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宗教学

孔繁:李白和道教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04-27 点击: 820 次 我要收藏

内容摘要:李白是受道教影响极深的唐代大诗人。他生活在开元、天宝年间崇奉道教的时代,青年时就对道教发生兴趣,虽一生求仙没成,亦未能施展济世之才,然而道教的情致对于他的诗歌艺术上的成就起了重要作用。本文着重剖析了他所接受的佛道教宇宙观。
  一
  李白(701-762),他成人时期经历了唐代开元盛世和安史之乱,是唐代由盛到衰的转折时期。唐玄宗开元时期也是唐代道教最为盛行时期。唐代崇奉儒、释、道三教,而因为唐王朝制定新谱谍,为了抬高皇室的品级,而追溯其祖先为老子(李耳)。当然这也是因为老子李耳在中国文化史上具有崇高地位,特别是后来兴起的中国本土的宗教即道教,承继了老子的思想,并且奉老子为教主。历经汉魏晋南北朝和隋代,道教植根于中国社会而与外来的宗教佛教相抗争。同时作为宗教思想,从一个角度有利于封建王朝的统治,这是道教兴盛的原因。李唐王朝奉老子为先祖,与道教在中国社会历史之地位有密切关系。李耳(老子)为唐王朝之始祖,由此亦使得道教在唐王朝的地位较之以往历史为高。故在唐初,三教排列次序为道、儒、释,或道、释、儒。应当说唐代三教是同时并重的,然而由于唐皇室之与李耳之姓氏渊源,而道教不能不在形式上列于首位。道教之被崇奉往往与政治斗争相关联,在唐代亦有其发展之过程。应当说武则天当政时,崇奉佛教盛于道教,而到唐玄宗时,则道教之崇高地位压倒一切,这不能不和武则天到唐玄宗这一时期的政治斗争的发展有关系。唐玄宗可说是虔诚的道教徒,唐开元九年(721),他迎请茅山派道士司马承祯到长安,亲受法箓,加入道教。开元二十九年(741)在东西两京及全国各州建玄元皇帝庙,次年更名为太上玄元皇帝宫。唐天宝元年(742)又封庄子为南华真人,文子为通玄真人,列子为冲虚真人,庚桑子为洞虚真人。天宝二年(743)又将玄元皇帝(老子)加尊号为大圣祖玄元皇帝,后又升为圣祖大道玄元皇帝、又圣祖高上大道金阙玄元天皇大帝。
  李白生活在开元天宝年间崇奉道教的时代,他年轻时即受到道教影响,据他自述:“十五游神仙,仙游未曾歇。吹笛吟松风,泛瑟窥海月。西山玉童子,使我练金骨。欲逐黄鹤飞,相呼向蓬阙”。(《感兴八首》其四,《李太白全集》第1104页,下引(《李太白全集》简称《全集》)。这说明李白少年时代即响往修炼成仙。李白未离蜀时即曾隐居学道,如他在《上安州裴长史书》中自述:“又昔与逸人东严子隐于岷山之阳,白巢居数年,不迹城市。养奇禽千计,呼皆就掌取食,了无惊猜。广汉太守闻而异之,诣庐亲睹,因举二以有道,并不起。此则白养高忘机,不屈之迹也。”(《全集》第1246页)据王琦《李白年谱》推算,李白隐居岷山学道约在二十岁左右。上引逸人东严子无法详考,但是表明李白以隐居学道为高尚,这也是他推重道教之原因。
  李白离蜀后,曾结识茅山派道士司马承祯,据他自述:“余昔于江陵见天台司马子微,谓余有仙风道骨,可与神游八极之表,因著《大鹏遇希有鸟赋》以自广。此赋已传于世,往往人间见之。悔其少作,未穷宏达之旨,中年弃之。……“(《大鹏赋序》,《全集》第2页)据这一记述,李白结识司马承桢当在刚离蜀时,约二十四、五岁时,《大鹏赋》为他早期创作,故称为“少作”,对道教之理解尚不成熟,故说“未穷宏达之旨。”李白自比大鹏,而以司马承祯比希有鸟,借以抒发道家情怀。
