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伦理学

陈瑛:克己复礼与公民道德建设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05-15 点击: 1468 次 我要收藏

在我看来,中国古代传统道德中,最具东方特色、也最重要的命题,莫过于“克己复礼”,可以说它是儒家伦理的核心命题。“克己复礼”是谁最先提出来的,发明权属于什么人?对于这个问题,一般人的答案是孔子,因为《论语.颜渊》中明确地记载着说“克己复礼,仁也”的是“子曰”,这是最早出现在最可靠的文献里的纪录。然而宋代的王应麟不认这个账。他说,“克己复礼,仁也。”是“古也有志”。并明确地说:“或谓克己复礼,古人所传,非出于孔子。”他的这个答案也许不完全是臆造,因为中华文明有其“前轴心时代”,夏、商、周,甚至传说中的五代时期留给了后代许多文化遗产,后来的儒家文化明显地受到了它的影响。连孔子本人也一再强调他的“述而不作”的主张——其实他又述又作,创造发明之处颇为不少。不管怎样,现在看来至少春秋时期孔子是最早赞成并信服这个道理的,而且历代儒家,甚至那些反对儒家的,一直把它看做儒家的一个的核心命题和主张。
两千多年来,围绕着“克巳复礼”这个命题进行过无数的争论。然而,争论的原因是在哪里呢?
表面上看来,这个争论是由于中国古代语言的笼统性和模糊性,譬如,这里的“己”到底指什么?是个人、自我,抑还是我个人的不合理的利益或欲望;这里的“克”又是什么意思,是有保留的克制,还是完全彻底的克服?孔子要复的“礼”又是什么?如此等等,在这个简明的命题里并设有说清楚,留下了相当大的争议空间。
近现代以来,许多学者在研究自我时,对其进行了精细的划分,例如弗洛依德曾经把“自我”分成“本我”、“自我”与“超我”三部分。“本我”是人生而有之的生物学的原始性欲和本能冲动,是人性中不顾法律、道德规范和逻辑而强烈追求性满足的非理性力量;“自我”是人性中的理性部分,通过训练以及同外界联系而形成,约束自我,以延缓和减轻快乐,使之适应环境和社会利益之需要;“超我”是道德化了的自我,以检查和监督“自我”对于“本我”的控制。其实在孔盂的儒家学说中,一个“己”字,已经包括了弗洛依德所指的这三项内容:
第一是自然的中性的自己,他们所说的发“无友不如己者”、“人人有贵于己者”、“天下大悦而将归己”等。这里的“巳”,相当于弗洛依德的“自我”;
第二是道德的自我,例如,他们说应当“得己”、“立己”、“达己”、“贵己”、“在诸己”、“求诸己”等,这里的“己”,近似于弗洛依德的“超我”;
第三是本能的自我,例如他们说的要“克己”、“修己”、“恭己”、“正己”,这里的“己”,就相当于弗洛依德的“本我”,即个人的利益和自然本能之欲望。
如果就孔子的“克己复礼”之“己”是自我,从而认为他的“克己”是要否定自我,那可真是冤哉枉也。全面分析孔孟等人对于“己”字的用法和他对于“己”的理解,可以看出,他们虽然有时把“己”当作个人的私利和不正当的欲望,需要克除的,但是在更多的情况下,他们是把“己”作为一个行为主体,作为道德行为的主体来用,他们不但主张“克己”,而且更强调“由己”、“为己”,如“为仁由己”(《论语.述而》)、“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论语》),如此等等。孔子非常重视并且特别强调自我的地位和作用,重视个人主体精神的发扬。在孔子那里“克己”之“己”,只是指个人的不正当的利益和欲望,或者虽然这些利益和愿望也属正当,但是为了更重大、更根本,为了国家民族和更多的人,而需要加以牺牲的个人的利益和欲望。总之,他所说的“克己”,只不过是克制自己的某些本能和欲望,决不是要否定自我、否定个人。从这里也看出来,孔子所说的“克”,指的不过是克制的“克”,而决非克服、克除的“克”。
至于孔子要复的“礼”又是什么,这是更难说清的问题。从古到今,对于“礼”的理解,可以说言人人殊。有人说,这个“礼”就是“周礼”,原来有宗教含义,可以从“三祭之礼”(即天地、祖先、圣贤)方面理解;也有人说,“礼”即西周的等政治级法律制度,“夫礼者,所以定亲疏,决嫌疑,别同异,明是非也。”(《礼记.曲礼》),就是“经国家,定社稷,序民人,利后嗣者也。”(《左传.隐公十一年》)还有人说,孔子的“礼”只是指一种道德规范,或者是一种道德秩序、状态,例如《左传.昭公二十六年》:“君令臣共,父慈子孝,兄爱弟敬,夫和妻柔,姑慈妇听,礼也。”我觉得,孔子和后来儒家的“礼”,虽然不无周礼的影子,但是早已不是原来的周礼了。孔子毕竟是“圣之时者”,他赞成对于古礼的一些“损益”,他们心目中的“礼”,也许已经成为《管子.心术上》上所讲的,是“因人之情,缘义之理,而为之节文者也,故礼者,谓有理也。”荀子后来特别重视“礼”,并且把它进行了多方面的阐发。最经常的是他把“礼”看作是为“养”而必须区分的“别”。例如他说,礼是“贵贱有等,长幼有差,贫富轻重皆有称者也。”又说:“礼者,以則物为用,以贵贱为文,以多少为异,以隆杀为要。”(《荀子.礼论》)如此等等,不一而足。大概“礼”在孔子和儒家那里已经经过了抽象和上升,成了和我们现在常用的“自由”、“民主”之类差不多的概念,属于“人类文明的普遍价值”,不同的人可以作不同的理解。其基本定义大致可以概括为几条,第一是出于差别而作的人们必须遵守的许多制度、法令、规定、规范,其中有些是政府规定的,也有些是习惯形成的;第二,它的领域包含了天地自然、国家家庭、政治经济、社会生活诸领域的法律道德诸多方面;第三,这些规定之出现,其目的是为了协调秩序,以保持社会的和谐稳定。对于这最后一层含义,(《论语.学而》)上记载的有子的一句话讲得最清楚,“礼之用,和为贵,先王之道斯为美。”对于“礼”的不同理解,自然也会产生对于“克己复礼”这一命题的不同态度。
但是,围绕着“克己复礼”的争论,更深层次的原因还是由于某些人出于自身利益或价值观等方面的需要,自觉或不自觉地歪曲了古人的原意,片面地夸大了这个命题中的某些方面。
首先是历代的儒家,尤其是后来的宋明理学家,他们把“复礼”之“礼”认定为当时的封建社会秩序,特别是封建道德秩序,认为这是“天理”,无论如何都要坚持而不能动摇的。与此同时,他们又把“己”中所包含的某些不正当的感性欲望夸大,指认为举凡一切人所有的欲望,包括某些正当的欲望需求,都应当“克”去;不但应该克制,而且应当克除净尽,王阳明所说的要使人“悬空静守,如槁木死灰”,所谓“存天理,灭人欲”就是这个意思。这样理解的“克己复礼”虽然也在一定时期内起到了纠正和扭转某些人的过分狂妄、贪婪,让人们遵守道义的积极作用,但是也压制了许多人的正当欲望,尤其是在封建社会后期,它作为封建主义的思想武器,起到了压抑人性的作用、甚至成为残杀人民的精神工具。后来,许多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lunli/1595.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0.939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