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宗教学

关启文:当代哲学神学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04-27 点击: 845 次 我要收藏

前言

哲学神学(Philosophical Theology),顾名思义,是哲学与神学之间的科际学科,大致上说,与宗教哲学(Philosophy of Religion)同义。在西方,哲学与神学的互相渗透已有悠久的历史,而近年哲学神学亦有很蓬勃的发展。然而在华人学术界,专注研究宗教哲学的学者不多,一般的中国知识分子对宗教哲学的了解多停留在50、60年代的境况,而对它的当代发展认识不多,特别是关于分析哲学与宗教哲学的对话。在台湾也有一些宗教哲学的课本,然而它们主要是依循天主教的多马斯主义传统(Thomism)(如曾仰如)。大陆学者对20世纪的宗教哲学的介绍较全面,如何光沪(1991)便总结了很多哲学家和神学家的思想,他覆盖的时期主要是20世纪的上半叶,大概直至1970年。张志刚(1993, 1997)则有一些较新的资料,如70年代后冒起的三大宗教哲学家,史荣本(Richard Swinburne,斯温伯恩)、彭定加(Alvin Plantinga,普兰丁格)和奥斯顿(William Alston),他都有介绍,但篇幅和主题所限,他仍然没有处理很多重要课题。

本文在交待了哲学神学的基本要旨后,便会集中介绍在20世纪(特别是下半叶)的哲学神学,使更多人对那些令人振奋的发展有概略的认识。

哲学神学的本质与范围

简单来说,哲学神学就是用哲学方法去处理神学问题的学科。和其它神学分支[如教义神学(Dogmatics)]一样,哲学神学也会论及如何认识神、神的属性等课题,但教义神学多从一个信仰立场出发,去探究何种理解教义的方法最合乎圣经和教会传统(这些至少是一些考虑要素),而哲学神学则用广义的理性方法去探究,不一定假定了某一种信仰,所以持无神论、不可知论或回教、犹太教立场的哲学神学家也是存在的。

哲学神学与护教学(Apologetics)和基础神学(Fundamental Theology)在范围上有相当的重复,但它们是有分别的。护教学的目标是以理性维护基督教信仰,很多时也会使用哲学论证,这就与某些支持基督教的哲学神学相同,但哲学神学不一定是支持基督教的;而且护教学除了使用哲学论证之外,也可能诉诸历史证据,这就出了哲学神学的范围之外了。基础神学则主要是天主教使用的名称,是指探讨神学的基础的学科,传统的基础神学和护教学分别不大,但近代的基础神学的进路则没那么理性化和比较多元化。

为了使读者更明了哲学神学是什么,我在下面列出哲学神学探讨的一些主要问题:

(一)神的概念

1.神的个别属性的哲学分析:全能、全知、全善、永恒、简单性(Simplicity)、必然性(Necessity)、美丽、非物质性、无所不在、不变、不受影响……
2.应如何定义神?
3.一些引申的问题:神能否造一块自己举不起的石头?神的预知与人的自由有没有矛盾?神的不变性与他的位格能否并存?

(二)神的存在

1.支持论据:本体论证、宇宙论证、宇宙起始论证、设计论证、道德论证、宗教经验论证、人类论证、实用论证、累积论证……
2.反对论据:苦难问题、心理学等对宗教的解释、神的概念的内在矛盾、宗教与科学的冲突……

(三)信心与理性、宗教的知识论

1.理性主义
2.唯信论、改革宗知识论
3.调和论

(四)宗教语言

1.逻辑实证论的挑战
2.模拟、隐喻、符号等在宗教语言中的角色
3.宗教语言能否描绘神?(批判)实在论或反实在论

(五)基督教信仰的哲学反省:对以下概念作哲学分析

1.三位一体
2.道成肉身
3.罪与救赎
4.永生、天堂与地狱
5.神迹、祈祷与神的护理
6.启示、传统等

(六)宗教与科学

1.方法论的比较
2.创造论与当代宇宙论
3.创造论与进化论
4.宗教人观与科学对心灵的了解
5.宗教与科技

(七)宗教与伦理

1.宗教与伦理的基础
2.神谕伦理
3.宗教与自然法、功利主义、德性伦理等
4.宗教与政治伦理、医学伦理、环境伦理等

(八)宗教与近代思潮

1.存在主义、现象学
2.进程哲学与神学
3.新多马斯主义和超验多马斯主义
4.女性主义
5.宗教多元论
6.后期维特根斯坦思想
7.后现代主义

(九)重要宗教哲学家的思想的分析与评论:奥古斯丁、圣安.瑟伦、亚奎那、笛
卡尔、休谟、康德、祈克果(Soren Kierkegaard克尔凯戈尔)、詹姆士等

哲学神学的合法性

哲学神学是神学众分支中较受忽视的一环,不单因为要同时兼顾神学与哲学是甚为吃力的,也因哲学神学的合法性受不少神学家质疑,他们认为信仰与哲学在本质上是冲突的,哲学神学其实是一种反神学!如早期教父特土良(Tertullian)便质问:“耶路撒冷与雅典有什么相干呢?”巴斯卡(Pascal)对比哲学家的神与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认为两者大相径庭,所以不可混为一谈;马丁.路德直斥理性为淫妇;巴特(Karl Barth)对自然神学的挑战更不容忽视,他认为神学源于有自主性的启示,并不需要在自然或理性中找寻基础,而哲学神学只是理性的骄傲表现,信仰若让哲学在神学中占一个席位,它最终会鹊巢鸠占、将启示摧毁。

虽然我深信哲学神学的重要性,但以上的批评还是值得深思的,它提醒有信仰的人在学习和建构哲学神学时,要小心选择与信仰符合的进路。巴特等正确地指出信仰与某些哲学观点和方法(如理性主义、相对主义)的确是水火不容的,不少人念哲学时不自觉地将这些观点和方法吸收,以致到最后连信仰也放弃了,这些故事显示,启示的自主性被哲学摧毁的危机的确是存在的。然而哲学和理性的功能与启示的自主性不一定是矛盾的,我在下面简述一些理据。[我有详细讨论巴特对自然神学的批评,参见关启文(2000)。]

第一,基督教的主流传统其实是承认信仰与哲学可以是并行不悖的。初期教会就面对希腊哲学的挑战和不少理性的批评,一些早期教父便尝试调和基督教与希腊哲学,如革利免(Clement of Alexandria);也有一群护教士奋起响应种种批评,用理性维护信仰,如犹斯丁(Justin Martyr)。早期教会在当时社会只是一边缘群体,且要面对文化的压力,她仍能保持团结和坚持去作见证,这些教父和护教士的贡献是不容忽视的。其他教父的理性能力也是毋庸置疑的,如爱任纽(Irenaeus)驳斥各样异端,奥古斯丁的神学就深受新柏拉图主义影响,而他的《忏悔录》更将哲学反省和祷告编织在一起。基督教最后能在众多意识形态中脱颖而出,征服了整个西方世界,不单是因为信仰的生命力,也是因为信仰在思想战场上打败诸对手。中世纪更可说是信仰与哲学的“蜜月期”,亚奎那将基督教与亚里士多德的哲学紧密地结合起来,这个整合成为天主教的官方思想,统辖了西方世界几个世纪之久。改教之后哲学与基督教的关系较为紧张,然而完全否定哲学与理性的神学家始终是少数,以卫斯理(J. Wesley)为例,他训练牧师时就很重视逻辑和哲学的学习。

第二,我们也不可忘记圣经的命令:“只要心里尊主为圣。有人问你们心中盼望的缘由,就要常作准备,以温柔、敬畏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religion/1008.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0.974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