  李白与当时著名道士吴筠亦相友善,吴筠与司马承祯均师事潘师正,为茅山道士陶弘景之四传弟子。关于李白与吴筠友善,《旧唐书.文苑列传.李白传》云:“天宝初,客游会稽,与道士吴筠隐于剡中。筠征赴阙,荐之于朝,与筠俱待诏翰林”。《新唐书.文艺列传.李白传》亦云:“天宝初,南入会稽,与吴筠善,筠被召,故白亦至长安。”天宝元年(742)李白四十二岁,约在这时,李白与吴筠相识,吴筠亦因唐玄宗崇奉道教以召赴阙,李白俱往,玄宗诏征李白入宫,与吴筠之荐引有关。当然,据史书记载,李白至京师受玄宗重视,亦有贺知章之推荐,而贺知章晚年亦做了道士,辞官归隐四明。
  李白入道教是在离京师以后,他在京师约三载,约于天宝元年(742)至天宝三年(744)。据王琦编《李白年谱》说他约于天宝三、四年(744-745)“就从祖陈留采访大使彦允,请北海高天师授道箓于齐州紫极宫。”(《全集》1584页)这时李白四十四、五岁。又据魏颢《李翰林集序》说李白“曾受道箓于齐,有青绮冠帔一副。”(《全集》,第1450页)这些均说明李白入道教是在离京师赴齐地之后。李白亦曾潜心于内、外丹术,据他自述:“吾与霞子元丹,烟子元演,气激道合,结神仙交,殊身同心,誓老云海,不可夺也。历行天下,周求名山,入神农之故乡,得胡公之精术。”(《冬夜于随州紫阳先生餐霞楼送烟子元演隐仙城山序》,《全集》第1293页)元丹和元演均当时隐者,元丹又名元丹丘,李白诗文中多次提到,但其身世记述不详。李白所说“得胡公之精术”,胡公即紫阳先生、道士,长于养生术,为李白所景慕。李白又说:“胡公身揭日月,心飞蓬莱。起餐霞之孤楼,炼吸景之精气。延我数子,高谈混元,金书玉诀,尽在此矣。”(同上引)李白与元丹、元演等人与胡公谈养生术,内、外丹术,以及读道经,收获甚大。胡公死后,李白作《紫阳先生碑铭》说他:“代业黄老,门清儒素,皆龙脱世网,鸿冥高云。”(《全集》第1429页)胡公亦得道隐者。李白还说:“予与紫阳神交,饱餐素论,十得其九”。(《全集》第1434页)紫阳亦得陶弘景、司马承祯真传之茅山派道士。
  李白曾到嵩山访炼丹之焦炼师,他在《赠嵩山焦炼师》序中说:“嵩山有神人焦炼师者,不知何许妇人也。又云:生于齐、梁时,其年貌可称五、六十。常胎息绝谷,居少室庐,游行若飞,倏忽万里。世或传其入东海,登蓬莱,竟莫能测其往也。余访道少室,尽登三十六峰,闻风有寄,洒翰遥赠。(《全集》第508页)焦炼师是传说中的人物,被当作仙家,长于炼丹,而李白则信为真实,竟访道少室,尽登三十六峰,可见其虔诚。李白求仙之心迫切,其在赠焦炼师诗中竟说:“紫书傥可传,铭骨誓相学”。(同上,第509页)李白潜心内,外丹术,志在游仙,其一生高尚于此,坎坷亦于此。唐刘全白作《李君碣记》说李白“浪迹天下,以诗酒自适。又志尚道术,谓神仙可致,不求小官,以当世之务自负,流离轗轲,竟无所成名。”(《全集》第1460页)李白一生求仙未成,亦未能施展其济世之才,然而道家情致,对于他诗歌艺术上的成就则甚重要。
  李白亦尝学佛,他自述“昔在朗陵东,学禅白眉空。大地了镜彻,回旋寄轮风。揽彼造化力,持我为神通”。(《赠僧崖公》、《全集》第542页)李白学佛,是因为当时道教虽居最尊地位,而佛教亦甚盛行,唐玄宗并不排斥佛教,而且佛教与道教在宗教信仰方面亦有其相通之处。道教提倡修炼成仙,而佛教提倡死后成佛。李白向往成仙,亦向往成佛。如他作诗有:“青
