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宗教学

张总:特色独具的临朐造像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04-27 点击: 810 次 我要收藏

《临朐佛教造像艺术》代序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 张总
楔引
距今恰好1004年之前的公元1004年,即北宋景德元年夏季闰七月五日,在山東省沂水县境(今属臨朐)的东镇沂山明道寺上寺院中,高僧大德云集、官宦车马幅凑,人头攒动,虔敬的人们双手合手,齐声祈福。诸多人众来此虔敬之原因何在呢?原来此寺中落成了一座新的舍利塔。此塔下地宫中,不仅有僧人感得之舍利,更有佛像三百余尊——前朝受损的佛像,悉数瘗藏于此。主持法会的塔主守宗与同兴此事的觉融,分外高兴,他们并非本地寺庙的僧人,而是来自河北莫州与霸州(今河北任丘与霸州)游方的僧人,因见此佛像散诸于地,舍衣发心造塔,感应收得舍利。此事得到诸方高僧大德与地方官宦,特别是青州一带僧俗善信之支持,如沂山穆陵关及本县沂水官吏僧侣众人等等,所以构建塔宫顺利完成。来预法会者就有青州龙兴寺志公院主义永、皇华寺僧咸肇、惟仪寺的比丘尼法明、还有棝特山院的怀达等人,本地的寺僧则有寺主重坚、小师惠初、众僧有德超、常坐僧可凝、礼千拜僧智海、栽松僧法诚等;官员则有镇海军节度行军司马郑归昌、沂山穆陵关镇主谢璠;沂水县令陈利用、县尉侯待聘与主簿等;还有转运衙都勾押官苗嵩与监盐酒税官员等,以及穆陵关施主苗习、张峻,又有众善施主、高嵩等男妇百姓百十六人,最末署有临朐县界押司崔莹之名;总之,位于沂山之北的青州镇海军、之南的穆陵关镇与沂水之僧俗宦民,共襄盛举,冠盖汇凑,百姓云集,可见这是一件影响远远超过本县境域的重大法会活动。
这个千年之前的盛况场面,之所以能被反映,全是缘由两块砌在塔下的石碑:《沂山明道寺新创舍利塔壁记》与《明道寺庆塔挂名记》(或称为《众善题名》)[1]。《塔壁记》即由上述青州官员郑归昌所撰[2],将明道寺塔像诸事脉络载明。此碑记在清代已得到注意,阮元《山左金石志》卷十五已经收入,并说明《塔壁记》的29行刻文之后,还有捐资造塔116人之众善题名。不过其卷十七中列出宋代绍圣、崇宁数则游人题记时,却说是在临朐城南九十里明道寺俗名下寺院[3]。但光绪年间《临朐县志》对此有辩正,著录宋代刻石题石之下,特别纠正《山左金石志》误为下寺院[4]。可见这几块原石仍在上寺院中。其寺距县城确为45公里。至于明道寺有无下寺院,似可另论[5]。总之金石著作虽然没有遗漏这些铭刻,但似只重视了宋代其地属于沂水的行政区划。今天,我们在塔下地宫佛像出土以后的审视,与清代金石学家的注重,视角大有不同。
《沂山明道寺新创舍利塔壁记》内涵之妙,因为它是宋代舍利与佛像窖藏结合一个鲜明例证,可以联系很多考古发现。国内佛教考古于宋代舍利与窖藏佛像屡有发现,近年成果极多,尤能证明其时舍利塔构蔚然成风。众所周知,无论佛像窖藏或舍利瘗藏,南北朝至隋唐以来各地均有,但山东地区的风习可以说相当悠久浓厚。山东古青州佛像窖藏可知有博兴、无棣、诸诚的北朝晚期窖藏,青州兴国、七级与龙兴寺,或北朝或宋代的窖藏等[6]。而山东舍利瘗埋于隋文帝施青州、平阴等之后,有汶上县宝相寺太子灵踪塔、平阴县真相院释迦舍利塔等。最新为2008年8月7日于兖州揭示的兴隆寺塔地宫;南京长干寺遗址于同一天揭出地宫七宝塔,稍早的5月7日在山西太原太山龙泉寺近旁,发现塔基内有石木函中鎏金铜质、银、金椁棺。前此杭州雷峰塔五代地宫也曾有重大发现,并证舍利地宫之南北绵延。
与临朐塔宫性质最为接近的其实是济南老城区相家巷的开元寺地宫、以及安徽亳县咸平寺地宫,前者具北宋《开元寺修杂宝藏地宫记》,原舍利经藏地宫旁,两处排列整齐的窖藏佛像,虽以唐像为多,也有从东魏、北齐至北宋之作品[7]。后者具北宋《释迦如来砖塔记》、石棺与北齐纪年造像碑数件。这些情况都说明北宋阶段瘗埋舍利与佛像蔚然成风,同时藏舍利与佛像的亦为数不少,山东一带相当突出。这种风气形成原因等还可再考,如藏存佛教文物最多、举世闻知的敦煌藏经洞,封闭时段其实也很相近。就明道寺地宫而言,其佛像发现之早、之多,铭文之详都是非常突出的,可惜由于其一批作品出土较早(1965年与1984年两次出土,前者为民间发掘,后者为博物馆主持),一些资料与文物已有破损。但就出土佛像而言,仍具极大价值。临朐造像虽然没有青州龙兴寺作品那么色泽鲜明,其雕造特色却很突出,在古青州佛像系统中,其不容忽视无可置疑。

