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中国哲学

《〈比丘尼传〉校注》校点商榷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05-15 点击: 736 次 我要收藏

  内容摘要:中华书局于2006年7月第1版第1次印刷出版的王孺童先生的《〈比丘尼传〉校注》有某些处校勘、标点尚可有商榷之处。现选择23例成文,以就教于方家。
  关键词:《比丘尼传》;校勘;标点
  梁释宝唱的《比丘尼传》,是记载中国古代最早的一批出家女性——比丘尼事迹的传记,是佛教《大藏经》中唯一一部记载比丘尼的著作。同时也是留存至今的仅存的两部比丘尼传记之一(另一部是民国释震华的《续比丘尼传》)。因此,其学术和史料价值就显得尤为珍贵。中华书局于2006年7月第1版第1次印刷出版了王孺童先生的《〈比丘尼传〉校注》,为广大读者研读该书提供极大的便利。王孺童先生整理的《比丘尼传》,除了对原文进行了句读,并以十余种版本的《大藏经》进行了校勘,在校勘的基础上,作者引用历代典籍一百余种,对其中涉及的史实、人物、寺院等进行了详细的考证,并将见于其他书的相关资料尽收于一书之中,为我们提供了大量甚可宝贵的信息。笔者通过此书获益良多。不过,在通读的过程中亦发现某些处的校勘、标点尚可有商榷之处。因此,不惴浅陋,敷衍成文,以就教于方家。
  1.在《目录》中,卷第二中的《永安寺僧端尼传十一》的页面数标为七七,但该书本传的正文却在“七九”,“七七”应为“七九”之误。
  2.在《目录》中,卷第二中的《广陵中寺光静尼传十二》的页面数八二,“八二”应为“八一”之误。
  3.在本书的《前言》中,有“十三、佛道之争”,依据前言中章节的安排顺序,“十三”应为“十二”之误。
  4.卷一,《晋竹林寺净捡尼传一》“尼有十戒,得从大僧受,但无和尚,尼无所依止耳。”(页1)此句如此断句,殊难理解。因为在晋代的中土,已经有和尚了,而文中说“但无和尚”。此句应该标点为“但无和尚尼,无所依止耳。”“和尚尼”即是指“比丘尼”。当时在晋土还没有比丘尼,所以与文意相合。在《大智度论》中,就有将比丘尼称为和尚的。在谈到比丘尼的具足戒应该怎样受的时候,《大智度论》说,“若欲受具足戒,应二部僧中,用五衣、缽盂;比丘尼为和尚及教师,比丘为戒师。”就是称比丘尼为和尚。因此,依文意,应为“和尚尼”,“尼”字应上属。
  5.卷一,《建福寺康明感尼传五》“诣司空公何充”(页15),“公”字应该去掉。同书同卷《建福寺慧湛尼传七》有“司空何充大加崇敬”,就没有“公”字。据《晋书》卷四七有《何充传》,司空是他死后的赐谥。
  6.卷一,《北永安寺昙备尼传六》“年及筓嫁,征币弗许”(页18),标点为“年及筓,嫁,征币弗许”,表意更清楚,更好理解。“及筓”特指女子可以盘发插筓的年龄,即成年。“及筓”和“出嫁”记叙的是两件事,故应逗开。本传中另有“到永和十年,后为立寺于定阴里,名永安”。“后”指章皇后何氏。因此,“后”应该加上表示专有名词的标记。书中此处掉了标记。
  7.卷一,《新林寺道容尼传十》“及简文帝,先事清水道师,道师京都所谓王濮阳也。”(页28)此句应该标点为“道师,京都所谓王濮阳也。”更妥当。本传中另有“第内为立道舍,容亟开导,未之从也。”“容”指道容尼,所以应该加上表示专有人名的标记。书中此处掉了标记。
  8.卷一,《司州令宗尼传十一》“家遇丧乱,为虏所驱,归诚肯至,称佛法僧。”(页32)“佛、法、僧”是佛教的三宝。文中此处应该用顿号分隔开更好,表意更明确。
