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马克思主义哲学

孔明安:精神分析维度中的实体和主体——论拉康-齐泽克的“实体即主体”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07-17 点击: 2103 次 我要收藏

与弗洛伊德一样,以拉康(J1Lacan)为代表的现代精神分析理论仍然是以无意识为研究对象的学说。拉康始终声称要“回到弗洛伊德”,这表明拉康与弗洛伊德之间存在着密切的思想渊源关系。然而另一方面,拉康的思想体系中也渗透着浓重的黑格尔思想成分。这表明,拉康在20世纪30年代也受到了当时的俄裔法国哲学家柯耶夫(A1Kojeve)所传播的黑格尔哲学的影响。如果将拉康的精神分析理论与黑格尔的精神哲学加以对比,可以发现,拉康学说与黑格尔哲学之间仍存在着巨大的差异,甚至是完全对立的。黑格尔哲学是理性主义的集大成者,而拉康则完全相反,说拉康思想是无意识的典型代表并不过分。前者是建立在辩证逻辑基础上的精神发展的现象学,是主体在必然性指导下的精神发展历史;后者则是建立偶然性基础之上的、以精神病为特例展开分析的欲望辩证法理论,是主体遭遇到偶然性创伤之后的精神分析理论。其中,一个是从偶然性,从正、反、合的三段论演绎走向绝对精神的必然性;另一个则是从社会存在的必然性,也即大他者存在的必然性,走向创伤个体的偶然性、不定性和形式快感的独特性,并进入到具有某种普遍性的主体心理分析的理论。然而,尽管黑格尔的精神现象学与拉康的精神分析理论存在着上述差异乃至对立,但从逻辑上看,二者又具有相通之处:它们都涉及到了内容与形式、普遍性与特殊性、偶然性与必然性的辩证关系。鉴于当代学者齐泽克(S1Zizek)在阐释拉康理论方面的巨大成功及其影响,本文主要从解读齐泽克的5意识形态的崇高客体6入手,就拉康-齐泽克最为典型的一个命题“实体即主体”展开分析,以破解该命题在精神分析方面的意义,以及它与黑格尔哲学的异同。笔者认为,“实体即主体”这一命题集中体现了拉康-齐泽克精神分析理论的精髓,即主体与实在界之间的复杂关系。把握这一命题将有助于从更深层次来领略精神分析的要旨,并在此基础上展开精神分析理论的分析及其批判工作。
一、实体的形式化及其向主体的转化
拉康-齐泽克从黑格尔那里借来了“实体即主体”这一命题,并对之做了精神分析的加工改造。齐泽克说:“我们就应该这样解读黑格尔对实体即主体所作的基本区分:实体是实证的先验本质,它被假定隐藏在现象的幕后;要想-把实体体验为主体.,就要把握这一点,现象之幕首先隐藏的是下列事实:它要隐藏的是乌有,而这幕后的-乌有.就是主体。”(齐泽克,2002年,第270页。下引齐泽克中文文献仅标年份和页码)这就是说,现象之幕后面的实体是虚无,是乌有和虚空;与实体相对的主体也是乌有和虚空。在拉康那里,由于实在界、象征界和想象界是一个三维的拓扑学结构,因此,在实体观的理解上,从内容和维度上,拉康与黑格尔都有本质的区别。在精神分析看来,根本不存在什么现象与本质的区分;如果说存在着什么本质的话,那么这个本质也即主体的本质,而主体的本质就是虚无或匮乏。齐泽克说:“在实体的层面上,表象只是一种简单的欺骗,它提供给我们的是有关本质的一个虚假意象;而在主体的层面上,表象的欺骗恰恰是通过假装欺骗完成的,是通过弄虚作假完成的)))它假装要隐藏某种东西。它隐藏了下列事实:它没有隐藏任何东西。”(2002年,第270页)按此说法,我们生活的世界中所存在的似乎仅仅是表象,即拉康的“想象界”和“象征界”,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的东西。那么,这是否意味着根本就没有实体呢?甚至根本就不能谈及实体这个概念呢?相反,拉康-齐泽克认为,除了表象之外,仍然存在着实体;无论从实体的层面看,还是从主体的层面看,实体或实在界都是存在的。具体而言,在5意识形态的崇高客体6中,齐泽克将拉康精神分析的实体概括为“硬核、创伤和快感”等诸形式。(同上,第220-224页)只有在确认精神分析的实体观的基础上,才能谈及实体与主体的关系及其转化。这必然涉及到黑格尔有关本质与现象、同一与差异的论述。