临朐佛像特色再读
临朐县除明道寺外,大佛寺、小时家庄等处也有出土佛像,其中也确有精品,但无疑明道上寺的舍利塔宫所出,为临朐像之主体。由于这批佛像数量相当大,雕刻精美,其年代以北朝为多为主,不仅与诸城、博兴出土佛像相似,更与青州龙兴寺所藏接近。在包括博兴、诸城等处的古青州地区窖藏佛像雕刻中,以临朐明道与青州龙兴两者或更多的佛像来比较,其呈现的主体规律是颇为一致的。北魏晚期至北齐为兴盛期,主要作品形式有背光式三尊像与圆雕单体造像。前者时跨北魏晚期至北齐,以东魏时最当兴盛。典型特色是舟形背光上有伎乐飞天奉塔,像为一佛二菩萨,佛菩萨间有倒悬之龙,口吐莲荷成台以支撑菩萨。至北齐时,青州等处这种依托背光的造像为单体像所替代,而临朐此式作品仍有余绪。北齐新式为佛与菩萨像都各自圆雕而成,无论背侧均细琢详雕。佛像之衣饰与造型都有强烈的印度特色。其佛衣有密集衣褶与几无衣纹两种:曹衣出水及无纹无褶;对应于印度笈多王朝两大造像中心——马土腊(原译秣菟罗)与萨尔那特(意即鹿野苑)之风格。佛像头顶螺发肉髻,由高耸变成低平,菩萨像则璎珞帛带,珠悬华丽,丰富完美。
相对于青州龙兴寺窖藏略同彩绘泥塑的贴金彩绘,临朐造像并无那么鲜丽的外表,石质的本色更强。临朐造像至少有三大特色:
一.纪年铭刻多 青州龙兴寺窖藏无几铭刻、诸城诸寺也相似、博兴龙华寺稍有一些。但临朐纪年铭像相对显多。这批造像中最早的纪年是北魏孝明帝正光元年(520),最晚为隋大业三年(607)。其中具年号者13件,有干支的4件,共17件。可以排此于88年的跨度之间。这些纪年于此临朐自身造像、于彼青州龙兴造像等,均极富价值,可有助于大青州地区佛像排年纪序。
二.材质多种与雕刻手法灵活 临朐造像所用之材质,较青州余地以石灰岩为主之外,多出一批滑石质地造像。这批滑石材质,产自沂山本地。其造像虽然多为小型、雕刻也显粗糙一些,但结合所具一些题铭,可知确是下层民众所施所造,是反映下层民众信仰与布施行为之珍贵资料。临朐雕刻的手法非常活泼多变。临朐造像基本形式虽与青州像相似贴近,但是详加对比可知,青州造像十分规整或者说过于整齐。这些造像虽然件件不同,但相互之间差别不是太大,造型元素相当近同,例如吐荷之龙的恣态样式。而临朐的龙之恣态样式变化要丰富很多。类似的情况还见于许多细节,可见下文论述。
三.题材内涵较为多样。临朐造像中可以见到较多的题材内容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1033.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1.051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