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你的位置:首页 > 交叉学科

何颖:行政哲学的图景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06-25 点击: 2104 次 我要收藏

行政改革离不开理论的指导,这是世界行政改革的成功经验。行政改革是一种具有制度设计特征的理性行为,因此需要理念的引导、理性的解释、理论的总结。在全球化的背景下,我国的行政改革已到了深入的攻坚时期,在这个历史时期更需要改革理论的引领。可见,中国的行政改革呼唤具有中国本土特色的行政理论的构建。以理论的视角、从哲学高度、对在行政改革中出现的问题进行深入的专题性研究,用哲学的视角来研究和解决全球化背景下行政改革实践中存在的问题;用哲学的思维来总结、概括、探索行政活动的本质和规律;用哲学的方法,运用哲学、政治学、管理学等多学科的最新研究成果,从理论和实践相结合的角度,加强对行政理论的哲学概括,体现形而上学的理性规范,同时,立足我国行政实践,凸出对我国行政实践中一系列问题的深入探讨,力求使理论的抽象回落到具体生动的公共行政生活之中,体现理论源于行政实践,高于行政实践,指导行政实践,并在此基础上形成高层次的、规律性的、使行政理论的研究成为能够解决我国实际行政问题的,并为之服务的中国的行政哲学理论,则是时代的呼唤。
研究行政哲学的目的在于促使我国行政管理理论研究的系统化、中国化。然而,对行政哲学问题,如对行政伦理、行政价值、行政发展等问题的研究与对行政哲学本身进行研究则是两个不同研究层面的问题。目前学界对行政哲学问题的研究较为关注,但是对行政哲学本身的元问题研究则还很少。本文试从行政哲学元问题研究入手,探讨与描述行政哲学的限域、样态、定位、研究内容等行政哲学存在的图景。
一、行政哲学的涵义
研究行政哲学,首先要回答什么是行政。然而,什么是行政?如何理解行政?这在行政学界与哲学界均是个有争议的问题。从哲学的维度理解行政不同于从行政学的维度理解行政。行政学多是从政治的、法律的、管理的角度,从操作的层面来理解、认识与规范行政;而哲学所理解的行政不仅仅是指行政组织依法对国家政务的管理活动,而是从人的生存状态的层面来理解行政,是以人的社会实践活动为前提,从理性思维的高度来理解、把握、建构行政。因此,从哲学的维度所理解的行政就更具有概括性、解释性、指导性。从哲学的维度所理解的行政则是:行政是人类文明发展到一定阶段,以政府组织为物质承担者,为达到预期目标所进行的自我完善与控制、治理的活动过程。从这一定义可以看出行政在本质上具有很强的主体性,它强调作为行政主体的人类,为实现其目标而进行不断地自我约束、自我调节、自我发展、自我完善;强调行政是人类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行政是以国家的产生为前提的一种特殊的管理形式及管理活动;强调行政是人类的一种生存方式,是人类进行自我发展与完善、并对社会进行控制治理实践活动的生成与展开的过程。
然而,要进一步理解行政,还必须对行政的特性作较为深入的探究。本文认为行政具有主观性与客观性相统一、目的性与价值性相统一、合理性与合法性相统一、集体意向性与现实活动性相统一的特性。
行政的本性在于其是主观性与客观性的统一体。行政是人的社会实践活动及其展开的过程,是人类在其高级发展阶段的人的生命形式之一,具有现存的客观性。在国家产生至国家消亡的漫长历史过程中,行政将以其特定的使命、伴以其特定的形式而存在;另一方面行政又具有极强的主观性。行政是人类自然本能与主观精神相互作用、相互推展、相互映视、相互渗透、相互交融的统一体。行政具有极强的主观意向性,正如罗尔斯所言:行政是把政治上的可想望性和制度上的可行性的有机结合。任何历史时期的行政都承载着那个时代的人们的主观追求,正是行政的这种主观目的性在一定程度上推动着人类社会的进步。从一定意义上讲,没有了行政的客观性,历史将是一片空白;没有了行政的主观性,历史的发展将是盲目的。行政的主观性与客观性无时不在地交融在一起伴随着历史前行,从而使得自国家产生以来的人类历史跌宕起伏、色彩斑斓。
行政的灵魂在于其目的性与价值性的统一。行政作为一种主体性的能动活动,具有极强集体意向性,即行政思维的目的性与行政行为的目标性,这是行政不同与人类任何其他活动的特点;然而,人类行政的这种达目的的思维与活动并不是盲目的,而是一种对人类自身发展的趋利追求,即具有行政价值的内在指向性。行政的灵魂则表现在其对价值性的追求上。一定历史时期行政的基本价值与优先价值则构成这一历史时期行政的灵魂,行政历史的发展则体现为行政价值范式的转换。纵观行政发展的历史,传统行政追求的基本价值是价值中立(政治与行政二分)的公共利益与建构在工具理性价值观基础上的非人性化的官僚制。伴随着社会的现代化进程,传统行政的基本价值不断地受到置疑与解构,从而产生了新公共行政范式的转换,建立了新的以民主价值为基础的公共性、以正义价值为主导的合法性、以价值理性为指导对官僚制的改造等新的价值理念,这标志着行政的发展完成了由传统行政向新公共行政的转变,标志着行政价值范式的转换。由此可见,行政的发展过程就是行政的目的性与价值性不断统一与转换的过程。