  9.卷一,《简静寺支妙音尼传十二》“贵贱宗事,门有车马,日百余辆。”(页36)“日百余辆”是补充说明车马的数量,因此“门有车马,日百余辆”中间的逗号去掉更妥当。
  10.卷二,《江陵牛牧寺慧玉尼传三》“初玉在长安,于薛尚书寺见红白色光,烛曜左右。十日小歇。”(页53)“歇”乃“停歇”之意。此句意思是说慧玉看见薛尚书寺有红白色光,光亮持续了十天后熄灭了。因此“烛曜左右。十日小歇”中的句号应该该为逗号。因为十日小歇是补充说明光亮持续的时间,意思上联系很紧密,不应用句号。另“初玉在长安”应该标点为“初,玉在长安”更好。
  11.卷二,《南安寺释慧琼尼传七》“年垂八十,志业弥勤。”(页66)《释氏六帖》卷八《高行诸尼部》第十一《慧琼不食》,《兜率龟镜集》中《慧琼尼》都记载为“志业弥勒”。因此,本书中此处的“勤”似为“勒”所形误。
  12.卷二,《梁郡筑戈村寺慧木尼传第九》校注三“慧超”条(页73),王孺童先生注云“《续高僧传》卷六有传。案《续高僧传》卷一《僧伽婆罗传》:‘敕沙门宝唱、慧超、僧智、法云及袁昙允等,相对疏出。’可见慧超、宝唱为同时人。”实际上,在道宣的《续高僧传》卷六有两个“慧超”,一个是僧正,即“梁大僧正南涧寺沙门释慧超”;一个是寿光学士,在僧伽婆罗译场参与笔受,即“梁扬都灵根寺释慧超”。王孺童先生注明的慧超在“《续高僧传》卷六有传”,根据他在其后指出慧超参加了僧伽婆罗译场参与笔受的事实,应该是指“梁扬都灵根寺释慧超”。慧木尼“师事慧超”,这里的“慧超”,不可能是《续高僧传》卷六中两个慧超中的任何一个。这里的“慧超”,应该是慧木尼其时的一比丘或者是比丘尼,并且他或她不可能与作者宝唱为同时人。原因是据《法苑珠林》卷一五《敬佛篇》第六《感恩缘》之《宋比丘尼慧木》及《净土圣贤录》卷六《往生比丘尼》记载,慧木于“宋元嘉十四年,时已六十九”,可知慧木出生于公元369年。慧木“十一出家,师事慧超”时,为379年。但是《续高僧传》卷六中的两个慧超都卒于普通七年,即公元526年,379年至526年之间相隔近150年。《续高僧传》卷六都没有二人如此长寿的记载。《续高僧传.梁扬都灵根寺释慧超》记载“于普通七年卒,时年五十有二”。故慧木尼“师事慧超”的慧超不是《续高僧传》卷六中的任何一个。王孺童先生此处的注可能有误。
  13.卷二,《吴县南寺法胜尼传十》“宋元嘉中,河内司马隆为毗陵丞,遇抄战亡。”(页75)此句的意思是司马隆的军队遇到敌方的抄袭,自己在战斗中阵亡。因此,“遇抄战亡”应该标点为“遇抄,战亡”,这样更好理解。
  14.卷二,《山阳东乡竹林寺静称传十五》“闻南国富道关开,託避得至此土,因遂出家。”(页92)此句如此标点,使文意不甚畅通。“南国富道”,指南方朝廷佛教昌隆。在《比丘尼传》中,与“富道”有相同意思的有“道盛”,如“道盛东南矣”(《剡齐兴寺德乐尼传十五》);“道王”,如“及馨道王,其术寝亡”(《洛阳城东寺道馨尼传九》)等。因此,此句标点为“闻南国富道,关开託避,得至此土,因遂出家。”意思为“仇文姜听说南朝佛教昌盛,趁着南北朝之间关口开通的时候,找个借口,来到了南方。于是出家为尼。”在《续比丘尼传》卷六《民国东台莲花庵尼印根传》(见《高僧传合集》,上海古籍出版社,页1013)中有“此庵虽苦,而道甚富。他庵虽富,其道不如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0.862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