齐泽克认为,黑格尔是在实体转变为主体的那个点上来解决实体即主体这个难题的。而这一点就在黑格尔的逻辑学中“本质逻辑”的结尾处:“在那里,伴随着从绝对必然性向自由的转变,客观逻辑向主观逻辑的转变。从最后的、黑格尔的本质逻辑的第三部分(关于/现实”的那一章)的观点来看,-实体作为主体.的难题是以下列方式表达的:我们怎样才能清晰地描述那种不会消解在必然之中的偶然性?0(2004年a,第38页)这里,齐泽克追踪了黑格尔的论证逻辑,并指出黑格尔的第一步是区分偶然性与必然性:“形式的现实性、可能性和必然性”;第二步是区分“实质的现实性、可能性和必然性”;第三步是绝对必然性。正是通过必然与偶然之间的辩证转化,凸显了实体与主体之间的辩证关系。(同上,第39-40页)齐泽克甚至以马克思经常引用的例子为例。他说:“只要提及经典的马克思主义例子就够了:法国大革命转变成波拿巴主义的必然性,是在拿破仑这个偶然性的个人身上实现的。”(同上,第40页)亦即,通过拿破仑这个偶然性的个体,整个法国大革命这一“实体”的精神就转换成了“波拿巴主义”这一主体了。实体即主体,正是通过偶然性的环节实现的;或者说,本质是通过偶然性的现象体现的。
从黑格尔思辨哲学的角度看,就实体而言,黑格尔的实体就是本质的化身,但它必须透过现象才能实现本质与现象的辩证统一。然而,对精神分析而言,实体就是一个“乌有”。但这一“乌有”必须通过“现象”才能得到显现和揭示。或者说,现象本身与乌有是难以分离的,它是一个拓扑学的结构组合。实体必须通过拉康的想象界和象征界(符号界)才得以揭示实体的“乌有”,否则实体的特性无法得到表现。现象或表象显现为对主体的欺骗,它使主体自以为现象界或表象世界就是主体所谓的真实世界,除此之外别无其他。然而主体并不止于此,主体并不滞留于现象或表象世界,而是竭力追求表象背后的本质,认为在世界的表象背后有一个真正的本质或本真的世界。不过主体最终发觉,他所追求的本质其实是一场“虚空”。在这一点上,主体的看法是完全错误的,因为表象并没有隐藏任何东西。实体即是乌有或虚空,或者说,根本就没有什么本质。如果说有本质,那么表象或形式就是本质。(2002年,第222-224页)齐泽克还以前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和“新思维”为例,来佐证实体的乌有特性。他指出,20世纪80年代中期,当戈尔巴乔夫开始实施其所谓的“民主”和“新思维”的时候,西方很多学者和政治家都认为,戈氏的所谓改革和“新思维”不过是一些表面性的、形式的、非本质的、不触及苏联体制的政治举措,是“换汤不换药”的小打小闹,甚至有人认为戈氏比一般的共产主义领导人更强硬,因为他为苏联的集权体制提供了一个诱人的“开放、民主”的外在表象。然而事实是,这些被西方学者或政治家视为表象的或形式的“民主”改革,最终导致了苏联庞大帝国的解体。(2004年b,第95页)因此,齐泽克指出,不能仅仅着眼于对当时戈氏真实意图的分析。这里“要提及的黑格尔式的看法是,这种陈述或许是真实可信的,戈尔巴乔夫十有八九-真的.只是想改善这一现存的制度而已。不过,不管意图如何,戈尔巴乔夫的行为却启动了自上而下地改善这一制度的进程:-真理.存在于被视为纯粹外部形式的事物之中。……因此可以设想,-本质.依然是空洞决定,其充分性只能通过下列检验得到检测”。(2004年b,第95-96页)这个案例典型地反映了形式和本质的关系,也即形式就是本质的道理。
二、实体与主体之间的相互作用关系
从精神分析的角度看,实体与主体之间是一种决定性和设定性的(presupposed)关系。具体而言,在精神分析中,实体与主体之间体现为黑格尔所谓的能动(积极)实体与被动(消极)实体之间的一种错综复杂的关系。要说明这一点,必须联系黑格尔有关实体的绝对必然性以及能动实体与被动实体的论述。这里,笔者结合拉康的精神分析的幻象公式(Sra)来做一具体分析,它涉及到拉康的对象小a(指剩余快感)与主体之间的错综复杂的关系。
