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中国哲学

《黄香故里考辨》之考辨——与张昕先生商榷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05-15 点击: 1248 次 我要收藏

  秦汉时的安陆是一个地域广阔的大县,其辖区十倍于今安陆市。《湖北省建制沿革.秦汉郡县》称:“汉之安陆,包括:汉川、孝感、黄陂、汉阳、安陆、云梦、应城、京山等八县。”东汉孝子黄香是古安陆县人,人们对此没有任何异议,更没有人要改变“黄香安陆人的历史结论”。但今安陆与古安陆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必须严加区别,不能混为一谈,如果把古安陆历史上发生的一切全部囊括在今安陆市,那就违反了历史事实。朱华新、张昕先生于2005年7月、10月在《孝感学院学报》和《孝感晚报》发表题为《“黄香故里”考辨》(以下简称《考辨》)一文,指责“云梦人硬要强行把黄香拉入本土”,其立论理据值得商榷。
  云梦和今安陆在长达800多年的时间内同为古安陆县,由于年代久远,今人对古安陆的历史文化不甚了解,这是可以理解的。正确的态度应该是以科学、求实的精神,用最新的考古成果与经得起历史检验的古文献互证互补,去伪存真,把纷繁的历史问题弄个水落石出。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云梦城郊相继出土了大批珍贵文物,特别是睡虎地和龙岗出土的秦代竹简、木牍,不仅填补了国内历史文献的重大缺失,而且解开了秦汉时期历史的许多迷团,匡正了史书中的诸多错讹。其中不乏有关古安陆历史的重要信息,为今人研究古安陆的地望及相关问题提供了可靠的物证。笔者愿以出土文物、现存古城遗址,结合古今历史地理文献和黄氏谱谍,与朱、张二先生共同探讨黄香故里问题。
古安陆县城即云梦城
  对于古安陆县及其治所的地望问题,文物工作者经过多次文物普查和几十年的文物发掘,应该说对此已经划上了句号。当代著名历史地理学家谭其骧先生,在其力作《云梦与云梦泽》一文的自注中指出:“旧说汉晋安陆故城即今安陆县治,一作在今安陆市北,皆误。据1975年云梦睡虎地秦墓出土秦简《大事记》,并经湖北省博物馆调查,可以确定今云梦县城东北郊的楚王城废址,即汉晋安陆故城。”。2002年,国家文物局主编的《中国文物地图集.湖北分册》,将秦汉魏晋六个朝代的安陆县治所都标志在今云梦城,南朝“南司州安陆郡”才标志在今安陆市。说明汉晋以前的古安陆城即今云梦城,今安陆城始于南朝刘宋时期。这是专家学者研究考证所得出的科学结论,是不容置疑的。
  证明古安陆县治所在云梦城的文物实在太多,不妨随手拈取一两件文物进行剖析,看看古安陆县城究竟在何处。
  睡虎地和龙岗的多座秦墓出土了20多件盖有“安陆市亭”戳印的陶器。“安陆”无疑是指安陆县;“市”,《汉语大词典》释义为“做买卖,贸易”;“亭”是秦汉时的基层行政组织;“安陆市亭”,就是安陆县的工商行政管理部门。陶器上为什么要加盖安陆县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的戳印呢?《秦律十八种.工律》规定:官营手工业“制作同一种器物,其大小、长短、宽度必须相同”。加盖了“安陆市亭”戳印的,表示是经过批准生产的合规产品。秦代安陆县的制陶官窑只会设在县城近郊。原因有三:一是县府为了便于对官窑的领导、管理、监督,必须把官窑设在县城近郊;二是秦时湖北地区人口密度小,每平方公里只有6-7人,乡里不可能有集镇和市场,只有把官窑设在县城近郊,离市场近,运输方便,成本低,才有利可图;三是陶器容易破损,不易转运,为降低商品损耗,县府决不会把官窑设在离县城遥远的地方。因此,云梦城郊出土盖有“安陆市亭”戳印的陶器,就证明云梦城即古安陆县城。
  睡虎地4号墓出土的两件木牍,是在前方淮阳作战的两名战士寄给母亲的家信。他们是兄弟俩,一个叫黑夫,一个叫惊,一人写了一封家信。黑夫家信的大意是:母亲,赶快寄钱来,寄夏衣来。母亲看看安陆的丝布贱(价格便宜),可以做单衣、短衣、裙子的就买,做好后和钱一同寄来。如果安陆丝布(价格)贵,就只寄钱来,由黑夫自己在淮阳买丝布做。惊的家信大意是:惊急着要钱和夏衣,希望母亲赶快寄钱五六百,买质量好的丝布,不能少于二丈五尺。急急急!
