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逻辑学

孙中原:《墨子?经上》和《经说上》的逻辑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06-07 点击: 1319 次 我要收藏

本文论述《经上》和《经说上》的科学概念,逻辑学,范畴论,方法论和止式论证等理论。这是中国传统文化和国学中的精华,值得继承,发扬光大。兹赋诗一首,作为本文导引:
天下奇书数墨经,长于逻辑和科学。
自然科学有概念,框架就是逻辑学。
范畴理论称王国,涵盖自然人文学。
方法理论极精辟,止式论证众人学!

一、天下奇书

《墨经》是天下奇书。胡适说:“《墨子》的《经》上下、《经说》上下、《大取》、《小取》六篇,从鲁胜以后,几乎无人研究。”“到了今日,这几篇二千年没人过问的书,竟成了中国古代的第一部奇书了!”1
《墨经》之所以说是天下奇书,第一是表达形式奇,第二是表达内容奇。从表达形式说,《墨经》文本简练得出奇。《经上》100个条目,只有524字,平均五个字一条。条目最短的,只有三个字。如第8条说:“义,利也。”意即道义,就是给人以实际利益。条目最长的,只有十一个字。如第93条说:“执所言而意得见,心之辩也。”即根据所听到的言论,把握对方说话的意思,这是理智的辨别分析作用。
从表达内容说,《墨经》很出奇,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大奇迹。人们常说,中国传统文化,长于政治和伦理,而短于科学与逻辑。但是,《墨经》的情况,却恰恰相反。《墨经》的长处,它所关注的焦点,正在于科学与逻辑。《墨经》跟所有中国古籍最大的不同处,是用最精练的古汉语文字,概括哲学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各科知识,是中国古代一部微型的百科全书。
拿《经上》来说,100个条目中,78条用定义方法,11条用分类方法,或是分类与定义相结合的方法,规定古代逻辑与科学范畴。另有11个条目,运用这些范畴,表达古代逻辑与科学命题。
把《经上》100个条目的内容,纳入现代科学知识的分类系统,可以清晰地看出墨家学者的真知睿智,领略墨家逻辑和科学的深湛义理,认知《墨经》的崇高学术价值。
《经上》100个条目的内容,属于自然科学知识的,有20条。属于哲学社会科学知识的,有80条。再往下细分,在自然科学知识中,属于数学15条,力学1条,心理学4条。在哲学社会科学知识中,属于世界观14条,认识论7条,逻辑学30条,方法论8条,政治学6条,伦理学15条。