与斯宾诺莎的僵硬实体观相比,黑格尔的一个突出贡献就是提出了能动实体和被动实体的观点。在黑格尔看来,实体是通过自身的设定而发展出偶然性的,因此,可以说实体把自身设定为偶然性,这一偶然性也是另一个实体;但这另一个实体毕竟不同于自身设定的实体自身。因此,黑格尔将自身设定的、能动的、行使动力的实体称之为能动实体,即原因;而被设定的、接受动力的另一个实体则称之为被动实体,即结果。这样,实体就体现为能动的原因与被动的结果之间的关系。(同上,第312-316页)黑格尔说:“实体作为绝对力量是自己与自己联系着的力量,(这种力量只是一种内在可能性)并因而是决定着其自身成为偶性的力量。同时由偶性而设定起来的外在性又与这种力量有所区别,则这种力量,(正如它在必然性的第一种形式中,乃是实体那样)。现在就是真正的关系,)))这就是因果关系。,,实体在如下情形下,即是原因:即当实体在过渡到偶性时,反而返回到自身,并且,因而是原始的实质”。(同上,第316页)
对于黑格尔从必然性和偶然性过渡到能动实体和被动实体的分析,齐泽克表示完全赞同。他说:“作为自身的原因的绝对必然性,是一种内在的矛盾观念;当实体观念(与斯宾诺莎的绝对必然性是同义的)分裂为积极实体(原因)和消极实体(结果)(即能动实体和被动实体)))引注)时,其矛盾同样是引申的、设定的。因此,这种对立被一种交互作用的范畴所克服,在其中(决定着自身的结果的)的原因被结果所决定)))因此,我们从实体过渡到了主体。”(2004年a,第42页)因此,从实体到主体的演变过程中,如何准确地把握能动实体与被动实体之间复杂的相互作用,是理解实体问题的关键。其中,实体的自我“设定”一词至为重要。由于实体是必然的,是自我设定的,所以它是自在自为的。但正因为如此,实体必须外化,才能达到自我反思和相互作用。因此,黑格尔认为:“仅仅就存在是被设定的而言,它是自在和自为的,因此这个无限的自我反思相互作用是实体的圆满完成。但是这种完成不再是实体本身而是某种更高的东西,即概念、主体。”(转引自同上)这样,我们就从黑格尔基于实体的精神现象学导出了实体与主体的相互作用及其复杂过程。然而,要真正把握二者之间辩证的复杂关系,更清晰地认识黑格尔的这一论题,还必须结合精神分析理论。
必须在此强调的是,黑格尔所谓的能动的实体(原因)和被动的实体(结果)是相对的,而非机械意义上的原因和结果的关系,它是其辩证法意义上的相互作用。黑格尔的这一论题及其阐述,表现了他对精神的深刻性及其复杂性的洞见。黑格尔的实体观是对传统机械因果决定论关系的突破。而拉康的实在界、特别是其幻象公式,正好提供了一个对黑格尔实体观的极佳的例解。
如上所述,拉康的对象小a就是剩余快感,而剩余快感是拉康的实在界的内容。在拉康那里,实在界就是实体。因此,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可以将对象小a视为实体。齐泽克认为,拉康的幻想公式中的主体和对象小a的关系,不但体现了主体与实体的关系,而且折射了能动实体与被动实体之间的错综复杂的相互关系。具体而言,在拉康那里,对象小a构成了主体的原因,是主体的欲望-成因。
齐泽克说:“正是实在界对每一符号化的剩余,在作为欲望的对象-成因(objec-tcauseofdesire)发挥作用。”(2002年,“引论”第4页)也就是说,在对象小a与主体的关系中,不是主体决定对象小a,而是主体受制于对象小a。至少从表面看,二者之间是决定和被决定的关系。无疑,齐泽克有关主体与对象小a的关系,是对传统哲学主体性理论的颠覆。因此,对象小a本身似具有“本体论”的成分。我们可以将对象小a看做实体或实体的一部分。这样,就可以说对象小a是自因,是一种自我设定。按照黑格尔的能动实体和被动实体的划分,可以把对象小a视为能动实体;它体现为黑格尔哲学中的某种必然性的东西。然而,必须注意的是,在拉康这里,对象小a同时又是一种设定的存在。用黑格尔的术语来说,就对象小a是被设定而言,它的存在是“自在的”。然而,一旦它被主体所设定,它就变成了“自为的”存在。其中的关键在于,作为实体的对象小a,其最大特征是非存在或匮乏。一方面,对象小a是主体欲望的原因,其特征是空洞和匮乏;另一方面,对象小a又是由被阉割的主体S所设定的,它是主体的欲望对象或幻想对象;也就是说,原来的主体与对象小a之间的主动和被动关系,现在又被颠倒了过来。