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马克思主义哲学

安启念:关于唯物史观“经典表述”的两个问题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12-04 点击: 953 次 我要收藏

长期以来我们一直把《〈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的一段话当作马克思对唯物史观的“经典表述”,但事实上这一观点不能成立。它是对马克思的误解,而且极大地限制了我们对马克思唯物史观思想的认识。
一、“经典表述”所说的社会历史观是不是唯物主义的?
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说:“人们在自己生活的社会生产中发生一定的、必然的、不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关系,即同他们的物质生产力的一定发展阶段相适合的生产关系。这些生产关系的总和构成社会的经济结构,即有法律的和政治的上层建筑竖立其上并有一定的社会意识形式与之相适应的现实基础。物质生活的生产方式制约着整个社会生活、政治生活和精神生活的过程。不是人们的意识决定人们的存在,相反,是人们的社会存在决定人们的意识。社会的物质生产力发展到一定阶段,便同它们一直在其中运动的现存生产关系或财产关系(这只是生产关系的法律用语)发生矛盾。于是这些生产关系便由生产力的发展形式变成生产力的桎梏。那时社会革命的时代就到来了。随着经济基础的变革,全部庞大的上层建筑也或慢或快地发生变革。……无论哪一个社会形态,在它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在它的物质存在条件在旧社会的胎胞里成熟以前,是决不会出现的。”(《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第32-33页)这便是所谓的马克思对唯物史观的经典表述。
人们之所以认为它表述的是唯物主义历史观,是因为它主张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具体而言,主张生产力是社会生活及其变革的决定性因素。正因为如此,列宁说:“只有把社会关系归结于生产关系,把生产关系归结于生产力的水平,才能有可靠的根据把社会形态的发展看作自然历史过程。”(《列宁全集》第1卷,第110页)但实际上,这一表述并没有说明社会历史何以“唯物”;或者说,它并不一定就是唯物主义理论,因为它在逻辑上有缺环 —— 没有对生产力的发展提供唯物主义的说明。生产力确实在社会生活中起决定作用,但是生产力自身的发展又是由什么决定的?生产力的主要代表是工具,工具是人制造的,制造工具则受到人们的认识、意识等精神性因素 —— 科技理论与审美观念等等的影响。因此,一个人可以承认生产力在社会生活中的决定作用,但同时认为是人的思想认识、主要是发明新工具的天才人物的思想认识决定工具的发展,从而决定生产力的发展 —— 这种认识仍然属于历史唯心主义的范畴。事实上,在现实生活中沿着这样的思路走向历史唯心主义的不乏其人。
所以,要对社会历史做出唯物主义的说明,仅仅从生产力出发是不够的,还必须对生产力的发展予以唯物主义的解释。在马克思那里,这一说明就是他的实践唯物主义思想。人在实践活动中不断产生关于自然界的新认识,并努力运用这些认识制造新工具,更新自己的实践活动;只有对客观世界作正确的反映,才可能在制造和使用工具的实践中成功,从而使认识转化为现实的物质生产力。实践在这一过程中的决定性作用,保证了人的认识和生产力发展的唯物主义性质。马克思说:“人的思维是否具有客观的真理性,这不是一个理论的问题,而是一个实践的问题。人应该在实践中证明自己思维的真理性,即自己思维的现实性和力量,自己思维的此岸性。”(《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第55页)这是唯物主义的社会历史观的逻辑起点。
那么,人们为什么会把《〈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的那段话当作马克思对唯物史观的经典表述呢?对这段话的误读是一个重要原因。实际上,那段话不是在表述一种完整的社会历史观,而只是马克思对国家和法与市民社会关系的说明。马克思说:我对黑格尔法哲学的研究“得出这样一个结果:法的关系正像国家的形式一样,既不能从它们本身来理解,也不能从所谓人类精神的一般发展来理解,相反,它们根源于物质的生活关系,这种物质生活关系的总和,黑格尔按照18世纪的英国人和法国人的先例,概括为‘市民社会’,而对市民社会的解剖应该到政治经济学中去寻求。我在巴黎开始研究政治经济学,后来因基佐先生下令驱逐移居布鲁塞尔,在那里继续进行研究。我所得到的、并且一经得到就用于指导我的研究工作的总的结果,可以简要地表述如下”(《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第32页),接下来就是上面所说的“经典表述”。“经典表述”是马克思研究国家和法与市民社会的关系得出的结果;研究二者关系这一特殊角度,决定了马克思只要说明市民社会如何决定国家与法即可,而没有必要超出这一关系探讨市民社会的、具体而言是生产力的发展机制。正是这一限定,使得马克思没有涉及劳动实践问题,从而使他的结论缺少哲学色彩,而仅限于社会学之中。也就是说,“经典表述”只是马克思的社会学理论,而不是他的哲学社会历史观。
