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你的位置:首页 > 马克思主义哲学

劳动异化还是人的异化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1-27 点击: 1179 次 我要收藏

—— 论马尔库塞对马克思异化理论的失察与误解
赵磊 吉林大学哲学社会学院暨哲学基础理论研究中心 博士摘要:在马克思提出劳动异化理论后一百二十多年的资本主义新时期,马尔库塞重新思考了马克思的异化理论并在其基础上指出了人的全面异化状态及其拯救方案。虽然,马尔库塞的考察加深了我们对马克思主义的认识,但其对马克思本人的理论观点存在严重的失察与误解。马尔库塞;马克思;异化理论
马尔库塞作为西方马克思主义的杰出代表人物延续了马克思对资本主义制度的批判,在资本主义发展的新形式下,马尔库塞考察了资本主义“控制的新形式”和奴役的变种。在他看来,马克思经典的政治经济学批判理论在当下的资本主义社会业已过时,若想重新获得人的解放并恢复人之为人的尊严就必须对整个发达工业社会的意识形态进行全面的批判,在此基础上以“总体革命”取代马克思为实现共产主义所倡导的“暴力革命”。一对当代西方发达工业社会人类生存状况的考察使马尔库塞得出了“单向度人”的结论。顾名思义,单向度的人区别于双重向度或多重向度的人,这样的人丧失了平衡人性的否定性维度或促使生存不断超越的批判性维度,陷入并屈从于单一的存在样态,不愿而且无力再去构想和追求与此相异的生活方式。在马尔库塞的诠释中,“单向度的人”尤指物质化和技术化的人。技术的合理化统治及其极权主义的肆虐已把人带入一种单向度的思想和行为模式中,“在这一模式中,凡是其内容超越了已确立的话语和行为领域的观念、愿望和目标,不是受到排斥就是沦入已确立的话语和行为领域。”[①]无疑,这意味着人的一种全方位异化,“异化了的主体被其异化了的存在所吞没。”[②]正是对人的异化状态的反思使马尔库塞不自觉地寻找到了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根源。在马尔库塞看来,早期马克思以异化问题入手对资本主义制度的批判是深中肯綮的,而深刻全面地表达马克思异化理论观点的《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以下简称《手稿》)更是被马尔库塞视为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最高峰。“马克思在1844年写的《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的发表必将成马克思主义研究史上的一个划时代的事件。这些手稿使关于历史唯物主义的由来、本来含义以及整个‘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的讨论置于新的基础之上。”[③]众所周知,马克思在《手稿》中第一次从经济事实的角度对异化概念进行了界定,按照马克思主义的经典定义,异化就是“劳动所生产的对象,即劳动产品,作为异己的东西,作为不依赖于生产者的独立力量,是同劳动对立的”[④]。异化首先是异化劳动,是经济领域的事实,因为在马克思看来,劳动作为自由自觉的活动恰恰能体现人之为人的本质,而人的本质异化首先并且最终必将表现为异化劳动。在马克思的共产主义设想中,劳动本应具有田园诗般的浪漫主义基调,使人有可能随着自己的兴趣自由地选择所要从事的活动,或者打猎,或者捕鱼,或者从事批判。然而,在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下,人类自由自主的生命活动却变成了维持肉体生存的手段,“异化劳动把这种关系颠倒过来,正是由于人是有意识的存在物,人才把自己的生命活动、自己的本质仅仅变成维持自己生存的手段。”[⑤]如此一来,劳动非但不能彰显人之为人的本质反而成了禁锢人性的枷锁和异化人类的罪魁,因此,“只要对劳动的肉体强制或其他强制一消失,人们就会象逃避鼠疫一样地逃避劳动。”[⑥]在资本主义制度中,异化劳动分别表现为:a.工人同自己的劳动产品相异化;b.