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中国哲学

浅谈徐中舒先生学术思想的源与流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05-15 点击: 921 次 我要收藏

  内容提要:本文主要分为四个大的部分,第一部分简要介绍了徐中舒先生的生平事迹和国内著名学者对他的评价,是对于徐先生一个概括性的整体把握;第二部分阐述和分析了徐中舒先生学术思想的“源”,着重强调了桐城学派、王国维、梁启超、李济、傅斯年等人对于徐先生学术思想的形成和确立的重要影响;第三部分主要分析了徐先生学术思想的主要特点——“预流”和对于“二重证据法”的发展;最后一部分作为总结,同时兼缅怀徐先生。
  关键词:王国维;梁启超;史语所;动静相宜;预流;二重证据法
一、徐中舒先生生平事迹及国内著名学者对之的评价
  徐中舒(1898-1991)先生是中国历史学家、古文字学家。初名道威。安徽怀宁(今安庆市)人。1925年考入国立清华大学国学研究院。1928年任复旦大学和暨南大学中文系教授。所撰《古诗十九首考》一文受陈寅恪赏识,1930年经其推荐,任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专任编辑员,两年后升为研究员。在历史语言研究所九年,发表一系列学术论著,受到学术界的重视。30年代初期参加整理清代内阁大库所藏明清档案,颇著成绩;同时在北京大学历史系兼课,讲授“殷周史料”。1934年与容庚等共同发起成立考古学社。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应中英庚款和四川大学协聘,任四川大学历史系教授,从40年代起,他先后还在乐山武汉大学、成都燕京大学、华西协和大学、南京中央大学执教。1949年以后除继续担任川大教授外,并兼西南博物馆和四川省博物馆馆长、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学部委员、国务院古籍整理小组顾问、四川省历史学会会长、中国先秦史学会理事长、中国古文字学会常务理事、中国考古学会名誉理事,以及《中国大百科全书.中国历史》编辑委员会委员等职务。
  徐先生一生可谓成果卓著、著作等身。应该说,按照钱穆先生的标准,徐先生不能算作一位通才,但是优秀史学家的标准不止一种,在先秦史、古文字学、古器物学、考古学等方面徐先生确实一位了不得的人物。我们这里姑且引用王晓清先生在《学者的师承与家派》中关于徐中舒学记的结语做一评述:“王国维是新史学的开山祖,作为王国维亲炙弟子,徐中舒在中国历史学领域的地位是显而易见的。成就学术声名的徐中舒在民国时期成果叠出,在共和国时期也是硕果累累。1980年,中国史学会在北京重建,82岁的徐中舒以很高的得票当选为中国史学会理事。在97岁的人生旅程里,徐中舒的《先秦史论稿》、《论巴蜀文化》、《甲骨文字典》等著作为中国历史学的科学体系化刻写了不朽的碑铭。”(1)四川大学著名古文字专家、徐中舒先生晚年的学生彭裕商教授曾经这样评价徐先生的学术成就和人师风范:“王、梁等人为学界巨子,学贯古今,涉猎甚广。先生承其学风,学路宽广,在先秦史、古文字学、考古学、地方史、民族学等方面都有很高造诣,撰写论文100多篇,专著数册,多有独到之处。”(2)“(徐)先生作为一代学术大师,不仅于学术有重大贡献,而且品德高尚。他有强烈的爱国热情,自强不息,诲人不倦,提携后学,诚以待人。”(3)此外这里还要着重指出的是,徐先生不但精于致学,亦善于任事。“至1937年抗日军兴,八月,中研院开始南迁,十月,徐先生负责押运已整理就绪的明清档案等物资由南京沿长江经洞庭湖至长沙的任务。无怪乎傅所长在致蔡元培院长的一信中高度评价徐先生这一方面的工作:‘档案整理,已可作第二步刊行。中舒先生善于布置,有事务长才,故工作进行得以迅速,至可喜也。’”(4)由此可见,徐中舒先生无论是在学术研究上,还是在为人治事上都可谓是“人中之杰”。
二、徐中舒先生学术思想的“源”
  1.徐中舒先生早年受到桐城学派的影响
  徐中舒先生是安徽安庆人,1914年进入安庆初级师范学校学习,在师范学习的三年时间里,“徐先生受国文老师胡远浚先生的影响最大”(5)胡远浚先生擅长桐城派古文,与桐城派的最后一位巨子吴汝纶(字贽甫)有交情。(6)徐先生作为他的学生,也就不免受到其深刻的影响。桐城学派要义理、词章、考据三者并重,徐先生便要求自己从这三方面充实自己。关于桐城派对于徐中舒先生启蒙式的影响,我们可以从徐中舒先生于1987年第六期《文史知识》上发表的文章《我的学习之路》中窥见一二:“桐城古文派以复古为革新,复古即‘非三代两汉之书不敢视’,革新则主张‘惟陈言之务去’,一扫明清以来的四六骈体文和八股的陈词滥调,提倡做明白浅显的古文,……师范的三年学习,我将绝大部分时间和精力都集注于国文课,其余功课只求及格就行了。学有偏爱,这为我以后的学业规定了方向和范围。”(7)诚然,纵观徐先生一生的研究方向和学术思想来看,虽然与桐城学派有着很大的区别。但是,我们应该看到,先生之所以后来又如此丰硕的成果,与其当时在师范就读三年所受的国学熏陶,尤其是桐城学派治学思想的影响是不无关系的。应该说正是这一时期的学习,初步奠定了其国学的基础。成为了徐先生一生学术事业的开端。
  2.王国维先生对于徐先生的影响
  徐中舒先生1925年考入清华大学国学研究院后,师从王国维、梁启超、赵元任、李济诸先生。而这其中对于徐先生影响最大恐怕还当数王静安先生。这不仅是因为徐先生在国学研究院期间主要师从王国维,更是由于在学术兴趣和学术思想上二人可谓是同声相应、同气相求。尤其是王国维的“古史二重证据法”对于他形成独具一格的研究方法和风格有着甚为重大的关系。王在《古史新证》的总结中讲:“吾辈生于今日,幸于纸上材料外,更得地下之材料。由此种材料,我辈固得以据以补正纸上之材料,亦得证明古书之某部分全为实录,即百家不雅驯之言亦不无表示一面之事实。此二重证据法,惟在今日始得为之,虽古书之未得证明者,不能加以否定,而其已得证明者,不能不加以肯定,可断言也。”(8)王对二重证据法的运用,成功地开辟了研究商周史的新途径,在客观上对其后建立在现代科学的研究方法与历史唯物主义基础之上的先秦史学的形成具有促进作用。后来徐中舒先生从事先秦史和西南民族史方面研究是就十分注重利用考古学、民族学、民俗学、人类学等其他方面的知识,这种多学科交叉研究、相互印证的方法是徐先生后来治学的一大特点,从这一层上来说,王国维先生的学术思想尤其是其在古史研究上的“二重证据法”理论对于徐中舒先生的影响是极其深远的。
  3.梁启超、李济对于徐中舒先生的影响
  “过去的研究一般认为在国学院的学习期间,徐先生受王国维影响甚巨。其实,在这一年的学习中,徐先生同时受到了多方面的影响。”(9)例如徐中舒先生在研究员毕业时提交的两篇论文,就是由梁启超先生和王国维先生分别指导的。据周书灿先生的分析“徐中舒在清华研究院读研究生期间,梁启超讲授中国历史研究法,徐对梁启超的课颇感兴趣。耳闻目睹再加上自己亲身的学术实践,徐在古史研究中形成了独到而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1.719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