二、科学概念

《墨经》数学,主要是几何学,有数学名词的定义,讨论方、圆、直线的性质,点、线、面、体的关系,相交、相切、相离问题。《墨经》和西方欧几里德《几何原本》有许多概念、理论相符。
点线面体,是几何图形的元素。点是《墨经》的几何学概念。《经上》说:“端,体之无厚而最前者也。”这是“端”(点)的定义。《墨经》的“端”含义有两种:第一,相当于欧几里德几何学中的点。在欧氏几何中,点被定义为“不可分”。第二,没有厚度,也没有长度和宽度,是物体的最前部分。
《墨经》的“端”,是没有长、宽、高3维,无穷小的物质微粒。这种物质结构论,相当于古希腊自然哲学家的原子论。原子论,或物质微粒说,是人类认识物质的一个阶段,里程碑,再进一步,人类探讨原子论,或物质微粒的深层结构,提出物质无限可分说。物质结构是可分和不可分的结合,是可分的阶段性、有限性和进展性、无穷性的统一。
《经上》说:“体,分于兼也。”《经说上》举例解释说:“若二之一,尺之端也。”点和线的关系,是部分和整体的关系,这是对“体”所下的关系定义。“体”是部分、元素,“兼”是整体、集合。“尺”相当于几何学的“线”,“端”相当于“点”。“线”是无数“点”的集合、整体,“点”是“线”的部分、元素。这相当于欧几里德几何中“全体大于部分”的公理。《墨经》证明点是线的必要条件,线是点的充分条件。
《经上》说:“故,所得而后成也。”《经说上》举例解释说:“小故:有之不必然,无之必不然。体也。若有端。大故:有之必然,无之必不然。若见之成见也。”“故”指原因,“后成”指结果。“故”分“小故”和“大故”。“小故”相当于必要条件,特征是“有之不必然,无之必不然”。即有点不一定有线,而无点一定无线,点为线的必要和非充分条件。反过来,可以说线为点的充分条件,即有线一定有点,而无线不一定没有点,线是点的充分和非必要条件。设p为q的必要和非充分条件,则q为p的充分和非必要条件。
《经上》说:“撄,相得也。”《经说上》举例解释说:“尺与尺俱不尽。端与端俱尽。尺与端或尽或不尽。”“撄”的含义,是“相交”、“相遇”、“接触”。分3方面考察:
其一,“尺与尺俱不尽”:线和线相交,双方都不完全重合,因为线是无数点的集合,线和线相交,只交于一点。
其二,“端与端俱尽”:点和点相交,完全重合,完全占有对方,没有空隙,因为点没有长、宽、高。
其三,“尺与端或尽或不尽”:点和线相交,从点方面说,是完全重合(尽),从线方面说,是不完全重合(不尽)。
《经上》说:“比,有以相撄,有不相撄也。”《经说上》解释说:“两有端而后可。”这是几何学中图形比较的方法。同类的图形,可相互比较。如两条线,两个角,两个圆,两个矩形等。可用叠置法比较。
《经上》说:“次,无间而不相撄也。”《经说上》解释说:“无厚而后可。”“次”:序次、排列、相切。“相切”:两个图形的共同点只有一个。“无间”是两个图形之间没有空隙。“不相撄”是不相交,相交是有两个共同点,“相切”是有一个共同点。
墨家认为,两个图形相离的时候,中间有空隙。《经上》说:“有间,中也。”《经说上》解释说:“谓夹之者也。”《经上》说:“间,不及旁也。”《经说上》解释说:“谓夹者也,尺前于区而后于端,不夹于端与区内。及,非齐及之及也。”《经上》说:“离,间虚也。”《经说上》解释说:“虚也者,两木之间,谓其无木者也。”
这是说图形相离。如一座建筑两根立柱间的空隙,可计算。“间,不及旁也”,说明“及”不是“齐及” (相等),而是“包含”。“尺前于区”,相当于欧几里德几何学中的定义“面的界限是线”。“后于端”,相当于欧几里德几何学中的定义“线的界限是点”。面夹于周边之间,线夹于点之间,不能说线夹于点和面之间。
有穷、无穷概念,是近代数学史中的重要概念。《经上》说:“穷,或有前不容尺也。”《经说上》解释说:“或不容尺有穷,莫不容尺无穷也。”“或”:“有时”。“尺”:线。“前”:一个区域的最前面。一个空间是有穷的,在度量的时候,前面不能容纳一线,这就是“或不容尺有穷”。一个空间是无穷的,在度量的时候,前面永远可以容纳一线,这就是“莫不容尺无穷也”。
方圆定义。《经上》说:“方,柱、隅四权也。”《经说上》举例解释说:“矩写交也。”“柱”:边。“隅”:角。“方”的定义,是四边、四角相等。“方”是用矩尺做出的四边相等,四角为直角的平面图形。墨家知道“矩”这种工具的性质和作用。工匠没有矩,寸步难行。这个定义既科学,又实用,反映用矩尺做方的生产技术。
