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马克思主义哲学

于桂芝:科学发展观的唯物史观思考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07-17 点击: 1030 次 我要收藏

近些年来,人的发展问题不断回归哲学视野,成为讨论的热点,但是尚未确立以人为本、人的全面发展问题应该成为当代唯物史观的核心理念和目标。反思传统唯物史观将社会发展归结为物质生产的运动、把生产力看成社会结构及社会变革的决定性力量的同时,应当还原马克思唯物史观人文关怀的真实内涵,重构以人为本的当代中国唯物史观。“以人为本”科学发展观的提出绝不是偶然的,而是继承前人思想成果、总结我国改革开放新时期的发展成就、反思发展问题的必然结果,它既揭示了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建设规律,又丰富和创新了马克思唯物史观的当代形态。
一、马克思唯物史观的理论内涵和出发点
马克思的唯物史观是科学发展观的直接理论依据。其生产力标准和追求人的全面发展,是科学发展观的理论支撑。马克思唯物史观认为,衡量社会发展进步的尺度有两个:一个是生产力的发展水平,一个是人的全面发展程度。生产力尺度是一种现实的客观尺度,它标识人类认识、利用、支配、改造自然和维护与自然和谐关系的能力。人的全面发展尺度是一种综合的理想尺度,主要体现在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人、人与自身四个方面的关系中,包括人与自然的和谐程度,社会公正合理程度以及社会对人的发展提供平等机会的程度,人与人之间在平等、互助、友好基础上的竞赛发展程度,人的品德、智力、审美等方面的个性发展程度等等。生产力的发展尺度使马克思唯物史观的社会发展理论区别于一般的人道主义和乌托邦空想;而人的全面发展尺度则使马克思唯物史观的社会发展理论与经济决定论区别开来。生产力的发展和人的全面发展的统一,体现了马克思唯物史观理论内涵的科学主义视野和人文主义关怀的有机融合。
生产力的发展归根到底会促进人的全面发展。首先,一定水平的生产力是人和社会存在的先决条件和原始基础。衣食住行等生活资料,是人与社会生存的基础,没有一定的生产力条件,人就无法生存,社会就无法存在。其次,生产力的发展规定和制约着人和社会的发展程度。马克思指出:人们在“历史的每一阶段都遇到一定的物质结果,一定的生产力总和,人对自然以及个人之间历史地形成的关系,都遇到前一代传给后一代的大量生产力、资金和环境”,这些现有的物质基础和生产力状况预先规定了人们的生活条件,“使它得到一定的发展和具有特殊的性质”。① 生产力是社会发展的最终决定力量。“手推磨产生的是封建主的社会,蒸汽磨产生的是工业资本家的社会。”② 再次,生产力的发展最终必然会促进人的发展。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指出,生产力是社会发展的最终决定力量,它最终决定着社会关系、社会制度、社会意识、社会形态的变迁。因此,它也决定着作为生产关系总和的人的本质的发展变化。最后,生产力的发展程度本身就是人的发展程度的标识。生产力是标识人认识、利用、改造自然能力的范畴,它体现了人与自然关系的发展程度。“工业的历史和工业的已经产生的对象性存在,是一本打开了的关于人的本质力量的书,是感性地摆在我们面前的人的心理学。”③ 因此,生产力的发展与人的发展具有一致性。
人的全面发展归根到底同样会促进生产力的发展。首先,人与自然关系的发展,本身就意味着生产力的发展和人与自然关系的改善。这一点毋庸赘言。其次,就人与社会关系的发展而言,社会制度为人的发展提供的公平、公正、合理的发展条件,良好的社会风气,会增强个人对社会的认同感和亲和感,平等互助友好的和谐社会,有助于减少内耗,增强社会凝聚力,促进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再次,就人的个性发展而言,人的独立自主程度,德、智、体、美、劳诸方面的全面发展大大有利于生产力的发展,因为,生产力本身就是人的各种潜能的发挥和人的本质力量的体现。“人的自由全面发展”,是人的类本质的核心,是人类从必然王国进入自由王国的客观标志。早在160年前,马克思就断言共产主义是“以每个人的全面而自由的发展为基本原则的社会形式”。④ 这个观点似乎已经具有了永恒真理的性质。但是,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是无论如何也实现不了的。因为,人既是一个类的存在,又是一个现实的、具体的生命个体。人对社会进步发展和自由的追求也不能脱离特定社会的具体状况。所以说,以人为本,全面、协调、可持续的科学发展观,既是对马克思唯物史观的社会发展理论的回归和继承,又是超越和发展。
