一位僧人,令全社会必须礼敬僧人,授予僧人极高的政治权力,随着僧人地位的日益提高,僧尼人数急剧增加,而且所有出家僧人受到了社会的普遍敬重,并享有特殊的社会地位。因此,赤祖德赞时期吐蕃佛教便出现空前盛况。

西元9世纪中叶,由于赤祖德赞大肆兴佛的一系列措施,大大削弱了贵族大臣们的地位与权势,加重了国家和百姓的负担,尤其是吐蕃王朝规定的一系列保护僧人的严刑峻法,更助长了社会上反对佛教的情绪,从而引发了信奉苯教的上层贵族和广大苯教信众的联合反对,甚至贵族大臣们利用吐蕃王朝内部潜伏已久、业已激化的矛盾,发生政变,弑王害臣,拥立朗达玛为吐蕃新的赞普。

朗达玛(约842-846在位)即位以后,随即发动了吐蕃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禁佛运动,给佛教以致命的打击,致使佛教及僧尼失去了昔日的生存环境。

以朗达玛灭佛而告终的佛教,在吐蕃藏地与苯教经过长达几百年的冲突、融合的曲折历程终于走到了尽头。这一历程,史称藏传佛教“前弘期”。与此同时,吐蕃尼僧也随着朗达玛的灭佛和吐蕃王朝的瓦解,在吐蕃藏地衰微。

正如文化是运动的,而且是息息不停的,西元9世纪末,藏传佛教开始在边远藏区复兴,分别从东部藏区和西部阿里地区向腹地卫藏迅速发展,即藏传佛教“后弘期”便开始肇端。西元894年,卫藏10人从喇钦贡巴饶赛授戒返回后,在前后藏地区分别建立道场,摄收徒弟,传授教法。其中,后藏5人中的黎.罗追勋努在后藏建立了觉姆寺,即女众道场。可以说,这是藏传佛教“后弘期”中最早产生的一座女众道场或尼僧宗教活动中心。另据有关藏文史籍,“后弘期”初期,卫藏地区僧尼已达数千人之多,虽然没有专门的尼僧统计数字,但其中肯定有一定数量的尼僧。

西元996年,阿里古格王拉喇嘛意西奥,在阿里地区重兴佛教,建立寺院时,也关心尼僧的建设,在托林寺内以白殿为尼众道场,建立了尼众僧团组织。这似乎延续和效仿了其祖辈吐蕃藏王赤松德赞于西元8世纪在桑耶寺建立尼众道场的遗风。但更重要的是表现了阿里古格王拉喇嘛意西奥对尼众的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1181.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1.684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