工人同自己的生产活动相异化;c.人同自己的类本质相异化;d.最后还表现为人同人相异化。在这样的生产异化状态下,“劳动者在自己的劳动中并不肯定自己,而是否定自己,并不感到幸福,而是感到不幸,并不自由地发挥自己的肉体力量和精神力量,而是使自己的肉体受到损伤、精神遭到摧残。”[⑦]那么,如何消除异化劳动,使异化之人获得解放便成了《手稿》讨论的主题。究竟能否消除异化从而实现人的解放呢?马克思给出了肯定性的答案,那就是通过无产阶级的暴力革命消灭资本主义私有制并进一步解放和发展生产力,从而为人的全面发展提供基本的前提保障。在马克思看来,新生产力的获得必然会带来新的社会生产关系,而随着生产关系的改变人们也将改变自己的一切社会关系,又因为人的本质在其现实性上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所以,随着人不断溢出旧有的社会关系也必将改变旧有的异化状态。“一旦社会占有了生产资料,商品生产就将被消除,而产品对生产者的统治也将随之消除。……个体生存斗争停止了。……人们周围的、至今统治着人们的生活条件,现在受人们的支配和控制,人们第一次成为自然界的自觉的和真正的主人,因为他们已经成为自身的社会结合的主人了。……这是人类从必然王国进入自由王国的飞跃。完成这一解放世界的事业,是现代无产阶级的历史使命。”[⑧]事实上,从《手稿》开始,经过《神圣家族》,再到《德意志意识形态》和《资本论》,异化概念已经渐渐淡出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历史舞台被马克思所扬弃从而作为附属范畴为新的革命理论服务,这也就在某种程度上表明了异化劳动克服的可能性。二与马克思揭露自由竞争时期资本主义社会原始积累阶段中工人阶级被奴役被异化的残酷现实不同,马尔库塞则指出了在资本主义发展到了垄断阶段后异化的无孔不入,异化的问题域也从经济领域向文化、政治和哲学等意识形态领域扩张。在马尔库塞看来,资本主义成功地压制了人们内心的批判、否定和超越性向度,使生存斗争的形式得以永恒化与合理化。在生产极度过剩和消费压倒一切的资本主义新形式下,人们无法区分自己真实的需要和虚假的需要。众所周知,早在希腊化晚期伊壁鸠鲁就曾提示过:“在所有的欲望中,有的是自然的和必要的,有的是自然的但不是必要的;有的既不是自然的也不是必要的,而是由于虚幻的意见产生的。”[⑨]而一旦人们学会正确地区分各种不同类型的欲望就会在理智的指引下驱利避害,从而达到身体无痛苦和灵魂无纷扰这一幸福生活的终极目的。如果说在希腊化时期人们尚能达到至少设想这种人类存在的理想状态,那么,在新兴的资本主义时代人们则无论如何给不出属于个人的真实的答案,“只要他们仍处于不能自治的状态,只要他们接受灌输和操纵(直到成为他们的本能),他们对这一问题的回答就不能认为是他们自己的。”[⑩]因此,在处处弥漫着异化气息的发达工业社会,要想撕掉垄断资本主义制造的虚假需要的面纱,把人从异化状态中拯救出来,希望看来是渺茫的。在《单向度的人》的最后结论部分,马尔库塞就指出,“社会批判理论并不拥有能在现在与未来之间架设桥梁的概念;它不作许诺,不指示成功,它仍然是否定的。它要仍然忠诚于那些不抱希望,已经并还在献身于大拒绝的人们。”[11]“大拒绝”正是马尔库塞在资本主义新时期为重获人的解放和尊严所提出的行动纲领,它要求在根本上拒绝与资本主义合作,拒绝成为资本主义的帮凶和谄媚者,在此基础上,进行反抗技术控制对人性造成压抑的“总体革命”。“总体革命”主张革命不仅要在经济领域还要在政治和文化等领域共同展开,在诸多革命领域中,马尔库塞尤其重视人的本能结构革命并把它视为“总体革命”能否取得成功的关键。众所周知,关于人的本能结构,马尔库塞发展了弗洛伊德的潜意识理论,并将弗氏理论中代表人的本能的无意识层面的性欲演化为层次更高的爱欲,实现了对人的本能从肉体向精神、从性感向美感、从局部自由向全面自由的转向。爱欲作为性欲的升华,泛指人的有机体追求快乐的普遍性本能,“爱欲的目标是要维持作为快乐主—客体的整个身体,这就要求不断完善有机体,加强其接受性,发展其感受性。这个目标还产生了爱欲自身的实现计划:消除苦役,改造环境,征服疾病和衰老,建立安逸的生活。”