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科学技术哲学

理性的仿徨——介入“超科学”的著名科学家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6-22 点击: 6707 次 我要收藏

八、爱因斯坦支持ESP吗

  超心理学界也经常存在拉大旗作虎皮,搞统一战线的情况。爱因斯坦这样重要的科学人物自然列入被利用之列。
         
  1930年辛克莱(Upton Sinclair)出版《精神广播》(Mental Radio)一书,爱因斯坦受邀为其德文版撰写了一篇似乎是支持超感官知觉(ESP)的序言。 爱因斯坦与辛克莱是朋友,以爱氏的为人,他总是尽可能帮助朋友,为朋友的著作写序是经常的事情。序中爱因斯坦说:“于是,这里呈现的现象如果并非基于某种传心术,而是基于人对人的某种无意识的催眠效应的话,这在心理学上仍将是很有趣的。对心理学感兴趣的学者不应当匆忙放过这部著作。”(转引自Martin Gardner, pp.53)

  超心理学家经常引述这个序言,以表明爱因斯坦相信ESP,如麦克康奈尔(R.A.McConnell)1976年在《超心理学杂志》的文章“超心理学与物理学家”中,把爱因斯坦与克鲁克斯、洛奇等并列,视为同情特异功能研究的重量级人物。普索夫与塔格合写的研究盖勒的专著《心灵研究》(Mind-Reach) 在第7章也长篇引用了爱因斯坦那篇序言。那么爱因斯坦对灵学、特异功能,到底是什么态度呢?1946年5月13日爱因斯坦给精神分析医生爱仑沃德(Dr. Ehrenwald)的信件解开了这个谜。1946年爱仑沃德送给爱因斯坦一部《心灵传感与医学心理学》,爱因斯坦在回信中写道:

  “若干年前我读过莱因的书。我一直不能对他所列举的事实找到一种解释。(心灵传递)主体之间的空间距离与统计实验的成功没有关联,我认为这是非常奇怪的事情。这使我得到一种很强的印象,这里面可能混入了某种未能察觉的系统误差。

  “我为辛克莱的书写序,是因为我与他之间的个人友谊,我那样做时没有说明我不相信,也没有不诚实。我坦率地承认,我对所有此类信念和理论持一种怀疑的观点,此种怀疑并不是由于对相关的实验事实的足够充分的认识的结果,而是基于我长期的物理学工作。进而我也愿意说明,在我个人一生中,我从未有任何经验,可用于支持人类之间可以不基于正常的心灵过程而通讯的可能性。我应当加上一点,因为公众趋向于对我所说的每句话都给予过高的权重,由于我在许多领域的无知,我感觉到我应当就当下讨论的领域保持极度的谨慎。不过,我很高兴您送我这部书。”(转引自Martin Gardner, pp.54-55.)
   
  由此可见,爱因斯坦虽然持一种宽容的态度,但他本人是非常理性的,他坚持用奥卡姆剔刀剔掉虚构的成份,他相信一定有某种错误隐藏其中。他个人对超自然现象和理论并不相信,他也从未体验过ESP。 此外,他暗示其中也许有正常的心理过程,这倒是值得重视的,即我们要揭示所谓的ESP是如何得到的。 总之,没有证据表明,爱因斯坦支持此类超科学。

  介入超科学的科学家有许多,还有许多重量级人物,如瑞利;巴雷特(W.F.Barrett,1844-1925);洛奇(O.J.Lodge,1851-1940);汤姆逊(J.J.Thomson, 1856-1940);法国天文学家克劳德·弗拉马利翁;意大利的切萨雷·隆布罗索;美国的威廉·詹姆斯等。中国当然有钱学森。预先声明我对钱老一向十分敬佩,他为中国做出了重大贡献,但他也会犯错误,正如华莱士和克鲁克斯也会对灵学痴迷一样。毛泽东都会犯错误,钱学森犯错误就没什么奇怪的。钟科文所著《“法/轮/功”何以成势:气功与特异功能解析》是一个突破,这部书1993年以《气功与特异功能解析》为题出版,1999年再版。此书中对钱学森的批评是中肯的。