追求人的解放和全面发展,是马克思唯物史观理论的出发点。由于历史任务所限,马克思在唯物史观的研究中,曾经历了一个以关注人为起点到以社会发展为重点的转向过程。马克思对社会历史的研究一开始并始终体现着对人类幸福、人类解放和人的全面发展的执着追求和关注。《莱茵报》时期,马克思对专制制度的批判和对市民社会与国家关系等“苦恼疑问”的思考,就表现出对劳动者的深切同情,强调人的精神自由权。他宣告:“我们的任务是要揭露旧世界,并为建立一个新世界而积极工作。”⑤ 在《论犹太人问题》和《〈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中,马克思阐述了政治解放本身还不是人的解放,资产阶级人权的实际应用就是私有财产权,任何一种解放都是把人的世界和人的关系还给人自己等观点,并指出:“批判的武器当然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物质力量只能用物质力量来摧毁;……所谓彻底,就是抓住事物的根本。但是,人的根本就是人本身。”⑥《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在唯物史观的形成时期具有独特的意义,它以复归人性、全面占有人的本质为尺度,开启了对人的哲学层面的思考。马克思系统地分析了资本主义生产中人的劳动异化的成因及后果,揭示了扬弃异化的目标和途径,认为:“共产主义是私有财产即人的自我异化的积极的扬弃,因而是通过人并且为了人而对人的本质的真正占有;因此,它是向人自身、向社会的即合乎人性的人的复归,这种复归是完全的、自觉的和在以往发展的全部财富的范围内生成的。”⑦ 这其中就蕴涵着人的全面发展的理念。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中,马克思确立了科学的实践观,从实践出发去理解社会,并认为“社会生活在本质上是实践的”⑧,又从社会关系出发理解人的本质,认为“人的本质在其现实性上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⑨,最后在人与社会的关系中建构了人的发展理念。而在唯物史观的代表作《德意志意识形态》中,马克思充分地论述了人的全面发展思想,明确提出“个人的全面发展”、“任何人的职责、使命、任务就是全面地发展自己的一切能力”⑩,展望了未来共产主义社会中个人自由全面发展的情景。而且在《共产党宣言》中,又进一步提出:“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11) 总之,人的全面发展问题,始终贯穿于马克思唯物史观的创立和发展过程中。
二、传统唯物史观的“物本”倾向在于缺乏实践唯物主义理论之根
长期以来,人们在解读唯物史观理论时,往往淡化甚至忽视人的发展问题。在国外,萨特等西方马克思主义学者在解释唯物史观时,认为马克思主义存在着“人学空场”,缺乏对人的关注和研究,得出马克思唯物史观见物不见人的结论。前苏联学者巴加图利亚认为“唯物主义历史观是马克思创立的关于人类社会发展的普遍规律的科学”(12),这一说法曾为国内马克思主义研究者们普遍持有。尤其是20世纪90年代以前的传统哲学教材中,人们在叙述唯物史观内容时,特别强调社会物质体系的构成、关系、作用、运动及其规律等等,把唯物史观看成是唯物主义在社会历史领域的推广和运用,即使谈及人的发展,也只是视为社会发展规律的结果和体现。这种看法虽属误读,但并非空穴来风,大量文本表明,马克思、恩格斯中后期关注的重点,的确不在人的发展问题上,由于历史任务所限,他们的研究重点发生了转向,更多地关注社会结构和社会发展规律的研究和探讨,提出推翻资本主义制度,实现共产主义社会的人类解放的条件和途径。为此,制定了唯物史观的基本原理:生产力、生产关系(其总和为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包括政治上层建筑和思想上层建筑)构成社会结构。马克思指出:“人们在自己生活的社会生产中发生一定的、必然的、不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关系,即同他们的物质生产力的一定发展阶段相适合的生产关系。这些生产关系的总和构成社会的经济基础,即有法律的和政治的上层建筑竖立其上并有一定的社会意识形式与之相适应的现实基础。”