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科学技术哲学

陈晓平:关于“还原”与“突现”的概念分析——兼论心-身问题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06-04 点击: 1166 次 我要收藏

摘 要:突现-还原概念各有三种不同的类型,其中两种是可行的,一种是不可行的。两种可行的突现是整体性突现和功能意义突现,前者是自然可行的,后者是人为可行的。两种可行的还原是结构性还原和元素定式还原,前者是自然可行的,后者是人为可行的。戴维森等人所持的依随突现相当于功能意义突现,金在权等人所持的功能还原相当于结构性还原。二者都是可行的,并且可以是相互补充的,而不应相互对立。把这些可行的突现-还原概念结合起来,将对心身问题给出一种新的解答。无论自然可行的和人为可行的突现-还原概念,我们都可从两个视角对它们进行研究,即科学的视角和哲学的视角。

学界对“还原(reduction)”和“突现(emergence)”这两个概念的分析已经为数不少,但都不能令人满意。其标志之一是,两位分析哲学的大家戴维森(Donald Davidson)和金在权(Jaegwon Kim)各执一端,相持不下。本文将从一个新的视角对“还原”和“突现”进行概念分析,以期涵盖对这两个概念的各种合理用法,同时摈弃不合理的因素,其中涉及戴维森、金在权、内格尔(Ernest Nagel)、奎因(Willard Van Orman Quine)、库恩(Thomas Kuhn)以及奥康纳(Timothy O'Connor)等人的用法。
一、两种还原和突现
我们首先讨论两种还原和两种突现。
关于两种还原。一种是整体对其部分或元素的还原,不妨称之为“元素性还原”,另一种是功能或性质对其原因结构的还原,不妨称之为“结构性还原”。前一种还原已经公认为是不可能的,因为整体不是诸元素的堆集,而是诸元素按照一定的关系或结构组合而成,因而“整体大于部分之和”。因此,在一般情况下已经无人坚持这种还原论。后一种还原却是可能的,而且正是人们认识深化的体现。可以说,认识的深化就体现在:透过表面现象即透过现象所表现出来的某种功能或属性,看到对这些现象具有因果作用的内部结构。这两种还原在有关科学结构之讨论的反映是:A、前者相当于理论命题还原为观察命题,这就是被奎因否定了的“还原论”,在这个意义上,奎因以整体论自居,而把逻辑经验主义说成是还原论;由此引起的还原论-整体论之争即“迪昂-奎因问题”延续至今。B、后者相当于浅层理论向深层理论的还原,深层理论为浅层理论提供了因果机制的说明,找到这种说明是科学研究的重要目标之一。例如,将热现象还原为分子运动的平均动能就是科学研究的重大成果。
关于两种突现。既然整体不能还原为其元素,在这个意义上,整体对于其元素来说就是某种突现。具体地说,元素之间的结构或关系只能以整体的方式出现或消失,而不能一部分一部分地出现或消失,不妨把这种突现称之为“整体性突现”。一般而言,整体性突现的可能性正如元素性还原的不可能性是被公认的,但在关于科学结构的讨论中仍然引起争议。整体突现论的代表应该说是奎因和库恩,库恩主张范式的转变不是基于观察命题的渐进的和积累的过程,而是连同观察命题在内的整体性变化,类似于心理学上的格式塔变换。按照这里的分析,在一定意义上,库恩等人的著名论题“观察被理论渗透”可以翻译为“元素被关系渗透”。在这方面,库恩和奎因可以说是“同一条战壕里的战友”。所不同的是,奎因侧重于阐明科学理论的“元素性还原”的不可能性,而库恩侧重于阐明科学理论的整体性突现的必然性。
从静态的角度谈论整体性突现似乎意义不大,因为整体性突现的必然性正如元素性还原的不可能性,几乎是不言而喻的事实。但是,从动态的角度看,整体性突现是很有意义的,因为它并不是事物变化的惟一方式,与之相对的另一种方式是“元素性渐变”。事物的变化过程是从元素性渐变开始而达到整体性突现(突变),然后又开始新的元素性渐变,以此不断地进行下去。这就是辩证法所说的从量变到质变,又从质变到量变的过程。这种量变和质变交替进行的过程,在科学理论进化过程中就呈现为库恩所说的常规科学和科学革命交替进行的过程,也相当于内格尔所说的“进化突现”。
不同于整体性突现的另一种突现是功能或性质对其原因结构的突现,不妨称之为“功能性突现”。功能或性质一般可以还原为其原因结构,如钟表的计时功能可以还原为钟表的机械结构,生命的遗传功能可以还原为生命的基因结构,等等。这使得,功能性突现似乎是不可能的,正如元素性还原是不可能的。
二、第三种还原和突现