《经上》说:“圆,一中同长也。”《经说上》解释说:“规写交也。”圆有一个中心,从中心到周边有同样长度。“规”是画圆工具,“写”即“画”。用圆规一脚抵住中心,用另外一脚画出圆周的轨迹。《经上》说:“同长,以正相尽也。”《经说上》举例解释说:“楗与框之同长也。”《经上》说:“中,同长也。”《经说上》解释说:“心,自是往相若也。”“同长”:比较2个物体同样长度,如门楗和门框有同样长度。“中”是圆心,从圆心到圆周都有同样长度,距离相等。现代科学发达,但画圆仍是如此。
直线和圆。《法仪》载墨子说:“直以绳。”墨子在木工的生产实践中总结出画直线的方法。中国木工用墨斗工具画直线的实践,从理论上接近于欧几里德几何学的思想。其一,从每一点到另一点可引一直线;其二,通过不同两点的直线必定存在;其三,通过不同两点的直线至多有一条;其四,推论:任意两个不同的点,确定唯一的通过它们的直线。
《经上》说:“直,参也。”《经说上》说:“圆无直。”“直”:直线。“参”:第三个东西加入两个东西中间。《广雅.释言》:“参,三也。”直线是有一点,恰好介于另外两点之间。在一直线上的三点,有一点恰好介于其余两点之间。希尔伯特《几何基础》整理欧几里德几何公理学公理体系的顺序公理:
公理一:设有A、B、C3点,若B介于A和C之间,则A、B、C是一直线上三个不同的点,并且B也介于C和A之间。
公理二:对于任何不同的A和B两点,在直线AB上至少有一点C,使得B介于A和C之间。
公理三:在一直线上任何不同的三点中,至多有一点,介于其余两点之间。
希尔伯特公理和《墨经》直线概念的内容相通。《墨经》在分别定义圆和直线后,确认圆和直线关系的定理“圆无直”,即圆周上无直线;一圆周上任何三点,都不在一直线上;没有一圆,能通过同一直线上的三点。《墨经》认为,这条定理,可以通过科学方法证明。《经说上》说:“有说,过五诺,若‘圆无直’。”“说”:论证。“五诺”:论证科学知识的五种问答法。
加倍和还原。《经上》说:“倍,为二也。”《经说上》说:“二尺与尺但去一。”“倍”是乘以2。2尺和1尺之差,是1尺;从2尺中减去1尺,剩余1尺;2尺是1尺的2倍。这是“倍”的定义和还原算法。
《墨经》有许多数学概念,和欧几里德《几何原本》符合。《墨经》是中国数学史上的宝贵文献,其中记述的数学知识,与中国工匠几千年实际运用的生产技术密切结合,变为尽人皆知、耳熟能详的基础性理论。
《墨经》有丰富的物理学知识。对时间和空间、运动和静止等概念,从生活经验出发,运用推理能力和高度想象,进行深刻论证。
时间和空间这两个概念,在中国古代很早就形成了,古籍中常“宇宙”二字并举。“宇”:空间概念。“宙”:时间概念。《经上》说:“久,弥异时也。”《经说上》举例解释说:“古、今、旦、暮。”《经上》说:“宇,弥异所也。”《经说上》举例解释说:“东、西、南、北。”这是时间和空间的定义。“久”指时间概念。尸佼《尸子》:“天地四方曰宇,古往今来曰宙。”《淮南子.齐俗训》:“往古来今谓之宙,四方上下谓之宇。”“久”与 “宙”古音相通,“久”就是“宙”。
《经上》说:“始,当时也。”《经说上》说:“时或有久,或无久。始当无久。”“始”指开始、开端。所有物体运动变化都有“始”。“始”是物体运动恰当开端之时,是属于无穷小的时间(一刹那)。
《墨经》对于力、重、运动之间的关系,有一定认识。《经上》说:“力,形之所以奋也。”《经说上》说:“重之谓,下举重,奋也。”这是“力”的定义。“力”是物体运动的原因。“举”是使物体上升,提起重物。
《经上》说:“尽,莫不然也。”《经说上》说:“俱止、动。”《经上》说:“动,或徙也。”《经说上》说:“偏际徙者,户枢、蛇、蚕。”《经说上》说:“无久之不止,若矢过楹。有久之不止,若人过粱。”《经说上》说:“蛇、蚓旋圆,去就也。”
这些物体运动的实例,是从实际生活中观察到的。“俱止”:全部静止。“俱动”:全部运动。门的运动,是绕轴作扇形旋转。蛇、蚕和蚯蚓的运动,是一部分动,一部分不动(偏际徙)。《墨经》分析瞬间运动和历时运动。“无久之不止”指瞬间运动,如飞行着的箭,经过一根柱子所占有的时间。“有久之不止”指历时运动,如人经过一座桥梁。
所谓“巧传则求其故”,表明《墨经》科学是代代相传手工业工匠技巧的升华提高和理性概括。《墨经》的科学,同现代和西方的科学可以互相解释。《经上》“力,形之所以奋也”的力学定义,可以和牛顿的力学理论挂钩。墨家认为,“力”是物体运动状态变化的原因,人体具有运动能量转移和变化的内在潜质。《墨经》的数学,尤其是几何定义,与欧几里德《几何原本》可互相参证。
“虑也者,以其知有求也。”墨家认识到思考的重要性,是求知的重要活动。这与当今对科学思维的重视的要求一致。《经说上》说:“传受之,闻也。方不彰,说也。身观焉,亲也。”分析获得知识的不同途径,强调“亲知”,注意调动各种认识手段。生产和理论结合,感性和理性并重,是墨家科学成就的认识论根源。