(13) 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矛盾,是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生产力是生产方式中最活跃的、最革命的决定性因素,生产力的发展水平不仅决定着生产关系的性质,而且决定着生产关系的变革。因此,生产力是人类社会发展和进步的终极动因。社会形态由低级向高级更替,归根到底,都是生产力发展的结果。但这并不意味着马克思恩格斯认为经济因素是社会历史发展的惟一决定因素。1890年9月恩格斯在致约.布洛赫的信中指出:“根据唯物史观,历史过程中的决定因素归根到底是现实生活的生产和再生产,无论马克思和我都从来没有肯定过比这更多的东西。如果有人加以歪曲,说经济因素是惟一决定因素,那么,他就是把这个问题变成毫无内容的、抽象的、荒诞无稽的空话。”(14) 就是说,社会发展并不单一表现为生产力的发展水平和经济增长速度,而是表现为人类社会系统中各个要素的协调发展而产生的综合实力。
在传统历史唯物主义理论架构中,由于长期受唯“物”主义那种将人与物截然对立起来的思维方式的影响,在社会发展中抽掉了人的意志,把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关系中的生产力、生产关系、上层建筑三个因素看成了社会发展的主体,而由这三个因素构成的两对矛盾及其运动,构成了社会结构自我演进、自我发展的动力。显然,传统唯物史观关于社会发展的理论形态给人一种无根的感觉。在生产力与生产关系中,为什么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生产关系为什么具有反作用?上层建筑为什么具有相对独立性?作为精神方面总和的社会意识是不是社会经济基础的直接产物?由于离开了马克思主义的实践观,传统唯物史观对上述问题的理论解释,给人一种牵强附会的感觉。在这种解释中,社会结构表现为外在于人,社会发展表现为社会结构三要素的自我运动,人作为社会历史发展主体的地位被消解了。严重地损害了马克思唯物史观的整体性,尤其是缺少人文关怀。20世纪80年代,随着实践唯物主义的兴起和实践范畴在马克思主义哲学中的确立,马克思唯物史观的无根现象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克服,人在社会历史发展中的主体地位也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恢复,彰显了马克思唯物史观的开放性、与时偕行的本性。
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著作中的实践,大多是指向人的物质生产实践活动。原因在于唯物史观是“从直接生活的物质生产出发来考察现实的生产过程,并把与该生产方式相联系的、它所产生的交往形式,即各个不同阶段上的市民社会理解为整个历史的基础,然后必须在国家生活的范围内描述市民社会的运动,同时从市民社会出发来阐明各种不同的理论产物和意识形式,如宗教、哲学、道德等等……”(15) 虽然在马克思的视野中,精神观念的东西,归根到底,是在物质生产实践活动的基础上产生的,但这并不意味着直接生活的物质实践形式就是人的实践的惟一形式。过去对实践范畴的片面性误解,很大程度上来源于人们对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有关黑格尔、费尔巴哈实践观批判的误读。虽然黑格尔和费尔巴哈分属于德国古典哲学的两大不同阵营,但对实践活动的理解上,二位却表现出惊人的相似:“黑格尔惟一知道并承认的劳动是抽象的精神劳动”(16),费尔巴哈则“仅仅把理论的活动看作是真正人的活动”(17)。他们的实践观是片面性的、唯心主义的。仅仅把人的思维活动、理论活动看作是真正人的实践活动,而把人的其他活动,尤其是物质生产活动排斥在人的实践活动范围之外。对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上述批判,我们不能诉诸一种非此即彼的思维方式,要么将人的精神劳动视作惟一的实践活动形式,要么将物质生产劳动视作惟一的实践活动形式。其实,人的活动既包括物质活动,也包括精神活动,形式是丰富多样的。
