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你的位置:首页 > 逻辑学

徐晔翀:论可能世界语义学中的个体跨界的同一性问题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7-11 点击: 13353 次 我要收藏

第五章  我的评价与观点

 

5.1我对于齐硕姆、克里普克、D·刘易斯理论评价及其所受到批评的评价

首先,关于齐硕姆对个体跨界同一性问题的思考,我同意陈波对齐硕姆批评。我也认为同一性替换原则和莱布尼茨的同一性不可分辨原则只能适用于像数一样的抽象对象。

其次,对于克里普克的观点,我认为他的可能世界观念、严格指示词理论、本质主义倾向和历史的、因果的命名理论是非常合理的。陈波和涂纪亮的批评实质上是误解了克里普克的思想。其一,陈波与涂纪亮认为的专名和通名应该具有涵义是站不住脚的。陈波举例说“亚里士多德”这个专名是有涵义的,而且随着年龄的增加,这个专名的涵义也在不断增加。在我看来陈波所谓的涵义的增加其实质是克里普克的历史的、因果的传递链条上对于不同阶段的捕获的认识而已,当我们说20岁的亚里士多德与40岁的亚里士多德存在着不同的涵义时,其实我们只是截取了这个链条上的不同起始段而讨论的,而此时我们讨论的不再只是“亚里士多德”这个专名了,而是加上形容词“20岁的”和“40岁的”之后的“亚里士多德”了。在我看来,与其说克里普克否定了专名与通名的内涵,还不如说他通过另一种方式表达了与内涵相同的意思,这种方式正是他的历史的、因果的传递链条。再者,陈波与涂纪亮所认为的内涵,其实质就是事物所对应的“簇描述”。在我看来“簇描述”并非是完全错误的,相反我认为“簇描述”是有一定合理成分的,这尤其体现在“簇描述”能反映人的直观理解方面。故而,我并不反对陈波与涂纪亮对“簇描述”理论的拥护,但是反对他们以此来否定克里普克的理论。因为克里普克并不完全采纳“簇描述”这种方式。其二,陈波在批评克里普克本质主义中的论述有所不妥。陈波在批评克里普克忽视事物的本质属性与非本质属性以及外现特征的之间的内在联系时,举例说,如果假设一个可能世界,水拥有它的本质属性,但却拥有铁的外部形态,而铁拥有它的本质属性,却拥有水的外部形态。其实这个例证是有问题的,冯棉在《可能世界与逻辑研究》中提到,这个例证事实上是对克里普克的可能世界观念的误解。克里普克认为的可能世界时基于现实世界的合理的想象,而存在像水一样的铁和像铁一样的水的可能世界已经远远超过了我们合理想象的范围,对于这类可能世界的研究是没有现实意义的,也是克里普克所排斥的。我同意冯棉的观点,进而我认为,陈波和涂纪亮对于克里普克的批评都是建立在他们对于克里普克思想的误解的基础上,是不成立的。尽管克里普克的理论我并不完全赞同,但是我认为克里普克可能世界观念、严格指示词理论、本质主义倾向和历史的、因果的命名理论之间的衔接是非常合理的。他的可能世界观念以现实世界为立足点,从而否定了那种不切实际地“想象”出来的可能世界的研究价值;严格指示词理论使我们在现实生活中谈论某事物在非真实情况下时,能够清晰的了解我们交谈的这个名称的明确的指称对象;历史的、因果的命名理论使我们明确了我们根据什么来获知专名和自然种类的通名的指称;其本质主义观点,清楚的告知我们个别事物的本质和类的本质。

再次,对于D·刘易斯的观点,我同意克里普克对于D·刘易斯的批评。在我看来D·刘易斯的可能世界观点有神秘主义色彩:D·刘易斯认为可能世界具有孤立性,进而其他世界的个体既不能跨界地访问其他可能世界,也不能跨界地认识其他可能世界的任何东西。如此,对于我们来说,除了我们所生存的现实世界,其他可能世界我们永远无法真正的认知。那么我们是否有必要在本体论上承诺那么多实体世界的存在呢?在我看来这完全没有必要,因为这种承诺对我们研究现实世界没有任何帮助(因为按照D·刘易斯的理论,我们无法研究其他可能世界,所以我们只能研究现实世界)。尽管如此,D·刘易斯却对同一关系作了很好的解释。在我看来,D·刘易斯关于可能世界的极端实在论观念其实质是对同一性最大尺度使用,保证同一关系不仅可以作用在数这些抽象对象,也可作用在与时空相关的现实对象。再者,D·刘易斯的对应体理论也有这明显的缺陷,特别是对应体体理论用了“相似”的方式寻找事物在其他可能世界中的对应体,比如说在另一个可能世界中有一对双胞胎在那个可能世界中比其他人更相似与现实世界的我,而且相似程度相同,那么在那个可能世界中我的对应体是成了两个人;又或者在某个不存在人类的可能世界中,与我最相似的个体或许是一头牛,这样,我的对应体成了一头牛,这两点在我们直观上都是不能接受的。