行政的行为表现为其合法性与合理性的统一。任何行政均受行政过程与行政价值的制约。行政的目标必须与社会认同、法律原则、制度规范保持一致,从而使行政行为具有合法性。行政合法性的基本要求是行政的活动应符合社会正义,即能恰当地平衡国家范围内的公平与效率、权利与责任之间的关系;行政合法性的物化形式是遵循正式制度与法律程序。然而,行政的这种合法性均是在一定的理性精神指导,并符合和满足人的理性要求下进行的,行政行为在本质上绝不是非理性的,决不是不具有人的主观意识的纯自然行为,这体现了行政的合理性,由此可见,行政行为是其合法性与合理性的统一。
行政的表现是其群体意向性与现实活动性相统一的展开过程。行政并非是单个人的活动,而是人类以政府组织为物质承担者的有组织的群体性活动,是人类一种有目的的自觉性活动。因此,现代行政绝不是某一个人的意念的实现,而必须是绝大多数人的意志的实现,因此行政具有极强的群体意向性。行政的这种群体意向性在当今社会表现为行政对公共性的追求,它体现了公民的意志,强调了为公民的服务,树立了公共精神:即民主精神、公正精神、法的精神及公共服务精神。然而,行政所追求的这种公共性即群体意向性的实现则构成了现实的行政活动过程,是行政现实实践活动过程的展开。为实现上述的公共精神,行政就必须逐步实现政府与公民的平等化,行政权力的保护与制约的法制化、行政活动的责任与效率的最优化、公民的参与合作的民主化,从而构成人类行政活动的过程。行政活动的展开过程就是人类不断设定追求目标与达成目标的现实的活动过程。
行政作为人类的一种特定的生存方式具有极强的主观意向性,表现为人类对政治价值的追求,影响着人类社会的发展;行政发展作为人类行政实践活动的生成与展开的过程,体现了人类对自身愿望实现的能动追求,预设着人类社会前进的目标;行政行为作为人性的一种表现形式,承载着人类驱恶扬善追求公平与正义的美德。行政是如此的具体,又是那样的抽象,作为在国家产生之后消亡之前的漫长历史过程中人类的一种基本生存方式,对人类社会的发展有着极其重要的影响,因此对行政进行哲学层面的研究,也将成为人类自我认识、自我完善的一种有效途径。
行政哲学属于哲学范畴是无可非议的。然而学界争议的焦点在于,是将行政哲学定位在提供行政模式及政策的“应用”哲学的操作层面上,还是将行政哲学定位在提供行政理念的哲学的形而上思辨的层面上。本文主张后者,即站在哲学的高度,以哲学的视角,用哲学思辨的方式与方法来研究和探寻行政这一主体客体化与客体主观化双向作用的、人类社会所特有的人类社会组织活动过程。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可以把行政哲学理解为是对人类行政活动过程本质与规律的认识的反思活动,即行政哲学是对一定的行政理念、行政认识所进行反思的活动。
二、行政哲学的特征
如此界定行政哲学则突出了行政哲学不同于从应用操作层面理解行政哲学所具有的特性。
行政哲学具有思辨性。行政哲学是以哲学的样态为其存在形式的。她不是对人类具体行政活动的探寻与揭示,而是在对行政活动本质揭示的基础上,对其所形成的行政理念、行政认识进行反思。行政哲学是在思想层面与观念的意义上对行政理念进行追问,其作用在于对行政规律、行政本质、行政价值、行政目的、行政理想进行反思、批判、建构,因此具有极强的思辨性。行政哲学的研究对象是行政理念、行政认识;行政哲学的研究方式是抽象的、思辨的研究方式;行政哲学追求的结果是符合行政规律并能指导行政活动的新的理念与理论的建构。
行政哲学具有自觉性。行政哲学不同于行政学这门具体的、实用性科学的表现在于,行政哲学是运思于纯思之中,是行政哲学的主体在自觉地、不断地对业已形成的行政理念、行政认识进行自我反思与批判。行政哲学的这种反思的自觉性是哲学的特性使然,正是哲学的这种特性为行政哲学的自觉性提供了可能。
行政哲学具有创造性。行政哲学与行政学的目的是追求行政效率不同,行政哲学的目的是建构对行政现实具有指导、解释意义的行政理念与行政认识。行政哲学的上述思辨性与自觉性又将不断地对一定的行政理念与行政认识的本质、规律、价值观、目的性及一定的行政理想进行反思与批判,通过反思与批判使原有的行政理念与行政认识产生跃迁,突破原有的羁绊达到创新,从而推动行政理念与行政认识的发展与提升,建构新的行政理论,以使其更加符合行政现实的要求或对行政现实更具有指导意义。
上述行政哲学的特性是作为一门具体的、应用性的行政科学所不具备的。只有行政哲学才具有高度的解释性、反思与批判性、指导性的功能与思辨性、自觉性、创造性的特征。
三、行政哲学的定位
行政哲学与哲学、行政学之间的关系是我们研究行政哲学不可回避的问题,而这一问题实质上则是行政哲学的定位问题。本文认为,行政哲学的定位应从性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