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宗教学

穆宏燕:傣族上座部南传佛教信仰情况考察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04-27 点击: 826 次 我要收藏

今年4月4-9日,中国社科院外文所创新工程“跨国资本主义时代的东方遭遇:资本驱动与异文化互动”项目组赴云南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做了题为“上座部南传佛教在傣族民俗文化生活中的影响”学术调研考察。

此次调研通过在傣族主要聚居区之一西双版纳进行实地考察,细致了解了上座部南传佛教(以下称“南传佛教”)对傣族民众宗教信仰、日常生活、社会习俗等方面的影响。为了能够“点”、“面”兼顾,把握好调研的客观性,调研组采取了专家座谈、村寨家访、面访寺庙佛爷,以及路边或餐厅随机与傣族人聊天咨询相结合的调研形式。

到寺庙出家学习的男孩子越来越少

我们与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民族宗教事务局的有关工作人员及西双版纳自治州佛学院的老师们进行座谈交流,了解了南传佛教在西双版纳地区的历史和现状。

傣族南传佛教主要分为两大派,即田园派和森林派,其中田园派在修行戒律方面比较随顺,而森林派则比较严格。各个不同部派之间虽然在禁忌、修行、戒律等方面有所不同,但相处融洽。

据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民族宗教事务局宗教科的刀红科长、岩罕恩科员,佛学院的金喊凤老师以及另外两位僧人教师介绍,20世纪90年代初,时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的赵朴初先生到云南考察,指示“在云南首先创办南传上座部学校培养僧才”,后经国务院宗教事务局批准成立“云南佛学院西双版纳分院”。1995年5月,西双版纳佛学院正式建立。

西双版纳佛学院主要招收西双版纳地区和德宏、思茅、临沧、保山等周边信仰南传佛教地区的学僧,这些学僧需接受九年制义务教育,经选拔后进入佛学院学习,学制三年,实行傣汉双语教学,颁发国家认可的中专文凭。

村寨寺庙里的学僧只收男孩,女孩的佛教知识一般是从父母长辈和日常生活习俗中逐渐了解。学僧在外面学校接受九年制义务教育期间,白天学习教育局规定的各种课程,晚上则回到寺庙学习南传佛教经典。但是,现在到寺庙出家学习的男孩子越来越少。

据了解,截至2011年6月,西双版纳佛学院已经招收了23个班级、844名学僧,已毕业647名,培养了大批具有较高素质的僧人。2011年之后,还没有招收新的学生。此外,在佛学院学习的僧人国家每年补助2500元,但佛学院老师没有工资补助,只由寺庙每月补助450元,所以佛学院老师待遇很低。

普通傣族民众对南传佛教的信仰情况各不相同

傣族细分为水傣、回傣、花腰傣、汉傣四个群落。为了进一步了解普通傣族民众对南传佛教的信仰状况,我们深入到民间基层,走访了曼峦、曼尾、曼景、曼听、曼短、勐景来、曼景洭、曼么罕、曼贺科、曼么卧等傣族普通村寨。

在回傣的曼峦村,一到村寨门口,我们就看到典型的伊斯兰建筑,清真寺的拱顶和邦克楼。据清真寺主管马红阿訇介绍,曼峦村寨全村有300多人,全部信仰伊斯兰教,但平日里到清真寺做礼拜的人比较少,只有在星期五伊斯兰教的主麻日(聚礼日)时,到清真寺做礼拜人才比较多。

随后,我们又走访了数个水傣村寨及其寺庙。

孟宽曼景村的寺庙有些荒寂,寺里没有佛爷,也没有僧人,寺外虽有棵菩提树,但长得不好,枝叶都已枯黄;曼听佛寺里没有看到佛爷和僧人;同样在曼景洭寺庙通过调查更是发现这个村寨已没有出家为僧的传统,据寺庙里的佛爷说,他2000年来到这里,已经十余年,现今村里的男孩子都在外面学校读书,出家当和尚的越来越少,所以这十多年里寺庙里只有他一个人,随后我们在村寨问了几家普通村民,都没有出家当和尚的经历;我们又走访了曼么罕、曼贺科等寺庙与村寨,情况类似。南传佛教信仰在这些村寨已不浓厚。

