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宗教学

杨华明:从宗教神秘主义到历史唯物主义——试论从黑格尔到马克思的哲学转向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04-27 点击: 833 次 我要收藏

From Religious Mysticism to Historical Materialism——Trial remark on the philosophic change from Hegel's to Marx's

摘要:马克思主义哲学实现了哲学发展史上的伟大变革。哲学发展经历了一个从黑格尔思辨辩证法哲学到费尔巴哈人本学唯物主义哲学再到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哲学(亦即辩证人学)的正-反-合的圆圈发展过程。马克思主义哲学扬弃超越前二者哲学的关键点在于其历史向度的引入,从而彻底摆脱了宗教对哲学的束缚,使哲学走上了独立发展之路。

Abstract:Marxism has realized the great revolution in the development of philosophy. Philosophy has experienced three steps:Hegel's dialectical idealism;Feuerbach's humanistic materialism and Marx's historical.
Materialism,which is just an orbit of a circle,The advantage of Marxism over the formet two ones lies in that it has introduced the dimension of human history and thus freed itself from the bondage of religion which makes it possible that philosophy develops;independently.

列宁在《哲学笔记》中写道:“天国-自然界-精神。打倒天国:唯物主义。”[1](P103)这里其实对于我们理解从黑格尔到费尔巴哈再到马克思的哲学转向有一条明晰的线索提示:这三人的哲学重心经历了一个从理性天国到感性自然最终回到现实的精神存在-人-的圆圈式的发展轨迹。以自然界为武器打倒的天国形式上吻合着《圣经.创世记》中失乐园的故事,表征着人从天堂到自然的沉沦,而事实上却恰恰成全着从人之有限性向神之无限性的擢升。这天-地-人圆圈式的哲学转向表明:神圣的不是三一逻各斯,亦非感性自然肉身,而是有着渎神实践行为的神圣者自身――人。承载人的精神的现实载体不是实体性的天国或自然,而是这二者的关系,是这关系中包含的扬弃过程。

黑格尔,作为承袭希腊理性主义传统的集大成者,自诩其哲学为黄昏才起飞的“密纳发的猫头鹰”。一方面,他赋予上帝以“绝对理念”名号的精致的形而上学体系是构筑在三一逻各斯的辩证法基础之上的,这种辩证法在整个辩证发展史上起着重要的环节意义,成为马克思主义历史辩证法的滥觞;另一方面,诚如费尔巴哈所言,“黑格尔哲学乃是转化为一种逻辑过程的神学史”[2](P497),昭示着古典形而上学的终结,这“黄昏才起飞的猫头鹰”面临的只能是中世纪般神学黑夜,难逃终极实体式桎梏,要获得新生的黎明,必须经历“打倒天国”、沦入尘世的过程。