马克思从未对主要由他创立的社会历史观做过“经典表述”。在他的著作中,最接近于“经典表述”的是《德意志意识形态》中的这样一段话:
这种历史观就在于:从直接生活的物质生产出发阐述现实的生产过程,把同这种生产方式相联系的、它所产生的交往形式即各个不同阶段上的市民社会理解为整个历史的基础,从市民社会作为国家的活动描述市民社会,同时从市民社会出发阐明意识的所有各种不同理论的产物和形式,如宗教、哲学、道德等等,而且追溯它们产生的过程。……这种历史观和唯心主义历史观不同,它不是在每个时代中寻找某种范畴,而是始终站在现实历史的基础上,不是从观念出发来解释实践,而是从物质实践出发来解释观念的形成,……这种观点表明:……历史的每一阶段都遇到有一定的物质结果,一定的生产力总和,人对自然以及个人之间历史地形成的关系,都遇到有前一代传给后一代的大量生产力、资金和环境,尽管一方面这些生产力、资金和环境为新的一代所改变,但另一方面,它们也预先规定新的一代的生活条件,使它得到一定的发展和具有特殊的性质。由此可见,这种观点表明:人创造环境,同样环境也创造人。(《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第36页)
这里几次使用了“这种历史观”或“这种观点”的说法,明确指出这是在表述一种与“唯心主义历史观”不同的唯物史观。这一表述用“物质生产”即“物质实践”解释生产过程,进而解释人的观念,其中显然包含有对生产力发展动力的唯物主义说明。这一表述还强调“人创造环境,同样环境也创造人。”所以,这才是马克思对社会历史的更为彻底的、哲学唯物主义的解释。
二、马克思唯物史观的内涵究竟是什么?
按照传统的看法,“经典表述”是唯物主义的社会历史理论,而这就是马克思的唯物史观。但是,这一看法不仅没有为社会历史理论奠定可靠的唯物主义基础,反而大大缩小了马克思唯物史观的理论内涵,有背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宗旨,因而值得商榷。
事实上它已经受到广泛批评。1995年,俞吾金教授在《中国社会科学》第6期发表了题为“论两种不同的历史唯物主义概念”的文章,张一兵教授在《哲学研究》1998年第9期发表了《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中的历史概念》一文。这些文章都引发了学术界对唯物史观的讨论。孙正聿教授在《哲学研究》2007年第3期的文章《历史唯物主义与马克思主义的新世界观》,为讨论提供了新的推动。这三篇重要文章的观点有许多相似之处。
首先,作者都强调历史唯物主义在马克思主义哲学中的重要性。俞吾金说:“简言之,马克思哲学就是历史唯物主义。也就是说,成熟时期的马克思没有提出过历史唯物主义以外的其它任何哲学理论。”(俞吾金,第476-477页)张一兵则说:“马克思的新唯物主义基础显然不是自然唯物主义(哪怕是消除了机械性的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也不是在社会历史领域承认物质条件的基始性的‘社会唯物主义’,而是一种基于马克思自己重新规定的人的历史性存在之上的新唯物主义。这就是马克思新哲学的基本规定:历史唯物主义!”(张一兵)
其次,他们都认为历史唯物主义不局限于社会历史,而是完整的世界观。孙正聿一再强调,历史唯物主义“是把‘历史’作为解释原则而变革了唯物主义,从而实现了一场‘世界观’革命”。(孙正聿)历史唯物主义既然是对世界的解释原则,其结论就必然具有世界观意义,它不仅包括社会历史,也包括自然界。俞吾金讲得更加明确:马克思主义哲学就是历史唯物主义,“在这里,一个重大的变化发生了,即自然界和社会历史不再被分割为两个不同的研究领域,它们已经综合成一个研究领域。当然,必须指出,这一综合不是在自然界的基础上发生的,而是在社会历史的基础上发生的。……自然界不再是与社会历史相分离的另外一个研究领域,它已经被综合进社会历史这个总体性概念中去了。”(俞吾金,第477-478页)
最后,他们都坚持,历史唯物主义的基石是人的实践活动。孙正聿说:他赞同高清海等前辈的思想:“作为‘世界观’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是以‘实践观点的思维方式’去看待人与世界的关系,把人对世界的关系理解为以人的实践活动所构成的否定性统一关系,……‘实践观’才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世界观’。在这种理解中,正是蕴含了以‘历史’(实践)的唯物主义来解释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本思想。”(孙正聿)张一兵说:“在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中,社会存在的本体不是传统哲学解释框架中‘地理环境’和‘人口’这样的物质实体对象,而是实践的历史活动。这样,实践的历史活动就同时成为人类周围的自然界和人本身的存在基础。”(张一兵)