莲居士谪仙人,酒肆藏名三十春。湖州司马何须问,金粟如来是后身。”(《答湖迦叶司马问白是何人》,《全集》第876页)青莲居士为李白之道号,他是答迦叶氏(来自西域天竺)问,故说金粟如来是后身,但这也表现出他是信佛的。李白对佛家思想是有深刻领悟的,这方面我们在下面还要述及。
  二
  李白接受了道教的宇宙观,如他在《大鹏赋》中说:“参玄根以比寿,饮元气以充肠。”(《全集》第9页)“玄根”即是“道”,司马承祯著《坐忘论》提出“安心坐忘之法”,他之“坐忘”和佛家之禅定相似,为守静去欲的方法,可以得道长生。他修道之最高境界是“与道自身”、“神与道合”。这即李白所说“参玄根以比寿”。参玄根即指神与道合。司马承祯在其著《天隐子》一书中提出:“长生之要,以养气为先”。李白所说“饮元气”即司马承祯之“养气”。《大鹏赋》还有:“以恍惚为巢,以虚无为场。”此处所说“巢”、“场”亦指“玄根”,指“道”。而“恍惚”、“虚无”为道家形容“道”之语言。而这也是道教所宣传之成仙成圣之“太虚”境界。
  李白诗云:“观变穷太易,探元化群生。寂寞缀道论,空帘闭幽情”。(《古风五十九首》其十三,《全集》第104页)“太易”指宇宙之元初,本原,亦即“道”之状态。李白说“观变穷太易”,是他认为宇宙本质乃运动。而“探元化群生”,“元”亦“道”,群生由道生出,亦说明道运动不息。而“寂寞”、“空帘”都是指学道之修养方法和所要达到的境界。
  李白吸收道家自然思想,认为天地万物的运动变化皆属自然,他诗云:“日出东方限,似从地底来。历天又入海,六龙所舍安在哉!其始与终古不息,人非元气,安得与之久徘徊。草木不谢荣于春风,木不怨落于秋天,谁挥鞭策驱四运,万物兴歇皆自然。”(《日出入行》,《全集》第211页)这是说,日出日落,终古不息,其间并无支配者。而人非元气,故有生死。这说明元气是永恒的,不生不死的。至于草木春华秋实,亦无支配者。天地万物之兴衰生死均属自然。因此李白又说:“鲁阳何德,驻景挥戈。逆道违天,矫诬实多。”(同上)李白这里是借批评《淮南子》关于鲁阳挥戈止日的传说,证明万物自然。《淮南子.览冥训》有:“鲁阳公与韩构战酣,日暮,援戈而挥之,日为之反三舍”。李白认为这个传说,违背天道自然,是很荒谬的。李白诗又有“天地为橐龠,周流行太易。造化合元符,交媾腾精魄。自然成妙用,孰知其指的?”(《草创大还赠柳官迪》、《全集》第536页)天地为孕育万物之橐禽,橐龠如风箱,形容天地空虚,万物孕育其中。而万物流行发育之功能属于太易,太易即“道”,为万物之母。天地万物絪温化生,皆自然之妙用,无有使之者,此亦道法自然思想。李白诗还有:“贵道能全真,谮辉卧幽邻。探元入窅默,观化游无垠。”(《送岑征君归鸣皋山》,《全集》第831页)李白所说“全真”即指道家自然,道家重自然,倡无为,反对有为,反对诈巧虚伪。所谓“幽邻”、“窅默”、“无垠”,均指自然无为,因为道是无形无名的,故为天地万物之根源,而为万化之本。
  李白吸取道家气化说,认为万物蒙受元气而成,他说:“白若白鹭鲜,清如清泪蝉。受气本有性,不为外物迁。”(《赠宣城宇文太守兼呈崔侍御》,《全集》第606 页)这是说白鹭和清蝉均是受先天元气而成,受气禀性之后,各有其种类,便不会改变。这显然是道家之先天气票说。李白诗又云:“穷通与修短,造化风所票。一樽齐死生,万事固难审。”(《月下独酌四首》其三,《全集》第1064页)这是道家之宿命论思想,认为人为寿命长短与富贵穷通,皆由命中(造化)注定。李白“一糟齐死生”是以醉酒达到得道的境界,他又说:“醉后失天地,几然就孤枕。不知有吾身,此乐最为甚”。(同上引)这是说酒醉忘记一切,超越万物和自我,名为“失天地”,实际达到齐天地万物和死生的境界,即道的境界。这些均说明道家之宿命思想对李白人生态度影响很大。