三、逻辑学

在《经上》的条目归类中,纯逻辑学的条目,占全部条目的30%,并且逻辑学之外的其他条目,也全部都是《墨经》逻辑学理论的自觉运用。《墨经》的全部内容、精神和框架,都是逻辑学式的。细分之,一部分是在自觉讲解逻辑学,一部分是在自觉运用逻辑学。
晋代鲁胜洞见《墨经》的这一真谛,率先把《墨经》直接称为《墨辩》和《辩经》,即谓《墨经》是墨家辩学之经,辩论之经,使诸子百家争鸣辩论形式原理的总结概括。用现代跟国际接轨的术语或话语系统说,即中国古代逻辑学。
第1条规定的“故”范畴,从世界观(宇宙观、本体论、存在论、形上学)角度解释,即“原因”,在逻辑学上,可引申为推论的理由和根据,即论据。“有之必然”,是墨家用古汉语,对因果联系和推论式(正确的大前提以及前提和结论的必然联系)的元语言概括。相当于用现代语言说“如果P则Q”。在第1条定义“故”即原因范畴后,第96条运用这一范畴,列举简单命题说:“巧传则求其故。”即对代代相传的手工业技巧,要求取其原因,道出《墨经》科学知识的形成机制。
第79条说:“名:达、类、私。”《经说上》解释说:“物,达也,有实必待之名也命之。马,类也,若实也者必以是名也命之。臧,私也,是名也止于是实也。声出口,俱有名。若姓字丽。”
即以语词表达的概念,分为外延最广的普遍概念、一般类概念和单独概念三种。如“物”(物质),是外延最广的普遍概念,凡是存在着的实体,一定都等待着用这一个概念来概括。“马”是类概念,凡如此这般,具有马属性的实体,一定都用这个概念来概括。“臧”是单独概念,这个概念只用来指称一个特定的实体。凡语言从人们口中说出来,里面都一定包含着语词概念。语词概念指称事物,就像一个姓名,都跟随着一个人的实体一样。
名的实质,是用语词表达概念。自从孔子在春秋末期提出“正名”的思辩课题之后,诸子百家都讲“正名”。《荀子.正名》和《墨经》细致研究关于“名”,即语词概念的理论,形成中国古代名学,即逻辑学的系统知识。
第79条说的“达名”,即外延最大的名,外延最广的普遍概念,最高类概念,就是各门科学的范畴。“达”是通达、周遍。《墨经》在中国传统知识宝库中的重要性,借用德国文化史学者雅斯贝尔斯的话说,是在人类文化的轴心时代,参与奠定人类的精神基础,囊括“所有我们今天依然在思考的基本范畴”。

