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宗教学

高师宁:试论发挥宗教在社会中的积极作用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04-27 点击: 807 次 我要收藏

要将“和谐社会”从口号变为目标并努力实现此目标,需要动员全社会的力量。宗教正是当今中国社会存在的一个不可忽视的力量。中央统战部长刘延东指出,宗教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和构建和谐社会服务,要从八个方面努力:坚持爱国爱教、拥护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积极投身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实践;积极维护民族团结;积极维护社会稳定;积极挖掘和弘扬宗教文化中的有益内容;积极参与社会慈善事业;积极推进祖国统一大业;积极促进和谐世界建设。[1]《中国宗教》特约评论员连续发表文章,七论“发挥宗教在促进社会和谐方面的积极作用”,更是具体地提出了和谐宗教,“应该是热爱祖国和遵纪守法的宗教;应该是适应社会和与时俱进的宗教;应该是道风建设和道德持守的宗教;应该是重视社会服务和社会关怀的宗教;应该是重视文化传承和人才建设的宗教;应该是重视包容和睦和对话合作的宗教”[2]。可以说,这是政府对宗教界全面而高标准的要求。另一方面,这些要求也是一种自上而下的要求。事实上,宗教界要做到这些要求,除了自身的努力之外,离不开政府的支持,离不开广大民众的理解,也需要社会其他部门为其提供必要的条件,否则,发挥宗教在促进社会和谐方面的积极作用将仍然仅仅是一句口号。就此,本文试图从宗教社会学的角度,从宗教与社会的关系入手,分析宗教的社会功能与社会作用,旨在探讨如何去更好地发挥宗教在社会中的积极作用。

一、充分认识宗教之存在是和谐社会结构之必须

在任何一种社会结构中,都具有满足其社会成员基本需要的社会制度,以便保证社会的生存。按照现代社会学家帕森斯(Talcott Parsons)的观点,家庭、经济制度、政治制度、宗教,即为一个社会最基本、最必须的制度,它们执行着四个必要的功能:家庭规定两性关系,照管与教育青年一代;经济制度组织生产并提供与人们的贡献成比例的报酬;政治制度整合地域、力量和权力系统,维系秩序并与其他社会进行联系;宗教提供基本意义和认知的一般框架。[3]因此宗教是任何一个社会结构中的最基本、最必须的体制。所以杜尔凯姆会说:“所知的社会都是有宗教的,不存在没有宗教的社会。”[4]

尽管不存在没有宗教的社会,但是,综观宗教发展的历史,我们可以看到,在不同结构的社会中,宗教的社会地位是不同的。在一体化结构[5]的传统社会中,宗教与社会生活紧密相连,水乳相融,宗教无处不在,无处不有。例如在古代希腊,城邦的合法性及其神圣性的确立,源于神庙前的祭祀活动,其他的所有公共活动,则以对神表示某种敬意和虔诚的仪式开始,都是在“神的关注下”举行的,因为诸神就栖于城中。在希腊文中,“公民”一词,意为可以参与共同祭祀。因此,对公民祭神权的剥夺,就是对其政治权的剥夺,也就是对其公民权的剥夺。正因为如此,当代美国宗教社会学家彼得.贝格尔(Peter Berger)说:“在人类大部分历史中,各种宗教机构一直作为社会中的垄断者而存在。它们垄断着为个人和集体生活所作的终极论证。宗教制度实际上就是种种制度本身,是调节思想和行动的力量。”[6]

不可否认,随着社会的发展,宗教的社会地位发生了变化,宗教与社会的分离逐渐加大。宗教与国家统治权力的分离,与教育、法律甚至道德的分离,最终导致了宗教与社会公共生活的分离。一言以蔽之,在现代社会,宗教正在日益私人化,逐渐从公共领域淡出。这种变化最明显的社会学实证指标是,教会活动出席率的降低。这在信仰基督教的欧洲尤其显著。根据“欧洲价值观研究”课题1999至2000年的调查,在欧洲,只有20.5%的人每周上教堂,10.8%的人一月上一次教堂,38.8%的人只在一年中重大节日时去教堂,29%.5的人从来不去教堂。[7]在斯堪的那维亚半岛诸国,每周去教堂一次的平均人数已经降到5%以下[8],法国、英国从来不去教堂的人数已高达60.4%和55.8%。[9]宗教不再像原来一样,是社会生活中的“垄断者”,在某种程度上,在一些国家和地区,宗教已经退出了社会公共生活领域。

然而另一方面,我们应该看到,全世界几十亿人口中,仍然有80%以上的人是宗教信徒,即便在世界上最现代、最世俗的国家即美国,每年一度的盖洛普测验显示,仍然有94%-96%的人回答说自己“信仰上帝”,40%的人每周上教堂,59%的人认为宗教非常重要,90%的人感到神的爱,而每天祈祷超过一次的人多过每天做爱的人,参加宗教活动的人次在1990年时是观看各种体育运动人次的13倍,而奉献给宗教事业的资金1992年时是567亿美元,是当年在棒球、篮球与橄榄球方面花费的14倍。[10]甚至在以无神论为主要意识形态的中国,改革开放之后宗教的复兴与发展令人瞩目,目前也有几亿人信仰宗教。宗教并没有消亡,它正以各种新的姿态与新的策略来应对现代社会的挑战:传统宗教已开始在现代社会重新寻找自己的位置,企图回归社会公共生活,层出不穷的新兴宗教更是迎合现代社会的发展,尽量满足现代人的需要。

世界宗教的新发展证明了宗教在日益世俗、人本、实用、功利、享乐的现代社会仍然具有的生命力。正如美国社会学学家斯达克(Rodney.Stark)所言:“在未来,宗教会受到世俗力量的影响但不会被毁灭。人们永远需要诸神,需要只有诸神才可能提供的一般性补偿物。”[11]人类需要宗教使宗教的存在成为社会结构的需要。正因为如此,古往今来,从古罗马帝国对基督教的迫害到中国唐武宗灭佛,从20世纪60年代东欧各所谓社会主义国家的“无神论运动”到中国文化大革命的“消灭宗教”,世界史上所有使用武力或行政手段迫害或企图消灭宗教的做法,都没有取得任何实质性的成效。相反,迫害与消灭都成为宗教兴旺发达的催化剂:基督教最终成为罗马帝国的国教,武宗之后佛教又得到发展;东欧各国20世纪后期宗教全面复兴,中国宗教在文化大革命结束后快速发展。历史事实印证了一条格言:企图扫除宗教就像钉钉子——你敲得越使劲,它进去得越深。[12]任何一个社会想要抽离宗教,其结构必然发生紊乱,最终将导致社会动乱。

这是因为,尽管每种社会制度各司其职,但它们在社会结构内部联系紧密,任何主要制度中的重大变化都可能引起其他制度的变化。换言之,如果我们将社会视为一个母系统,那么,不同的制度就是社会的子系统,它们相互关联相互影响,牵一发而动全局。这种关联形成了社会制度的重要特征。正因为如此,我们认为,一个社会能够和谐,首先需要社会结构的和谐与平衡。这就意味着,这样的社会不仅仅应该充分意识到其各种制度的不可取代性,而且应该让其制度能够最大限度地发挥其功能,协调好各制度之间的关系,使之符合最广大社会成员的愿望,充分满足其社会成员的需要。

二、正确理解宗教的社会价值与意义

作为社会子系统的宗教具有其他社会体制不可替代的价值与意义。在传统社会,首先,它是社会得以维系的根本。在人类社会形成和发展的早期,社会是被神圣化的。换言之,一个社会的存在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1078.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0.830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