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宗教学

郭泰山:关于新疆民族宗教问题的一些新议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04-27 点击: 1126 次 我要收藏

新疆地处西北边陲,是一个多民族聚居的地区,又是一个多宗教信仰的地区。保持新疆的稳定,事关大局,任务是复杂的、艰巨的。任何掉以轻心、粗枝大叶的思想和行为都是危险的。2009年乌鲁木齐“7.5”打砸抢烧杀严重暴力犯罪事件以血淋淋的事实向我们敲响了警钟。

在政治语境下,我们说这不是民族问题,不是宗教问题,而是一场尖锐的政治斗争,这无可厚非。但国际敌对势力和境内外民族分裂主义势力往往在民族、宗教问题上做文章,把新疆作为“西化”和“分化”的突破口,历史遗留下来的族群对立因素和新的矛盾因素,处处遗留着民族和宗教缘由的痕迹。

这里我们可以引用一段内部资料,以示民族宗教因素的影响。2004年,和田地区检查分院制定了一个“适用法律问题的若干意见”,其前言写到:中央7号文件明确指出:“影响新疆稳定的主要危险是民族分裂主义和非法宗教活动”,这一科学论断完全符合和田的实际。非法宗教活动是“三股势力”滋生蔓延的土壤,是和田稳定形势的“晴雨表”,是产生民族分裂、暴力恐怖活动的总根源。只要非法宗教活动抬头升温,就要出事、出大事,这已为多年反分裂斗争实践所证明。非法宗教活动现实危害巨大,它干扰和破坏了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的贯彻执行;弱化了人们的公民意识和法律意识,甚至导致少数教徒把教法凌驾于国法之上;使党的领导和基层政权受到消弱,直接影响了党和政府政令的畅通和权力的行使;严重影响了群众科技文化素质的提高和科教兴国战略的实施;进一步刺激和促使了宗教狂热的再度升温,使宗教氛围日趋浓厚,把群众引上宗教至上的歧途,给民族分裂分子利用宗教从事破坏祖国统一、民族团结、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的活动以可乘之机。它潜在的危险令人堪忧。在和田宗教极端分子中传播着这样一种说法:“现在我们的宗教同胞真正认识到了一个真理——宗教知识的重要性。以前那些同胞为‘圣战’干了一点事或是说了几句话,没干成大事,就被政府打击太不划算。现在只有通过弘扬宗教才能从胜利走向胜利。”……多年来,和田的“三股势力”无一不打着民族旗号、披着宗教外衣,利用信教群众多、宗教氛围浓、宗教意识强的现实在搞分裂破坏活动。如果不及时查处和严厉打击,任其发展,做大成势,将直接影响地区的社会治安和社会稳定,届时我们将要付出血的代价。因此,我们必须保持清醒的头脑,要充分、灵活、正确地运用法律,使法律所蕴涵的规则意图得到正确贯彻实施。

“7.5”暴力事件使我们深刻认识到,民族分裂势力、暴力恐怖势力、宗教极端势力是旨在分裂祖国统一、制造民族分裂的反动政治力量。在当前国际形势下,它又是国际敌对势力妄图利用民族、宗教问题对我国实行“西化”和“分化”战略的应声力量和御用工具。鼓吹“东突厥斯坦独立”是民族分裂主义的政治纲领,利用宗教进行破坏活动是其基本手法,煽动狭隘民族主义、破坏民族团结是其反动策略,图谋“新疆问题国际化”是其罪恶阴谋。“三股势力”的反动本质决定了我们同它的斗争是敌我性质的矛盾和你死我活的斗争,没有妥协的余地。同时,我们也必须明确,我们反对和打击“三股势力”,不是一个民族同另一个民族的斗争,也不是信仰与不信仰宗教的斗争,而是尖锐复杂的政治斗争。“三股势力”的破坏活动,损害的是各民族的共同利益,他们是各族人民共同的敌人。因此,在维护祖国统一、反对民族分裂的斗争中,各族、各级领导干部,特别是中高级领导干部,首先要做到旗帜鲜明、态度坚决。这是一个政治立场问题,是真切维护人民利益、真正维护法律尊严、真实维护民族团结的根本原则问题,没有回避和犹豫的余地。

当然,“7.5”事件后,在舆情、社情、民情方面出现震荡在所难免。尤其是我们几十年确立的新型民族关系遭到了重创,民族关系的修复、民族政策的修正将呈现出异常的困难。以下我们梳理一些各阶层代表性的观点以示:

——蝮蛇在手,壮士断臂。(汉族某学者引用)

——在这座美丽的城市形成了深深的伤口,外表的愈合容易,抚平内心的伤口,需要一个艰辛的过程。(白岩松)

——事件后,一座美丽的城市,安静的让人心疼。(张泉灵)

——我们去购物,周围异样的眼光让我们难受。(维吾尔族某学者)

——由此产生新一轮的怀疑和不信任少数民族干部群众的状况是必然的。(一些汉族干部)

——7月7日,愤怒的汉族群体集会、游行,为政府平暴、抑暴,恢复信心、克服恐惧心理,起到无可估量的正作用。如果没有7月7日,不可能有老人的晨练、正常的工作程序和大部分社会面的恢复。(汉族族群的普遍看法)

——不同民族,尤其是汉族与维吾尔族的话语交流已显尴尬,对事件等敏感话题讳莫如深。扎堆以同一民族为多。(许多小区)

——城里一些维吾尔族知识分子家庭教育不良,小孩子对来家里走访的汉族人称“黑大爷”。(童言无忌?)

——农牧区清贫的少数民族是善良的、纯朴的,是城里的少数民族干部“民族意识膨胀”,心黑了。(某乡镇干部)

——历史上我们的人一动作就说成是暴乱、是分裂,你们的人一动作就是正当的、是起义、是反抗。(维吾尔族某学者)

——南疆、北疆维稳压力很大,控制力也强,“老虎也不能打盹”,但乌鲁木齐较松懈,反动宣传品在城南很多,为什么不抓不查不禁?(一些基层干部)

——许多少数民族领导干部谙熟官场上的“潜规则”,假、大、空的官话说的比汉族干部还漂亮,骨子里反汉、排汉情绪时常显露,更有公开索贿的。(一些汉族公务员)

——为什么很多的领导岗位,我们维族人只能当副职?(维吾尔族一些高校老师)

——他们藏起屠刀,站在斗争的前列,还是堂堂的共产党员、共青团员。(餐馆汉族百姓)

——敌对势力何以频频得手?因为他们看重和利用了宗教背后的庞大信教群体。这从另一个方面说明,我们的群众工作出现了漏洞,存在着薄弱环节,给了敌对势力以可乘之机。(阿克苏地区某干部)

——几十年来,我们的绿洲面积逐渐扩大,可沙尘的天气一天也没有减少,这是自然生态。几十年来,我们严厉打击“三股势力”。可敌对份子也没有减少,这是政治生态。(和田地区某干部)

总之,“7.5”事件,给我们的启示很多,特别是要引起意识形态领域的诸多反思。对于受到严重曲扭的人民群众的民族感情、宗教感情的修复需要一个较长的过程。新疆的社会和谐和进步,需要高超的执政能力和各族干部群众的不懈努力。在新疆这样一个经济文化发展相对滞后的地区,宗教因素使民族问题更加复杂。在一个诸多少数民族几乎全民信仰伊斯兰教的地区,能否及如何对其作无害化处理,在理论上、实践上都是一个难题。再者,本来联系和深入群众,发动和组织群众,宣传和教育群众都是我们的长处。但不可否认,我们的这些长处有时竟然变成了短处,甚至眼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1149.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0.900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