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中国哲学

析王熙凤重名和茗烟改名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05-15 点击: 990 次 我要收藏

  内容提要:《红楼梦》写王熙凤之重名故事探析,“王忠”之意;曹雪芹著作权犹如铁三角稳固,三个曹雪芹五同之意,曹雪芹应是笔名;《红楼梦》作者以曹雪芹之名行世为何?茗烟改名何意?
  关键词:王熙凤重名;曹雪芹;著作权;铁三角五同;笔名;茗烟改名
  《红楼梦》写了两个重名故事,第一个是贾宝玉甄宝玉之重名故事(五十六回),还一个是王熙凤之重名故事(五十四回)。对甄贾宝玉之重名,敝人以为,这是写甄贾宝玉及甄家贾家一体两面,一实一虚。书中明文写两个宝玉长得一模一样,连丫环、园子都一模一样,这就是明告读书人这两家就是一家。作者还特意写到,甄家现在金陵(第一回雨村道“金陵城内钦差金陵省体仁院总裁甄家”),贾家也是金陵人士(第一回雨村道“金陵地界……石头城……他老宅”),这就是寓意甄贾实为一家,也就是暗指金陵曹家(后文论述)。作者为此大家族冠于真(甄)假(贾)名,就是说书中主体贾家有真事假事——有真事隐(甄士隐),有假语存(贾雨村)。如金陵甄(真)家接驾四次,和金陵曹家接驾四次相同,与史实相符。
  这个甄贾宝玉还是书中事,在一个系统内,在一个故事背景中。作者写王熙凤之重名,却是写书中有一王熙凤,书外有一王熙凤。按书中时空背景,书中王熙凤是真事,书外王熙凤是女先生说书,是虚构人物。书外果是虚影吗?
  请看《红楼梦》(庚辰本)第五十四回,女先儿说书《凤求鸾》:
  女先道:“这书上乃说残唐之时,有一位乡绅,本是金陵人士,名唤王忠,曾做过两朝宰辅。如今告老还家,膝下只有一位公子,名唤王熙凤。”众人听了,笑将起来。贾母笑道:“这重了我们凤丫头了。”……凤姐儿笑道:“怕什么?你们只管说罢,重名重姓的多呢。”女先生又说道:“这年王老爷打发了王公子上京赶考,那日遇见大雨,进到一庄上避雨。谁知这庄上也有个乡绅,姓李,与王老爷是世交,便留下这公子住在书房里。这李乡绅膝下无儿,只有一位千斤小姐。这小姐芳名叫作雏鸾,琴棋书画,无所不通。”
  作者写这么一个“重名重姓”的事情干什么?作者是聪明之人,写此书有很多“真事隐”(甄士隐),“假语存”(贾雨村)。“假语”就是有言外之意。全书也有不少谶语谶图诗谜,而且明文云:“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这些都告知读书人,看此书要细看,要解“其中味”。众多学者读书人都承认“红楼梦无闲笔”。那么,作者写这么一段形如多余的重名情节干什么?
