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逻辑学

荣立武:意义不是实体吗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10-22 点击: 1091 次 我要收藏

迄今为止,没有哪种理论称得上是关于内涵的经典理论。与此不同的是,人们对“内涵语境”有较为一致的意见:共指称词项替换失效和存在概括原则的失效成为了确认内涵语境的两条普遍被接受的标准。
与此相反在外延语境中这两条原则保持有效。内涵语境揭示了一阶外延语义所面临的问题,出路何在呢?
弗雷格的解释是在意义理论中引入一类内涵性的抽象对象①——表达式的含义。专名的含义是其所指的表征方式;语句的含义是它所表达的思想。同时,他认为在内涵语境中表达式的指称是它在外延语境中的含义。丘奇沿着弗雷格的这条思路继续前进:在他构造的内涵逻辑系统中,表达式的含义不再是哲学讨论中的一个概念化的抽象对象,而是内涵逻辑系统的论域中一个被设定的实体。在本文中,这类内涵性的抽象对象就是所谓的意义实体。一般来说,通常被谈论的内涵性的抽象对象有以下三类:专名的含义、性质或关系、命题。
一 奎因拒斥意义实体的两个主要论证
在上世纪中叶,奎因在一系列论文中对传统意义理论中的两个主要概念“命题”和“性质”进行了攻击,从而否定了内涵性抽象对象的存在。奎因的根据何在呢?总结起来,奎因的论证主要有两个。首先,如果有性质这种意义实体,那么就存在有一种标准以判断两个谓词所表达的性质是否同一。然而,奎因在极端翻译论证中否认了这一可能性,他认为没有清楚的同一标准可以被接受,所以假设这类意义实体存在是错误的。以上就是奎因拒斥意义实体的第一个论证(A1),用奎因的著名口号概括一下就是“没有同一性就没有实体”。
可是,如果没有意义实体,一般地说两个句子同义又是什么意思呢?如果不存在内涵性的抽象对象,那么主体又如何使用语言来传递自己的信念和愿望并期许他人的理解呢?为了回答这种问题,奎因提出了刺激意义理论。在这种意义理论中,即使不设定意义实体,人们也可以习得、掌握语言,并进一步利用语言与其他主体成功地进行沟通。显然,如果这样一种意义理论的解释是充分的话,意义实体就可以根据奥卡姆的剃刀被拒斥了。下文中我们把奎因的刺激意义理论称为奎因拒斥意义实体的第二个论证(A2)。
A1和A2之间是紧密联系的:前者颠覆了经典的意义理论;而后者则提供了一个新的意义理论。不仅如此,奎因还通过认识论上的自然化原则为A1和A2提供支持。在三者合力下,意义实体似乎已经显得风雨飘摇了。然而,事实上情况有这么糟糕吗?下面,我们分别从奎因的两个论证和自然化的认识论原则入手,为意义实体的合理性进行辩护。
二 质疑A1:同一性标准的合理性
理解论证A1首先是要理解“同一性”。为了反驳休谟式的怀疑论,奎因在刚开始对“同一性”采取了相对宽泛的解释,“一般来说,我们可以提出不可区分的东西的同一性原理:在一个给定的话语的语词中,彼此不可分辨的对象应当解释为对这个话语是同一的。”[1]正是根据这种原理,奎因告诉我们在学习“卡斯特河”这个单独词项时不用理会n次实指活动,只是指定了n个对象这种令人沮丧的局面,而是要根据给定的话语把“无关紧要的差别从话题中排除掉”,从而间接地划分出这个单独词项的指称。类似的原理也可以应用到普遍词项的学习过程中,“当我们指向一个可见的红色的地方,说‘这是红的’,并在一段时间内在许多不同的地方重复这样做,那么我们就对评估所要求的红的属性的范围提供了一个归纳的基础。[相对单独词项而言]差别似乎只是在于,这里所涉及的范围是概念的范围,是普遍性,而不是时空的范围。”[2]显然,奎因在这里的确接受了一种相对于话语语境的“同一”。
但是,这种相对于话语语境的“同一”是如何刻画和表达呢?奎因当然不只是提出了一种笼统的同一性原理,“可能有这样的情况,一个只是讨论具体个体的理论可以通过将不可分辨的事物等同化的方法被方便地解释为讨论共相的理论。例如,考虑一个关于在长度上加以比较的物体的理论。其约束变元的值是物理客体,其仅有的谓词是‘L’,‘Lxy’意指‘x长于y’。而~Lxy.~Lyx是说在此理论中对x而言是正确的任何东西都同样地对y成立,反之亦然。因此把‘~Lxy.~Lyx’当作是‘x=y’对待是方便的。这种等同化做法就等于把我们的变元的值重新解释为共相即长度,而不是物理客体。”[3]通过给定的普遍词项,奎因认为可以很方便地构造出各种不同的“等词”,例如上面所述的长度等词。由于如此构造的等词只是一阶公式的缩写,而一阶语义又是外延的,我们因而也可以把奎因所说的“不可区分的东西的同一性原理”直接称为外延的同一性标准。