四、范畴论

范畴,希腊文kategoria,即种类、类型、范围。译名“范畴”,源自《尚书.洪范》的“洪范九畴”。周武王打败商纣王,向商代贵族箕子(商纣王诸父,官任太师)咨询治理天下的大道,箕子用“洪范九畴”来回答,是说治理天下的大道分为九类。宋蔡沈《书经集传》解释说:“治天下之大法,其类有九。”
“洪”是大,“范”是法式、模式、模范、范型、范围、类型。《广韵》:“范,法也,式也,模也。”《易.系辞疏》:“范,谓模范。”《尔雅.释诂疏》:“范者,模法之常也。”王充《论衡.物势》说:“今夫陶冶者,初埏埴作器,必模范为形。”陶工搅和黏土,制造器皿,一定要借助模子成型。“畴”是类,类型。
范畴是反映事物普遍本质的基本概念,大概念,类概念。范畴是人类认识成果的概括和结晶,是进一步认识的方法与工具。黑格尔说:“我们可以完全正确地掌握一种语言;可是如果没有文化,就不能善于说话。文化可以使精神具有各式各样的观点,使它即时想起这些观点,使它拥有一大批考察一个对象时所运用的范畴。因此,人们可以从智者们学得的技巧,就是顺利地掌握一大批这样的观点,以便依据这些观点即时地来考察对象。”2
黑格尔对古希腊智者派的论述,完全适用于分析《墨经》的语词、概念和范畴理论。黑格尔把世界和人类的认识,比喻成一面网,而范畴就是这面网上的牢固纽结。“这些纽结,是精神生活和意识的依据和趋向之点。”3
列宁解释发挥说:“如何理解这一点呢?在人面前是自然现象之网。本能的人,即野蛮人没有把自己同自然界区分开来,自觉的人则区分开来了。范畴是区分过程中的一些小阶段,是帮助我们认识和掌握自然现象之网的网上纽结。”4
《经上》100条所包含的上百个逻辑和科学范畴,是中华民族认识和改造世界历史的里程碑,是“认识和掌握自然现象之网的网上纽结”。
黑格尔说:“中国人是笨拙到不能创造一个历法的,他们自己好像是不能运用概念来思维的。”5黑格尔这样说,是海外奇谈。《墨经》正是“运用概念来思维”的典范,有丰富深刻的概念理论和范畴体系。《墨经》的概念论,涉及名(语词、概念)的性质、作用和种类等问题,列举并解释众多逻辑和科学范畴,是中国古代概念论的宝库。
第31和32条说:“举,拟实也。言,出举也。”《经说上》解释说:“告以之名举彼实也。故言也者,诸口能之,出名者也。名若画虎也。言,谓也。言由名致也。”即名(语词、概念)的实质,是举实、拟实,列举和摹拟实际事物。用语词、概念列举实物,“举”的定义是“摹拟”,即用摹拟事物性质的语句、短语或摹状词反映事物。“举实”、“拟实”,表示语词(词项)的指谓、表意和认识功能。用语句来“举实”、“拟实”,构成概念的内涵和外延。
在名(语词、概念)和言(语句)关系上,墨家认为名对实的反映作用,是通过一系列语句来实现的。从结构上说,语句是由名联结而成的。从认识作用上说,名对实的反映,靠语句对事物的列举、指谓来实现。利用名(语词、概念)和言(语句),认识事物、表达感情、进行交际和指导行动,这是人类特有的性质。
名的作用是列举实际事物,列举是摹拟,即反映、抽象、概括。列举、摹拟、摹略,是人的意识对外界事物的认识作用。列举、摹拟、摹略,是概念、范畴的抽象、概括作用。这种抽象、概括作用,需要通过语言来实现。表达概念、范畴的“名”(语词),可以通过口说出来。用“摹拟”定义“列举”,拿图画比喻概念、范畴对事物的反映作用,表明墨家概念论以能动反映论的认识论为基础。
告诉你这个名称,列举那个事实,语言是人们用口说出名称,表明名称、语言的指谓和交际作用。指谓和交际,是语言的两大功能。墨家从事物、语言和意义(人的意识对事物列举、摹拟、摹略的结果)三者关系上,说明了名的性质和作用。而名称(语词、概念)是语言的构成元素,是推论说词的细胞,所以概念论是逻辑研究的重要内容。
第79条说:“声出口,俱有名。”“声”即“言”,“言为心声”。这接近于黑格尔所谓“人只要一开口说话,在他的话中就包含着概念”,说明人注定要跟语词、概念打交道,说明语词、概念运用的普遍性。