[12]因此,人的本能结构的解放也就是爱欲的解放,就是倒错为手段的爱欲重新恢复其自在自为的属性并与人的存在有机地结合起来。因此,只要人的爱欲获得了解放,那么其他的异化领域自然就获得了解放,“在今天,为生命而战,为爱欲而战,也就是为政治而战。”[13]那么,如何实现爱欲的解放?马尔库塞又把目光重新投向了马克思。马克思把劳动作为人的本质,认为劳动生产是人类最基本的生存活动,人与自然以及人与人之间的现实关系都是通过劳动打开的。马尔库塞也把劳动作为爱欲释放的基本途径,认为解放爱欲就是解放不自由的劳动,就是将除了为基本生存作斗争之外的工作变成一种消遣,在马尔库塞看来,这样一种真正人道的文明并不是一种乌托邦式的幻想,随着科学技术的高度发展和成熟工业文明的到来,劳动时间大大减少而自由闲暇时间逐渐增多,生命本身必将成为一种消遣。“在摆脱了统治的要求之后,劳动时间和劳动能量在量上的减少,将导致人类生存发生质的变化:决定人类生存内容的,不是劳动时间,而是自由时间。不断扩展的自由王国真正成了消遣的王国,即个体机能得到自由消遣的王国。个体的机能在得到这样的解放之后,就将产生新的实现形式和发现世界的形式,而这些形式又会转而改变必然王国,改变生存斗争。”[14]除了把劳动解放看作爱欲解放的基本途径,马尔库塞还把爱欲的解放与某种新感性的建立联系在一起。“今天的反抗,就是想用一种新的方式去看、去听、去感受事物;就是要把解放与惯常的和机械地感受的消亡联系在一起。一句话,革命的成功必须依赖于新感性的建立。”[15]与马克思关于“感性”范畴的界定不同,马尔库塞主要是在一种生物学意义上使用“新感性”的,它意味着人的审美感觉的丰富性和多样性。这种“新感性”保存了审美感觉的最基本功能,即幻想,“想象(幻想)保存了保持不受压抑性现实原则支配的那些心理过程的目标。”[16]一旦这种幻想成为艺术式的原始想象时就直接体现为激进的社会批判功能,从而表达了艺术反叛与拒绝的真理。“在审美形式中,艺术还表达了被压抑的解放形象的回归,艺术就是反抗。”[17]因此,从艺术或美学的领域突围,创造一种超越现代工业文明的审美文明将随着生产自动化的全面实现而到来。三从上面的分析中,我们可以看出,马尔库塞走的是一条发展马克思主义并用新的理论材料补充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的道路。在马尔库塞看来,马克思主义的理论还葆有其真理性,因为马克思本人所批判的资本主义制度从根本上来说并没有消亡,不过面对资本主义发展的新形态,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形态业已过时。为此,马尔库塞认为必须积极地扬弃马克思主义的革命理论,清理出其理论的合理内核,重新对马克思主义进行理论改造。但是,在笔者看来,马尔库塞在对马克思主义理论进行改造和重构的过程中存在着严重的失察与误解。首先,对于二者共同关注的异化现象,马尔库塞曲解了马克思的本意。在《手稿》中,马克思澄清了异化与对象化的区别,划清了劳动对象化与劳动异化之间的界限。他强调劳动对象化是人之为人的本质特征,这种对象化的活动也是人类存在的不竭动力,只有在一定的社会条件下,维系人类存在的对象化活动才会转变成奴役人的异化活动,“在国民经济学以之为前提的那种状态下,劳动的这种现实化表现为劳动者的非现实化,对象化表现为对象的丧失和为对象所奴役,占有表现为异化、外化。”[18]这也就是说,异化劳动作为一定社会历史阶段的现象最终得到扬弃是必然的。但是马尔库塞却把异化植入了人的本质之中,把它作为人类无法逃避的存在建构,认为马克思关于异化劳动的理论乃是人类本质异化的集中表达,“如果我们密切注意《手稿》对异化劳动的描述,我们便惊人地发现,这里描写的不仅是经济上的事实,更是人的异化,生命的贬值,人和现实的歪曲和丧失。”[19]因此,马尔库塞批评正统的马克思主义者过度关注马克思的经济批判和政治批判却在根本上忽视了人的本质批判,“在资本主义的实际状况中,问题恰恰不仅是经济危机或政治危机,而是人的本质的灾难,——基于这种认识,任何单纯的经济改革或政治改革从一开始就注定要失败,这种认识必然要求通过全面的革命来彻底消除现实状况。”[20]其次,在关于人的本质问题上,马尔库塞吸取了弗洛伊德的潜意识理论从而更重视人的本质中的生物性维度,并试图以此作为对马克思关于人的本质论述的补充。