什么样的对象具有这种外延的同一性标准呢?除了四维空间中的物理对象外,奎因认为就只有类这种外延式的抽象对象(共相)了。之所以说类是外延式的抽象对象是因为人们可以根据两个类是否包含相同的元素来判断它们是否同一,而构成类的元素最终只能是外延的物理对象,或者是它们的类,类的类,如此等等。因此类的同一性标准也是外延的,类的识别可以还原为物理对象的识别。于是,奎因高兴地指出,“对于所有的实在来说,物理式的本体论已经足够了,这种本体论仅仅包含物理对象,加上这些物理对象的集合,再加上这些集合的集合,如此等等。”[4]与外延式的抽象对象相对的是性质、命题这些内涵性的抽象对象,说它们是内涵性的抽象对象是因为:一、它们一般被认为是一种共相,是对物体对象的某一方面特征进行抽象和概念化的结果,它们与类一样都是不同于物理客体的抽象对象;二、它们不像前者一样具有外延的同一性标准,因此不能称为外延式的抽象对象;三、一般认为“being bachelor”和“being unmarried man”表达同一个性质是根据语词的内涵知道的,因此也称性质或语句所表达的命题是内涵性的抽象对象。显然,如果“同一性”就是外延的同一,那么性质和命题就不具备“同一性”。回忆奎因那个著名的例子:无论语言学家如何努力,也无论土著人多么配合,人们始终无法认定性质being gavagai和性质being rabbit能够划分出同样的指称。由于不同翻译手册的存在,通过外延来识别性质的相同或不同是不可能的。于是,根据奎因的论证就有了(1)性质之间没有真正的同一性标准(外延同一)。
但是,性质之间缺乏真正的同一性标准与奎因拒斥意义实体有什么联系呢?为了回答这一问题,我们必须注意到自弗雷格以来分析哲学沿袭下来的一个传统,即对同一性的追求。“同一性”与“数”这类抽象对象间的紧密联系在弗雷格那里就已经得到了重视,“如果我们认为a这个符号应该表示一个对象,那么我们必须有一个记号;它使得我们到处都可以判定,b是不是与a相同,即使我们并非总能应用这个记号。……在我们这样获得一种把握一个确定的数和重新认出它是相同的数的手段之后,我们就能够把一个数词给予这个数作为它的专名。”[5]弗雷格认为,为了能用专名来指称一个抽象的数,必须获得一种重新识别出这个数的实质性的手段。这种对同一性的追宠,或者说对于对象识别标准的重视,不折不扣地被奎因继承并发展为“没有同一性就没有实体”这个著名的口号。于是,在分析哲学的传统中又有了(2)设定实体(或者说给实体命名)时必须提供同一性标准。稍微学过点逻辑的人都知道,(3)没有性质这类实体只是(1)和(2)的一个简单推论而已。
以上的论述就是对论证A1的解读。需要补充的一点是奎因对“实体”这个概念的解释。奎因明确指出,“从理论建构过程的描述中来看,我们所认为存在的东西都是设定物;从理论[建构的结果]来看,这些设定物同时就是实体。”[6]不难看出,奎因认为存在的实体并不仅仅包括那些能够给人们以感观刺激的宏观物体,也包括那些因为理论建构而需要设定的对象,例如“中微子”。显然,相比较于“同一性标准”这条分析传统中的铁律来说,“实体”的概念在奎因那里完全只是出于实用方便的假定。
拒斥内涵性的抽象对象是因为它们不具备合适的同一性标准,很显然其言外之意就是物理对象和类这些被认可的实体具备“明白无误”的同一性标准了。事实真是如此吗?物理对象的同一性标准是什么?它显然不能来自于内省的经验,因为这里所要求的同一是具体时空中的外延同一,经验显然无法对此作出什么有意义的说明;它也不能来自于其他对象的同一,因为物理对象本身已经是这种外延式本体论中的“最基础的成分”。面对这样的追问,奎因的回答是,“更好的办法是把一个物理对象简单地看作是任意时空片断中的内容,尽管它们是不规则而且也的确是不连续地分散着。”[7]进一步,奎因认为可以像物质词项(例如“水”)划分指称一样,把这些“内容”看成是尽管离散却是单一的物质总合。然而,类似的追问却仍然可以继续:暂且不理会所谓的“内容”在认识论和本体论上的意义,我们总是可以追问时空片断中的“内容”的同一性标准是什么?“内容”的同一似乎只能通过时空坐标上的点的同一,继而通过数的同一来解释了。但是,在弗雷格那里,数的个体化是借助于类和属于关系来阐释的,而奎因也是认同这一立场的,“在把数学荣耀地还原为逻辑和属于关系这一过程中,适当形式的数、函项以及其他一些数学对象都可以安享它们在[物理式的]本体论中的居民名分。”[8]这难道不是一种讥讽吗?从追问类的同一性标准出发,到物体对象、时空片段中的“内容”、时空坐标上的点和数,我们又回到了类的同一性标准。如果我们进一步循着奎因的思路前进,一个更大的荒谬就会呈现在我们眼前。我们可以凭借属于关系把类个体化,并使得它们在所谓的物理式本体论中安享居民的名分吗?既然奎因认为不能用分析性这种模糊的概念来把性质个体化,那么有什么理由认为可以用属于这种模糊的概念来把类个体化?
总而言之,我们并不是要反对属于这种自明的关系,我们也不是要反对作为抽象对象的类,我们要反对的是奎因把属于和分析性区别看待的态度,我们要反对的是奎因把类和性质区别看待的态度,最终我们要反对的是奎因的外延的同一性标准。因为在这种严格的同一性标准下,我们无法在本体论中设定任何实体。
三 质疑A2:如何获得语言的指称装置
论证A2的关键是——如果刺激意义理论是一个充分的意义理论,那么出于本体论上的简单性原则,拒绝内涵性的抽象对象就是一个很自然的选择了。但是,刺激意义理论是充分的吗?一方面,奎因的刺激意义是这样被描述的,“……给定一个说话者,说一个刺激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logic/5956.html

已有 0 条评论 腾讯微博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0.972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