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逻辑学

程仲棠:“墨辩逻辑学”解构–从《小取》的逻辑矛盾看墨辩与逻辑学的根本区别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05-31 点击: 1118 次 我要收藏

在中国哲学史和逻辑史的研究中,有一个流行的看法,认为墨辩即《墨经》中关于“辩”的理论或曰“辩学”,[1]就是逻辑学,称为“墨辩逻辑学”或“《墨经》逻辑学”。这是当代的一大“造说”,溯其渊源,梁启超创立于前,[2]胡适张扬于后。从此学者引为经典,竞相发挥。时至今日,“墨辩即逻辑”一说,在“反对民族虚无主义”的包装下,已成为学术话语中一个神圣的教条。但郭沫若早有微辞,在《名辩思潮的批判》中写道:“近时学者每多张皇其说,求之过深,俨若近世缜密之逻辑术,于墨辩中已具备。”[3](P282)当今也有学者指出,墨家的“辩学不是等同于西方传统形式逻辑的学问”。[4](P32)不过,墨辩与逻辑学在何种意义上不同,还是有待探讨的。我认为,墨辩就是墨家的辩论理论,也包含逻辑学的萌芽,这种萌芽在中国古代文化中犹如稀有金属,值得我们珍视和研究,但不能作天文数字式的夸大,把它诠释为逻辑学。墨辩与逻辑学有根本的区别,无论研究对象或研究方法,墨辩与逻辑学都是相对立的,因此墨辩不免地走到逻辑的反面,即逻辑矛盾。把墨家这样一个包含矛盾的理论说成是“墨辩逻辑学”,那是历史的虚构。
从墨辩研究者看来,在《墨经》中《小取》一篇占有特别重要的地位。胡适早说过,“《小取》是一篇关于逻辑的完整的论文”。[5](P78)当代一些学者更认为,“《小取》篇就是后期墨家逻辑体系的一个大纲”。[6](P104)其实,“墨家逻辑体系”的逻辑矛盾的症结就在《小取》,笔者正打算从此处入口,窥探“墨辩逻辑学”的卢山真面目。
一、从发现有效推理到陷入逻辑矛盾
《小取》有一大段文字,将所谓“侔”区分为5种不同的情形,即“是而然,或是而不然,或不是而然,或一周而一不周,或一是而一非”。后3种情形暂且不论,如果我们将“是而然”与“是而不然”两种情形加以比较,就可以发现《小取》在推理有效性的问题上陷入逻辑矛盾。
(一)“是而然”的推理形式
“是而然”包括4个具体推理,这里着重分析其中一个典型例子:
(1)白马,马也,乘白马,乘马也。
“白马,马也”是一个性质命题,可表示为“所有白马都是马”。“乘白马”却不是性质命题,而是关系命题,“乘”表示二元关系,是命题的谓项;表示二元关系的命题有两个主项,“白马”是后主项(关系后项),前主项(关系前项)省略了,我们可以把前主项看作一个特定的个体。再引入省略的量词之后,“乘白马”可以表示为“甲乘有的白马”。同理,“乘马”也是二元关系命题,可以表示为“甲乘有的马”。
墨辩研究者的传统看法是把(1)当作附性法或三段论,这是错误的,因为附性法和三段论的前提和结论都是性质命题,而这个推理含有一个性质命题和两个关系命题,属于混合关系推理。那么,它是直接推理还是间接推理呢?可以有两种形式上不同,但逻辑上等值的看法。一种看法是把它当作这样一个直接推理:“所有白马都是马,所以,如果甲乘有的白马,那么甲乘有的马”。以R代表关系,这个推理的形式可以表示为
(2)所有S都是P,所以,如果a与有的S有R关系,那么a与有的P有R关系
另一种看法是把它当作这样一个间接推理:“所有白马都是马,甲乘有的白马,所以,甲乘有的马”。这个推理的形式可以表示为
(3)所有S都是P,a与有的S有R关系,所以,a与有的P有R关系
应该强调,这两种看法是等值的,因为(2)和(3)两个推理形式是可以互相推出的。这不难证明。令A=所有S都是P,B=a与有的S有R关系,C=a与有的P有R关系,(2)和(3)可分别表示为(“├”读作“所以”,表示推出)
(2')A├ B→C
(3')A,B├ C
根据命题逻辑的演绎定理及其逆定理,(2')和(3')可分别换为下述两个蕴涵式
(2″)A→(B→C)
(3″)A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logic/4041.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2.257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