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宗教学

牟钟鉴: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再认识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04-27 点击: 906 次 我要收藏

我为什么要谈这样一个题目,有几点理由。第一点,马克思主义宗教观是我们现在宗教工作的理论基础和指导思想,如果我们在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理解上有偏差,我们的宗教工作就不可能健康,所以要不断地学习,不断地认识。第二点,新中国成立几十年来,我们的宗教工作在某些阶段上取得了伟大的成绩,是因为我们正确地认识和实践了马克思主义宗教观;但有些时期出现了非常严重的问题,特别是“文化大革命”中要消灭宗教、肆意破坏宗教文化,这和我们有些人对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极左的错误理解是有关系的。实践证明是正确的,要坚持下去;实践证明是有害的,我们要纠正。第三点,现在客观环境发生了很大变化,新的时代出现了很多新的情况和问题,这是马克思、恩格斯时代想象不到的,不可能要求他们来解决。比如社会主义者管理的国家如何处理与宗教、宗教界的关系,马克思、恩格斯没有讲,列宁提到了,但后来前苏联实践的结果是教训多于经验,我们无法借鉴。再比如,马克思当时认为,随着科学的发展,宗教将逐步丧失地盘而走向衰落。现在的情况是,科学技术高度发达,而全世界的宗教信徒却在不断增加,20世纪60年代的统计是,教徒占世界人口的60%多一点,现在增长到80%以上,这是怎么回事呢?马克思主义者应该作出新的解释。还有,民族宗教问题现在成为日益影响社会生活、影响国际政治、影响社会稳定的重大问题,而马克思当时没有直接关注这个问题,因为当时没有这种情况。另外,自上个世纪至今,世界范围内新兴宗教蓬勃发展,成为一大景观,需要加以研究。第四点,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国家的领导人、领导集体,也包括许多学者,对宗教问题从理论到实践上都有许多新的创造性的发展,需要进一步概括总结,以便丰富马克思主义宗教观。

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核心

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核心究竟是什么?人们对这个问题一直有不同看法。长期以来,许多人认为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核心是“鸦片论”,即宗教是麻醉人民的鸦片。有些人也许没认真读过马克思的书,但一提起宗教,他首先想到的就是宗教是鸦片,并认为这是马克思主义关于宗教问题最重要的论断。这个看法相当普及。按照我的理解,鸦片论不是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核心,因为它没有揭示宗教真正的本质和根源。

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理论基础是唯物史观,即把宗教作为一种上层建筑和意识形态,是社会经济基础、社会生活的反映,但这种反映是曲折的、颠倒的。马克思说:“国家、社会产生了宗教,即颠倒了的世界观,因为它们本身就是颠倒了的世界”。恩格斯有一段近似于宗教定义的话:“一切宗教都不过是支配着人们日常生活的外部力量在人们头脑中的反映,在这种反映中,人间的力量,采取了超人间的力量的形式”,就是说,宗教的神是自然与社会异己力量压迫的产物。这就把宗教的本质和根源说清楚了。我称之为“唯物的反映论”,或者叫“社会的异化论”,它是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基础。

那么,马克思主义者对待宗教的态度是什么呢?由于宗教的根源存在于不合理的社会,所以要从根本上改造社会,实行社会革命,把对宗教的批判引导向对社会的批判,要为建立人间的天堂而奋斗。有了地上的天堂,人们就不会向往天国了。

马克思主义宗教观可以概括为两论:唯物的反映论和社会改造论,都是从社会角度看宗教。以往的无神论者往往局限在思想文化领域研讨宗教的本质,或者简单化地批判宗教谬误,把宗教看作是人类认识的误区。费尔巴哈把神性归结为人性,认为是人创造了神,而不是神创造了人;但他把人看成单个的抽象物,不了解人的社会性。马克思、恩格斯却把考察宗教的眼光伸向了社会生活,特别是经济生活、生产方式、社会结构,因此是一种非常深刻的宗教理论,它在世界宗教社会学界得到很高的评价。

当然,它也有不足的地方。马克思、恩格斯是革命家,他们主要从社会革命的角度来探讨宗教问题,缺乏视角的多样性。宗教是立体化的多层次的社会文化体系;对于宗教的探讨,不能仅仅停留在社会经济生活领域,还要有文化学的视野,有心理学的分析,甚至有生死学(探讨死亡问题)的关注。但是,如果我们要求经典作家把什么问题都解决好了,那还要我们干什么呢?

马克思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里确实说过“宗教是人民的鸦片”。看看上下文就会知道,马克思没有一点意思说宗教本身很坏,像毒品毒害人;而是说不合理的社会制度使人民得不到幸福,人民在苦难里无法承受,只好到宗教中寻找安慰。在这种情况下,“宗教里的苦难既是现实的苦难的表现,又是对这种现实的苦难的抗议”,“于是对天国的批判就变成对尘世的批判”,他的矛头始终是对准剥削压迫制度的。他从来没有把“宗教是人民的鸦片”这句话作为他的宗教观的核心或基石,最多是把鸦片作为宗教的一种社会功能来作比喻的。

宗教“鸦片论”与“斗争论”

那么,“鸦片论”或“鸦片基石论”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呢?是到了列宁的时期,是俄国式、苏联式的社会主义者对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解释出了问题。

列宁有许多非常精彩的思想,他说:“被压迫阶级为创立人间的天堂而进行的这种真正革命斗争的一致,要比无产者关于天堂的意见的一致更为重要”,也就是说,信仰上的差别并不是第一位的,人民群众共同的长远利益是第一位的。列宁反对向宗教宣战,认为这是一种愚蠢的举动。他还讲过政教分离,教育与宗教分离,力求使信教成为公民私人的事情等等。但是列宁在《论工人政党对宗教的态度》一文中说:“宗教是麻醉人民的鸦片,马克思的这一句名言是马克思主义在宗教问题上全部世界观的基石。”列宁的这个概括在马克思恩格斯经典里找不到根据;也没有揭示宗教的根源和社会本质,只把一种社会功能当作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基石,离开了唯物史观,把水平降低到旧无神论的高度,这合理吗?显然是违背马克思主义的。可是他的概括非常简练明确,比喻形象生动,容易流传,加上他本人的威望,遂成了经典语言,影响面太大了,影响时间太久了。随着“鸦片论”而来的是对待宗教的“斗争论”。列宁说:“我们应当同宗教作斗争,这是整个唯物主义的起码原则,因而也是马克思主义的起码原则”,又说:“马克思主义者应当是唯物主义者,是宗教的敌人”。这样就确定了俄国共产党人反宗教的立场。唯物主义者当然不赞成宗教教义,但为什么不能在信仰上互相尊重而一定要站在反宗教的立场上与宗教作斗争呢?列宁的“斗争论”同马克思主义及他自己所说的不要向宗教宣战是相违背的,所以列宁主义在宗教问题上有深刻的矛盾。后来斯大林长期领导苏联,在理论和实践上都强化了与宗教作斗争的立场,使国家和宗教的关系长期处于紧张状态,只是在卫国战争时期稍有放松。

总之,社会主义者与宗教、与宗教界、与宗教文化究竟应该建立一种什么样的关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1109.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0.948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