在马尔库塞看来,马克思在《手稿》中切中了人的本质与感性的深层次联系,“就像异化劳动中表现出来的人的需求和需要不仅仅是一种经济上的需求和需要一样,表现在感性中的需求和需要,也不仅仅是一种认识上的需求和需要。这种需求和需要不仅涉及人的个别行为,相反,它们决定着人的整个存在。”[21]在这里,马尔库塞把感性看作了马克思对人的本质规定的中心议题,不过他觉得还应该对马克思的感性概念加以补充和延伸,为此他提出了彰显新感性的爱欲作为人的本质。众所周知,马克思在对人的本质进行界说时不但表达了人与动物相同的生物性维度同时也强调了人高于动物的社会性特征,指出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因此,随着社会关系的改变人的本质也将随之而改变。但是,马尔库塞把普遍、抽象的爱欲作为人的本质实际上只是在强调人的生物性本能或生命本能而不是把人放到具体的历史领域当中,放到现实的生活当中。正因为爱欲脱离了现实环境和历史条件的约束成了人类普遍具有的抽象本质,所以,人的异化现象也就成为永远挣脱不了的桎梏。最后,马尔库塞固然指出了马克思关于人类解放理论在新形势下所面临的缺乏革命主体的难题和窘境,但是他着力在精神领域和审美层面寻找革命出路的努力显然也是成问题的。我们知道,马尔库塞一开始把革命的希望寄托在被社会边缘化的亚阶层,后来又把“启蒙”的重任交到了新左派的手中,究竟谁能通过自身审美功能的扩大化进而推及整个技术世界,引起技术世界的颠覆及转型,这在马尔库塞的理论中始终都是模糊不清的。资本主义的发展虽然改变了两大阶级对立的基本结构,但是无产级革命是否真像马尔库塞所说的那样成为不可能而必须依仗在生产完全自动化的前提下人类爱欲的升华和审美的解放呢?结语马尔库塞在马克思异化理论的基础上提出的应对资本主义制度压抑人奴役人的革命策略和对马克思异化理论的人本主义式解读均加深了我们对资本主义的认识,同时为我们破除对马克思主义的教条式理解和确立坚定的马克思主义信仰提供了必要的精神力量和理论证据。但是我们不难看出其理论的乌托邦性质和幻想成分,尤其是他对马克思经典理论做了“为我所用”式的理解和篡改也容易使我们误入歧途。因此,我们要谨慎、合理、公正地对待马尔库塞的革命理论,既要剔除其理论中的糟粕又要吸取其中的精华,使我们可以在新的时期下反思如何更好地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
Labor alienation or human dissimilationOn Marcuse`s oversight and misunderstanding of Marx's alienation theoryAbstract: Marx put forward after twenty years of labor alienation theory of capitalism in the new period, Marcuse rethink the alienation of marxist theory on the basis points out people's all-round alienation status and save scheme. Although, marcuse investigation has deepened our understanding of marxism but in Marx's theory viewpoint exists serious oversight and misunderstanding. Keywords: Marcuse Marx The theory of alienation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maks/15492.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浙ICP备16005704号-2
网站加载1.158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