曼尾缅寺、曼短佛寺和勐景来寺及村寨的情况则不同。

在曼尾缅寺我们虽没有看到佛爷,只看到两个小和尚,但通过与村民聊天,了解到他们对寺庙及僧人的供养还是比较虔诚的。

曼短佛寺,据史籍记载是南传佛教传入后建的最早佛寺之一。寺庙古朴壮观,寺庙外的菩提树也很葱茏,一看就让人感觉很有灵气。寺庙里有一位佛爷,来自缅甸,可惜他不懂汉语,我们只好在村寨随机走访,了解到这里的小僧人们白天在学校上课,晚上回寺庙学习;寨子里的男孩子都要到寺庙出家,一般两三年,最少也要一年,较好地保持着男孩出家的南传佛教习俗。

同样在勐景来寺,我们面访了佛爷都坎章拉,他是我们见到的所有佛爷中最有修为、道行最好的一位。据他说,他8岁出家,到现在已有15年,毕业于昆明的云南佛学院,随后去过东南亚信奉南传佛教的诸国。他每天晚上都会围绕戒律、智慧等主题跟小和尚们一起学习、讨论,目前没有还俗的打算。

我们还深入曼么卧花腰傣村寨进行调研,了解到许多与水傣不同的信仰,这里没有寺庙、佛爷,也没有出家的习俗,特别看重汉族春节和清明节,就连村民进行祭祀活动的寨心也是汉族建筑式样。

通过基层实地调研,我们发现傣族只有水傣信仰南传佛教,回傣、花腰傣和汉傣都没有南传佛教信仰。而且水傣普通民众信仰南传佛教的情况,不同村寨之间差别也很大,有的村寨比如曼短村、勐景来村比较虔诚;而有的村寨比如曼景洭村,南传佛教信仰已经十分淡漠。这与资料中所说的“傣族全民信仰南传佛教”有出入。

考察调研后的一些思考

通过此次学术调研考察,我们都深有体会,也有很大收获。

首先,修改了调研题目的用词,由“小乘佛教在傣族民俗文化生活中的影响”改为“上座部南传佛教在傣族民俗文化生活中的影响”。因为通过调研,我们了解到,西双版纳地区的人们不接受“小乘佛教”这一称谓,而是采用“南传上座部佛教”或“上座部南传佛教”或“南传佛教”,他们认为“小乘佛教”是中原“大乘佛教”对他们的一种贬称。因此,我们建议以后在文章中用词应当尽量避免使用“小乘佛教”这样的称谓,但如果文章涉及历史上的大小乘佛教之争,为尊重历史。使用“小乘佛教”的称谓也可以。

其次,对于信仰淡漠的原因,我们也有一些粗略思考:一是“文革”扫除破坏了一切宗教信仰,使得宗教文化传统出现断层;二是当前跨国资本主义席卷全球所带来的商业化大趋势的解构作用相当厉害,这种深入毛细血管的商业化让人的信仰逐渐淡漠。

再次,傣族地区的南传佛教基本保持了原始佛教的一些礼仪。比如不拜佛像,更看重拜菩提树、拜佛塔;傣族人家中不供佛像,寺庙外一定有菩提树,寺庙里一定有佛塔等。因此,在南传佛教寺庙里一般看不到信众烧香拜佛、香火缭绕的情况。

最后,若要考察宗教礼仪的相关内容,建议选择开门节的时候。因为关门节之后,一般外人无法进村寨,不方便调研;而在开门节,可以看到一些具体的宗教活动和仪轨。因为神庙的真正意义不在于它作为一种外在物体的建筑本身,而在于它与芸芸众生的关系和互动之中。因此,看人在寺庙中的活动对于学术研究来说,是更为重要的事情。

(作者单位系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
文学研究所)
(来源:2012年6月15日《中国社会科学报》)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1147.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0.832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