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马克思主义哲学

看马克思主义是如何被修正成官僚资本主义的?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11-05 点击: 3288 次 我要收藏

前天看到了陶明轩的文章《黎亚彬的集体所有制是社会主义吗?(下)》,他试图通过马克思的言辞和所谓“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来证明国企的雇佣劳动制没有剥削,证明我所主张的集体所有制的社会主义生产方式是“空想”和“错误”。那么,陶明轩文中的论证是否正确呢?

首先,陶明轩的下述说法非常形象:“‘有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数百年来,试图给资本主义动手术的革命者、思想家、业余理论爱好者何止上千,所以,至少有一千种社会主义。现在已经很少有人为自己的社会主义冠名了,因为‘马克思主义在理论上的胜利,逼得它的敌人装扮成马克思主义者。’(列宁)他们惯用的手法是‘先做结论,再找语录’”。

显然,陶明轩就是这样的人。他对集体所有制的所谓批驳,是从他的“反对”开始的。他还不了解集体所有制是怎么一回事,也不了解全民所有制是怎么回事,他看到集体所有制与传统的社会主义理论不符,就一口咬定集体所有制是空想的、错误的。他“先做结论。再找语录”,服从于其作为小资本家维护国企为主导的混合所有制的官僚资本主义的目标,他到处寻找、罗列我“集体所有制”主张与马克思的言辞不相符的地方。本文就他这种行为的最好表现。他先以马克思的一些言辞炮制出几点存在错误、有些并非是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不管这些原则和说法的科学性、现实性、时代性,不管其针对主题的有效性和逻辑性,就随意下结论说以雇佣劳动制为基础的国企不存在剥削,是不可动摇的社会主义生产方式,而我所主张的没有雇佣的集体所有制不符合“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与马克思的言辞或设想不符,与马克思所批判的那种“拉萨尔的主张”和“杜林经济公社”“相同”。显然,陶明轩这种不分青红皂白、不管三七二十一、不问是非曲直、不了解情况、不充分调查和研究就“先做结论,再找语录”,为其错误的既定结论找证据的行为,明显就是“马克思主义在理论上的胜利,逼得它的敌人装扮成马克思主义者”的最好例证。

以国企为主导的混合所有制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中,都早已表现出地地道道的官僚资本主义特性。一些官僚和资本家阶级的御用文人为了维护当前中国的这种官僚资本主义的社会制度,仍装扮成马克思主义者来为这种地道官僚资本主义的社会制度做辩护。国企制度的雇佣特性是实实在在的,而雇佣制度的资本主义剥削压迫本性也是实实在在的,一切都摆在那里,是任何狡辩和打着马克思主义的旗号胡说八道都无法再遮掩、伪装下去的。对于马克思主义的真正主张,笔者有非常多的文章论述过,不相信陶明轩等官僚资本主义的狡辩者没有看过。而对于与我的主张有些“相近”,恩格斯给予严厉批判的“杜林的经济公社”,笔者早在今年七、八月份时,就已经连续写过三篇论述恩格斯对杜林经济公社的批判文章:《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不是修正主义》、《价值规律的决定作用是社会主义失败的根源吗?》、《完善了的“经济公社”制度是社会主义的唯一出路》。同时,也写过《极左们的“科学社会主义”并不科学》的文章,早已深入论述了陶明轩在这里所提出到的这些问题。陶明轩假装没有看过,或者真的没有看过,都说明陶明轩并不是真正研究学术和理论科学的,而只是“为反对而反对”的,正如他自己所说的:“先做结论,再找语录”,他只是找各种马克思的言辞去否定,而不管、不顾事实、真相和科学到底是怎样的。

陶明轩在开头还说:“还有一些业余理论爱好者,不读或读不懂原著,凭借对马克思主义的一知半解,提出自己一套社会主义主张”。陶明轩在自己的博客简介中写到,他是受过专业训练的马克思主义理论专家。显然,陶明轩这种马克思主义理论专家写的这篇文章恰恰就证明和说明了马克思主义是如何被这些专业马克思主义理论家演化,进而导致社会主义中国变成今天这种资本主义中国的。的确,社会主义有千万种,各种阶级和立场的人,出于各自的利益和需要都设计发明了自己的特色社会主义。而且,都还打着马克思、恩格斯的旗号。比如,陶明轩这些人极力捍卫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明显就是一种小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在这种“特色社会主义”旗帜下,中国已经是一种实实在在的资本主义社会了,而陶明轩这些小资本家们却还在以马克思的言语,极力胡说这就是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

那么,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具体是如何被陶明轩这些体制内、外受过专业训练的马克思主义理论专家们修正成帮助官僚和资本家们剥削和压迫劳动人民的工具,从而导致出现今日中国这种权贵资本主义现实的呢?陶明轩的这篇文章就是一个最好的例证。在此,我们具体分析、批判一下陶明轩在本文中的思维逻辑、罗列出的一些“证据”,就可以看出社会主义的中国是如何变成今天这种“官僚资本主义”中国的。

一、陶明轩是怎样修正“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的?

原则1,陶明轩说:“实现生产资料公有制必须推翻资产阶级统治,建立新的国家机器。由于现存社会制度由生产方式占统治地位的统治阶级制定,因此要改变现存社会制度就不能寄希望于统治阶级‘发善心’。于是社会主义必须有无产阶级夺权行动和无产阶级作为统治阶级的国家行为”。

难能可贵。陶明轩作为一个小小资本家也能说出“要改变资本主义社会制度”,赞成“无产阶级专政”的话来。笔者完全赞成这一点,也完全赞成把无产阶级专政当作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之一。只是,请陶明轩注意点,小心这种观点会让陶明轩自己的私有企业失去其他有见识的资本家们的订单。

其实,陶明轩用不着这样面面俱到,批判我“集体所有制”的观点主张只需指出集体所有制具体在那里不符合哪一条“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就可以了。他这样把与辩题无关紧要的东西也写出来,无非就是希望人们能更相信他的装扮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的形象而已。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maks/18362.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0.962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