换句话说,在原来的主体和对象小a的关系中,归属于实在界的对象小a可以称之为“能动的实体”,它构成了主体的原因。然而,反过来,从对象小a的形成过程及其特征看,对象小a则又是主体设定的:如果离开了主体,也就无所谓对象小a。如此,对象小a又处于被设定的地位,甚至被动的地位。用黑格尔的话来说,它又变成了被动的实体,而主体反而变成了主动性的。因此,这里的关键就转向了拉康幻象公式中那个虚空的主体S。换句话说,实体问题的解答还必须求助于主体。因此,主体S与实体的对象小a之间的关系就显得愈益复杂,二者之间呈现出一种相互作用关系,而非简单的决定和被决定关系。对于这一复杂关系,齐泽克做了如下概括:“这个相互作用范畴比它看起来的更为复杂,为了更充分地理解它,我们必须返回到S与a之间的关系,a是一个对象,仅仅就其被设定而言,它是自在的;作为主体的原因,它完全由主体设定。
换句话说,-相互作用.表明真实原因及其在主体出现之处的指示效果这两者相同的恶性循环,其中,结果的象征网络相互设定它的创伤性原因。因此,我们到达了主体的最简明定义:主体是一种结果,这种结果完全设定了它自身的原因。”(2004年a,第42页)根据拉康的幻象公式(Sra),结合黑格尔有关实体与主体之间、特别是能动实体与被动实体之间的相互作用的原理,齐泽克恰当地指出了主体与对象小a之间的错综复杂的相互作用关系。一方面,主体是实体的结果,是实体a的体现,甚至可以说是实体的代理。但另一方面,这种结果并非是外在的,而是内在的;也就是说,主体作为实体的结果,是主体自己造成的,而非由外在的原因引发的,“这种结果完全设定了它自身的原因”。套用黑格尔的话来说,就是对象小a与主体之间的关系是主体自身演化而来的,而非外在的。因此,我们可以说,在探求精神分析的创伤性和偶然性背后的原因和动机方面,拉康的外在性和偶然性逻辑与黑格尔追求绝对理性的内在性和必然性逻辑,在此相遇了。基于拉康的精神分析理论,齐泽克从主体与实体内在互动的关系的角度,非常巧妙地阐释了黑格尔“实体即主体”这一内在的辩证逻辑命题。齐泽克说:“如果我们接受这样一种绝对观念,那么差别的环节(绝对的内容通过差异成为多种多样的特殊规定)仅仅涉及-说明过程.、表现方式,以及涉及到作为有限主体从我们外在反思的位置来理解绝对而不是绝对自身的方式。相反,-实体即主体.正好意味着-说明过程.)))从我们外在反思的位置,我们理解绝对的方式)))是决定自身的内在规定。”(同上,第43页)如此,精神分析的外在反思就与黑格尔的内在反思相沟通,并走到了一起。三、主体的代理地位及其纯粹特性从实体与主体的辩证关系出发,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实体即主体意味着主体的代理地位。之所以说主体是实体的代理。乃是基于对实体和主体的规定。拉康-齐泽克对实体和主体都进行了新界定。拉康的实体即实在界。齐泽克说:“拉康所谓的实在界所存在的悖论在于,它是一个实体,尽管它并不存在,但它具有一系列的特性。”(2002年,第222页)实在界的悖论在于它是匮乏或乌有。
另一方面,就主体而言,主体的确是我们看得见的真正的存在。但拉康的主体又是什么呢?拉康的主体也是一个虚空或匮乏。它不同于传统哲学的主体,不是笛卡尔那个“我思”(cogito)的主体。笛卡尔的主体有一个本质,即“我思”;这是一种主体本质主义的立场。与主体本质主义相对的是实体本质主义。在近代哲学史上,斯宾诺莎是一个实体本质主义者。其实,“我思”的主体本质主义与“我在”的实体本质主义是同一的。因为在笛卡尔看来,只有“我思”,才有“我在”,而“我在”的核心又是“我思”。就斯宾诺莎而言,他的实体观是将主体化约为实体,主体退却了、消失了,一切皆归为实体,实体成为了唯一的存在,最后被化约为自然和神。然而,到了黑格尔,他终于将实体与主体沟通起来,并得出了实体即主体的结论。但无论如何,黑格尔的“实体即主体”仍然是建立在本质主义的基础之上。因为黑格尔强调事物的内在性,追求事物的本质。然而到了拉康,他的主体是一个“非思”或“不思”的主体,一个虚空的非存在的主体。