马克思的实践唯物主义开辟了一条崭新的道路,把对世界本原的追寻置于人的实践中,认为社会历史发展表现为生产力、生产关系、上层建筑三要素的有机联系,但这一切都是在人的实践活动的基础上生成和演进的。这不仅突显出人在社会历史发展中的主体地位,而且能为社会结构的生成和演进提供一种有根的、合乎逻辑的理论解释。在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看来,生产力不是别的,生产力就是个人的活动或行动,“生产力与交往形式的关系就是交往形式与个人的活动或行动的关系。”(18) 生产力作为人们与自然界进行物质能量交换的生产生活资料的物质力量,是人们物质生产活动的对象化或物化的产物,生产力虽然具有物的外观,但本质上是人的本质力量的对象化或物化。生产关系也不是别的,它是人的自主活动形式,而这种自主活动形式就是人的物质交往活动的对象化或物化。由政治上层建筑和思想上层建筑两部分组成的社会上层建筑,也不是在经济基础上直接地或者是自然而然地生成和发展起来的。政治上层建筑和思想上层建筑都是精神劳动的结果,是人们精神生产和精神交往的直接产物。实践唯物主义认为,人的实践是整个社会结构的基础,在人的实践活动中,物质生产活动决定着物质交往活动,又由物质生产活动和物质交往活动一起决定着精神生产与精神交往,最终结果就表现为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总之,社会历史发展的生成和演进,在表层上表现为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矛盾运动,而在深层上却是人的活动的结果。实践唯物主义认为,人的实践是整个社会结构的基础,实践是人的实践,人是实践的主体,没有作为生命个体和生命需求而存在的人,也就不会有人的实践。从这个角度来讲,“以人为本”是对世界本质的正确认识和如实反映,它对一切时代、一切社会都是天经地义、至高无上的。科学发展观坚持“以人为本”就是对马克思实践唯物主义哲学的首肯和认同。
三、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就是当代中国的唯物史观
“坚持以人为本,树立全面、协调、可持续的发展观,促进经济社会和人的全面发展”的科学发展观是以马克思唯物史观理论为指导的,其着眼点就是要用新的发展观念实现更快更好的发展,“发展是硬道理”是我们自始至终的重要战略思想。作为当代中国的唯物史观,科学发展观并不是对经典作家理论的简单重复,而是在继承前人关于社会发展普遍规律的基础上,以实践唯物主义的思维方式为指导,全面地阐述了人类社会的全面发展规律、协调发展规律和可持续发展规律,既体现了我党对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规律的深刻认识,又彰显了“以人为本”新唯物史观的思考和创新。
科学的发展是全面的发展而不是片面的发展。因为人类社会是由经济、政治、文化、人口、资源、环境等子系统构成的有机整体,科学的发展应该是经济社会的全面发展。为此,必须正确处理经济增长与社会发展的关系。在经济起飞阶段,要重视经济增长的速度,重视GDP的增长,重视物质财富的积累;而当经济增长达到一定规模和一定水平后,则要把社会发展放在突出的位置,促进经济社会的全面发展;坚持全面发展就是要走出追求单一经济增长的认识误区,注重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人的多重关系,确立经济增长、政治民主、社会平等、文化繁荣、生态平衡等多元的、综合的指标体系,确保经济社会的全面发展。
科学的发展是协调的发展而不是畸形的发展。协调发展,必须坚持“五个统筹”,着力解决当前发展不协调的突出问题,如社会发展相对滞后、两极分化、区域差距、城乡差距、不同社会阶层的差距等问题。为此,必须深化体制改革。从体制创新、制度建设入手,有重点、有步骤地推进经济体制改革,深化社会管理体制改革,积极稳妥地推进政治体制改革,进一步消除制约经济社会协调发展的体制性障碍,这是我们追求协调发展的实践活动由自发走向自觉的重要标志。
科学的发展是可持续的发展而不是只顾眼前的发展。可持续发展,就是要强化我国人口多、人均资源少、环境破坏严重的国情意识;强化经济效益、社会效益、环境效益相统一的意识;强化节约资源、循环利用的可持续生产和消费意识;从而处理好经济建设、人口增长、资源利用和环境保护的关系,走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的文明发展之路,确保不以牺牲后代人的利益为代价来满足当代人的需要。这是对强调生态环境保护和资源的永续利用,强调经济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这一世界潮流的积极回应和战略选择。