第80条讨论名称的指谓作用,列举指谓的三种含义:命名、列举和附加感情因素。把犬叫做“狗”,是命名。用“狗”名做主项构成命题,说“狗是犬。”这是用名称列举事物。对着狗叱责说:“狗!”这是附加感情因素。
名(语词、概念)有抽象、概括作用。第40条对“久”(时间)的定义,是“弥异时”,即概括各种不同的具体时间,如古、今、旦、暮等。感官只能感知个别的时间,思维才能抽象一切时间的共同性质(普遍本质),用语词“久”概括,成为“时间”的哲学范畴。《墨经》中上百个逻辑和科学范畴,是通过心智理性的抽象、概括而获得的。
黑格尔在《哲学史讲演录》第1卷《中国哲学》部分说,中国哲学“没有能力给思维创造一个范畴[规定]的王国”。“中文里面的规定[或概念]停留在无规定[或无确定性]之中。”6黑格尔这样说,也是海外奇谈。仅就《墨经》的范畴体系,就说明他在这方面的无知。
范畴是大概念,即《墨经》说的“达名”(外延最广的概念)。《经上》从“故”至“正”共100条,用定义分类的方法,从内涵外延上规定众多逻辑和科学范畴。
关于世界观的范畴“物(物质)”、“实(实体)”。物(物质)是外延最广的哲学范畴,所有的实(实体)都用它来概括。时间范畴是概括一切不同的具体时间(如古代、现代、早上、晚上)。空间范畴是概括一切不同的具体空间(如东方、西方、南方、北方)。
用尺子量度一个空间,前面容不下一尺,这叫“有穷”。若前面永远、处处容下一尺,这叫“无穷”。变化、质变就是特征、性状改变。如蝌蚪变为青蛙,鹌鹑蛋变化为鹌鹑。增益是量的扩张,减损是量的缩小。法则(规律)是遵循着它,就可以取得一定结果的东西。如使用圆规,遵循“圆,一中同长也”的法则,可以制定一个标准的圆形。
关于认识论的范畴“虑”。虑即思考,是以认识能力求知的状态和活动。但仅有思虑求知的活动,不一定能取得知识,就像仅用眼睛斜视,不一定能看清楚对象一样。“知,材也”的“知”,指人的认识能力。材即才能、本能。墨家的认识论是可知论,充分相信人对世界的认识能力,认为凭借自身所具有的认识能力,再加上其他条件和过程,人就一定能取得知识。犹如人具有健全的视力,再加上其他条件,就一定能看见东西。
“知,接也”的“知”,指感性认识。“接”是接触事物。感性认识是用人的认识能力与物相接触,相过从,而能描摹出事物的相貌,犹如以健全的视觉能力接触事物,从而构成事物的视觉形象—样。
“知,明也”的“知”,指理性认识。“明”是清楚明白。理性认识是用人的认识能力整理分析事物,而能取得深切显明的认识,犹如用眼睛仔细看东西,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从来源说,知识分为闻知、说知和亲知;从内容说,知识分为名知、实知、合知和为知。《经上》把有意识的自觉的行为,也叫做知识。人在实践中追求的最高境界,是用正确理论、知识指导行动,按规律办事,达到预期目的,实现动机和效果的统—。
合:相合,符合。正:正合,指动机与效果正好符合。符合有正合、宜合和必合的不同。由于勤学苦练,把握规律,掌握技巧,射箭想射中靶心,果然射中,这就是动机和效果的正确结合。
“讹”指犯错误。错误的发生,是由于没有用理智去支配行动,而是受欲望盲目支配的结果。墨者主张人的行为应该受理智的支配。相反,不受理智支配,受欲望或不确定的意见(疑问)支配,就难免在行动中犯错误。这是对犯错误原因的认识论和心理学解释。
关于政治学的范畴“功、罪、赏、罚、诽(批评)、誉(表扬)”等。关于伦理学的范畴“仁、义、礼、忠、孝、任、勇、利、害”等。关于物理学的范畴“动(运动)、止(静止)、力”等。关于数学的范畴“方、圆、平、直、中、厚、倍”等。如此,《墨经》形成一个庞大的“范畴王国”,对这些范畴各有专门的规定。既有范畴的理论,又有理论的运用,至今仍具有重要的认识和实践价值。