齐泽克说:“人们通常把黑格尔的这些命题,化约为一种简单的本体论替身)))把主体提升到生存整体的实体性本质的地位上来:首先,意识觉得,在现象的幕后隐藏着另一个先验本质;然后,借助于从意识到自我意识的过渡,它体验到,隐藏在现象后面的这一本质,这一激发现象出现的力量,就是主体自身。不过,对黑格尔这样的解读,把主体直接等同于隐藏在幕后的本质,忽视了下列至关重要的事实)))黑格尔式的从意识向自我意识的过渡,暗示出对某个严重失败的体验:主体想揭穿幕后的秘密;他的努力失败了,因为幕后一无所有,而一无所有就是主体。”(同上,第268-269页)所以,拉康的主体的虚空特性是一目了然的。拉康用S(打上了斜杠的S)来表示主体,意味着只要主体进入到语言之中,只要主体开口说话,主体就受到了语言的“污染”和“阉割”,主体就被“异化”了,变成了一个被阉割的主体。拉康“用S表示主体,S是一个被斜线封死了的S,是一个空隙,是能指结构中的空位。”(同上,第100页)但在人类社会中,任何一个“正常的”主体必须是一个会“说话”的主体。这里的说话范围很广,它不仅包括口头交流,也包括眼神、肢体动作语言等等。聋哑人虽然听不见、不能张口说话,但其同样是拉康意义上的主体。在人与话语之间,人是话语的奴隶。所以,拉康说:“主体是通过与另一个人(another)对话的言语(speech)而被建构的,就此而言,有关主体历史的这一论点显然构成了弗洛伊德所谓的精神分析新方法的基础。”(Lacan,p1213)面对着由语言构筑的能指之网,拉康认为:“主体最终只有承认,他的存在只是其自己的想象建构,这一建构削弱了他所有的确定性。因为在他将其存在重建为另一个(人)的工作中,他重新遭遇到了根本性异化,这一异化使他把其存在建构为另一个(人),而且,这另一个(人)注定要攫取其存在。”(ibid,p1207)所以,拉康彻底颠倒了近代哲学的主体观,颠覆了主体观上的本质主义,走向了非本质主义的主体观。
那么,主体的这一虚空性是如何在非本质主义的实体中体现的呢?齐泽克说:“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能指的)主体与(幻想的)对象相关联,甚至完全一样了:主体是空白,是大他者中的洞穴,而对象则是用来填补这一空白的惰性内容;主体的全部-存在.,都寄身于用来填补其空白的幻象对象之中。”(Zizek,p1195)齐泽克这段话语至少透露出大他者、主体和幻想对象之间的如下关系:(1)无论大他者如何对主体进行阉割,大他者内部总是存在着一个空隙。也就是说,大他者并非是完全封闭的、坚不可摧的,而总是有漏洞的。根据拉康的复杂的欲望图表,大他者的空隙其实是前符号的快感流将大他者的象征能指链打穿的结果,从而形成了短缺能指S()(signifieroflack)。(2)大他者的空隙是为虚空主体预留的空位,这个空隙的位置只有虚空的主体来占据,而非一个“所指的主体”来占据。(3)主体一旦占据这一空位,它就不再是原来那个虚空的主体,而变成一个拥有“意识形态的崇高对象”的主体。他不但与幻想对象密切相关联,而且等同于幻想对象本身。换句话说,能指主体即幻想对象,而幻想对象就是能指主体。必须注意的是,主体与幻想对象的一致或完全等同是有前提的,即此时的主体已经变成了一个欲望主体,一个具有菲勒斯(phallus)能指的主体。这里,菲勒斯在将匮乏主体转化为意识形态主体的过程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4)主体与幻想对象的等同是以主体受制于幻想对象为前提的。也就是说,主体的全部存在都寄身于用来填补其空白的幻象对象之中,而非幻想对象寄身于主体之中。换句话说,在主体与幻想对象的关系中,不是主体决定客体(幻想对象),而是这一特殊的“幻想对象”决定着主体。这样,拉康-齐泽克就彻底颠倒了近代哲学的主体-客体关系。此时,在主体与实体的关系中,那个幻想对象其实就是实体的对象化,它以一种隐而不显的方式决定着、指挥着主体;而主体则不自觉地,或曰“心甘情愿”地受那个幻想对象的指挥或摆弄。此时,我们可以说,在主体与实体的关系上,能指的主体是被动的,实体是主动的。这正好符合了齐泽克的一句话,即“主体是实在界对大他者的应答”。也就是说,在大他者、主体与实体三者的复杂关系中,当大他者被前符号的快感流所打穿而形成S()、留下空位的时候,虚空的主体出场了,它填补了大他者留下的空位,并形成了能指的主体。与此同时,能指的主体只能被幻想对象所填充,并最终形成一个齐泽克所谓的意识形态的崇高对象所占据的主体。这就是精神分析中主体的地位或位置。因此,如果说从精神分析的视角看,主体与实体等同,甚至说“主体即实体”,那么我们则必须说,主体不过是实体的代理而已。
