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你的位置:首页 > 逻辑学

罗素的本体论思想及与名称和摹状词理论的关系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2-09 点击: 10838 次 我要收藏

罗素的名称和摹状词理论以他的本体论思想为基础。

1 殊相与共相

共相与殊相的区分在罗素的本体论中至关重要。这里有三个问题需要说明:有没有必要区分殊相与共相?怎样区分殊相与共相?殊相与共相的逻辑作用是什么?

区分殊相与共相涉及到两个关键问题:是否能够将事实还原到原子事实;事实是否同构于语言。罗素说:“哲学是否必须承认两种最终不同类的实体即殊相与共相这个问题就像我们以后将更充分地看到的一样,变成了这个问题:非关系是否有两类,主词和谓词,或者毋宁说是只能是主词的词项和那些可能或是主词或是谓词的词项。而这个问题又转变成:是否存在一个最终简单的非对称关系,可以称这种关系为谓述关系,或者说是否所有的貌似的主谓命题都将被分析成为其他形式的命题,这些命题不需要在貌似的主词和貌似的谓词之间的一种根本的性质区别”[1]pp131-132。罗素并没有假定殊相的存在,而是通过一系列分析得出:殊相与共相一样是存在的。

罗素认为,那些只承认共相或者只承认殊相的哲学理论都是不成功的。如果只承认殊相,假如有两块颜色片,我们都叫它们为“白片”的话,那么就要承认共相“白”;为了只承认殊相,那么就不能承认有相同的“白”,就只能说这两块颜色片具有“完全相似”关系,为了区别形状、大小等其他关系,更具体地就要说这是一种“颜色—相似”关系,但是这种“颜色—相似”关系看起来就是一个共相。当然,对“颜色—相似关系”也可以分析为是一种只涉及两个“颜色—相似”关系的相似关系,这样可以避免说“颜色—相似关系”是一个共相,假如其他颜色片与这两块颜色片也有这种完全相似的话,那么就是“颜色—相似”关系的个别情况,于是“颜色—相似”也可以看作是殊相。但是,这样会陷入一种无穷倒退之中:“说明两个项的相似在于它们的相似跟其他两个项的相似之间具有的那种相似,而这样一种倒退显然是恶性的。因此,相似至少必须作为一种共相被接受,我们已经接受了一种共相,就不再有理由拒斥其他共相”[1]p135。这样就至少要承认一种共相,因此否认共相不能成立。

对于只承认共相而否认有殊相的理论来说,两块相同的颜色片在不同的地点里存在的正是共相“白”本身,存在于一个地点的白性与存在于另一个地点的白性是同一的。但是,由于我们清楚地知道谈论的是“两块白片”,这样就要承认有不同地点的白片,如果承认了“这个地点的白性”和“那个地点的白性”,那么地点就会成为殊相;或者,对地点不加以区别,又承认在地点里有两块不同的颜色片以避免在这个地点里的白片既是这一块同时又是另一块的矛盾,就不得不承认有殊相:“精确相似的事物在两个不同的地点里共存在逻辑上是可能的,但在同一时间的不同地点里的事物不可能在数量上相等,这个事实迫使我们承认:在地点里存在的东西不是共相本身,而恰恰是殊相,即共相的实例”[1]p136。这两种情况都导致不得不承认有殊相。

罗素讨论了殊相和共相的以下对立:(1)感知活动的对象与概念活动的对象的对立;(2)在时间中存在的对象和不在时间中存在的对象的对立;(3)名词指称的对象和动词指称的对象的对立。但是这三种对立还不足以说明什么是殊相。对于第一种对立来说,由于感知与概念的心理意味浓烈因而其区别具有很强的模糊性。对于第二种对立来说,由于感知与概念的区别的模糊性,于是“将概念归约为知觉的人会说,一切事物实际上都离不开时间,而在概念的情况下这一现象就是幻觉。将知觉归约为概念的人,要么像大多数观念论者那样否定所有事物存在于时间之中,要么像有些实在论者那样,主张概念能够并且确实在时间中存在”[1]pp128-129。对于第三种对立来说,是否存在最终简单的谓述关系,即是否在最终简单的命题中,动词指称的对象表述名词指称的对象,这一点是需要论证的。

鉴于“使一块特殊的白片成为殊相是由于以下事实:特殊的颜色片不能同时出现在两个地点,然而白性,只要它存在,就存在于任何有白色事物的地方”[1]p146,罗素将殊相定义为“不能是一次在多于一个地点的或者属于多于一个地点的实体”[1]p147。这样的殊相定义解决了上面三个对立没有解决的困难,因此能够恰当地区别出殊相与共相。

按照这个定义,殊相是述诸于感知的,一个殊相是呈现给我们的感知系统的一个单一对象,尽管“单一对象”是无法说明的。罗素举例说,一张纸依然可以看作有左右两个部分,或者上下左右四个部分。但是,当它作为一张纸呈现给我们的时候,它是殊相。因此殊相是不定的:“一个殊相实际上往往持续很短的时间,不是一瞬间,而是一段非常短的时间”[1]p245。凡是可感知的单一对象就是一个殊相。这使得殊相很难被认识,但是从逻辑的角度而言,这是无关紧要的。罗素给出的答案是:“在真实世界里你实际上发现哪些殊相是纯粹经验的事情,这整个问题不会使逻辑学家感兴趣”[1]p240。对于逻辑来说,要知道的是一个名称代表的殊相是什么就足够了:“一旦你亲知了一个殊相,你就完全充分地理解了那个殊相本身,这与以下事实没有关系:存在大量你尚不知道的有关这个殊相的命题”[1]p246。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版权声明:版权归 我的哲学网: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logic/16029.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浙ICP备16005704号-2
网站加载1.025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