  很明显,作者意谓,书中有一重要人物,书外有一重要人物,这两人重名了,提醒读书人要细看深思。
  那这个书中人是谁,书外人是谁?《红楼梦》,我看了多遍,书中宝黛钗十二钗、贾家头面人物,历历在目,会是谁呢?我脑袋一闪,会不会就是作者曹雪芹?书中第一回楔子明写:“后因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则题曰《金陵十二钗》。”第一百二十回也提到曹雪芹。一头一尾提到曹雪芹也有照应关系。
  众所周知,书外有一个曹雪芹,而且和此书联系起来。举两个日期最早的例子,各位耳熟能详。明义作《题红楼梦》诗二十首,诗前小序曰:“曹子雪芹,出所撰《红楼梦》一部,备记风月繁华之盛。盖其先人为江宁织府,……。”永忠作《因墨香得观〈红楼梦〉小说吊雪芹姓曹》诗三首,其中一首曰:“传神文笔足千秋,不是情人不泪流。可恨同时不相识,几回掩卷哭曹侯。”据专家考证,这二人是和曹雪芹同时代人。另外和曹雪芹同时代人敦诚敦敏张宜泉也在诗文中提到曹雪芹,但没提到《红楼梦》。二敦一张和曹雪芹真人有接触来往,诗歌唱和,是好朋友。永忠和曹雪芹是“同时”代人,但“不相识”。至于明义,有专家说他认识曹雪芹,有反方说没有证据。但曹雪芹跟明义的堂哥明琳有交往,按理说明义也认识曹雪芹。再看明义所说:“曹子雪芹出所撰《红楼梦》一部。”出,即出示或拿出之意。一个动作词“出”,表示明义认识曹雪芹。
  敦诚在《寄怀曹雪芹(沾)》诗中有一贴条小注“雪芹曾随其先祖寅织造之任”。先祖应是祖父之意,此指江宁织造曹寅。这是最早把曹雪芹和曹家联系起来的书证。当然,有人怀疑此贴条是后人所加,因为此贴条确实有疑点,作为曹寅的孙子曹雪芹并没随其祖父曹寅在江宁织造任上。明义谓“盖其先人为江宁织府”,“织府”“织造”一字之差,说明明义对曹家并不很熟悉,也许是笔误。以后袁枚谓“其子雪芹撰《红楼梦》一部”,说曹雪芹是曹寅儿子。西清谓“(雪芹)其曾祖寅”,说曹寅是曹雪芹曾祖。裕瑞谓“(雪芹)其先人曾为江宁织造”,雪芹为曹家子孙之意。以后还有多人谈到曹雪芹是曹寅家人,因年代偏后,此不详引。
  就是以上这些材料线索,把书中曹雪芹、真人曹雪芹和曹家曹雪芹联系起来。在此,需要提出第一手资料和第二手资料问题。
  第一手资料,就是最原始最可靠的资料,是可作为证据证词的,是为大家认可的。比如专家学者在曹氏族谱中没找到曹雪芹,另外,在奏章、史志、档案、碑文、曹家人书文、信札等第一手资料中没找到曹雪芹。也就是说,在第一手资料原始资料里没出现曹雪芹。这是怎么回事呢,容后再谈。
  还有,敦诚敦敏张宜泉也是第一手资料。他三人和真人曹雪芹确实有接触来往,并写有诗文作证。此曹雪芹到病逝时四十多岁近五十岁,有诗才,善画,在著书。此三人诗文众所周知,不俱引。
  明义是不是第一手资料,是不是原始资料,存疑。像以后的袁枚、西清、裕瑞等后人的记载都是第二手资料,就是听说传说之类,其本人并没有直接接触过曹雪芹。
  二敦一张接触的曹雪芹创作了《红楼梦》吗?这里有很重要的一个人物——墨香。墨香是二敦的幼叔,又是明义的堂姐丈,是墨香把二敦和明义、永忠联系起来的。如果没墨香这个人物,墨香左边的曹雪芹、敦诚、敦敏、张宜泉就和右边的明义、永忠断了线。还有一条虚线,敦敏的诗里谈到明琳和曹雪芹有交往,明琳和明义是堂兄弟。所以说,明义、永忠说的曹雪芹撰《红楼梦》就是二敦一张接触交往的曹雪芹,这是说得过去的。从此点讲,明义作《题红楼梦》应是第一手资料。
  这个曹雪芹是不是书中“增删者曹雪芹”,应该说是。同时代人,说此曹雪芹在“著书”,说此曹雪芹是“撰《红楼梦》”,难道同时代人,同地点,还有一个曹雪芹在写作《红楼梦》吗?这种概率几乎等于零。所谓同时代,有脂批“甲戌”“庚辰”“乾隆二十一年五月初七日对清”等等,和书外的曹雪芹与二敦一张、明义、永忠年份相近。如敦诚约生于1734年,敦敏约生于1729年,以两人成年计,约1750年至1755年,和“至脂砚斋甲戌抄阅再评仍用《石头记》”1754年吻合。至于书中曹雪芹自云“增删”云云,那是另一个话题,此不枝蔓。
  这个曹雪芹是不是曹家子孙。从敦诚诗小注和明义诗前小序来看,应和曹家有关系。这是双证,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1.038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