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宗教学

李冀诚:西藏佛教艺术简论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04-27 点击: 778 次 我要收藏

内容摘要:本文简要地论述了西藏的佛教艺术(建筑、雕塑、壁画等),指出它吸收了印度艺术和中原艺术的传统,经过高僧大德的长期改造、加工和创作,形成了具有民族特色的西藏宗教文化。
  艺术是人类生活中最突出生命精神和智慧的一个方面。在人类历史上,艺术和宗教几乎成为不可分割的关系。宗教愈发达的地方,艺术的发展愈盛,希腊的艺术如此,印度的艺术如此,中国汉地的艺术亦如此,西藏的艺术更是如此,“此盖因人类最早敬畏的对象和歌颂的对象不是自身产生的英雄和爱情,而是面对大自然无限的欣怀与诚敬,由此诚敬与欣怀的心情,于是便产生了各种不同的模拟、敬畏、赞颂的特制作品,这便是艺术的始源,而后,循着此一生命精神的发展,便自然而然成为各种不同的艺术表现形式”。①佛教在西藏的影响有多大,我们不必从它的思想形式和生活观念的影响情况去看,只要从各种伟大的艺术作品去看,就可立刻察知,它在西藏乃至整个藏区人民的精神生活中影响有多么深远了。
  在今天我们所能获得的具有高度代表性的东西,不论是寺庙建筑、雕刻、绘画、还是造像,几乎无不是来自佛教的渊源,因此要论自七世纪松赞干布以来的西藏艺术,亦即等如专论西藏佛教艺术,没有佛教艺术,这1300年来的西藏艺术,即成为完全的一片空白。因此,藏族的传统艺术,基本上是佛教艺术。虽然,今天我们对藏传佛教的教义尚没有作更深入的研究,但是这些艺术品仍然可以使我们体验到不同于平常的经验和感情;即使我们不知道那些宗教的种类派别的内容,仍然可以使我们模糊地感到这些艺术创造所服务的目的。但是,由于宗教艺术与人民群众的联系,往往又使它们能够冲破宗教仪轨的束缚,在艺术上取得杰出的成就,因而能够被作为优秀的文化遗产而保留下来。本文所论述的西藏佛教艺术(建筑、雕塑、绘画等)的一般情况,仅是抛砖引玉而已。
  壮丽的寺院建筑
  藏族建筑是壮丽的。建筑很明显地反映出佛教宗教和政治发展之间的紧密联系。因此,人们可以从西藏寺院建筑的发展和风格中看出,后期城堡式寺院的修建完全是为满足通过行政机构来护卫及统治其领地的需要。这种做法,是把寺院置于政治——宗教机构的中心,它已脱离了8、9世纪直接传入的早期印度建筑的原形。建于公元8世纪的西藏桑耶寺就是以印度的乌丹塔布里寺为原形。人们可以颇有兴趣地看到,印度的寺院原形本身业已脱离了其更朴素的起源。它们曾经是四处云游、信奉佛教的贫苦人的避难之地。因此,后期的西藏寺院,象扎什伦布寺、噶丹寺及色拉寺,其职能也十分复杂。它们十分合乎逻辑地体现了印度早期佛教建筑的发展。西藏寺院建筑体现了佛教建筑一个发展阶段。
  关于建筑形式。从西藏寺院建筑看,即使是特别夸饰的寺院宫殿,也是同样以立方体组成的,它们的差别仅仅只是更错综、更复杂、更富于装饰,但其建筑的基本特点仍是平顶的立方体排列。同时,尽管这些建筑取材不同,但它们都是木结构体系,采用木柱和木梁架,用榫铆结合,很少用铁活,墙壁不承重等等,与我国其它各地的建筑属于同一体系。①
  元代以来,由于西藏“政教合一”的政治制度的发展,社会财富集中在寺院,因而使藏族建筑的卓越成就,突出地表现在寺院宫殿建筑方面。一些大型寺院,周围筑起高厚的围墙,有的竟长达四、五里,经堂和佛殿往往建于最高的中心位置上。围绕着主要殿堂,有一大群数以千计的低矮僧舍。许多大寺院,占地在达100公顷以上,构成一组异常壮观的建筑群,宛如一座宗教城市。藏族的宗教建筑艺术,是聚集了藏族劳动人民的智慧和创造的结晶发展起来的,当宗教信仰还影响着人们的时候,宗教艺术(包括宗教建筑艺术)往往是和人们的生活有着密切的联系。而劳动人民的智慧和创造又往往使建筑艺术取得卓越的成就。