但是,我们还应看到,功能或性质属于现象层面的东西,而原因结构属于本质层面的东西。尽管对功能或性质可以给出原因结构的解释,即给功能以结构性还原,但这并不意味着给予它们意义上的还原;这也就是说,现象和本质在意义上是相对独立的,因而是不可还原的。例如,各种颜色的搭配在物理结构上可以还原为不同频率的光波的搭配,但由颜色搭配产生的美学意义则不能还原为光波结构。尽管功能或性质可还原于其因果结构,但在其意义上仍然具有独立性和突现性。不妨把这种突现称之为“功能意义突现”。在笔者看来,这种突现相当于戴维森等人所说的“依随突现(supervenient emergence)”和内格尔所说的“层次突现”。
就心-身问题而言,一个心理状态的功能决定于神经生理的结构,但是这种功能的意义则超出神经生理的结构,可以说,心理功能的意义在于心理主体的自觉性,这种具有自觉意义的心理状态就是意识。可见,意识与心理状态是不同的,意识是具有自觉意义的心理状态。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对于一个具有自觉意义的心理状态而言,其内涵当然超越了客观存在的神经生理结构。在笔者看来,这就是金在权的功能还原模型在应用于意识对生理结构的还原时遭受挫折的原因。
心理状态的这种既可还原又不可还原的二重性使哲学家们十分为难,从而给出一个似是而非的术语即“依随突现”,意为:虽然一定的心理状态伴随于一定的生理结构,但并不必然地或规律性地决定于生理结构。金在权对此所作的批评是,一个心理状态既然依随于生理结构,它便可以还原为生理结构,否则会导致内在的不协调。笔者认为,金在权的这一批评是有重大意义的,它预示着结构性还原(即金在权所说的“功能还原”)的普遍性。但是,金在权的还原论思想也有很大的片面性,因为他只看到现象的功能或性质对其原因结构的可还原性,但却没有看到功能意义对其结构的独立性或不可还原性。具体地说,他只看到心理现象的可还原性,但却忽略了心理功能意义即意识的突现性和不可还原性。好在金在权承认他的功能还原模型对于意识的还原尚不成功,有待进一步研究。(参见[2],p.18 )不过,在笔者看来,意识对生理结构的还原注定是不成功的,因为意识对生理结构的关系不是心理状态对神经结构的关系,而是心理状态的功能意义对神经结构的关系,这种关系是一种突现,即功能意义突现,亦即层次突现或依随突现。
总之,笔者在结构还原的意义上接受金在权的功能还原模型,同时,在功能意义突现的意义上接受戴维森的依随突现的观点。在我看来,二者的关系理应是相互补充的,而不是彼此冲突的。戴维森和金在权的观点长期以来难以相容,其症结在于二者都没有恰当地区分还原和突现的不同种类及其相互关系。
让我们再回到有关科学结构或科学哲学的讨论。库恩不仅主张整体性突现(进化突现),而且实际上也主张这里所说的功能意义突现(层次突现或依随突现),后者表现在他的如下看法中:尽管有时旧范式从逻辑形式上可以还原为新范式,如牛顿理论可以由爱因斯坦理论逻辑地推导出来,只要加上低速运动的初始条件,但是牛顿理论的基本概念如时间、空间、质量等都不同于爱因斯坦理论中用相同术语表达的概念,因此它们在意义上是不同的,因而是不可通约的。库恩谈到:“只要加上一些限制条件,牛顿力学就可以从爱因斯坦理论中推导出来。然而这种推导至少在一点上是似是而非的。虽然Ni(指从爱因斯坦理论推出的近似于牛顿理论的定理??引者注)是相对论力学定律的特例,它们并非牛顿定律。因为这些陈述的意义只能以爱因斯坦理论加以诠释,它们怎么能是牛顿定律呢?”([9],第93页)
与功能意义突现的概念相对应的概念应是“元素定式还原”。前面提到,将整体还原为它的元素,这是不可能的。但是,如果把元素的联系方式固定下来,那么,在这个意义上,整体可以还原为其元素,即整体的性质取决于其元素的性质。反之,在元素的联系方式不固定的条件下,情况并非如此,因为当元素变化时,只要将其联系方式做相应的调整,整体性质仍可保持不变。这正是迪昂-奎因整体论观点的要旨。相应地,如果说逻辑实证主义的还原论有什么合理之处的话,那就是:他们是在理论形式相对确定的条件下讨论理论的可信性程度对经验证据的依赖性。这也就是说,逻辑实证主义所说的还原在元素定式还原的意义上是有可取之处的。
突现-
可行性 还原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kezhe/4339.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0.918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