上述观点已经为许多学者所认同,是我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领域的重要成果。它们的特点之一就是突破了“唯物史观经典表述”的局限,以马克思的文本为依据,把唯物史观推广到自然界,使之成为一个完整的世界观。
这些观点大大丰富了唯物史观的理论内涵,但我认为相关的工作还没有做完。因为如果仅仅到此为止,那么我们还没有把握住马克思历史思想亦即唯物史观的最主要内容,这就是马克思历史思想的核心 —— 人的发展历史。
把历史作为解释原则运用于对人类社会和自然界的认识,构建人类社会与自然界共同进化的世界观、历史观,是马克思哲学思想的重要特点。但是他之所以要关注人类社会与自然界的历史发展,是因为在他看来只有用人类社会的发展和自然界的发展才能说明人自身是怎样发展的,换句话说,是因为社会的发展和自然界的发展决定着人的发展。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宗旨是实现人的解放。马克思与空想社会主义者等思想家的不同在于,他认为人的解放不取决于人的愿望和道德说教,而是由环境的发展决定的人的发展的合乎规律的结果。他有一段尽人皆知的论述:“有一种唯物主义学说,认为人是环境和教育的产物,因而认为改变了的人是另一种环境和改变了的教育的产物,这种学说忘记了:环境正是由人来改变的,而教育者本人一定是受教育的。……环境的改变和人的活动的一致,只能被看作是并合理地理解为革命的实践。”(《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第55页)这段话告诉我们:
第一,人是环境的产物,人的变化发展是环境变化发展的结果。马克思所说的环境,包括社会和自然界。“人的本质不是单个人所固有的抽象物。在其现实性上,它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同上,第56页)社会环境对人的影响显而易见。应该注意的是,在马克思看来,自然环境同样是人的决定性因素。他说:“不仅五官感觉,而且连所谓精神感觉、实践感觉(意志、爱等等),一句话,人的感觉、感觉的人性,都是由于它的对象的存在,由于人化的自然界,才产生出来的。……五官感觉的形成是迄今为止全部世界历史的产物。”(马克思,第87页)这是说,我们周围的自然界也决定着人的感觉、感觉的人性。从总体上说,是人的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决定了人的本质。
第二,自然界和人类社会都处在不断的历史发展之中,由此决定了人的本质的历史发展。今天的人是全部世界历史的产物,未来的人要由未来的历史发展决定。
第三,人的环境即自然界和人类社会都是人的实践活动的结果,实践是人类社会、自然界历史发展的最终决定因素。
马克思的上述思想涉及自然界的发展和社会的发展,但真正的着眼点则是人的发展。最能反映其历史思想的是下面这句话:“对社会主义的人来说,整个所谓世界历史不外是人通过人的劳动而诞生的过程,是自然界对人说来的生成过程”。(马克思,第92页)这充分说明,马克思历史思想的主要特点在于把整个世界历史视为人的诞生史。这一历史的基础是人的劳动实践,基本内容是自然界、人类社会和人本身在相互制约、相互促进中共同发展。
马克思的历史思想是一种“大唯物史观”,这就是他的实践唯物主义。之所以说它“大”,是因为它把自然界、人类社会和人自身的发展都包括在内;之所以说它是“唯物史观”,是因为它用劳动实践对自然界、人类社会和人自身的现状及其历史发展做了唯物主义解释。它的核心内容是人的发展,人的解放。马克思把视野聚焦在人的发展上,是因为实现人的解放是他全部事业的宗旨;马克思关注历史,是因为历史研究才能揭示人的解放的现实道路。而“经典表述”则远未反映上述唯物史观的丰富而深刻的内涵。

【参考文献】
《列宁全集》,1984年,人民出版社。
马克思,2000年:《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人民出版社。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1995年,人民出版社。
孙正聿,2007年:《历史唯物主义与马克思主义的新世界观》,载《哲学研究》第3期。
俞吾金,2007年:《问题域的转换 —— 对马克思和黑格尔关系的当代解读》,人民出版社。
张一兵,1998年:《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中的历史概念》,载《哲学研究》第9期。

(原载《哲学研究》,2008年第9期。)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maks/7683.html

已有 0 条评论 腾讯微博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重新备案中
网站加载1.248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