五、方法论

《经上》第89条说:“同异交得仿有无。”《经上》解释说:“同异交得:于富家良知,有无也。比度,多少也。蛇蚓旋圆,去就也。鸟折用桐,坚柔也。剑犹甲,死生也。处室子母,长少也。两色交胜,白黑也。中央,旁也。论行、行行、学实,是非也。鸡宿,成未也。兄弟,俱适也。身处志往,存亡也。霍,为姓故也。价宜,贵贱也。超城,运止也。”
即同一性和差异性是互相渗透的,可以同时把握,如“有”和“无”集于同一人之身。一个人有富家、无良知,或无富家、有良知,是“有”和“无”集于同一人之身。一数与不同的数相比,既多且少。蛇、蚯蚓旋转,既去(离开)且就(接近)。鸟儿筑窝折用的梧桐树枝,既兼且柔。用剑杀死敌人,同时就保存了自己的生命,所以剑这种杀伤性武器,也有如铠甲一样的防御作用,兼有死生两种性质。一个未出嫁女儿的母亲,既长(对于她的女儿来说)且少(对于她的母亲来说)。一物颜色比甲物淡,又比乙物浓,既白且黑。
一圆的中心可以是另一圆的周边,既是“中央”又是“旁”。言论与行动、行动与行动、学问与实践,既有是又有非。母鸡孵雏的某一时刻,幼雏既成又未成。兄弟三人中的老二,说他是兄和弟都合适。一个人的身体处在这里,而心志却跑往别处去了,是既存且亡。霍本指鹤,又因为霍兼做了人的姓氏的缘故,使“霍”这个字有了歧义。
买卖双方商议合适的价格,对卖方说是够贵的,他才肯卖,对买方说是够贱的,他才肯买,这是既贵且贱。以超越城墙为目标的竞技活动,既有运动,又有静止,这是“运动、静止”的统一。这里用十五个事例,论证“同异交得”的方法论命题。“同异交得”,即同一性和差异性互相渗透与同时把握,这是辩证法“对立统一”规律的别名。
第85条《经说上》说:“权者两而勿偏。”即权衡思考,要遵守两点论,全面性的原则,而不要犯片面性的错误。第83条说观察有部分和全面两种。只见一面,叫部分观察。看到两面,叫全面观察。
《经上》和《经说上》运用其所规定的同异、两偏等范畴,表达“同异交得”和“两而勿偏”的方法论命题,是杰出的辩证法世界观与思维方法论,有深刻的科学性,精到的真理性和超前的现代性。

六、止式论证

《经上》第99条说:“止,因以别道。”《经说上》解释说:“止:彼举然者,以为此其然也,则举不然者而问之,若‘圣人有非而不非’。”“止”用来区别和限制一般性道理,这是止式论证的功用定义。
《经说上》论止式论证的步骤说,对方列举若干正面事例,仓促概括出不正确的普遍结论,我则列举反面事例,予以反驳。用符号语言改写即:∵M1是P,M2是P…,∴所有M是P。但∵有M不是P,∴并非所有M是P。《经说上》给出的例子是:“以人之有黑者、有不黑者也,止黑人”,即用“有人不是黑的”,反驳“所有人是黑的”。
这是发现反例,驳正谬误的典范论式,普世有效,值得众人永学。继承创新,批判思维,不可须臾离。《墨经》总结的止式论证,跟现代和西方逻辑的推论式相通,表明古今中外全人类思维形式和规律的一致性,理当加入人类同一逻辑的知识宝库。
由以上分析,窥豹一斑,以小见大,可以领略《经上》和《经说上》元典的深湛义理,洞察墨家学者的真知灼见与超越学派和时代局限的普世价值,认知奇书《墨经》的重要理论、历史与现实意义。

【参考文献】
①胡适:《中国哲学史大纲》卷上[M]. 北京:商务印书馆,1987,页31.
②黑格尔:《哲学史讲演录》第二卷[M]. 北京:三联书店1957,页11.
③黑格尔:《逻辑学.第二版序言》[M]. 北京:三联书店1966,页15.
4列宁:《哲学笔记》[M].北京:人民出版社1956,页90.
5黑格尔:《哲学史讲演录》第二卷[M]. 北京:三联书店1957,页275.
6黑格尔:《哲学史讲演录》第一卷[M]. 北京:三联书店1956,页132、128.
(原载《毕节学院学报》综合版,2011年第2期,第35-41页)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logic/4469.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1.004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