  黑夫要他母亲看看安陆丝布价格的贵贱,这里所说的“安陆”显然不是别处,正是他母亲的住地云梦城。假如古安陆县城果真在今安陆市,离云梦城近70华里,如果仅为看看丝布的价格,就要母亲往返140华里,这就太不近人情。只要将秦时货币的币值及劳务的价值作一比较,就知道那是大大不合算的。
  秦的货币有两种,一是铜钱,另一种就是“布”。《秦律十八种.金布律》规定:货币布每八尺价值十一钱,平均每尺单位价值0.1375钱。惊要他母亲买质量好的丝布,不少于2丈5尺。质量好的布就算比作货币流通的布的价格高出10%,每尺丝布的单价才0.15钱,25尺丝布共需37.5钱。黑夫要他母亲以丝布的贵贱决定取舍,在正常情况下,价格波幅不会超过10%,就是说25尺布的贵贱差价也不足4钱。如果让一个普通劳动者从云梦赶到今安陆市,往返需要两天时间。《秦律十八种.司空》规定,秦时一个劳动力每劳作一天抵偿8钱。以此计算,一个人往返两天的劳动价值为16钱,住宿费只算1钱,为取得不足4钱的贵贱差价而付出17钱的代价,太得不偿失了。这就足以证明黑夫信中所言“安陆”正是今之云梦城。
郧城即云城
  《考辨》在谈到汉代安陆县城址的位置时说:“从现在能查到的资料看,古代的历史地理文献上,大都主张古郧国都城是在今安陆市城区”。并引用《水经注.涢水》:“辽水又西南流,至安陆县故城西,故郧城也。因冈为墉,峻不假筑”。接着又引用了一连串因袭《水经注》说法的文字。可以断言:《水经注》的这条记载是不当的。因为它所记载的“因冈为墉,峻不假筑”的地形地貌与今安陆城完全不符合:今安陆城地处平原,根本没有“因冈为墉,峻不假筑”的任何迹象;在城南约一华里处倒是有一座名曰“凤凰山”的土冈,但它与今安陆城却是遥相对峙的,根本不可能“因冈为墉”。
  那么郧子国都城在哪里呢?在云梦城。《左传.宣公四年》载:鬬伯比在郧国时与郧子之女私通,生下了鬬子文,郧夫人“使弃诸梦中”。西晋学者杜预在注释“梦”时写道:“梦,泽名。江夏安陆县城东南有云梦城”。杜预所言江夏安陆县城和云梦城就是今云梦楚王城。楚王城是湖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省考古专家鉴定该城为“东周至魏晋沿袭使用的古城遗址。”该城风雨沧桑,屡毁屡修,形成了层层叠压、重重穿套的丰富的文化层。现在可见到的残存夯土城垣是由东西二城组成的,西晋时东城已经废弃,江夏郡治和安陆县治均设在西城。因东城的南垣沿着涢水东支(俗称县河)向东南延伸了近一公里,所以杜预说“江夏安陆县城东南有云梦城”。意思是说这个城就是鬬子文出生的“郧城”。《春秋大事年表》称:“‘云阝’‘郧’、‘云’三字通用。”因此郧城也称云城,“云梦”就是“郧国之梦”的简称。1989年底,楚王城东城南边的龙岗出土了一批秦简,主要内容是关于云梦禁苑的律文,证明杜预所言云梦城是正确的。谭其骧先生在他的力作《云梦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1.355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