  前面我们已经说到李白信道亦信佛,他的宇宙观亦受到佛教影响。他将佛教亦抬得甚高,如他说:“共工不触山,娲皇不补天,其洪波泪泪流,伯禹不治水,万人其鱼乎!礼乐不坏,仲尼不作,王道真昏乎!而有功包阴阳,力掩造化,首出众圣,卓称大雄,彼三者之不足征矣!”(《崇明寺佛顶尊胜陀罗尼幢颂序》,《全集》第1306页)共工触山,女娲补天,这些神话传说被道教采纳,娲皇成为道教之神。而大禹治水和仲尼作礼乐,则为儒家称颂。而李白认为佛之阴阳造化之力高出道、儒二教,故说佛“首出众圣,卓称大雄”。李白认为佛之高超乃在普渡众生,如他说:“粤有我西方金仙之垂范,觉旷劫之大梦,碎群愚之重昏,寂然不动,湛而常存,使苦海静滔天之波,疑山灭炎崑之火,囊括天地,置之清凉。日月或坠,神通自在,不其伟与!”(同上引)佛能超渡众生脱离苦海,使人觉悟,拔出旷劫,佛法无边,佛亦永恒不灭,所谓日月或坠,而佛法(神通)永在。李白吸收佛之禅定思想,认为清除欲念是成佛之途径,他说:“本心若虚空,清净无一物。焚荡淫怒痴,圆寂了见佛。”(《地藏菩萨赞》,《全集》第1336页)要使心境洁净,一尘不染,必须消除淫、怒、痴等心累,如火焚水荡,将其清除洁净,则可明心见性,达到佛境,即涅槃、圆寂境界。李白发挥佛之空无思想和神不灭思想,他说:“了身皆空,观月在水,如薪传火,朗彻生死;如云开关,廓然万里。寂寞为乐,江海而闲。逆旅形内,虚舟世间。”(《鲁郡叶和尚赞》,《全集》第1338页)照佛之观念,物我皆空,如观月在水,皆非真实。形与神如薪与火,神传于形犹火传于薪,薪可烬,而火永传,犹人之形死,而精神永存。李白由此认为人生如逆旅、虚舟,总要归(死)去。李白以禅定为通向彼岸之重要修行方法,他说:“常虚怀忘情,洁已利物,是人行空寂,不动见如来。”(《化城寺大钟铭》,《全集》第1344 页)此乃佛之守静去欲方法,保持心性空寂,物我两忘,则可通向佛境。
  由于李白接受道、佛两家之宇宙观,自命谪仙人和大彻大悟之人。他作诗说:“茫茫大梦中,惟我独先觉。腾转风火来,假合作容貌。灭除昏疑尽,领略入精要。澄虑观此身,因得通寂照。朗悟前后际,始知金仙妙。幸逢禅居人,酌玉坐相召,彼我俱若丧,云山岂殊调。清风生虚空,明月见谈笑。怡然青莲宫,永愿恣游眺。”(《与元丹丘方城寺谈玄作》,《全集》第1059页)以上表明佛、道思想是相通的,因为佛、道均以人生若大梦,而悟得人生如梦则为先觉。澄虑观身,灭除昏疑,为佛之修炼方法。而彼我俱丧则为佛、道二家主张。清风明月亦体现佛、道共同情趣。李白身为青莲居士,折中佛之空寂与道之虚无,而以物(客观)我(主观)两忘,达到彻悟,而步入成仙成佛之途。
  三
  李白在《大鹏赋序》中说:“余昔于江陵见天台司马子微,谓余有仙风道骨,可与神游八极之表。”(《全集》第2页)他还说:“吾希风广成,荡漾浮世,素受宝诀,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本文链接地址: 孔繁:李白和道教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1048.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0.928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