参考文献与说明

 [1]米勒著,刘芳译,《查理·达尔文:最伟大的博物学家》,外文出版社1999年。其实作者为Richard Milner, 应当译作米尔纳,他的地址为rmilner@amnh.org。

 [2]恩格斯,《自然辩证法》,人民出版社1971年。其中“神灵世界的自然科学”是一篇重要的文献,其中提到许多科学家坠入灵学。

 [3]海曼,科学家与心灵研究,见阿贝尔等著,中国科普研究所译,《科学与怪异》,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89年。这是一部相当好的文集,对于涉及占星、巫术、灵学、生物节律、UFO、百慕大三角、外星人、金字塔等许多典型的“超自然现象”有科学的评述。

 [4]潘涛,《灵学:一种精致的伪科学》,北京大学博士论文,1998年。此文对西方的灵学史做了细致而深入的分析,是不可多得的参考文献。

 [5]Jeffrey Mishlive, Unusual powers of mind over matter, www.williamjames.com/Folklore/MINDOVER.htm此为超心理学博士米什拉夫的代表作中《意识之根》中的一章,全书亦可从网上得到。此人相信特异现象,但他的著作也提供了许多有价值的历史材料。

 [6]有关传记等材料, www.thebakken.org/bmb/19h.htm;
   www.xrefer.com/entry/216701;
   www.unet.univie.ac.at/~a7502210/lprice.html;
   www.aznet.it/polidoro/eng/e-marg.htm

 [7]Leslie Shepard, February 1966, www.tcom.co.uk/hpnet/fod1.htm. FOREWORD,

 [8]Barbara N. Starr, The Spirit World: Descriptions by Early Spiritualists,
(bunny@intrepid.net), Atlantic University, 2000, www.creativespirit.net/spiritworld/

 [9]A Visit to Dr. Alfred Russel Wallace, F.R.S. (S738: 1898), An interview by "A. D.",probably Albert Dawson, printed in the January 1898 number of The Bookman.www.wku.edu/ ~smithch/S738.htm

 [10]赵致真撰稿,怪坡揭秘,武汉电视台“科技之光”节目,本片荣获中国广播电视奖二等奖。关于北京“怪坡”,详见2001年6月12日《北京青年报》曾伟的文章,及前一天该报杨丽珠的报道。

 [11]张清林,《人体特异功能现象的检验与争论》,人民体育出版社1994年,171-172页。

 [12]方舟子,并不存在的“百慕大魔鬼三角” ,《Newton·科学世界》2001年第2期。

 [13]经伟、艾人著,《严新气功科学实验纪实》,中国友谊出版公司1998年。此书曾被评为中国十大伪科学著作之一。

 [14]三次采访何宏的材料,2001年,未公开。

 [15]吴邦惠主著,《人体科学导论》(上下册),四川大学出版社1998年。

 [16]J.A.Wheeler, Point of View: Drive the pseudos out, The Skeptical Inquirer
(The Zetetic), Vol.3,No.3, pp.12-13.

 [17]何祚庥主编,《伪科学曝光》,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6年。

 [18]何祚庥主编,《伪科学再曝光》,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9年。

 [19]钱学森,《论人体科学与现代科技》,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1998年。

 [20]钟科文,《“法/轮/功”何以成势:气功与特异功能解析》,当代中国出版社1999年。

 [21]张慰丰,梅斯默,里歇,《中国大百科全书》现代医学卷,光盘1.1版。

 [22]刘兵,约瑟夫森,见《刘兵自选集》,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0年,第159-165页。

 [23]B.D. Josephson and Fotini Pallikari-Viras, Biological Utilisation of Quantum Nonlocality, Foundation of Physics, Vol.21,1991, pp.197-207.

 [24]B.D. Josephson, Psychokinesis met science’s measure? Physics Today, .
45(7), 15,1992.

 [25]Martin Gardner, Einstein and ESP, The Zetetic, Vol.2,No.1, pp.53-56.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kezhe/17808.html

已有 0 条评论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重新备案中
网站加载1.294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