最后对于陈波对克里普克本质主义的修正方面,我认为,如果这些修正仅仅是针对克里普克的本质主义理论的批判,确实有其积极意义。但是如果将其放之为一套独立的理论就会出现确会出现很多问题。其一,在我看来:陈波将本质确定看做是一个动态的行为,从而他给出了一个“本质的集合”,我们在谈到本质是只需按照当前的不同情况下,选择其中最有效的属性作为此时的本质。于是他无非就是尽量的缩小了本质寻找的范围,即缩小到了某一个集合中,但是具体什么情况下如何选择,有选择哪个没有明确说明。其二,在谈到个体事物本质的时候,陈波提出的“个人历史的核心时间”实质上只是缩略的克里普克的“历史的、因果的传递链条”,而缩略“历史的、因果的传递链条”的内在原因是我认为陈波是将“历史的、因果的传递链条”中的各个事件进行筛选,挑出主要事件和次要事件。如此一来,又会陷入“历史的、因果的传递链条”中的各事件主次甄选的困难的怪圈。

 

 

5.2 我对个体跨界同一性问题的观点

在我看来,个体跨界同一性问题是可能世界语义学的必然后承,这一点毋庸置疑。因此,跨界同一和跨界识别问题是我们所必需面对的问题。

对于可能世界,我认为可能世界不仅仅如克里普克所认为的必需立足于现实世界,适当的不切实际的想象也是可以的。比如说,我们完全可以谈论一个只有鬼的世界,尽管这个可能世界在我们看来完全脱离现实,但是却完全可行。当然,这或许并不具有现实意义上的可研究价值。于是在我看来,可能世界可以分为立足于现实世界的可能世界和非立足于现实世界的可能世界。而非立足于现实世界的可能世界也是我们必须面对的,也是可能世界语义学的必然后承。以下是我对于非立足于现实世界的可能世界的分析:

首先,现实世界是一个特殊的可能世界,所有可能世界都应该以现实世界为模板。当一个模态逻辑系统中包含巴肯公式时,这个模型中的可能世界集W中的每个可能世界的个体域是D,从而表示在这个模型中的可能世界集W中的所有可能世界,都是按照其中一个世界wn ,即我们所认为的现实世界,为基础合理想象出来的,现实世界中有的个体,其他可能世界必定有,现实世界没有的个体,其他可能世界必定没有。而当我们所讨论的某个模态逻辑系统中不包含巴肯公式,则代表这个模态系统对应的模型中可能世界集W中的一个世界wn(这个wn就是我们我认为的现实世界)中的个体的集合只是个体域D的一个子集,因此在与现实世界可通达的其它可能世界中完全可能存在现实世界中没有的个体,或者不存在现实世界中有的个体。此时,这个可能世界集中不仅包含立足于现实世界的可能世界同样也包含非立足于现实世界的可能世界。也就是说,当一个模态系统包含巴肯公式时,这个模态系统所对应的可能世界都是立足于现实世界构造的;而当一个模态系统不包含巴肯公式时,其对应的可能世界中完全可以包含一些我们任意的想象出一些现实世界中没有的个体,或者不包含现实世界存在的个体。

我个人看来,这种区分是完全有必要的。在我们现实生活的正常语言交际中,是包含有类似巴肯公式所表达的语义的,因此,我们在现实生活交谈中用不切实际地想象的可能世界去反驳他人的论断是完全荒谬的。比如我们不能极力描述一个鬼的外部形态和内在本质来驳斥另一个人对于“世界上没有鬼”的论断。

对于跨界识别,我认为事物的本质属性作为识别跨界个体的判断最重要的判别标准,同时不能忽视非本质主义在保证事物整体结构的作用。于是,在识别可能世界中某个个体与现实世界中的个体是否同一时,首先关注其本质是否相同,然后再辨别两者整体结构上是否相同,最后要查看在现实世界中有否其他个体比其更相似。在谈到事物的本质是,我更倾向于克里普克的本质主义观念。比如,我们谈论一个叫奥巴马的人,他具有奥巴马的本质,但是同时有具备百分之六十的克林顿的非本质属性,那么这个人是奥巴马还是克林顿。在我看来他谁也不是,因为这个人既破坏了作为奥巴马的整体结构,又破坏了作为克林顿的整体结构,即使他外表看上去更像奥巴马,我们也不能说他和奥巴马是同一的。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版权声明:版权归 我的哲学网: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logic/1796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浙ICP备16005704号-2
网站加载1.074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