  在西藏寺院宫殿建筑中,要属布达拉宫最著名,其艺术成就也最高。据《西藏王统记》载,远在公元7世纪时,松赞干布由山南泽当迁都拉萨后,即在布达拉山上建筑宫殿①。现在的布达拉宫,基本上是在公元17世纪,五世达赖于清顺治九年(1652),在去北京觐见清朝皇帝返回拉萨以后开始重建的。整个工程持续了50多年才告完成。到了十三世达赖时,又着力扩建,先后经历了300年的经营,才奠定了今日布达拉宫的面貌。
  布达拉宫是我国藏传佛教建筑中规模最宏大的建筑群,一层层重叠上去的宫殿一直盖到山顶,把布达拉山(红山)遍覆了个风雨不透,远远望去,这座宫殿似从山岗上生长出来一样。宫殿高达200余米,宽300余米,缘山砌平楼13层,红白两色宫,上有金殿3座,金顶重重,异常雄伟壮丽。
  布达拉宫的建筑工艺具有如下特点。基础坚固。建筑时由红山南麓奠基,数米厚的宫墙基石全用巨型花岗岩直接砌在红山山基岩体上,顺山势直至山顶,正侧视面呈一巨大梯形。这样,红山的整个岩体即成为布宫的基石,无论远眺或近观均给人以坚如盘石之感。宫殿内部回廊曲径交错纵横,犹如迷宫。其宫殿、经堂、塔殿、天井、平台等均以石木结构连为一体,相互牵挂依附。如此精妙之布局,不仅显示了建筑设计师之匠心所在,而且反映了高超的数学计算和力学水平。内部装饰精美华丽。到处是壁画、彩绘、金银饰物,五彩缤纷,金壁辉煌。所有廊柱、梁架、门窗、斗拱均彩绘或雕刻着花纹、人物、鸟兽、彩云。藻井的精美堪称东方图案艺术佳作。尤为引人注目的是灵塔殿的塔饰。布宫内有大小不等五至十三世达赖的八座灵塔①,其中五世达赖灵塔最大,最华丽,塔高14.85米,塔身全为金皮所包,据说共用黄金119,082两,塔身金皮上镶嵌着珍珠、宝石、珊瑚、琥珀、玛瑙等共18,677颗。布宫不愧为藏族民族艺术之巨大宝库。
  精美的雕塑艺术
  西藏佛教雕塑艺术,最早出现在公元7世纪松赞干布时代。当时拉萨大昭寺和其它一些小庙里出现了各种神佛的雕像。
  藏族的雕塑使用了各种不同的材料,有、银、铜、青铜、石料、木头、粘木、酥油等。在所有西藏佛教雕塑作品中,最为著名的是松赞干布和文成公主的塑像了。
  在大昭寺和布达拉宫内都保存着松赞干布和文成公主的塑像。大昭寺的塑像是134世纪的作品;布达拉宫的塑像显然要早得多,可能是7世纪唐代的作品。
  大昭寺的塑像,雕塑手法细腻,装饰非常华丽,松赞干布盘坐在雕琢繁褥,镶嵌着珠玉的宝座上,面目天真英俊,是一个对未来充满信心和响往的年青王子,手上镶嵌着绿松耳石的戒指珍宝,相传这是当年他和文成公主结婚时所用。
  在人物性格的刻画上,布宫的塑像更为精彩。这个松赞干布塑像已是壮年王者,形象比之大昭寺的显得成熟老练多了。造型上高鼻大眼,方额长脸,藏族的形象特点十分鲜明。眉目和胡须的装饰性处理手法,并不妨碍人物性格深度的刻画,完全表现出一个深谋远虑的王者形象。大昭寺和布宫的松赞干布塑像,帽子顶上都有个小观音菩萨,这是因为,传说松赞干布是观世音菩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1056.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0.979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