科学发展观在强调经济社会发展的同时,将人的全面发展视为发展的出发点和根本。以人为本表明了科学发展观继承和弘扬了马克思唯物史观的人文精神。在马克思的哲学视域中,“历史并不是把人当作达到自己目的的工具来利用的某种特殊的人格。历史不过是追求着自己目的的人的活动而已。”(19) 马克思认为,“人是全部人类活动和全部人类关系的本质、基础。”(20) 与传统发展观的以物为本、以财富的增长为本所不同的是,科学发展观强调的是以人为本。其实,以人为本与人的全面发展的理想目标是相吻合的。人的全面发展和自由解放一直是马克思追求的最高殿堂。如果把人的全面发展理解为可以跃上的平台,那么,以人为本就是最基本的实现条件,是底线和基石,以人为本是人的全面发展的思想基础,只有以此为原点才能迈出人的全面发展的坚实步伐。党的十六届三中全会提出“以人为本”的理念,说明我们党把人的全面发展问题真正提到议事日程上来。贯彻以人为本是个巨系统的实践工程,当前我国政府正把主要精力集中在解决民生问题上,这个基础问题解决好了,就为人的德、智、体、美、劳的全面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首先,人是一切经济社会活动的出发点。社会活动的起点与发动者是人,人的欲望的无限性及满足欲望手段的稀缺性是人类经济活动的基本矛盾。无论是生产过程中的矛盾,还是经济社会发展中的矛盾,都是由人的欲望及其行为引起的,都是为了解决上述矛盾而产生的。所以说,人的问题由人而生,这是科学发展观的出发点。其次,人是经济社会活动的主体。要把解决欲望的无限性和满足欲望手段的稀缺性矛盾的出路和根本点放在人自身。从手段上,通过提高人的素质和控制不合理偏好,去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不能什么都拿来吃,最后吃出SARS,吃出禽流感。大量的有关动物疾病的问题,根源在人,在于人对待生物世界的方式出了问题。再次,人是经济社会发展的目的。人不仅是经济社会活动的起点,是一切经济社会矛盾的引起者,是经济社会活动的主体,而且也是经济社会活动的目的与归宿。因为,人类社会发展的目标,就是为了解决人的欲望的无限性与能力有限性引起的各种矛盾,从而帮助人类在经济、社会、环境、资源、城乡、区域等多位一体中获得和谐的发展,实现社会福祉最大化目标,从而促进人的全面发展。
综上所述,随着时代的变迁以及历史任务的变化,人的发展和生产力的发展问题应成为当代唯物史观的两大主题。“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在理论上诠释了马克思唯物史观的当代形态,在实践上开启了马克思唯物史观当代建构的新路径。随着“以人为本”科学发展观的贯彻落实,我国人民的全面素质必将大大提高,社会发展和人类文明也必将出现新的跃迁。

【注释】:
①②⑤⑥⑧⑨(11)(15)(17)(18)《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第92、142、414、9、60、60、294、43、16、78页。
③(16)《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第127、163页。
④《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3卷,第649页。
⑦《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人民出版社2000年5月版,第81页。
⑩《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第330页。
(12)巴加图利亚:《马克思的第一个伟大发现》,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81年版,第1页。
(13)(19)(20)《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第32、119、118页。
(14)《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第695-696页。

(来源:《三江论坛》2006年3下期。)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maks/5053.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0.611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