在黑格尔那里,辩证法不仅仅是工具意义上的方法,而就是哲学本身,而哲学的独立性与现实性的依据就在于哲学采取的是自己证明自己、自己返回自己的圆圈式的论证方法。“哲学是独立自为的,因而自己创造自己的对象,自己提供自己的对象。而且哲学开端所采取的直接的观点,必须在哲学体系发挥的过程里,转变成为终点,亦即成为最后的结论。当哲学达到这个终点时,也就是哲学重新达到其起点而回归到它自身之时。这样一来,哲学就俨然是一个自己返回到自己的圆圈”[3](P59)。追根溯源,黑格尔的三一辩证法发端于基督教神学辩证法。三位一体的思想是基督教文化的核心:上帝(圣父)为赎人之“原罪”而派子(圣子)通过耶稣在十字架上惨死的事件,来实现人与神的重新统一(圣灵),它是这样一个过程:“圣父经由圣子使造物回归自己,而圣子通过圣灵存在于造物中,圣灵重新揭示圣父已经揭示又为圣子认清了的东西,揭开圣父与圣子的统一和同一,造物似乎经历了神秘辩证法的三个因素,达到与造物主思想相一致的完美。在绝对存在的怀抱里,在第一神灵中,永远实现着神秘辩证法的全过程:圣父与圣子的分化和圣灵中的融合”[4](P149-150)。透过这神秘思辨的宗教语言,我们确实能够体会到其中包含着深刻的辩证法思想,然而这宗教辩证法话语一经说出,便成为脱离讲述主体的神圣逻各斯,在主体与逻各斯之间形成一虚空之境地,这虚空不是把人引入真理之际,而恰恰是将二者隔离。这种背离辩证法自身轨道的辩证法根源于宗教的虚妄本质。人设立一个彼岸世界,以上帝的完满来填充人的缺憾,以神性来弥补人性。然而这种“填充”与“弥补”皆非在动态的实践中促成人的发展,而是要设立一个终极性目标,将人的发展的无限可能性凝滞化、固定化。因此,当上帝设立完满之际也就终结了完满,从而也就终结了自身。在现实的人与天国的上帝之间没有通途,上帝亦只能作为人的异己物与人相对立。因此,宗教虽然在现实中存在着,却没有存在的现实性,这就决定了它的存在只能是一种缺陷性的存在,其形式的严密与内容的空虚之间的矛盾不是弥补着而是扩张着这个缺陷。黑格尔就是看到了纯粹宗教将上帝实体化的无根之缺憾,才力图用哲学的语言(绝对理念)来为上帝正名。在黑格尔那里,宗教与哲学面临的是同一对象,“宗教的对象,犹如哲学的对象,是其客观性中的永恒真理、上帝(神)及无……哲学并非世间的智慧,而是对非世间的认识……哲学对宗教进行阐释,也就是对自身进行阐释;对自身进行阐释,也就是对宗教进行阐释”[5](P17)。换句话说,宗教就是用表象的语言来描述的哲学世界。事实上,绝对理念的逻辑演变走的也正是神圣逻各斯的三一轨迹。在黑格尔思辨唯心主义哲学中,精神使自身成为自身之对象,将绝对之域拓展至现实自然当中,这对象在其异在中依然与自身同一,但又超出了绝对实体的抽象界域,以否定的形式实现着精神活生生的主体性内涵,正如他在《精神现象学》中的经典论点所述:“一切问题的关键在于:不仅把真实的东西或真理理解和表述为实体,而且同样理解和表述为主体。”[6](P10)这正是黑格尔思辨哲学高于一般宗教哲学之处。神圣逻各斯不应该只被理解为一种抽象结果,它同时应包含扬弃自身的否定性因素,因此,这种结果就是内涵自身,而非停留在内涵的彼岸与之相对立。上帝降世为人的三位一体理念正是精神之辐辏,其真之维度在于圣子耶稣感性主体肉身承载并颠覆着(十字架上的惨死之隐喻)这神圣理念,所以黑格尔说:“神圣的理念的意义在于:神圣的理念是绝对的主体、自然的和精神的世界的宇宙之真,而不仅是某抽象的他者。”[5](P87)神圣理念之死表征着不可超越的主体有限性,道成了肉身,就是道进入了死域;上帝死了,就是与主体相对立的并且包含在主体之中的“有限者的限度之他者”[5](P135)死了,而有限之死就是死亡之死,就是复活,那么,肉身又必得成道,主体又必回归于绝对精神。在思辨哲学中,神脱离实体之硬壳,获得主体能动之规定并陷入有限之受动境域,而恰恰是这有限经纬才织就成无限之网,恰恰是在神弃绝自身的同时才实现并完成着自身。所以在黑格尔那里,“神学由于获得了合理性而成为哲学,哲学则由于获得了神秘性而成为更为精致的神学”[7](P4),故这种思辨的精神哲学就是宗教哲学,而宗教哲学就是哲学宗教学。

一方面,我们必须承认,黑格尔的辩证逻辑体系由于其内在的深刻性与合理性必然为后来的科学的历史辩证法所吸收,成为马克思主义哲学的重要来源;但另一方面,他哲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1044.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1.550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