四、结语:“精神是一块骨骼”
“精神是一块骨骼”是黑格尔的一句名言。黑格尔在5精神现象学6中提到了这一著名命题,并用很大的篇幅叙述了面相学和颅相学的知识。人们可能会发问,作为如此高贵的精神,怎么可能与丑陋的骨骼相等同呢?黑格尔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沟通伟大的精神与普通的头盖骨之间的内在关联。黑格尔说:“至于自我意识的个体性的另一方面,即它的特定存在的那方面,则是独立着的存在和主体,换句话说,是一种事物,更确切地说,就是一块骨骼。人的现实和特定存在就是人的头盖骨。”(黑格尔,1979年,第220-221页)显然,“精神是一块骨骼”是黑格尔有关普遍性与特殊性、必然性与偶然性、本质与现象等诸多命题的集中体现。在这里,作为实体的精神与作为具体的主体的“骨骼”这极不协调的两者辩证地统一在了一起。对黑格尔而言,两者统一的基础就是作为本质的无限丰富性的“精神”,而“骨骼”无非就是“精神”的现象和代理而已。而在拉康-齐泽克这里,二者统一的基础则是作为悖论的实在界与作为虚空的主体的辩证统一。正如齐泽克所言:“-精神是一块骨骼.,它把两个绝对不相容的术语置于一个等式之中,一边是主体的纯然否定性的运动,一边是呆板客体的麻木不仁。这一命题是否为我们提供了拉康的幻想公式(Sra)的黑格尔版之类的事物?,,骨骼、头盖骨因而是这样的一个客体,它借助于其呈现,填补了空隙,填补了主体的意指再现之不可能性。用拉康的术语说,它是某一短缺的对象化:它是原质,它占据了一个位置,在那里,正缺少能指;它是一个幻想对象,它填补了他者(能指秩序)中的短缺。惰性十足的颅相学客体(头盖骨)不过是某种失败的实证形式而已:它体现了,从字面上讲就是-赋形于.主体的意指再现的最终失败。因此,它是与主体密切相关的”。(2002年,第284-286页)至此,黑格尔的这一命题经过齐泽克的拉康化阐释,已经很清楚了:作为实体的丰富精神不过是一个“骨骼”,一个空空如也、难以代表丰富性精神的“骨骼”。但问题在于,精神舍此并无其他途径,它只能通过“头盖骨”这一代理来体现其实体的特性。因为“头盖骨”并非一块普通的骨骼,而是一块特殊的骨骼,一块代表了作为主体的人的精神发展和演化历史的特殊骨骼。因此,“精神是一块骨骼”这一命题也就转换成了“精神即主体”。而在黑格尔看来,精神即实体。在拉康那里,精神也被归为实在界的领域。
因此,“精神即主体”不过是“实体即主体”的同义语而已。这就是实体演化为主体的辩证法。如此,作为精神的实体,或拉康所谓的实在界,就完成了向作为头盖骨的主体、即拉康的虚空的、有限的主体的转换。这也就是精神分析语境下“实体即主体”的真正含义。

【参考文献】
[1]. 黑格尔,1979年:5精神现象学6上卷,贺麟等译,商务印书馆。
[2]. 1980年:5小逻辑6,贺麟译,商务印书馆。
[3]. 齐泽克,2002年:5意识形态的崇高客体6,季广茂译,中央编译出版社。
[4]. 2004年a:5快感大转移6,胡大平等译,江苏人民出版社。
[5]. 2004年b:5实在界的面庞6,季广茂译,中央编译出版社。
[6]. Lacan,J1,2002,Ecrits,W1W1Norton&Company1
[7]. Zizek,S1,1989,TheSublimeObjectofIdeology,Verso1

(原载《哲学研究》2011年第3期。)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maks/5047.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1.055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